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22、丁老头
    中学的世界很简单,只要某项稍微突出一些,就可以成为风云人物举校闻名。成绩好当然可以,脸好也可以,江添恰好两项都占了,他的名字就变得很有魔力。

    从送本子的男生说完那句话起,直到考试正式开始,周围的人都处于一种好奇又不敢多议论的状态里,像被捏了翅膀的蚊子,只能动嘴,出不来声。

    盛望觉得有点好笑。

    想当初我也挺风云的,至少没有哪个傻逼会在我面前说出“就这成绩”这种话。盛望心说。

    但很快他又觉得算了,总想当初真没意思。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铁打的心肺,六七十分的卷子可以敞开来给人看,还能当玩笑段子说给人听,大家一起乐两声,这事就算过去了。

    直到这一刻,嘴碎的人愁苦地埋进卷子里,考试铃声也慢慢没了尾音。他坐在安静的教室中听着窗外聒噪的蝉鸣,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这种从云到泥的落差感,他是真的不喜欢。

    没人会喜欢。

    教室每张桌子左上角都贴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姓名、班级、准考证号和座位号。监考老师轻声走下讲台,手里拿着一张表格,挨个让学生签字。

    他很快来到盛望面前,核对完信息后,把表格按在桌上,指着那个“279”号,悄声说:“签这里。”

    279是他这次的座位号,附中重理,高二除了ab班之外,前7个都是理化班,他这名次怎么也算不上好看。盛望摁了一下笔,在那个数字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先给自己订个小目标,比如……从279往上蹿个100位。

    第一门数学从7点考到9点半,之后是半个小时的调整休息时间,第二门物理从10点考到11点40。

    这两场考完,人基本就废了。

    铃声一响,教室里涌出一大批行尸走肉。

    高天扬跟盛望只隔一个班,交了卷就等在5班走廊外。

    盛望拎着书包满脸意外:“你居然没有直奔食堂?”

    “今天食堂不用抢,你忘啦?”高天扬说完又反应过来:“哦不对,你不知道。咱学校有个规矩,周考这天食堂会二次供饭,不用争不用抢,估计是怕学生刚受过考试的毒打就得比体能,心态会崩。万一去天文台排队往下跳,那影响多不好。”

    “更何况今天吃食堂的人本来就会少。”高天扬朝教室一撇脸,说:“喏,你看,一堆留这儿的。”

    教室里确实留了人,粗略一数有十来个,这里不让吃带味儿的热食,他们纷纷从书包里掏出了饼干、面包、火腿肠。

    “这么拼?”盛望记得上回周考还没这样呢,但他转念一想,上回他是在a班考的。他们班的人平时挺拼的,到了考试那天就很宝贝自己,食堂都要挑好的吃。

    高天扬说:“这不是改考场制度了么,刺激挺大的,谁也不想越坐越后吧。走走走,赶紧吃饭去。”

    “哎等等——”盛望勾着楼梯扶手停住脚步,朝楼上看过去,a班离楼梯近,大部队已经走了,只剩一小波人稀稀拉拉下着楼。

    他刚想说如果不去西门的话我得跟江添打声招呼,就看见一个人影从楼上下来了,手里胆大包天地抓着手机。

    “添哥,这儿呢。”高天扬抬手示意。

    江添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拇指极快地点了几下屏幕,好像删掉了什么。

    “我靠你也不遮一下,不怕转角遇到徐大嘴啊?”高天扬说。

    “他今天巡查高一。”江添把手机扔回兜里,黑屏之前,盛望似乎瞥见了一竖排小红点,像微信界面。

    他心思一动,莫名觉得江添刚刚是要给他发消息。

    “今天不去西门?”他问。

    “嗯。”江添指了指高天扬,“他没跟你说?”

    “说什么?”

    “说我们今天都吃食堂。”高天扬拖着调子一脸无奈:“这还用说么哥,我拉着他在这等你不就结了。”

    盛望头一回碰到这么靠行动说话的人,纳闷地问:“那你要是没拉住我呢?”

    “我跑得比狗快我能拉不住你?”高天扬说。

    盛望无话可说,冲他比了个拇指。

    “为什么不去西门?”盛望跟在高天扬后面下楼,旁边是蹭蹭奔走的人流,江添在他后面。

    他这话其实是问江添的,但是高天扬答得很积极:“因为西门远啊,来回20分钟没了,再加上吃饭那得耗多少时间。你知道下午要考什么吗?”

    “语文啊。”盛望说。

    “是啊,语文。”高天扬说,“语文多可怕,我两篇文言文都还没背呢,万一默写全错,加菲能把我吊起来打。添哥你背了吗?”

    盛望扭头往后,就见江添绷着一张棺材脸说:“没有。”

    高天扬又问:“诗词鉴赏八大套路记了吗?”

