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24、夏末惊蛰
    上次是江添主动敲门,这次该轮到他了。礼尚往来,道理谁都懂。

    我这不是不要脸,我只是讲礼貌。盛望在心里默念两遍,理直气壮地敲了门。

    卧室里响起脚步声,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江添出现在门后。

    盛望准备好的话在舌尖打了个滚,张口就成了:“我房间空调有问题!”

    江添一愣。

    ……你有毒吧???

    盛望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好好的理由不说,瞎扯什么空调啊?这下好了,说也不是收也不是。就这种级别的谎话,江添只要去隔壁看一眼就能拆穿,简直是把脸伸给对方打。

    盛望设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差点当场离世。

    不过他心理素质总体还算可以,虚了不到两秒就又理直气壮起来。他看着江添,心说:你要真敢去看,我就从二楼窗户跳下去。

    好在江添有智商也有人性。

    他垂眼一扫,看见了盛望手里拎着的书包,也没多问,便侧身让开一条路。

    盛望悄悄松了一口气,抬脚进了卧室。

    迈第一步的时候,他下意识顿了一下。这是他在进入别人领地时才会有的反应,就像人在做客时往往先扫视一圈才换上拖鞋。盛望没想到自己这个反应有一天会出现在这间卧室里。

    十几岁的人,情绪总来得飞快。一句话能闹翻,一句话也能冰释前嫌。上一秒在吵架打架,下一秒也许就亲密无间,契机可以是一切简单的东西——

    一张字条、一罐汽水,或者一份作业。

    明明不久之前,他还跟螃蟹抱怨过自己家被某个孙子占了,现在却把这个房间默认成了江添的地盘。

    世界真奇妙。

    盛望心想。

    他跟江添一样,不喜欢在别人卧室里探头探脑,一来出于礼貌,二来……那动作实在不好看。但架不住有人房间太过简单,他不转眼珠也能一目了然。

    这间卧室跟盛望的并排,朝向和布置都很像,都是窗边放着书桌,对角是床。俩屋共用的那堵墙边立着衣柜,区别是盛望卧室的衣柜旁还多一个独立卫浴间。

    盛望盯着那堵墙看了许久,忽然幽幽地问:“我那边水龙头一开,你这是不是能听见动静?”

    “嗯?”江添在他身后顺手关门。

    盛望回头看过去,才发现他耳朵里还塞着无线耳机,白色的尾端轻压着清瘦的耳骨。

    “你刚说什么?声音太小没听清,”江添偏头摘下一只耳机。

    “我说——”盛望转念一想,万一他问完了,这人来一句“没注意,不放心可以去隔壁试一试”,那尴尬的还是他!毕竟空调还好好地挂在那儿呢。

    “算了,不重要。”盛望拎着书包说,“空调借我蹭一会儿呗,我专项题库还有四页没刷。”

    闻言,江添越过他走到书桌边收东西。

    他桌上摊着一沓试卷,旁边是薄薄的软面本,黑笔、红笔各有一支,这就是全部的东西了。简单得几乎可以算空空荡荡。跟盛望摆摊式的书桌天差地别。

    “诶?你别收啊,我不用椅子也行。”盛望跟了过去。

    “不用椅子坐哪,上桌?”江添说。

    盛望脚刚抬又讪讪放下了,满脸挂着人赃并获的心虚:“我没说要上桌子坐,我可以站着。”

    这一听就是鬼话,江添瞥了他一眼,把两支笔帽合上,扔进书包的笔袋里。

    “你坐椅子吧,我用不着。”他把试卷也收进书包,只拎着软面本坐上了飘窗宽大的窗台。他背靠着窗台一侧的墙,曲着一条腿,软面本就抵在膝盖上,另一条腿从窗台垂下来踩着地板。

    “你真不用?”盛望问。

    “早写完了。”

    “菁姐塞的卷子也写完了?”盛望有点纳闷,“我刚看你卷子是空的。”

    江添举了举膝盖上的软面本,说:“写在这了,”

    盛望伸头一看,果然就见他本子上写着英文题的答案,一排五个,远看清爽有力,近看全是连笔。就连错题他都懒得打叉。叉要两笔,他只用红笔划一道斜杠。

    斜杠旁是他订正的内容,有些只写了一个词组,有些延伸出了好几行,他现在看的就是这些。

    “你干嘛不直接写在卷子上?”盛望问。

    江添说:“省事。”

    “咱俩对省事的理解是不是有偏差?”

