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15、告状
    一看高天扬要张嘴,盛望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捂着嘴拖到教室外:“不许嚷嚷,叫出来你就完了。”

    高天扬消化了差不多有一个世纪吧,点了点头。

    “那我松手了啊。”盛望低声说完,抬头朝教室里的人弯眼笑笑,其他人不明就里,只以为他们在玩闹。

    高天扬又点了点头。

    盛望这才松手站直。

    高天扬被吓了一大跳又被闷了半天,看起来需要吸氧。他一脸虚弱地倚着走廊扶手,拎着领口给自己扇风,片刻后才憋出一句:“怎么回事啊你们这是?”

    盛望对自己的家庭状况没什么避讳,有人问起来就是单亲。但这不代表他愿意把所有事情都说给别人听,他也不确定江添愿不愿意。

    这个年纪的人往往矜骄又敏感。盛望自诩是半个典型,至于江添?他觉得这位得double。

    于是他思忖片刻,对高天扬说:“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你就当我俩在合租。具体的你去问江添。”

    既然是发小,高天扬对江添家的情况应该多少有了解,不至于伸脚踩雷。

    就见他半懂不懂地“噢”了一声,没去细究“合租”的意思,只追问道:“那你还说你跟添哥不熟?”

    他回忆片刻,更觉得自己遭受了欺骗:“我天,所以你俩晚上住一屋,白天在那装不认识?干嘛呢?娱乐圈地下恋啊?”

    “放屁。”盛望说:“他呆他房间,我呆我房间。你跟你邻居关系亲吗?”

    “亲。”高天扬说,“我跟我爷爷奶奶住对门。”

    “……”

    盛望想把这胡搅蛮缠的货扔到楼下去。

    “你看你俩还有微信。”高天扬越说越委屈,:“我跟添哥认识十几年了,微信还是前几年才加上的,你们这才几天。”

    盛望“哦”了一声。

    两秒后,大少爷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对着高天扬的背就是一巴掌:“微信总共才出来几年?!”

    高天扬趴在栏杆上笑死了,他搓了搓被打的地方说:“哎呦不行,我要告诉添哥去,你怎么这么好骗。”

    这货说着还真掏出了手机,盛望两眼一翻,抬脚就走。

    教室里的人叽叽喳喳出来了,一群人边打边闹地往楼梯走,刚好跟卫生间出来的两人汇合。

    齐嘉豪刚洗完手,一看到盛望,甩水珠的动作顿了一下。

    他那一瞬间的尴尬其实挺明显的,但走廊灯光太暗,大家又推推搡搡在说笑,没什么人注意到。

    下一秒,他便收拾了表情,弹了高天扬一脸水说:“不错啊,骗了个学神来!”

    其实盛望也就今天的英语一骑绝尘,之前周考数理化三门没及格,说学神实在太浮夸。这位少爷自我认知非常到位,对正常夸奖照单全收,而这种过于浮夸的吹捧,就有点消化不良了。

    他被夸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悄悄抖搂了两下。又听齐嘉豪对高天扬说:“就拐了这么一个啊?还叫了哪些人,我添哥呢?”

    盛望刚抖掉的鸡皮疙瘩又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

    还“我添哥”,高天扬都没这么挂嘴上。他心里暗暗槽了一句,觉得齐嘉豪同学说话有点油腻。

    高天扬说:“别你添哥了,你添哥向来不参与这种浪荡的活动。”

    “真不来?你一会再问问?”齐嘉豪说。

    “再说吧。”高天扬道。

    盛望觉得自己洞察力很强,三两句话的功夫就把这群人的关系亲疏理明白了——比如高天扬和江添是真的关系好,齐嘉豪和江添就有点套近乎。

    几辆校车一走,教学区的人顿时空了一大半,但依然有几个阶梯教室灯火通明。

    盛望跟着他们往北门走,期间回头看了几眼,问道:“晚自习不是到8点么,那边怎么还有人在上课,高三的?”