    “来劲了是吧?”

    盛望特别想笑。差点儿忘了,这位风云人物也不是万能的,一看见语文他就满脸写着“寡人有疾”。

    高天扬问得开心,盛望也跟着凑热闹,他转头说:“加菲给的抒情文写作指导看了吗?”

    高天扬还合声:“看了吗?”

    江添:“……”

    一看他刹住脚步,盛望当即一步三个台阶往下跑,溜得比高天扬都快。

    他们站在喷泉池旁边等江添,高天扬笑疯了,笑着笑着他又脸色一变,冲盛望说:“你踏马跑得比我还快,你跟我说你四肢无力?”

    “偶尔偶尔。”盛望用手背蹭了蹭额角的汗,又拎着领口扇风。

    张扬恣意的少年总是很吸引人,他跑过来的时候路过的女生纷纷侧目,这会儿觉得自己过分高调,又开始撑着膝盖装死。

    高天扬不满地斜睨着他。

    “看我干嘛?”盛望说,“我真跑不动,今天就是为了考试,早饭多吃了几口。平时手无缚鸡之力,还虚。”

    “狡辩。”高天扬开始胡言乱语,“你就是想跟添哥一起吃饭,不想跟我吃。”

    盛望:“……”

    听听这放的什么屁。

    大少爷“呵”了一声,回都没回。

    旁边人群忽然出现一阵骚动,盛望听见有人骂骂咧咧说了句“死要饭的挡什么路!哎操·我这新鞋——”

    他皱眉看过去,就见一个眼熟的古铜色身影佝偻着从喷泉台阶上滚下去,肩上一个蓝布包摔在地上,小西瓜滚了一地还裂了俩,红色的瓤子开口向天,流着甜腻的汁。

    高天扬叫道:“哑巴!”

    盛望猛地想起来,这是他在喜乐便利店见过的那个哑巴。

    “怎么回事儿啊?”

    “那人谁啊?”

    “好像是西门捡破烂的。”

    女生一阵惊呼,被吓得连让几步,周遭一片窃窃私语。

    几个学生愣了片刻,正要上去扶一把,就被人从后面匆匆撞开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两个人影大步跨过六个台阶,直奔到摔到的人面前。

    “那不是a班那个盛望么?”

    “还有他们班体委,哎呦我去他肩膀铁做的?”

    被撞开的学生咕哝着。

    盛望跟高天扬把哑巴扶起来,因为背上长驼峰的关系,他整个人被压得又矮又小。说是扶,他们几乎是用拎的。

    哑巴还有点搞不清状况,两手合十一边拜一边咿咿呀呀地哼,像在道歉。

    盛望抓着他的胳膊上下扫了一番,膝盖上蹭掉两块皮,露出渗着血的红肉。

    人到了一定年纪,神态总有三分相似。哑巴五十多岁的人却有着七八十岁的神态,他闭着眼睛喘气的模样让盛望想起过世的外公,他当初病重躺在医院里,也是这样闭着眼咿咿哎哎地哼着。

    他疼得难受,别人却代替不了。

    高天扬直起身问:“谁推的?”

    大部分人犹豫着没吭声,目光却看向同一处。一个语气泼辣的女生在一片沉默中开口:“还有谁,翟涛呗!”

    盛望蹙眉抬起头,顺着人群的目光朝某处看去,就见一个男生搭着另一个同学的肩,正抬着右脚擦鞋,嘴里还咕咕哝哝地说着什么。

    冤家路窄,正是在5班考场上对盛望冷嘲热讽的那位。

    “又他妈是你。”高天扬骂道,“哪只狗没长眼,把你拉这熏人?”

    翟涛把手里的纸巾重重一扔:“操!你再骂一遍?”

    “自己垃圾也就算了,还制造垃圾。”高天扬嘲讽完,说,“我还就骂了,怎么办吧?”

    翟涛作势要下台阶,旁边的同学试图扯他又被他甩开。

    “你跟姓高的打什么,他四肢发达出了名的能打!”那同学叫道,“咱们就俩人,不合算。”

    高天扬把嘲笑就挂在脸上:“诶,来!就怕你不敢打。我他妈第一次听一个普通班的傻比当面说a班的四肢发达,要笑死谁?”

    这下两个人都听不下去了,翟涛三两步冲下台阶,直奔这里。

    高天扬捏了拳头正准备硬杠,忽然感觉眼前一花。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盛望已经卸了书包,抬手就甩了出去。

    书包擦过他耳边,还能听见“呼”地风声。

    高天扬目瞪口呆,看见那个书包结结实实砸在翟涛脸上,甚至能听见“啪”的响声。

    书包掉在地上,翟涛嗷地一嗓子捂着脸蹲下了,嘴里嘶哈吸着气。

    “我……”高天扬看看他,又转头看看盛望,缓缓憋出一句:“草?”

