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23、处罚
    这一晚,盛望成了全年级的议论中心。

    最疯的是a班同学,这帮学霸们明明自己分数很高,却好像八辈子没见过一百多名似的,亢奋得像吸了笑气,围着盛望的桌子聚众吹牛皮。

    高天扬领吹,学委宋思锐辅助。

    当事人盛望却垂着眼,两手搁在桌肚里玩手机。他捂不住这俩活宝的嘴,只能随他们闹。

    “纵观全年级,还有谁敢一周往上蹦100名?”这是高天扬。

    “没有人!”这是宋思锐。

    “盛哥你就说吧,是不是想抢我们老宋学习委员的位置?”还是高天扬。

    “???”宋思锐一脸迷惑,又应声说:“我可以忍痛割爱。”

    “体面!”高天扬冲他竖了个拇指。

    “大气!”宋思锐也给自己竖了个拇指。

    桌肚里,江添正发来微信说晚自习下课不用等他,盛望反正也无聊,给他连甩了七八个表情包。

    罐装:问,世上有什么办法让这俩说不出话?

    江添:没有。

    罐装:你不是高天扬发小么你管管他。

    江添:……

    江添:不是妈。

    “不是,盛哥你笑什么呢?”高天扬实在没忍住,伸头看了一眼,奈何角度不对桌面挡着,什么也看不见。

    “没什么。”盛望顺口回了一句。

    高天扬眯起眼睛开始坏笑,宋思锐也晃着食指说:“有情况啊盛哥——”

    “什么有情况?”盛望压根没注意到他们在说什么。他又关掉几个界面,这才把手从桌肚里抽出来。

    看他表情确实茫然,高天扬又没劲地收了坏笑说:“算了,还是说成绩吧。说真的啊,你这次蹿得实在太快了,我行走江湖多年,没见过这么往前蹦的。你排名上100比我们辣椒妹妹体重上100都快。”

    “你不想活了?”盛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就听旁边辣椒一声爆喝:“高天扬你再说一遍?!”

    辣椒作为能挤进年级前五的大佬,由于实在不守规矩,经常跟大家一起受罚,深入基层、广受喜爱,谁开玩笑都带她。其中高天扬嘴最欠,时常遭其毒打。

    话音刚落,辣椒的书就穿越人群直飞过来。

    高天扬一声卧槽,低头就躲。盛望紧随其后,也歪头让了一下,让完他才意识到不好,书奔着江添的脸去了。

    刚意识到,就听身后“啪”的一声响,江添把书挡下来了。

    他拎起书,无语地看着高天扬,后者立刻双手合十冲他拜了拜,把书恭恭敬敬给辣椒送回去。领吹的一跑,其他人作鸟兽状散了。

    他们逃荒一样溃不成军,盛望靠在椅背上活活看笑了。

    “清净了?”江添冷冷淡淡的声音忽然从耳后响起来。

    这人嗓音太低,小声说话的时候总招得人耳朵痒,盛望“嗯”了一声,忍不住捏了捏耳垂。

    江添又说:“那把椅子往前挪一点,别抵着桌子抖。”

    盛望:“……”

    行吧,痒不痒也分内容。

    虽然牛皮没吹尽兴,但a班的学生大多默认了一件事——市三好的名单至少有两个已经定了,一个是稳稳钉在年级第一的江添,一个是开火箭的盛望。

    用班长李誉的话来说,就是“恭喜呀,你们可以提前开始庆祝了”。

    结果成绩公布的第二天,这两位就被恭喜进了政教处。

    负责传口信的是徐小嘴,他被他爸拎过去当苦力,搬了一堆练习册回教室。进门第一句就是“江添盛望,去一下笃行楼,徐主任找。”

    他大概是a班最老实的人之一,在学校也从不管他爸叫爸,当然也不敢叫大嘴,总是规规矩矩叫徐主任。

    “找我俩?”盛望转过头跟江添面面相觑,问小嘴:“有说什么事吗?”