    “主要是高三的,也有高二高一的,少一点、”宋思锐伸手指了一圈,“那边三个阶梯教室是高三的,这边这个是高二,最小的是这个是高一。这些都是住宿生,要比咱们多上一节晚自习。”

    “现在是补课期间,咱们8点下课,他们9点。等到了正式开学,咱们9点半,他们10点半。”

    附中在市区内,目前还没搞封闭式教学,住宿生比其他学校少很多,反正校车来回也方便。

    “珍惜吧,最后一年了。等到了高三,老师会挨个儿谈心建议你住学校这边。到时候大半会选择住宿舍,还有一些就住在那边。”

    高天扬用下巴朝校门外的居民区指了指,“喏,那里快成校外宿舍了,全是陪读的和补习的。”

    “那怎么晚自习在阶梯教室上?”盛望问。

    “因为每个班住宿舍的人数不一定嘛,有的多有的少。你像咱们班,目前还没有住宿生,楼下b班,一共就四个人,晚自习怎么上嘛。所以政教处那边就下了规定,住宿生的那节晚自习全部去阶梯教室,一个年级都在那儿,各科老师轮值给解答问题。”

    盛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高天扬说:“不是,盛哥,我怎么仿佛在你脸上看到了心动呢?你别告诉我你想住宿啊?”

    别说,他真的有点想。

    初三和高一两年他都是住宿的。本来回老家住祖宅,他以为盛明阳在家呆着的时间会多一点,才选择了走读。没想到对方出差更勤了,只留了他和江鸥、江添在家六目相对。

    如果住宿舍,那所有的尴尬、为难和纠结都不复存在,轻松得多。

    “要住宿的话,什么时候申请?”盛望问。

    “正式开学前吧,会有通知的。这个你问小鲤鱼就行。”高天扬指了指身边那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她班长,这种通知她都是第一个知道。”

    班长叫李誉,像个男生名,实际是个名副其实的娇俏小姑娘,考试成绩虽然拼不过江添他们那帮变态,但胜在乖巧认真,不会气老师。

    天知道在a班找个真正乖巧的学生有多难,所以她成了班长。

    “好啊,我接到通知提醒你。”李誉忍不住说:“我们都挺怕住宿的,肯定不如家里方便,你真的想住啊?”

    盛望随口扯了个理由:“热闹啊。自己对着卷子发愁多无聊,要是周围有百八十个人比你还愁,是不是就好点了?”

    高天扬“嘶”了一声:“好像有点道理。”

    其他人顿时笑骂成一团,说他墙头草易洗脑。唯有齐嘉豪说:“不一定热闹的,咱们班有特权。”

    盛望看向他:“什么特权?”

    “徐大嘴说了,a班不用去阶梯教室,可以留在自己班上自习。”齐嘉豪说,“可能比较信任咱们的自制力吧。”

    他语气压得很平,听起来就像随口一提,又透着一丝藏不住的优越感。

    李誉是个老实姑娘,一脸担忧地说:“咱们班有自制力吗?想想你们藏在桌肚里的手机和psp,这是徐主任查得少,不然一抓一个准。”

    在场所有人包括盛望在内,都默默把手机往兜里塞了塞。

    齐嘉豪又道:“查得少也因为是a班嘛。”

    高天扬说的那家烧烤店离得很进,就在北门的居民区。老板买下临街一楼的两套房,打通了做大厅,门口摆了露天桌椅,张灯结彩挺热闹。

    “都是小齐的同学是吧?”老板是个年轻男人,五官长得挺端正的,收拾收拾能称得上帅哥。但他穿着白色工装背心和米色的大裤衩,拖着拖鞋还叼着烟,吊儿郎当的,帅字当场就没了一半。

    他在烟雾里眯着眼,大手一挥说:“来捧场的都是朋友,小齐叫我一声哥,那你们就都是我弟弟。”

    三个女生表情抽了一下。

    他又补充说:“和妹妹,主要我上来就叫你们妹妹显得我很流氓,还是叫丫头吧。”

    “喏——给你们留了绝好的位置,今天酒水我请,随便喝。菜单桌上有码,扫一下就行。”老板颔首比了个请,他可能想表现一下绅士,但背心和大裤衩拖累了他,“那个谁,小黑,给我这帮弟弟们和小丫头先来点喝的和凉菜。”

    他嘴里含着烟,边说边喷着烟雾,像个人形香炉。盛望本来就生着病,被这香炉一熏,眯着眼扭头闷咳了好一会儿。

    “哎对不住。”老板把烟拿下来,“我忙开业两天没睡了,靠它提神呢,不是故意熏你。”

    他说着,又上上下下打量了盛望片刻,咕哝说:“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啊,还挺眼熟的。”

    “啊?”盛望认认真真看了他的脸,诚恳道:“对不起我脸盲。”

    老板哈哈笑起来,摆手说:“没,我就这么一说。你们去点菜吧。我这里人多,怕顾不上,小齐,你招待着一点。”

    齐嘉豪抬了一下手,说:“得嘞,没问题哥!”