    江添噎了一下,大概因为以前没人会这样追问他的行为逻辑。他手指捻了一页纸又放下,认命地说:“杨菁很会挑题,组出来的卷子都是精华,一道抵十道。拿本子做一遍,错题在试卷上做个标记。二刷可以对着标记只做错题,也不会受原答案干扰。两遍下来差不多了,也不用再搞题海战术。”

    他打了个停顿,略带无语地点明主题:“效率高,省事。这样说懂了?”

    “懂了。”盛望抬起左手,就见他三根手指捏了个“七”说:“这是我认识你以来听到的最长一段话,87个字。”

    江添:“……”

    窗台就在书桌边,江添坐着的地方离盛望不远,抬手就能抽他。

    见对方直起身,盛望连忙捂着半边脸把椅子往远处挪一下。却见江添仗着手长,替他把台灯拍亮,面无表情地说:“做你的专题。”

    盛望“噢”了一声,又要张口。江添已经低头看起了本子,毫不留情地说:“没做完别张嘴。”

    盛望睨了他一眼,啧声道:“管得倒宽。”

    江添冻着脸抬起头,盛望立刻伸出两根食指在唇前打了个叉,以示停战。

    盛望做题不老实,规规矩矩的坐姿会阻塞他的脑子。以前在自己卧室里,他刷一会儿题人就到了桌子上,再刷一会儿就能上窗台、然后是床和地毯。

    物质是运动的物质,做题的盛望也是。

    在江添这里,他起初还算收敛。做着做着兴致上来了,两脚往桌底横杠上一踩,椅子四条腿就悬空了俩。长腿一曲一伸,椅子就开始摇。

    摇了差不多十分钟,他才猛地想起来高天扬提醒过他,坐在江添前面干什么都可以,就是别这样踩着椅子在他眼前晃,他会烦。

    盛望条件反射缩了腿,书桌前铺了一块圆形地毯,椅子脚落在地毯上并没有什么声音。他心虚地转头瞄了江添一眼,却见江添眼尾薄薄的褶也轻抬了一下。

    他的眸色在光下显得很淡,仿佛贴了一层透薄的水玻璃,视线浅浅地扫过来,像是很不经意的一瞥。

    不远处的巷尾恰巧有车经过,车灯远远透过窗玻璃照进来,从左边滑到右边。

    不知是被突如其来的微光惊了一下还是别的什么,盛望倏地收回目光,垂眸看起了书页。

    他食指慢悠悠卷了半天页角,才真正把题目那行字看进去。那之后又过了好半天,才抓笔写起算式来。

    之后的题目如有神助,写得顺风顺水,比平时快得多。盛望做完四页题目花了一小时,江添看软面本居然也看了一小时。

    甚至盛望合上题集伸懒腰的时候,他都还在翻页。

    “你还没结束?”盛望问。

    “还有一点。”江添总算舍得从本子上抬起头了,他问:“习题做完了?”

    “做完了。”盛望掏手机看时间:“这还不到1点半呢,我居然搞定了。”

    “有什么问题么?”江添问。

    “没有。”大少爷借着伸懒腰的机会挂在椅子上,一脸骄傲。

    他本来以为会有的,不然也不会找借口来江添这里。但今天的状态实在太好,给足了他面子,平时棘手的题目今天都变得格外乖顺,正确率高得惊人。

    盛望兀自琢磨了一下,总结说:“你这里风水有点好,养脑子。”

    凭借如此见鬼的理由,他在江添卧室连蹭了两天空调。

    盛望每次敲门都是深夜,12点刚过,楼下江鸥早已入睡,半栋房子都悄寂无声,唯有他俩门前留着灯,偶尔有人语。

    起初,他们没觉出哪里不对劲。

    直到周五这天,一个意外不经意打破了定式——盛明阳终于在焦头烂额中抽出空来,回了一趟家。

    司机小陈去机场接他,送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本着不打扰家里人睡觉学习的心理,盛明阳谁也没通知。