    “没有。”小嘴老老实实地说,“反正他是笑着说的,应该是好事吧?可能就是市三好。”

    盛望和江添将信将疑地去了政教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了皮笑肉不笑的徐大嘴以及低头站着的翟涛。

    这踏马能是市三好???

    盛望当时就想把错报军情的徐小嘴手刃了。

    大嘴笑眯眯地打量着盛望,又看向江添,几秒之后脸倏然一板,唾沫横飞地咆哮道:“能耐大了是吧?!周考当天打架!还挑在人流量最大的喷泉广场!你就说说你们想干什么?!啊?搞表演赛啊?!”

    他刚喘一口气,办公室门口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报告!”

    徐大嘴惊一跳,没好气地看向门口。盛望也跟着看过去,就见高天扬跟着徐小嘴一起过来了,刚刚喊话的就是高天扬。

    “你又回来干嘛?!”徐大嘴正在气头上,对着儿子也毫不客气。

    “报告。”徐小嘴规规矩矩开了个头,说:“b班的练习册还没搬,我找高天扬来帮忙。”

    徐大嘴说:“当我不知道高天扬什么德行啊?还你找高天扬,肯定是他自己要求跟过来的,就想来凑热闹。”

    徐小嘴讪讪地抿了一下嘴唇:“也不是。”

    “好奇心满足了?”徐大嘴说,“把练习册搬了赶紧走!”

    高天扬却没动,他狠狠剜了翟涛一眼,理直气壮地对徐大嘴说:“我也打架了,为什么不找我!”

    “你动手了么?”徐大嘴没好气地说。

    “动了!”

    “动个屁!”徐大嘴手指点着窗外说:“你当学校那些摄像头都是死的啊?别瞎凑热闹,给我出去!不然我加罚信不信?”

    高天扬还想说什么,被深谙他爸脾气的徐小嘴拖出去了:“别回嘴,越回越气。”

    办公室门被徐大嘴重重关上,翟涛憋不住了:“报告。”

    “说。”

    “我他——”翟涛下意识想骂人,话都出口了才意识到自己在哪儿,又不情不愿地憋回去:“我也没动手!为什么也要站在这?”

    他妈的他从头到尾都是被打的那个,脸上划痕还没消呢!

    徐大嘴绷着脸的时候确实有几分政教处主任的威严,他盯着翟涛看了半天,没再用那种咆哮的口吻:“你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

    明明是平心静气的语气,却比咆哮更让人忐忑。

    “不知道。”翟涛梗着脖子不耐烦地说。

    “我们学校虽然不算省内最好,但也是百年名校了。一百年去糟粕取精华发展成现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不说最科学,至少教书育人是足够了。你在这呆了一年多,就学会了骂人死要饭的,学会了推人下台阶?”

    翟涛抿着嘴唇重重呼吸着,片刻后说:“我没有——”

    “我说了,摄像头不是死的,当天围观的同学也都有眼睛有耳朵。”徐大嘴看他那德行,也懒得费口舌,他摆了摆手说:“行了行了,我也不是来听你狡辩的。我既然叫你们来,就是多方论证过了。”

    “你呢,我不想多说了,你自己心里清楚。”徐大嘴又转向盛望和江添:“至于你俩,我知道你们初衷不一定是坏的,但是!”

    他加重了语气,说:“解决的办法千千万万种,你们怎么就非要动手呢?当着全校的面打架特别帅,是吧?哎书包扔得特别远,是吧?”

    盛望眼观鼻鼻观口,看上去似乎反省得很深刻。

    他生得白净,眼尾很长又微微下撇,笑起来神采飞扬,垂眼的时候却极具欺骗性,三分无辜脸七分书卷气,看得徐大嘴噎了两回。

    “你刚来的那天我还跟别的老师说,你一看就是那种特别乖的学生,结果呢?!你就这么证明给我看啊?!”