    不怪他太惊讶,要怪就怪盛望看上去根本不像个会动手的人。

    翟涛脸上被拉链抽了两条红印,有点滑稽,但配上他那副气急败坏的暴怒模样,还是有几分吓人。

    然后他挑了盛望最讨厌的一句话骂了过来,他说:“我操·你妈!”

    盛望脸色当场就冷了下来。

    高天扬不太明白个中关窍,但肉眼可见盛望情绪的变化。

    惊疑不定间,就听前面又是一阵轻呼,他抬头一看。

    刚骂完人的的翟涛被人从后踹了一脚,重心不稳当场趴地。

    就见江添从后面过来,顺手捞起地上的书包,看着一脸狼狈的翟涛说:“道歉。”

    “我道你——”

    妈字没出口,江添拎着书包的手抬起来。

    翟涛下意识就把头抱住了。

    “道歉。”江添又说。

    “我——”翟涛气得脸红脖子粗,“我跟谁道歉?!”

    “你智障?”江添满脸不耐烦。

    “我……”

    翟涛这会儿处于下风,又是周考期间,他平时呼来喝去的哥哥弟弟都在被教育鞭打,没跟他一起。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理,他没继续找打。

    他绷着脸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着肩上的灰一边扭转着脖子,然后憋出一句:“对不起,行了吧?操。”

    说完,他一瘸一拐地走上台阶,猛地抓过同学手里的校服外套,甩脸子走了。

    搞事的跑了,冲突就算告一段落。

    人群呼啦一下散了,有人议论着往食堂去,有人回考场,还有人可能奔往办公室或是政教处了。

    爱谁谁吧,盛望没管。

    “还是去一下医务室吧?”

    “对啊,最好消个毒。”

    有两个女生提醒了一句,其中一个声音跟检举“翟涛”的一模一样。

    盛望转头一看,发现也是熟人。这回他没再脸盲了,认出这俩就是同考场提醒他别招惹翟涛的女生。

    他叫不出名字,高天扬却认识,毕竟这俩女生隔三差五去a班打卡看江添。她们没跟江添说过几句话,倒是跟a班其他人混熟了。

    “哎,男生打架你们就别凑热闹了,多血腥。”高天扬冲那个娃娃脸的女生说,“小酒窝,把你家薛茜赶紧拉走。她这么高的个子杵在这我紧张。”

    旁边那个女生起码一米七几,扎着高马尾,闻言嗤了一声说:“又没看你,你紧张个屁。”

    “是是是,我丑还不行么?”高天扬应和着。

    不过薛茜也没多掺和,拉着酒窝就往食堂走。走前还毫不掩饰地冲盛望说:“诶,你刚刚真帅!”

    盛望:“……”

    “我就说这俩女生有一个移情别恋了吧!”高天扬冲江添和盛望挤眉弄眼,换来两声滚。

    被这些一打岔,盛望表情不那么冷了。

    他搓了搓脸,在哑巴面前蹲下,指着伤口龇牙咧嘴地说:“真得消毒,好多碎石粒。”

    “走吧,去校医院。”高天扬说。

    哑巴咿咿呀呀用手比划,抿着唇只摇头。

    高天扬说:“叔,别比划了,我看不懂啊。”

    盛望下意识看向江添,没记错的话,这个哑巴好像是认识江添的。

    果不其然,江添说:“他说不去校医院,家里有消毒药水。”

    盛望对于生病很有心得,对药也讲究,当即就问:“哪种药水?放多久了?过有效期没?”

    哑巴:“?”

    高天扬乐了:“你怎么这么讲究?”

    江添顺口接了一句:“他金贵。”

    盛望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至于高天扬,高天扬盯着江添的后脑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中午的西校门总是很冷清,梧桐交错相连,支着一路浓阴,阳光就从浓阴的缝隙里漏下来。

    门口站着居民楼的弄堂有个很应景的名字,叫做“梧桐外”。

    高天扬说,他和江添小时候就住在这里。

    梧桐外是附中最早的一片家属楼,高天扬的爷爷奶奶、江添的外婆都是附中以前的老教师。

    “这里对口的小学挺有名的,所以我差不多五六岁搬过来,一直住到小学毕业吧。”高天扬指着江添说,“他倒是比我早一点,三四岁就来了吧?不过小学没毕业就搬走了。”

    盛望好奇地看向江添,他架着哑巴没抬眼,只“嗯”了一声。

    因为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他们跟梧桐外的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长辈都很熟。一路上碰到好几个人叫他们,还拉着高天扬说:“好久没过来了吧?”

