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13、英语卷
    杨菁拿着卷子讲了五分钟,一抬头,发现生病的那位正支着头转笔、转尺子、转橡皮。反正手边能拿到的东西,就没有他转不起来的。

    这大概是十几岁男生的通病。

    她瞄了几眼,终于想起来:“盛望?”

    “嗯?”被点名的那位摁住笔。

    “我差点儿忘了,你是不是没有卷子可以看?”杨菁说。

    盛望干笑一下,心说你不是差点儿,你就是忘了。

    杨菁以前征用齐嘉豪的卷子,从来不用管售后,齐嘉豪会自己挪着凳子跟旁边的同学合看,带支笔带个本子就行。

    a班这帮学生分为两派,一边是“考完到处对答案”派,另一边是“考完管它去死”派。齐嘉豪属于前者。

    这一派系的成员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要是他们亲手做的题,从流程到答案都能背出来,包括作文。像英语这种选择题为主的练习卷,背起来更是小菜一碟。

    所以就算看的是别人的卷子,齐嘉豪也知道自己哪题对哪题错,及时订正在本子上就行。

    至于盛望……

    一看就知道是“考完管它去死”派。

    杨菁见不得学生闲着,答对了也不行。于是她下巴一挑,指使盛望说:“找个人合看一下。”

    盛望“噢”了一声。

    找人合看还不简单?他站起身,拎着椅子就要往前挪。却听见杨菁补充道:“你搬着椅子去后面,跟江添凑合一下,行吧?”

    不行。

    盛望心说后面那位还欠我一顿毒打,并不想凑合。

    但杨菁的理由很充分:“我估计你跟江添的正确率差不多,凑合一下刚好。至于高天扬……你就给他留点面子吧,啊。”

    菁姐上课必怼高天扬,已经是日常了,简直防不胜防。

    盛望拖着椅子来到后排,坐在江添右边。虽然他并不记得自己的答案,但还是装模作样带了一支笔。

    起初他还是收敛的,坐得离桌子一尺远,看卷子还得倾身。

    江添瞥了他好几眼,最终还是没忍住说:“桌上有钉子扎你么?”

    “没有啊。”盛望心不在焉地随口一回。又过了两秒,他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嘲讽他的坐姿。

    盛望斜睨着他,把椅子往前挪了一步。

    有一有二就有三。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盛望一会儿挪一下、一会儿挪一下,很快就两手都上了桌。

    杨菁讲题速度不慢,但毕竟有三张卷子150道题,错题多的人着实很忙碌,而错题少的就非常无聊。

    因为生病的缘故,盛望本就有点头晕脑胀,再加上江添的卷子几乎挑不出错,他听了一会儿便犯起了困。整个人越伏越低,手臂占据的地盘也越来越大。

    他两手抵着下巴,在瞌睡中左点两下头、右点两下头,忽然胳膊一滑,小臂碰到了另一个人。温热的体温贴着皮肤传导过来,盛望迷迷瞪瞪靠了片刻,一个激灵惊醒了。

    十六七岁的年纪总是容易尴尬,某句话、某个眼神、某次接触都会让人收敛起来,不明就里、不知缘由。

    盛望缩了一下手肘,江添也换了个动作,靠近他的那只胳膊干脆撤下了桌。

    对方避得太明显,小少爷又有些不痛快了,心说碰一下会毒死你么?让得那么快。

    杨菁恰巧讲到第二张卷子的末尾,浑身不自在的盛望终于挑到了一道错题。

    他总算找到了一件可做的事,拔了笔帽在卷子上划了叉,熟练订正起来,还记了一排笔记。

    盛望给最后那个g画了潇洒的大尾巴,画完一抬头,就见江添捏着红水笔盯着他,表情非常一言难尽。

    盛望:“干嘛,牙疼啊?”

    江添说:“我的卷子。”

    盛望:“……”

    他垂眸看向卷子,那笔狗爬字因为格格不入而显得张扬醒目,存在感极强,还斜着往上飘。

    盛望讪讪地盖上笔帽,“噢”了一声。因为生病的缘故,他的模样极具欺骗性,垂下眸子的时候会显出一丝孤零零的气质。

    但实质上,那只是在百无聊赖地发呆而已。

    他刚呆了没几秒,忽然听见桌面“沙”地一声轻响。抬头一看,推出去的卷子居然又回到了他面前。

    江添把红笔丢到桌边,整个人向后靠上椅背,一副放弃听讲的模样。

    他从桌肚里抽出一本英语竞赛题库来,眼也不抬,对盛望说:“写吧,免得你闲得慌。”

    杨菁时间把控得很好,两节课刚好讲完所有题目。

    盛望纡尊降贵地帮江某人打叉订正,并手欠地给他算了个分。150道题错了5道,换算成120的满分,总共只扣4分。

    江添刷完一页竞赛题,对完了答案,又在页面上折了个角。他从书本里一抬头,看见自己的练习卷卷首多了一个鲜红的数字:116。

    这丑东西不用看也知道出自谁的手,江添抿着唇移开眼,把盛望偷拿的红笔抽走,冲前桌比了个手势,请他滚蛋。

    盛望拖着椅子回到座位,杨菁正在总结陈词。她掏出自己的红笔,伏在讲台上给盛望批卷子,一边划拉一边说:“总体做得还可以,错了七八道吧,放在正式考试里正确率还是拿得出手的,但离顶尖还有点距离。”

    班上同学缩了缩脖子,就这次的难度,只错七八道已经很牛了,起码在a班内部能排到前五。

    杨菁收起红笔,朝课代表齐嘉豪抬了抬下巴,问:“你呢,错几道?”