    徐大嘴越想越气,拿起桌上的保温杯灌了两口茶,又呸掉茶叶沫子,这才说:“你们不是喜欢被围观么?不是喜欢在全校人面前表现么?喏——教学区三号路,贯穿教学楼、食堂、宿舍楼,这舞台够气派吧?给我扫梧桐絮去,刚好给我们保洁人员省点力。”

    他竖起一根手指说:“不用久,一个礼拜。就这个礼拜,每天上午大课间拿着扫帚准时报到,我找人盯着你们。你们这些兔崽子,不丢几回脸都不知道人生路有多长!一个礼拜扫完,到我这里来领正式处理结果。”

    徐主任一通气撒完,三个人斗殴分子就走上了扫大街的路。

    刚扫两天,盛望就想撒泼不干了。

    倒不是因为丢人,每天大课间各班都得去操场,他们只要避开大部队来回的时间点,三号路就清清静静见不到人影,自然也谈不上丢人。

    真正让盛望崩溃的是梧桐絮本身,这玩意儿是踏马人扫的吗???

    前脚刚扫完,后脚风一吹就能飘一地新的,还往人身上飘,扎脸都不是最难受的,扎眼睛那才叫令人绝望。

    这天风大,盛望被扎了好几次眼睛,眼圈一周都揉红了,隔一会儿就得扶着扫帚抻眼皮。大少爷烦躁的时候会自闭,连带着五感都一起闭了,处于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六亲不认的状态。

    他第n次被扎眼的时候,隐约听见有人跟他说:“别动,头发上有草屑。”

    盛望没反应过来谁说的,张口就回嘴:“关你屁事,我养的。”

    他左眼眨出一片生理眼泪,总算把扎眼的东西弄出去了。刚松一口气,忽然意识到刚刚说话的好像是江添……

    盛望愣了一秒,眯着一只眼睛扭过头,就见江添正从他上方收回手。

    “你说什么来着?”他讪讪地问。

    “没说。”江添抬了抬下巴说,“你继续养。”

    盛望当即把脑袋伸过去:“我错了我错了,你帮我摘一下,总不能顶着一头毛回教室。”

    旁边的翟涛拿着扫帚重重地墩了一下地,骂道:“操……”

    就在他骂骂咧咧的时候,有人踩着高跟鞋噔噔过来了:“盛望?江添?你俩干嘛呢?”

    盛望把脑袋从江添面前收回来,抬眼一看,英语老师杨菁正抱着一叠卷子走过来。她拧着秀气的细眉,不满地说:“我正到处找你们呢,在这当什么活雷锋啊?”

    “老师。”盛望干笑一声,“不是活雷锋,我俩被罚呢。”

    他从头到尾都是说“我俩”,仿佛一旁的翟涛是空气,差点把“空气”气到炸。

    “罚?”杨菁眉毛拧得更凶了,“哪个不长眼的这么会挑时间?”

    盛望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噢,你别管,我骂我的,你答你的。”杨菁说。

    “徐主任。”盛望回答道:“因为我俩周考那天打架了。”

    “听说了。”杨菁点了点头,“挺会挑地方的,影响不好,是该罚。但是他干嘛现在罚呀,你们要扫几天?”

    “一周。”

    “这个礼拜?”杨菁提高了音调。

    “对。”

    “走。”杨菁把试卷一人一沓拍进盛望和江添怀里,蹬着高跟鞋盛气凌人地说:“我找徐大嘴去!”

    “啊?不太好吧老师……”盛望悄悄冲江添比了个剪刀手,两步跟上杨菁说:“找徐主任干嘛?”

    “我这还指望你俩大课间给我抓紧时间搞英语竞赛呢,他捣什么乱!”

    杨菁不愧是怼过所有校领导的女人,她风风火火进了政教处,把门一关,劈头盖脸一顿凶。

    最后扔给徐大嘴一句话:“英语竞赛下礼拜二,整个高二得奖最稳的俩人都在外面,你要非得挑这礼拜罚他们,回头比赛你顶他俩去考场,拿不回奖杯我就吊死在你办公室门口,你看着办吧!”