    哑巴的房子在弄堂深处,不是居民楼,是那种带着天井的老房子。

    盛望第一反应是:“挺大的。”

    屋旁就有一棵大树,倾斜的树枝刚好半盖在屋檐上,像一把天然的伞,还挺阴凉。

    谁知高天扬努了努嘴说:“他只占这间。”

    天井西侧的厅堂只剩下一根柱子撑着,连门都没有,里面堆满了成捆成捆的废纸废书还有塑料瓶。在这堆废旧物旁边,有一间十来平的屋子,就是哑巴住的地方。

    这十来平包括床、衣柜、桌子、旧电视以及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卫生间。

    盛望看得咋舌,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那对面呢?”他指了指天井另一边,那边的构造跟这半边差不多,不过那个厅堂有门,里面放着一张四仙桌。

    厅堂一头连着矮趴趴的厨房,一头连着跟哑巴差不多的卧室。

    “对面住的丁老头,梧桐外著名的孤寡老人。”高天扬说,“添哥跟他关系好,午饭都在这吃。我不行,小时候爬树砸塌过他家房顶,老头记仇,看见我就拿扫帚。”

    他指着屋檐上一处豁口,盛望却看得心不在焉,目光总忍不住往厅堂瞄。

    江添每天中午消失在西门外,就是来这里吃饭?

    为什么?

    说话间,对面的房间门吱呀一声响,一个头发稀疏的老头走了出来。他看着精神矍铄,肩背挺得板直,就是抬头纹特别重,眉毛一挑三道褶。

    高天扬当即一声“卧槽”,窜到了盛望和江添身后,“添哥你坑我,他今天不是不在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不在?”江添说。

    “你不是跟他说过今天不来吃饭?那他这个点还不午睡?”高天扬又开始胡搅蛮缠。

    丁老头年纪虽大,视力却很好,一眼瞄到了仇人,转身就拿起了墙边的扫帚。

    哑巴张着没舌头的嘴,在旁边嘎嘎笑。

    高天扬一个弓箭步冲出去,说了句:“别打!我就是送哑巴叔回来,我这就走!告辞!”

    这个活宝抱拳比划了一下,仓皇跳出门外。

    盛望问道:“你真走啊?”

    “你看那扫帚像假的吗?”高天扬说,“您俩受点累,我先去喜乐吃饭了。吃完我就直接去教室了,回见!”

    丁老头像只年迈的猫头鹰,警敏地盯着门,直到确认那臭小子真跑了,这才缓缓放下扫帚。

    他穿着黑色布鞋,穿过天井朝这走来,问道:“怎么啦这是?”

    哑巴啊啊叫了几声,又是一顿比划。

    丁老头嗨了一声,转头看江添:“小添他说啥?”

    “在学校摔了一下,磕到膝盖了。”江添说。

    盛望举起手里的蓝布包说:“西瓜也磕破了两个,只剩一个好的了。”

    丁老头那双鹰眼又盯上了盛望,上下打量一番问:“这是谁家的呀?”

    这个问题就很尴尬。

    按照理论,江添得说:“我家的。”

    盛望干笑一声,抢在江添前面说道:“我是他同学,丁爷爷好。”

    一般来说,帅哥卖乖没人扛得住,但丁老头不走寻常路。

    他瞪着眼珠说:“谁说我姓丁!”

    盛望:“……”

    他一脸无辜地冲丁老头讪笑,转头就开始逼视江添。

    还好对方没有见死不救,他指了指院门说:“跑了的那个教他的。”

    丁老头哼了一声,说:“兔崽子就会胡说八道!”

    江添眼也不眨把锅甩给高天扬,丁老头对盛望态度肉眼可见好起来,他说:“你跟小添一起把哑巴送回来的?你们今天不是还要考试么?”

    盛望说:“嗯,来得及。”

    丁老头觉得他懂事,点了点头说:“你俩这是吃过了?”

    盛望看了江添一眼。

    “干什么?吃没吃饭你自己不知道啊?”老头子洞察力很强,还当面戳穿不给台阶。

    盛望心说我这不是出于礼貌把主场位置让出来么!他毕竟是个外人,万一他说没吃,老头留他们吃饭,江添不乐意还得答应,那多不好意思。

    他保持着微笑,缓缓抬起脚尖,朝江添的脚踩下去,示意他救场。

    江添:“……没吃。”

    盛望一愣,讶异地看向他。

    江添面无表情地说:“你先把脚抬起来。”

    “噢噢噢对不起。”盛望弹开了。

    老人的欢欣跟小孩一样,都放在脸上。丁老头忽然就高兴起来,摇头晃脑打着蒲扇往厨房走:“诶,我就知道你们没吃!我去把饭菜搞一搞。”

    老头一走,他们两个把哑巴扶进房间。

    江添熟门熟路地从衣柜顶上拿了两个瓶子下来,还有一袋棉签。

    处理了伤口,哑巴比划着又要起身。江添摁着他说:“你别动,我来。”

    他拎着蓝色布袋,带着盛望来到外面。

    院子里有一口水井,井边搁着一只锡白铁桶,耳朵用绳拴在井外。江添把唯一完好的西瓜放进桶,拎着绳子把桶放进井里。

    盛望撑着膝盖看得认认真真,末了问道:“这是在干嘛?洗西瓜?”