    他转头招呼着同学说:“走走走,去坐。我跟你们说,我这哥哥可牛了,他叫赵曦。赵曦你们听过吧?”

    大伙儿摇摇头。

    “啧,你们不看政教处楼里那个荣誉墙么?历届都有的那个。”齐嘉豪说,“里头就有他,06届毕业的吧,拿过好多奖,高考也是市状元。”

    众人一脸懵逼,听齐嘉豪吹得就跟他自己状元过似的。

    “就这,状元?”高天扬倒不是看不起,是确实太意外了。

    “哎,你别看这个呀。”齐嘉豪说,“人之前在国外的,最近刚回国,工作应该谈好了吧,反正肯定很牛逼。最近好像是休假,回来帮一个朋友搞了这个烧烤店,弄着玩儿的。”

    “哦,所以他不是真的老板啊?”高天扬说。

    他们在桌边坐下,旁边有弄好的空调管和电扇,座位虽然露天,但既不闷热也没有蚊虫靠近,还能感受感受夜里热闹的氛围,确实是绝佳好位置。

    齐嘉豪跟赵曦并没有真的熟到那份上,具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众人便没再多问,只不断地感叹赵曦多厉害。

    这个年纪的嫉妒和崇拜都来得很简单,前者是成绩好,后者则是成绩太好。

    没多会儿,一个叫小黑的服务员端来了花生、毛豆和一碟钵钵鸡,又送来一桌冰啤说:“曦哥请的。”

    齐嘉豪一副主人样,把冰啤分到每人面前。盛望“哎”了一声,说:“我就不喝这个了,有水么?”

    “学神你怎么这样,那三个女生都没要水,你先要了。这有点不行吧?”齐嘉豪张口闭口的学神,听得盛望不太适应。

    但他更听不得“不行”。

    高天扬直来直去,怼了齐嘉豪一句:“人生着病呢,你别坑他。”

    他说着便要把盛望面前的杯子挪走,结果被盛望一爪子拦住了。

    “别动,我不换了。”盛望说。

    还是那句话,男人的面子大过天,小少爷哪哪都行。他默默算了算冰啤的量,感觉自己可以灌两杯。

    齐嘉豪他们几个凑头点着菜,盛望没事做,握着啤酒杯的把手等食。

    结果那位叫赵曦的假老板去而复返,拿了三罐椰汁过来,对李誉她们说:“喏,给你们拿了点饮料来。”

    李誉腼腆地接过来,分给其他两个女生。

    说话间,齐嘉豪又催高天扬说:“我们先点一波菜,你要不再问一下添哥?看他来不来?”

    高天扬咕哝了一句,掏出手机找江添微信。

    盛望抱着杯子,视线朝他那儿瞟了一下又收回来。结果就见对面三个女生个个都盯着高天扬的手,其中两个皮肤白的脸红得很明显。

    盛望:“……”

    还挺受欢迎。

    他在心里啧了一声。

    高天扬拿手机对着嘴:“添哥,你今晚忙么?我们在北门这儿撸串呢,你来么?”

    下一秒,他手机“咻”地来了新消息。

    盛望瞥了一眼,看见五个字:有事,不去了。

    高天扬把手机展示了一圈:“看见没?”

    三个女生肉眼可见有点失望。

    “江添怎么总这么冷啊。”其中一个女生忍不住说了一句。

    正准备离开的假老板赵曦步子一顿,“嘶”了一声说:“噢,你们跟江添一个班啊?”

    高天扬意外:“你认识他啊?”

    “认识,关系还挺铁的。”赵曦说着,又忽然把视线转向盛望,他指着盛望“噢——”了一声,说:“那我想起来了。”

    盛望:“啊?”

    “你是上次那个吃霸王餐被江添赎回去的男生吧?”赵曦说。

    这话说完,整张桌子氛围都很凝固,说不上来是惊的还是吓得。

    盛望就更凝固了,这么丢人的事被说出来,他不要脸的吗??

    赵曦看到他的表情笑了半天,说:“我去店里的时候就看见你俩往教学区那边走了,那店我爸开的。”

    赵曦说着,转头拨了个电话。

    盛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在干嘛,但没过两秒,他就明白了——

    就听赵曦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江添,你朋友都来了你真不来?”

    “哪个朋友?就上次你带去我爸店里吃饭的那个。”

    “昂,在这儿呢,就在我旁边坐着喝酒呢。”

    盛望看了眼自己面前的杯子,默默撒开手。

    他有点难以置信,赵曦这么大个人了,居然乱告瞎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