    “……”

    徐大嘴目瞪口呆且毫无回击之力。

    他在杨菁的紧逼之下节节败退,最后反扔回一个条件。

    他说:“那就两个要求,一个是英语竞赛必须有个结果。二是周末的月考上升幅度不能低于50名。”

    年级第一的江添:“???”

    好在下一秒,徐大嘴又回归理智补了一句:“盛望,我说盛望。江添也升不了了。”

    盛望趴在门口偷听了半天,终于没憋住,他打开一条门缝探头进去问:“徐主任,你知道越往上名次变动越难吗?”

    “知道!不然还叫罚吗?”徐大嘴理直气壮。

    盛望想把门拍他脸上。

    “要么做到这俩条件,要么继续给我扫大街,而且打架要处分,市三好也别想了!”徐大嘴发了大招。

    重压之下无面子。

    第二天深夜,盛望反复做了心理建设,终于向隔壁卧室门伸出了魔爪。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是10点左右~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没有。】10个;戾气老师、雷声小雨点大、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今日诸事不顺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19个;金色湖畔的涟漪、微光逆影、子格喝旺仔2个;木叽木叽叫哥哥、云霁霁x、wyyxhxy、turtledove、邪王琊、蜜饯不太甜、夜雨雨雨、犯人蛰蛰、川酱超喜欢木叽、tangstory、一世长安、april、星逸、vacantlines、ju花残满地伤、五味食品店、十一呀、三酒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13个;vacantlines、小辰辰的秘密基地、微光逆影、余袂.、一生世一心懿2个;乖巧、半、b612星球住户-、五行缺书、头巾、罐装望仔好添~、璟、星沐yu、白芷、弈洲、agin、云、告辞、风流、满鱼、金钱满仓、夜深人靜時、柳絮弥江、purewoo05、clbri、gin、忘之、张进宝、玖零、夏齌、斑鸠蛋卷、周之韵韵韵韵韵、青柑、伊倚晓岸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44个;葱花烧雩40个;vacantlines14个;电气耗子11个;町疃鹿场9个;叶不雨7个;冰糖炖雪梨6个;苻苓、想恰火锅想恰冰、艾佳慕、盛望味罐装旺仔5个;竹子抱着糯米饭团、菜头、清风不入夏、凡小良、玖、程潜、乖巧4个;究游自取、给木木当老婆、弦十九、椰奶蛋挞被烤焦了吗、伊倚晓岸、朽木不可雕可沙雕、余袂.、arrivederci、甜甜和小少爷今天发糖、小乔妹妹、嵩云秦树、雪云滴血3个;岁月朦胧、如麑皛翛、初初困了、墨卿、绝世a攻周自珩、清夙、sean、riki、夏了茶糜、风流、yakko、ju花残满地伤、胖燕、柒墨、100、stream远溪、冰摇桃桃乌龙茶、哈哈哈哈哈嗝、土狗、深呼晰是真的叻、ゆ、流苏fet2个;遥山色、盐姜葱花鱼、poppy、39470311、西楼谢俞、韩倩、巧克力、决战北环高架、兰舟归策安、rico、hohomn、司南、羲和祭、顾晏打call团团长、索克萨呆、江哥的望仔牛奶、入殓师啊、哒切糕、长安、沙耶chaille、不文、30904351、静女其姝、阿千钱浅、折枝问柳、夔州薛洋、咸咸、谢闻星亲我一下、青皖皖皖、三蓧ww、金亨亨の衍衍儿、夜雨声不烦、颍川、明日营业、萤珏、棉花糖好甜呀、tophooligans、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39633354、zxlsally、湛湛生绿苔、四月一只立、糊涂道理、rrrrrrr、玖玖、喵如玉、记得去签到!!!