    “冰镇。”江添说。

    “干嘛不放冰箱里镇?”

    江添半蹲在那里,闻言抬头看他,有点儿……看呆子的意味。

    盛望很敏感,炸道:“干嘛?”

    江添冲卧室抬了抬下巴说:“你刚刚看见冰箱了么?”

    盛望垂下头:“哦。”

    他想了一下,居然真的没有。

    好日子过惯了,他差点儿忘了,还有人在各个街巷的角落里过着不那么好的日子呢。

    他盯着黑黢黢的井口,有一瞬的出神。

    江添突然又拽着绳子把桶拎了上来,井水淬过,西瓜皮干净得发亮。桶沿撞在井壁上,水花泼了一片。

    “试一下。”江添冲西瓜抬了抬下巴。

    盛望不明就里,犹豫着伸手摸了摸。桶里还有大半井水,触手凉得惊心。

    “井水这么冰?”盛望嗖地缩回爪子。

    “嗯。”江添再次把桶放下去,他站起身,甩掉了手指上的水珠说:“没比冰箱差。”

    盛望“噢”了一声,心情又好些了。

    “诶?”盛望有点好奇,“问个问题。我看别人都不懂他的手势,你怎么懂的?”

    “我只是半懂,连蒙带猜。”江添说:“唯一能跟他聊天的只有喜乐的老板。”

    盛望点了点头,心说怪不得哑巴总往喜乐跑,有时候是帮赵老板搬东西,有时候是整理包装袋,有时候是去拉废品,有时候只是呆着。

    如果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听见你说话,那他比谁都重要。

    丁老头的菜是做好的,人来了只需要热一下。江添之前说不来,他跟哑巴两人饭量小,只做了一菜一汤。他怕单调,又现炒了一道青椒肉片,献宝一样端上来。

    进厅堂前,江添拉了盛望一下。

    “怎么了?”盛望纳闷地问。

    江添迟疑了一下,说:“要不你还是去喜乐。”

    “啊?”他突然变卦,盛望有点反应不及。

    他看着江添愣了一会儿,又轻轻“啊”了一声。

    果然还是不习惯让外人进入自己的生活吧?这地方江添每天都来,但也从没跟人主动提起过。除了高天扬这样知根知底的发小,他恐怕不喜欢被任何人窥见到私人的一面。

    可以理解。

    只是有一点点被排在门外的失落感而已。

    盛望笑说:“行啊,我都可以。那你帮我跟丁……额,他姓什么来着?你帮我解释一下,就说我有急事,先走了。”

    他说话的时候,江添一直看着他,眉心微微皱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盛望扯了一下书包,把它往上提了提。

    正要转身离开,江添又开口说:“算了,当我没说。”

    盛望:“……”

    “你这样真的没被人打过么?”盛望没憋住。

    眼看着这位大少爷真要炸了,江添补了一句:“老人家做饭不太讲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惯。”

    江添依然皱着眉:“你更想在这里,还是更想去喜乐?”

    盛望跟他大眼瞪小眼半晌,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绕了半天,是怕我在这吃不下饭啊?”

    江添默然片刻,硬邦邦憋了一句:“怕饭盛好了浪费。”

    盛望挑着眉,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你这么别扭跟谁学的?”

    江添绷着一张俊脸,指着大门送客:“你还是去喜乐吧。”

    “我不。”

    盛望低下去的情绪又膨胀起来,抬脚就往厅堂走,边走边说:“你对我究竟有什么误解,我有那么挑?”

    江添当场就掏出手机,打开相册。

    盛望一想不好,醉酒视频还在这厮手里,当即摁住他说:“行行行,我特别挑,特别特别特别挑,满意吗?”

    很显然,江添并不满意。

    他切出相册,在盛望疑惑的目光中点开微信,飞速往下划了几道,点开一个头像,把聊天记录怼到盛望面前。

    盛望一看备注:喜乐-赵肃。

    真是冷漠的备注风格。他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看向下面几大段文字,然后就傻了眼。

    大段的文字当然出自赵老板。

    中年男子沉迷微信,往往喜欢打这种大段大段的小论文,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兴趣看,反正他们什么都敢往输入框地写。

    就见赵老板叨逼叨如下:

    喜乐-赵肃:哑巴说过两天有新摘的西瓜,你放学如果无事,可以来带一只,预计脆瓤,你吃沙的还是脆的?