    周六周日就是第一场月考,盛望这晚没再刷新题,而是把笔记和专题集上的难点圈画出来,准备找江添梳理讨论一下。

    他拿着书本敲开隔壁门的时候,楼下忽然响起了密码门打开的“滴滴”声,接着是二道门钥匙转动的轻响。

    盛明阳在外常抽烟,偶尔会低声闷咳一下。那声音盛望听了十多年,太过熟悉,隔着门也能分辨出来。

    他爸那声闷咳响起的时候,盛望懵了一下。他游鱼似的钻进房内,慌忙把门关上了。

    他背抵着门悄悄听了一会儿楼下的动静,再一抬眼,就见江添搭着毛巾,手指抓着一杯清水的杯沿,站在一步之遥的地方。

    他这天洗澡有些晚,头发半干半湿,发尾细碎的水珠悄悄凝结,又顺着他脖颈的线条滑下来,洇湿了灰色短袖的领口。

    他朝门的方向掠了一眼。

    盛望悄声说:“我进门的时候,我爸刚好回来。”

    江添从门边收回视线,眸光微垂着落到盛望身上。他静默片刻,忽然说:“你为什么这么慌?”

    夜色沉寂,不知哪棵树上的蝉突然拖长调子叫了一声,明明是夏末,却像仲春的一场惊蛰。

    盛望心里倏地跳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了,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狼影3个;金色湖畔的涟漪、开黑店的小二2个;踽踽独行、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流生、今日诸事不顺、微光逆影、gin、云霁霁x、深渊猫猫殷殷、五味食品店、leibnizbayes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浅栀q16408790932个;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町疃鹿场、诗尔、b612星球住户-、薄荷、梨舒陌上、糖怡、蘋蘋、十一呀、以喻为名、清风不入夏、开黑店的小二、木叽木叽叫哥哥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可爱的画板6个;神仙、茯藏5个;谢闻星亲我一下4个;千城一面、顾曳、278339153个;云岫熹)、nightingale、禅宫没猫、如沐雪色、椰奶蛋挞被烤焦了吗2个;戾气老师、蘅芜、星析、mommy、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葱花炖鱼加香菜、舞清墨、亿涵么么哒、komorebi、jukwn_澄夏、苻苓、小羊排、romanticcliches?、39159830、玖零、31811664、初初困了、寂歆。、zxlsally、现在由林将军演唱bbxo、兔小笨、arrivederci、小藝射日、underthesea、乱世芳华、斯惑、慕雨、添哥望仔给我锁死啊啊、霸道总裁吴邪、青柑、安然、望仔冲冲冲!!!、子期、【柚子味的茶】、txxxx、芥白苏、扶摇山上的白孔雀、魇、李筠哥哥的九连环、晋,我想花钱、二十、豆砸、西楼谢俞、小天、叶蔓苘、养肝茶、薄荷、tangstory、嘟嘟小可爱、fw淡烟疏雨声、究游自取、晚晚ぜ、花落筏、浅风、绝世a攻周自珩、哈牛、长安、诗尔、灵灵不磕cp会死、马王先生、39196772、清风不入夏、米良、小菲、流生、小添请来瓶望仔。、文若宁陕、浅汐、29899512、川渡、小辰辰的秘密基地、一个小号、西批今天甜了嘛、移景、咆哮的汤圆、呜呜呜、ju花残满地伤、冰糖炖雪梨、zozozola、君离笑、大荒若木、望仔我爱你呜呜呜呜、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栖暮、叠琰清嘉、苏沐遮、37761834、可爱小张、苏南苑、31853356、夭夭、町疃鹿场、三土先生、vacantlines、539、起个特殊的名字让木叽、静颖、潇潇~、忧幽、长歌、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柳絮弥江、罐装望仔很甜、炸、瓀、小莫爹爹、100、影子、移情.