、起个特殊的名字让木叽、清溪照影、黛珂柳木、纪清、花知晓、苏南苑、以喻为名、以乌、羡鱼、星析、湮豊、莓九、金贝贝要起飞啦、风庭柳、hfsdxyz、江、橙子、桃花换酒醉沧州、wyyxhxy、#、白、顾辞离、春娇与志明、俞九、安然、添添喝罐装望仔、团团团子3、爱花且富有、鹊起红墙、十荒、谨知、柳絮弥江、空想肥闲鱼、cxan、十载风霜、夜白、我喜欢学习(应该吧)、小王叽、沧江好烟月、face_dudger、芒果千层、沈仄、agin、柚子、小辰辰的秘密基地、是猫猫、流光、柒七、琳宝宝五岁、月珑玲、远枝、米良、半糖少冰、南木可依、小添请来瓶望仔。、风笛与诗、商陆叽叽叽、千面妆、洴洱、樱花与绒、今天爆更吗、二笼月半、guyi、几何、liquelll、今天那么谜、想不出名字、顾飞亲一口mua、豆砸、缪不可言、咸鱼粥要多放糖、4981、mote、严正严正邪不压正、山河故人从容与共、-money、岁安顺遂、鹤三岁的梨子、漓金、枔汐不是柃汐、吧唧咻咻、motyl、37771784、马王先生、神仙、江瑜、heyu、慕大男神、jk超级护崽、陆辞、江停的停、39540599、_罐装、呜呜呜、咕咕飞呀、鱼一串、桂花糕超甜、姬子轩、yunqi、添添喝旺仔、爆冰、蔚池晏、栖暮、写完作业了吗、清酒、蜜饯不太甜、柯基shinichi?、陆陆、风止、攻占游吟_、拉拉、小萝卜呀、茵、楚慈、葱花鱼今天ao3了吗、chorale、闲数流萤、轻浓、昱十一、慕雨、狼魂、炸天黑、我很安静、小羊排、冬眠冬眠、猫小罗、赤砂想獲得你的注意!、景墨、白粥、gqc、罐装旺仔、霜月煌、尤克羡羡、车前草、添哥望仔给我锁死啊啊、许南乔、叶落临渊、冬湫、长眉已能画、柚子叶叶、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奶味小饼干、leibnizbayes、木阿罗、洞爷湖、太阳黑子酱、cc.、南北的小迷妹、一条评论、糕、汪叽羡羡贤贤咸、青岑c、流小离w、晋江改了word也要改、是我的小可爱啦、今天也很开心、爸爸、亿涵么么哒、朗姆酒就是幸福、桃源满、柏苍若、墨染霜辞、1只忱、君离笑、亦如初止、天然的音乐、云岫熹)、李李李啦啦、阿夹呀、月白、读花解语、岑昭、539、二十、如沐雪色、西边儿的西、玛丽隔壁的小2b、发发爱我、我爱吃辣条、福西西阿呆姆0616、青柠罗勒与柑橘、苏沐遮、宗吾、子期、实验报告抄不完、d、5479、beeu、ilomilo、岁玖、秋迟家的言说、星星晚安安、文学少女吱吱、随便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_兮枝_200瓶;汉可猫135瓶;与天俱暮120瓶;诗尔、liquelll110瓶;35181301101瓶;浅陌深夜100瓶;南木可依90瓶;兔子79瓶;一位颓废网友、廸70瓶;哇咔咔64瓶;一七零62瓶;豆斗逗抖抖59瓶;伽歌56瓶;唯君十里至天涯52瓶;顾长陵、寇忱的小可爱50瓶;camellia47瓶;初初困了、啪啦嘟啪、jer042940瓶;白芷、顾清明、大佬家的小朋友39瓶;阿秋38瓶;留善36瓶;无言35瓶;关山英俊了千里33瓶;式微、嘟嘟小可爱32瓶;丹青sama31瓶;aquarius966、变奏小星星、溶柒柒、seokmoon、苏三、墨染霜辞、三尘归陌、大荒若木、成。