    江添:都行,谢谢。

    喜乐-赵肃:还是你比较好养。你带来吃饭的那个男生,吃饭太挑了。据多日观察所得,他胡萝卜不吃、菠菜不吃、葱、蒜、香菜放一点沫子调味可以,让他看出来就不行。白萝卜切成丁吃,切成块不吃,青椒切成片不吃,切成丝还行。土豆脆的不吃、西瓜沙的不吃、草莓酸的不吃,葡萄太甜的不吃。

    喜乐-赵肃:我要有这么个儿子,我先饿他三天。

    喜乐-赵肃:算了,不说了,我儿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江添:……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江添的无语和窒息,不过盛望更窒息。

    他想说这些中年人这么嘴碎的吗?怎么什么都告状!吃个饭值得写这么一通养殖报告?

    但他想了想,赵老板毕竟是能说出“你那个小男生在吃霸王餐,过来赎”的人,还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

    盛望给江添把屏幕按灭,说:“他污蔑我。”

    “谁污蔑你啊?”丁老头盛了饭端出来说,“快过来坐,这个小——小什么?”

    他问江添。

    “小望。”江添按照他的习惯报了名字,说完他自己顿了一下。

    这样的小名从他嘴里喊出来实在奇怪,盛望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在地捏着关节,说:“小盛小望都可以叫,随您高兴。”

    丁老头说:“小望你吃多少饭啊?这个碗够吗?”

    “够。”盛望连忙说。

    “那我给你去盛。”

    “我自己来吧。”

    可惜老头子腿脚利索得很,拿着饭勺就跑了。

    盛望只得讪讪地收手,在四仙桌边坐下。也许是真的饿了,桌上的菜虽然简单,但真的很香,闻着比喜乐嘴碎赵老板的手艺还要好。

    他肚子咕噜叫了一下,为了掩盖如此不帅的声音,他咳了一声,开口问江添:“为什么高天扬叫他丁老头?”

    江添薄唇动了一下,一打眼瞥见丁老头端着饭进来了,便掏出手机点开了备忘录。

    盛望一脸疑惑地凑过去。

    他看见江添点了铅笔,在备忘录上随手画了个椭圆,圆形中画了个丁,然后是两个圆眼睛,脑门上三根抬头纹。

    接着他开始打字,两个拇指瘦而长,点键盘的速度很快。

    盛望看到备忘录上多了一行字:

    有一个儿歌,叫有个丁老头,听过么?

    接着又多了一行字。

    长得像么?

    “像。”

    盛望闷头就开始笑,江添又面无表情地把备忘录给删了。

    托这幅简笔画的福,盛望这一顿饭憋笑憋得异常辛苦,心情也异常好。

    说出去也许没人会信,他这段时间以来吃得最放松高兴的一顿饭,居然是跟江添一起的。

    他忽然觉得,如果他跟江添没有那层“伪兄弟”的尴尬关系,而是平平常常地认识,平平常常地成为同学,平平常常地做着前后桌,那他们一定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因为回考场的路上,盛望忽然想起了早上的事。

    他问江添:“你本来打算中午去食堂,既然中午要见面,你干嘛特地跑一趟把错题集送过来?”

    江添闻言轻轻皱起了眉:“你考前没翻一下?”

    盛望很纳闷:“我考数学物理,翻化学错题集干什么?”

    江添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似乎压根没考虑到这个情况。他愣了片刻,又皱起眉问:“微信你也没看到?”

    “你给我发微信了?”

    盛望拽过书包就开始掏手机,边掏边说:“考试前你都不关机吗?”

    江添表情又空白了一瞬,他说:“我静音。”

    趁着考场还没到,盛望打开手机,果然收到了一条早上的微信。

    江添:看下错题集。

    盛望又要去掏本子,江添制止了他:“算了,别看了。”

    盛望:“为什么?”

    江添说:“心态会崩。”

    盛望:“???”

    越是这么说他就越要看了!他掏出错题集,还没来得及翻,一张纸片从里面滑落下来。

    那是一张从某个习题集上随手扯下来的页面,边缘很糙。上面有一道题被人用红笔划了线,标了个龙飞凤舞的五角星。

    盛望捡起来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道物理题,题面很熟悉,虽然不是完全相同,但跟今天物理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极其相似。

    江添说:“这套习题全年级都练过,除了你。”

    “……”