    齐嘉豪从盛望那边收回目光,冲老师笑了一下说:“4道。”

    “噢。”杨菁又问:“江添呢?”

    “5道。”

    “还行。”

    齐嘉豪挑了一下眉,坐直了身体。杨菁朝他瞥了一眼,对众人说:“我一会儿去印点卷子,课代表下午记得去办公室拿今天的作业。好了,下课。”

    铃声一响,高天扬蹭地转过头来,他拎着自己的卷子对盛望说:“不对啊!”

    盛望正准备继续补眠,闻言敷衍地问:“什么不对?”

    高天扬说:“你哪有错七八道?”

    盛望没太在意:“菁姐不是说了么。”

    “我150道全抄你的,刚刚跟着评奖对完了,根本没错七八道。你牛逼大发了你——”高天扬还想继续说,突然听见身后高跟鞋哒哒靠近。

    他扭头一看,杨菁正拿着盛望的卷子朝这边走来,这货顿时没了音,冲盛望一顿挤眉弄眼,老老实实坐回去了。

    “喏——给你。”杨菁把卷子拍在桌上。

    盛望接过来一看,就见三张纸上划了三道长勾,一个叉都没有。

    全对?

    盛望愣了一下,终于明白了高天扬嚷嚷的原因。

    可是既然全对,为什么杨菁要说他错了七八道?

    正纳闷呢,杨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趁着大课间,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附中的大课间在上午两节课后,一共30分钟。礼拜一是升旗兼批·斗大会,礼拜二到礼拜五是跑操,周末两天则是自由活动。

    这天的大课间天公不作美,闷雷滚了一早上,终于化成了倾盆大雨。跑操作废,这30分钟就成了自由活动时间,楼上楼下的学生活像老鼠进米缸,撒欢疯闹,引得好几位老师追出去训。

    盛望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只有杨菁一个人。

    她在办公桌边坐下,又伸脚勾了个方凳过来,对盛望说:“坐。”

    “看清练习卷的成绩了?”杨菁问。

    盛望点头:“看清了。”

    “纳闷么?明明是满分,我却说你错了七八道。郁闷么?”

    “说实话吗?”

    “不然呢?”杨菁没好气地说。

    盛望说:“那就不郁闷,少抄好几道错题呢,我干嘛郁闷。”

    杨菁挑眉看着他,又忽地笑起来。她挑眉的时候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笑起来却截然相反:“行,这心理素质可以。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说你错了七八道么?”

    窗外好几个学生呼啸而过,追打着往厕所跑。

    盛望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想了想说:“差不多知道。”

    杨菁有些意外:“你知道?说我听听。”

    “我刚转过来几天,还没融进这个班,关系不错的也就高天扬和……”盛望卡了一下壳。

    “和什么?”杨菁问。

    “没,差不多就高天扬吧。但这关系好也是因为他自来熟,好相处,不代表我就被这个班接纳了。其实大多数同学看我跟看外人差不多,就像看热闹。我如果考得太差,会跟这个班格格不入。如果考得太好占了一些同学的位置,又会被排斥。所以配得上a班但不冒尖是最好的。对吧老师?”

    杨菁愣了片刻,再次认认真真地打量他:“看不出来啊,你还会想这些?”

    盛望吸了吸鼻子:“没,就刚刚现想的。”

    “行吧,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杨菁说,“强化班的生态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因为水平差不多,所以有不少惺惺相惜的朋友,但朋友之间呢又有竞争。大多数同学还是挺单纯的,但有一些好胜心过强,防备心就会比较重。”

    盛望点了点头。

    杨菁又说:“我跟老何、老吴他们几个都聊过,你有三门课落了进度,平时免不了要找同学帮忙。如果激起了一些人的防备心,那你可能很难得到帮助。所以呢,就像你刚刚说的,保持在一个优秀但不令人嫉妒的状态是最好的。像刚刚那个卷子,你自己知道你多厉害就行了,在其他人面前先保留一点实力,低调一点,你觉得呢?”

    盛望干笑了一声:“我觉得您说得对,但是——”

    杨菁:“但是什么?”

    盛望“唔”了一声,说:“刚刚那套卷子可能低调不起来。”

    杨菁:“嗯?”

    “早课前被同学传过。”

    “几个人?”

    盛望回想了一下高天扬的辐射范围,保守估计:“十一二个吧。”

    “……”

    杨菁一阵窒息,心道白瞎了老娘的心思。

    果不其然,一个大课间的功夫,全班都知道盛望英语卷150道题拿了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