、索克萨呆30瓶;尤尤尤尤尤尤29瓶;时结28瓶;north·atlantic、盐焗安雷酱、rain、文学少女吱吱27瓶;宁君景、奶盖木咸、夏夏的豁豁26瓶;叶子戏_25瓶;继曜、小汀23瓶;哈哈、glorik、在下阿伟22瓶;逢缘、哗哗哗花生、兮兮抱紧卡困、江上轻暖、罗德里安、四月一只立、纸城、愿谢俞贺朝保我考试顺、秋野、热心读者张女士、forevery、孤舟渡我、认真看文、vip、西子绪的小跟班儿、吃喝玩乐、鱼丸、慢长、霜歌、红茶与咖啡、bie_li_wo、土拨鼠本鼠、无二、不加糖、嵩云秦树、xice、wulili、rita、薄荷精、萌树懒的树、hohomn、芳草萋萋、棉花糖好甜呀、月盛双、�茗柒、我有一池星星、可爱的画板、谢闻星亲我一下、潹潹、流小离w、墨玖辞、我爱米老头、顾致珵、猫咪、余袂.、朗姆酒就是幸福、蜜饯不太甜20瓶;居せんせい、夏姬姑娘19瓶;棒棒糖本糖18瓶;莺时梦、柒廌、菘明、不想修仙的小道17瓶;莳歌、小爱16瓶;鱼鸡今天结婚了吗、紫桜紫苑、一颗柠檬、入荒、罐装、骆枭、瑶笑、薄玉凉、鸦鸦15瓶;阿懒、山河txt14瓶;九喵要吃全鱼宴、君倾倾12瓶;w堇然~11瓶;我磕的cp今天发糖了吗、狼魂、离朱、金色湖畔的涟漪、秋木苏苏、告辞、是方块呀、以乌、笙声不息、lleookk、箫矣、36039236、羽叶茑萝、风流、我思故我在、葱花烧雩、sundaybetty、噗嗤几个柚、蘋蘋、郁郁、哎(叹气)、十斤今天吸猫了吗、一条评论、子期、北六喳、苍苍的小南朋友、林子、z、檩、、阿愁、这年头得起个亮眼的名、罐装望仔好添~、20955050、弦歌、柒七、沈仄、小小温温、jean、大风萧瑟、桃花换酒醉沧州、善意取得你、初眠、kiku和黏糊、今天的柒熙依然在神隐、林寒涧潇、柒墨、是猫猫、仲商初四、蕈蕈蕈蕈蕈、陆照曦、眷烟、缃色、腿毛精熊子、远妄、严正严正邪不压正、君未归、白珩、宥y、emma、橘仔、九城为主、就是这么皮、三桑无枝、伏八一生推推完生一堆、璃川、苏七苏大爷、町疃鹿场、一曲新词、实验报告抄不完、亓予、寻、22194、ccccloud、……、陆榷、甄妮、zjwd、未末、乖巧、nakoshin、木槿无言、26790803、星佑、l□□□□□□q、蓝忘机的老婆、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木慕霂、小董最甜、我散步去了、一颗高邮鸭蛋0、风度鸿门宴、竹子抱着糯米饭团、1167、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读、不泣离别,不诉终殇。、默默默、陌子、、琋.、柏爵儿、语数外、穗竹、三酒、冬未凉ゞ、#、南吕十五、菌要橙死、窝在兔子里的草、姗~酱~�、柳云亭、虞十的叶子、21953703、榎本径、沐夏。、霸道总裁吴邪、蒸鹿尾儿、没有鱼的小鸡、兔啵啵、芝士、取名废、葛笙、俞九、淙川、璐璐吃不下、誒?!