    如江·神棍·添所料,盛大少爷的心态当场就崩了。

    尽管盛望被打击得有点恍惚,但强大的职业素养使他在下午考试前恢复了理智,并且化悲愤为力量,后三场考试顺风顺水。

    附中的周考成绩一向出得很快,第二天,高二年级开始流传一个谣言,说a班新转来的那个帅哥一个礼拜的功夫,总分直提近50,年级排名往前窜了将近100位。

    整个年级都轰动了,谣言持续散播了一节晚自习,又于第二节课上被各班老师辟掉了,并对内容做了官方更正。

    周考真正的结果是:盛望总分提升62,光化学单科就从60多冲到了90,年级排名上升了127位。

    疯的人更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草木微辛11个;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商人p女士放过骆闻舟、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pril、子格喝旺仔2个;一世长安、呜呜呜、苦糖甜度178、l、夏齌、考官a、草木微辛、长生、五味食品店、木叽木叽叫哥哥、今日诸事不顺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旺仔牛奶、商人p女士放过骆闻舟2个;苦糖甜度178、糖怡、summersam、小辣不吃辣、孤懸白月光、螟蛉佐柯、二黄我家的。、赫兮、罐装望仔好添~、十一呀、无隅哥哥、夏弥、gqc、给木木当老婆、販售無糖反派男孩、b612星球住户-、ju花残满地伤、lana木子、旺仔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神仙、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4个;清风不入夏、苦糖甜度178、南枳、我磕的cp今天发糖了吗、柳絮弥江、云霁霁x3个;椰奶蛋挞被烤焦了吗、nianbow、夏了茶糜、夏齌、金钱满仓、丁霁、洴洱、小小木头人、rico、underthesea2个;发发爱我、如沐雪色、喜欢发呆并且非常暴躁、22楼的条纹控、戾气老师、星析、罐头奶昔、a1交往过密、无隅哥哥、一矜香、每天一杯milk、28009681、青柑、远枝、不系之舟、旺仔牛奶、谢闻星亲我一下、秦啾啾和游嚯嚯、刘妹儿、tangstory、玖零、pluto、绥之、sivannnn、安然、arrivederci、长安、23454896、那些夏天、己亥二月廿五、ys·gj、忆谣、绚木、清夙、君离笑、风流、养肝茶、(゜ロ゜)、知世就是力量、thorki.、泡沫红茶、绝世a攻周自珩、岁月朦胧、九九的望仔、吧唧咻咻、相沢阿七、郭麒麟女朋友、玄米、热水、停停的老同兴茶饼、柚子叶叶、许南乔、啊噜、慕雨、孟柚敲甜的、齐烟九点、夜白、浅汐、斋致、“算了”、39013738、千城一面、雒罹、陆嫩不吃糖、leibnizbayes、“我们俩十年了”、朽木、旺仔妈妈爱你、昵称无法显示、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十载风霜、深呼晰是真的叻、寻找天堂、gin、29899512、小羊排、100、骨殳子、湛湛生绿苔、疯狗一样丧心病狂、一口望仔的小lychee、小黄鸭、凡小良、拉拉、马王先生、小藝射日、小兔子、兔小笨、清昼亲木叽、【柠.】、福西西阿呆姆0616、战术心脏、苏沐遮、萧笙、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ju花残满地伤、电气耗子、estate.、韶华°、一个棉球球、良夜、lumen?、贝什米特、千九、三七二十一、我一口八个西瓜、柠檬味的小仙女吖~、林小林呀、草木微辛、莓九、给老子飞、想吃小鱼干、甫多多啊、孤懸白月光、千冫叶、a、圆圆没穿鞋、薛瑶、橙子🍊澄澄、北里、西楼谢俞、00186、栖暮、商人p女士放过骆闻舟、斗酒相逢、子愚、琅衿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xheedgdh103瓶;沧笙鸢歌79瓶;柳暗花明78瓶;哦!?、深海73瓶;异域风情,望仔至上、奏70瓶;竹石见68瓶;喜欢发呆并且非常暴躁57瓶;西北一枝花、桃夭、青枫浦上不胜愁、喘息50瓶;一只若水48瓶;花在、虞十的叶子46瓶;尸蹩萌萌哒45瓶;28009681、36217489、大喜.