、斗酒相逢、深呼晰是真的叻、两根呆毛、37549759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棉花糖好甜呀578瓶;安迟149瓶;39196772130瓶;北亚烧鹅120瓶;莉莉特118瓶;琅衿109瓶;玊102瓶;花好月圆羹的女人绝不100瓶;叶小周88瓶;瑶琨80瓶;一块小糖饼72瓶;糖糖糖糖呀68瓶;江支队最美62瓶;顾北绥、拍扁这块饼60瓶;公子如兰、歌途59瓶;luca折56瓶;林将军比心51瓶;——、ssz、昱十一、崇明敬渊、而我、千顷白50瓶;ash_j_lynx49瓶;第一叶吹48瓶;十一。、捌45瓶;双栖雁、草莓甜辛_43瓶;苏灼、卑微078、读花解语、海蛞蝓与箭毒蛙、寡人大概是要驾崩了、费渡女友、逆水、鲸鱼脊40瓶;??李啊39瓶;苻苓35瓶;浴夏、澜宴、移情.、识七。、orangeboxes、墨雪、臻果子、青釉、我真的不知道叫什么才、画船听雨眠、珺、留白、倾羽虹翎、even.、joycelynn、hr730瓶;鲸鱼家的小汤圆29瓶;cccc28瓶;大白鹿奶糖、w27瓶;3776183425瓶;考官a的耳钉24瓶;灵灵不磕cp会死21瓶;木一何、南瓜酱、叮零零okk、苍旻、南乔、欧欧欧icy欧欧欧、嘟噜噜、尤圭圭圭圭圭、路梫然、papver-somniferum、insignificance、wiill、蜗牛爬呀爬、今天爆更吗、fx、路人一个、斯惑、自习女孩顾月空、大言砸あ、杀死一只知更鸟、苏唯世、跟着光、暮枝枝、我敢日林静恒、二次空间、南鱼、林沅七、小阿竹、陶瓷、靖昭、楠竹爱撒娇、莺时梦、无尘岁、chuya的小礼帽、25342778、拾拾拾年、芃芃不想起床、青衫、28608480、兔小笨、风摇影、drw、:-d、筐筐20瓶;君莫笑、拾陆、一条想要成为锦鲤的咸、miraiyuka、六鹢退飞、长风入怀。、白桃乌龙奶盖茶19瓶;b612星球住户-、雨欲予鱼愉、以染18瓶;我磕的cp今天发糖了吗、平步卿云17瓶;ccc16瓶;-   安于命゜、何思、桀笙、我爱吃辣条、眼高嘴拙、一个喜桃、南爻15瓶;想画酷哥的茗弈ww、罐装不喝旺仔、jamsherl、山有扶苏13瓶;0015、淡月青芽、民政局.、helga12瓶;南栖柚子、我就这点能耐了、曼梋呀、louisananzzu、学习吧,少女!、谢闻星亲我一下、一只羊蹄子、太阳照射下的大树、kilo顾祁白、楚律、昨夜星辰是秋风、一只年狗、小黄鸡、叶楚墨、琼殇梦绮、drift、35572537、orz、马王先生、楚辞、梅子七、噗仔、seulatter、小七七、一只ddd、啊沾、移景、渺言、山花大旗我来扛、月怡、饮归客、橘涂、韵、ww、今天宁释然了吗、二十二kkw、夙夙、甜丸子雾樱、绛珠仙、团团团子3、沙耶、35337785、江停的奶黄包、我何其有幸、程恪、一尾鱼、顾子与、穆穆、少年孤勇、深渊猫猫殷殷、逆卷怜司、陌上花开、雒罹、卡拉卡、喵喵大人、stienway、且想、张威科在我怀里、墨卿、羞鸣、depart、归昀、蕩着闷着、iammail、养猫的娃娃、江湖遍地是蓝律、书至、苏三、唉、薄荷、性感扣扣、黎璟、苏和1900、我是潜艇、hohomn、俞秋啾啾啾、柒烟暖柳、爱你呦、黄暴荷、山月、秋木苏苏、每天都要爱化学噢、停停白月光biubiubiu、伍厶染、景池是池塘的池、忆语生余华、csai、桃源满、点我看藕饼混天绫play、今天也是等更的一天、晋江今天凉了吗、greeny、its人间水蜜桃、罐装、路遥星亦辞、与时间同眠、减字木兰、碎冰