、夏若微凉、时光与你皆难守、长眉已能画、池敛、娇娥、羊和鹿是好盆友、珩蔚、戒躁、李李李啦啦、沉迷婧婧无法自拔、停停不吃胡萝卜、至此终年、faaaith、央情li10瓶;晚晚ぜ、归一、夕辞、琴瑟、莹嘤嘤、舌辛门木、小老鼠嗑瓜子、今天也要吹爆无限流9瓶;十荒、云霁霁x8瓶;步罡、female°、东上螭、75246、^o^7瓶;流光、桔子、巧克力、小嘴鱼🐠、椎然、秋迟家的言说、equinox、安漠y、沒有魚怎麼餵魚、heyu、影(樱)月6瓶;一个大水桶、小美、你给我的太阳新的光芒、轻薄的啾咪啾、仙哥、白露秋风、昏语、牛仔很忙、咖喱、哒哒哒哒哒、尤埃笑、小兔子乖乖、清溪照影、魚魚魚魚魚、青春、小初、红泥小火炉、惹…、陆、缄言、荣荣、我是鹿晗小迷妹、罐装黄鱼、milante、叶子贫穷的老年人、may、小满、韶华°、运行、紫灵凝晶、east、青山雨暮、是花花嗎_、苏沐遮、f系少女、酒酱、大世界小世界、陌上花开、揪、宣叽叽的小棉袄、白马弄堂一家被我承包、狗蛋儿、木木木木木木、庭树、长安、林*夕、sasha、龙虾er、156、我的名字贼酷、阿诺的灰大衣、yuwen、云深公子、pearl_思媛、Σ(°△°|||)︴、十一根香蕉、黛珂柳木5瓶;游惑的耳钉、晏晏生、木子丰、越城垣、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莲莲莲、39409801、晴时飞雨、阿泽、江停来来来、浸醉月亮、之熹、柚言、minze4瓶;承影、顾辞离、罐装不喝旺仔、依澜澜澜、夜深人靜時、清风归明月、解行有葱花、执念成花、38723341、28873794、岁朝、疏桐、南柠、宋九、两袖清风、编号613、无隅哥哥吖、夹心饼干、叶落方知秋、we_lo、859ycx、lovesick、涸泽之鱼、我很安静3瓶;heather、折枝问柳、y-king、moon、jukwn_澄夏、黑仔tiamo、天然的音乐、某位大佬的马仔、日光熹微、橘子orange、季沔、撒野与光、我鲨季岩寒、卑微刀刀、尹菡菡、在线崩溃、sunshine、yokii、凶巴巴的小红帽、长倥、睡懒觉的猫猫jy、路人看小说、北冥月初、姬长翎、510、dd、是姜辞呀、侯氏制碱法、江鹤-、河豚鱼、绥之、骚♂攻、啊恙、伊伊孑、啊喵喵喵喵喵2瓶;ahora、一天优等生、陌枫、氨基酸泡茶、添添喝罐装望仔、蓝胖子、susama、安斯艾尔、沈徹.、朔安.、万叶千声、□□ile、hlstone、佩小花、悄咪咪的笑嘻嘻、朽木、离思、时雨萌萌、我要当大魔王啊、尤克羡羡、初晓言梓、被庸众捧杀、韫欢、君离笑、欲狐、饼、猫小罗、雪宝梨梨、也许、蓝慷、蜜瓜松饼、七月、汤圆麻花豌豆、蓝沐倾、泸晚、柠七、清水地域、28436935、是中立鸭、泡芙君、lyl、野渡无人、骄纵也illiberal、卑微银河、人间美味脆皮鸭、yearr、道浅、小姜还是好胖、108963、minlike.、秦啾啾和游嚯嚯、啵酱mybelief、阿陆、雩雩雩雩快看看姐姐!、33601526、离挽、瞿嘉。、楚瑶离、熬夜卡~滴、從心.、沙图、腿长九米九的小可爱、新西梦、佚名、雀石、小女子、┆靜侯メ輪徊、jsdhwdmax、烧饼脸、鷇饮、苜澪笕`、夏习清、攸桐、motyl、阿希、尘落、衾柠、学习使人快乐、ccsszx、渠妖、奈仍、始于初见?、木鱼暮雨、无缘、哈哈哈哈哈嗝、岑酒酒、silver、请给我个鸡腿、一条鱼?、池鱼思故渊、皦皦、●︿●、木萧萧、流年、行露、cokiiiii、氯阿猹、星盈临、诹茶油钱、班莉齐、玉~、金亨亨の衍衍儿、广告、林君虞、上官巽离、。zz、不覅不过、benben、招潮、花无妄、时慕、椰猪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