、詩、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魏婴是我身下受40瓶;诗尔39瓶;春天的百合36瓶;民政局.35瓶;我是糖34瓶;白鹿33瓶;草莓牛奶冰激凌、今天也要吃面面、可乐不断冒着泡、orangeboxes、某只绵羊、斑鸠蛋卷、慕亭、湖萄、深海hk、鹿见弥生、pooh30瓶;春阿啾、nianbow29瓶;韶华惜年、ys·gj25瓶;小赞的王甜甜~24瓶;认真看文、夏齌、棠不恬、菠菜岚琪、清行w、沽酒、且听风吟、傍肆喜欢银灰、懒得想名字、随遇而安的反叛、19030039、.light、赫兮、清夙、长堤折柳、玄戈、小鱼非非、落霰、却云、繁华背后、宇文神祈、三木、“我们俩十年了”、小戴纸、元不动、1167、楚慈、清昼亲木叽、牛奶不加冰、追忆、不要叫我嘤嘤怪20瓶;羽兮、子小小小小小19瓶;猫吃、ferrrrrr18瓶;南瓜酱、夜里星星亮了、无牙无耳17瓶;墨归叹、笙歌、谌遇、三年、宫野遥、双溪春尚好、苏氿丘傅15瓶;番茄酱老大、西一啊虾、29822376、今天吃炭烤玑翅13瓶;安漠y11瓶;冬瓜灰、金钱满仓、小美、久久乘法表、一块三、棉花糖好甜呀、叶舒翎、谢老板的微笑、31973848、莫唯卿、云燃、易路、芝麻馅、arrivederci、(゜ロ゜)、宸野、夜雨声烦啾、子格喝旺仔、叶落方知秋、几度、季纱桫、29119149、秦皇帝魂、拂衣生、几何、樱花与绒、路哥本命、咕咕咕、苦糖甜度178、诹茶油钱、-江征-、poi、帅气的人、雨羽、milante、栗、山椒鱼、不寒于面、梅子七、昀舟、siesvan、blue、庄生识天籁、33169392、狐狸狸狸、哈哈蝙蝠侠、云深公子、镜言辞、不能不搭、魑魅、emma、白茶、瑜苀、la、秋深m.、啾啾栖鸟过、iii、黎离li、深蓝、冬天吃西瓜、民政局、岚岚岚絮、纯尔、呜呜呜、长街、随缘、小发发、阿清、蝉、久居深海、stienway、腿毛精熊子、今天開張了嗎、11、**复鱼鱼、云愁永昼、折原欣、君羽、洗落春秋、黛珂柳木、苍岫君.、兮兮抱紧卡困、罐头奶昔、惜微、沧江好烟月、尤埃笑、缃色、wyyxhxy、秋雒、lumen?、●wwx°?、焦糖茶拿铁。、一心不乱、z、时差工匠、啊走、吃酒么10瓶;kou、天青色等烟雨、六鸽、做梦都想变火锅、月光微恙9瓶;gabrielle、风惟8瓶;木鹌鹑7瓶;28266793、牛奶酷仔、39409801、ghoods、薛望津、日光熹微、蒹葭姐姐6瓶;鱼刺喜欢深又、长安、流光、素笺、椰奶蛋挞被烤焦了吗、椰猪、鸡总的甜心、忆谣、脆shuer、顾珩、苏沐遮、纸鸢、苏行啊、may、思无涯、逞笑、hanson、落衣、益生菌、mim8、司君、满眼山花如翡、loveday、胖胖猪$、咸鱼秃仓、可乐、猫儿、やーーば、江鹤-、绥之、且徐行、灰兔子、f系少女、赎罪、清角吹寒、xxxxxxxxx、33601526、商人p女士放过骆闻舟、咕叽那个鸟、云破碎5瓶;莹嘤嘤、式微不是微w、离北风声、离朱、呵呵哈哈哈、与翙、三木木4瓶;闪耀停停、21380117、柚言、宋九、骚不过、之熹、执念成花、学习使人快乐、一天优等生、伊伊孑、甫多多啊3瓶;夜雨声不烦、鱼摆摆、攸桐、提线木偶、黑仔tiamo、、浅陌、木ua、玉~、斯教的橡皮兔、木子丰、开在宇宙的小火车、我是一条鱼、阿芷、秦十七、论老鸨的罗曼史、jielele、浅眠。、暮钟、moon、君离笑、无缘、空青、预言师大人、檬宅道、花楹2瓶;花无妄、28121760、夏习清、阿希、susama、流年、pluto、空将酒晕一衫青、是姜辞呀、海盐柠檬、初晓言梓、沒有魚怎麼餵魚、摇光、小胖彩儿、silver、时慕、初月小爱、言祁、atlantis-1、ahora、一枪崩了你、拟千、泸晚、谢喵小朋友、jsdhwdmax、喂喂魏、风轻、迷路、离挽、伶泠、湖中月是天上月、念之.、轻塔、糖怡、疏桐、。zz、玖零、月半、●︿●、不覅不过、□□ile、。。。。。。、夏沫q清香、招潮、benben、时恩、xisi、洛双行、yehyunghsi、秋迟家的言说、motyl、鷇饮、玘靈、equinox、岑酒酒、鱼、鱼豆腐、快乐银河、坐下喝口茶、汤圆麻花豌豆、陆虔、竹洱、凶柿炒鸡蛋、南柠、泡芙君、广告、舌辛门木、小女子、添添喝罐装望仔、黄昏时分见、惟希、金亨亨の衍衍儿、上官巽离、鹫鸠、神、饼、凝露、班莉齐、翠果、子房夫人本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