梅子汤、38嘎嘎嘎嘎、幺幺妖、影子、微草护目镜、仲春以陶、kevin、一曲离殇、行渊、穆棱蘑菇蘑菇、阿七、芒果千层真好吃、白目、小盆栽vi、子曰、清水何必分攻受、h芊眠、独沐南枝、暗室逢灯、橙子先生、唯雨、霖小源、逞笑、夏目~℡、吸尘器、俞乔10瓶;好想吃兔兔啊、叔郢、小飞侠、江楼倚月水阑珊、祁渡、arrivederci、盐入鱼、斑鸠蛋卷、-篱啼寂鹤-、板栗子、静女其姝、35916793、町疃鹿场、在贫穷中瑟瑟发抖、s·好几个o·y、仪嘉、普鲁卡因、瑶山xxx、l9瓶;墨玖辞、么么哒、洛上白川、⊙、风过无痕、xiaoten、弥弥祢祢、涂突突8瓶;38723341、虞官人、辞哥、添添喝罐装望仔、蓝慷、梦、cokiiiii、行露、别看了快去学习7瓶;椰奶、陈臣、suu、运行、潋雪绒、想当个学霸好好学习、尘光、可爱的画板、安塞斯塔小蝙蝠、未曦未央、兔、东吴夜奔6瓶;相对论、董小董、终于樱花、南森、elly、孤懸白月尖、学习使人快乐、折星、木慕霂、梵音、苏沐遮、非零整数、xyo_o、浊影、言笑晏晏、青书、我有只鹤、祁尘、许暝、蒋丞、夜白、无隅在线劈门、陈塘关三公举、雪花、龙虾、喵喵猫、琪大佬、清欢、鲸本京、一颗绿豆、白开水、江晚吟°?、xxxxxxxxx、寇寇然然的姨姨、空杯盏、沈晏鸭、所幸、余悸、郭撤撤、野渡、楚綮言、胖胖胖胖胖、seas、38024809、乔初、枫夜眠、喜欢肖战�、一身傲骨的鱼排、乔西西、。。。、攸鱿有柚、木木木木木木、柯基shinichi、三土先生、bamboo、嘻嘻、啊祁祁祁祁、凰寄锦书、你猜我是谁、小萝卜呀、昏语、38794422、f系少女5瓶;风雨、今天时洛和余邃结婚了、牛仔很忙、归旧、撒撒撒撒撒、颜与海、小小的遗憾、侍见、九九的望仔、人非草木、j江栖迟、vip菌、游惑快来教江添写解、嗯呐嗯哈4瓶;行止、醋味儿的呆花、1234、做个闲人、鱼、眷岱、黑仔tiamo、江和安、长明灯下、新西梦、liya-lin、莳语、糖怡、大考官、23148714、Σ(°△°|||)︴、轻言、好想睡懒觉、芋胖芋、北奈、相思歌白头、花若靡芳、清风归明月3瓶;yiyangqianxi、yoruuuuuuu、慕心、plxkafwxjl、开在宇宙的小火车、花无妄、榛榛枝叶、迷迭、27120537、椰奶蛋挞被烤焦了吗、路宝、silver、苜澪笕`、云垂平野、祁御我大爷、吴邪、居老师的小芒果、木子丰、忘仔流lai、moon、柚呦、死于脚气攻心、盒盒盒、church、34132723、晨星燃烧、夜深人靜時、鼻涕裹屎拌尿喝、喵喵、想瘦!!!!、莫凌璃、想上天的狐狸、刺猬^_^2瓶;流年无恙、越青瓷、招潮、王九龙女朋友、krisyeol、言祁、【柚子味的茶】、心嗅蔷薇、格林、auntfairy?、28873794、居居女孩儿、离朱、木鱼暮雨、不愿透露姓名的霖某某、先声夺人、随遇而安、玄策是个小哭包、-kuhan-、jsdhwdmax、葱花鱼今天ao3了吗、倘若时光仍在、一只老雀、初晓言梓、雩隅余渝鱼、花楹、青鸟、桉、卑微银河、舌辛门木、禾缇、时慕、今夜无梦可做、。zz、培养基、诹茶油钱、言希啦~、w、绥之、画染绝、南柠、玉~、上官巽离、nancy、金亨亨の衍衍儿、□□ile、慕卿言.、尤埃笑、玖零、小女子、鷇饮、108963、无缘、沙图、氨基酸泡茶、一天优等生、八百豆子、y.、时恩、惟希、小番茄芮、堪醉、湖中月是天上月、南乡子兰、晚晚ぜ、小爱、空将酒晕一衫青、拟千、兔牙喵喵、星垂、班莉齐、浅秋、seinx-、佩小花、工程师001的土拨鼠、聆听、yehyunghsi、玘靈、甜味泰果.、风在林子里睡着了、欲狐、xyxnjr、39409801、ccsszx、夏花、耶耶耶、在线崩溃、风轻、离挽、阿陆、chaif.。、斐昕、猫小罗、我穿2尺9、南山拾忆、苏尔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