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8、小心眼
    我不就是关键时刻喊了你一嗓子么,至于吗,还记上仇了。

    盛望瞪着最后那行字看了一会儿,想把便签纸直接扔回去。但出于对知识的尊重,他抬起手又放下,把揉成一团的便签纸重新铺平,掏出手机对着解题过程拍了一张照。

    他刚把手机塞回桌肚,江添就从办公室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本厚重的书。

    书名是什么没看清,盛望只瞅准了他回到座位的那一刻,把手里的纸团扔往身后。

    江添站在座位上,高高的个头投落下一团影子。他把书顺手丢在桌上,拿起那团便签纸展开一看,就见下面多了一行新写的内容——

    我稀罕你这点答案么?

    他扫过这笔狗爬破字,把纸揉了丢进桌肚里。然后拉开椅子坐下,冲某个后脑勺不咸不淡地说:“那你掏什么手机?”

    说完,前面那人白皙的耳朵尖缓慢变红。

    操。

    盛望在保持风度的前提下闭了一下眼,觉得自己里子面子都崩没了。

    万分尴尬的时刻,总有那么一两个天使来解围。

    天使名叫高天扬,他刚吃完流水席回来,一溜小跑冲到江添桌前说:“你可算回来了,快,物理最后一题借我看看!我这一路下来对出三种答案了,最后一问大家都不太确定的样子。”

    他这一嗓子嗷出一群人,前赴后继往江添这里扑。

    a班的人做题正确率普遍很高,甲不会的乙会,乙算错的甲肯定对。总之,一般情况下两个学生拿着卷子一对,就能凑出一张标准答案来。像这种一群人都拿不定主意的题目,那就是真的太难了。

    但盛望还是从他们的话里感受到了差距——

    以前的老师也出过竞赛题,做出来的终究是少数人,盛望就是少数人之一。可在这个班上,他们嚷嚷的都是最后一问,这就说明至少前两问大多数人都做得很顺利。

    盛望挪了一下椅子,给蜂拥而至的同学让开一条路,心说不愧是物理平均分104的a班。

    刚感叹完,这帮a班学子就哀嚎起来:“我操——不是吧,第四种答案了!”

    高天扬拎着卷子在那儿纠结:“那我改还是不改?”

    “随你。”

    虽然江添很牛逼,但全班四十多个人,只有他一个算出了这种答案,错的概率实在很高。

    能进a班的学生,随便扔一个去别班都是学霸,多多少少有点自负。要他们轻易否决自己的答案还是有点难。

    于是,人群涨潮似的涌过来,吱哇吱哇争论片刻,又退潮似的跑了,改答案的人不到十个。

    江添并不在意自己的答案被不被认同,但他显然不喜欢被人围着。人群散去,他皱着的眉终于松开一些。

    高天扬退回座位前瞄了一眼他手里的书:“抒情文写作指导?你买的啊?”

    “我买这个干什么。”江添翻都没翻就塞进桌肚,“办公室拿的。”

    高天扬纳闷片刻,恍然大悟:“哦,招财给你的?”

    他口中的“招财”是个微胖的圆脸女老师,教a班语文,因为长了一张笑唇,很像招财猫,便得了个这么富贵的外号。

    “她给你这个干什么?”高天扬问。

    江添毫无聊天兴致,三个字终结话题:“不知道。”

    高天扬“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回到座位。

    他们这个年级上午下午各有五节课,这天早上a班两节数学、一节化学、两节语文。下午则是物理、英语中间夹了一节体育。

    除了已经上过晚自习的物理,其他几门基本都是在讲周考卷子。

    前三节课里,盛望和江添两人出尽了风头,前者是因为超强的自学能力,后者是因为真的牛逼。

    这次周考里,江添数理化三门一共才扣了3分——化学不定项选择漏了一个选项,数学少了一个“解”。

    两位老师逮住机会就夸、逮住机会就夸,愣是灌了130多分钟的**汤。直到语文老师招财上线,这种局面才得以扭转。

    主要扭转了江添那一半。

    招财让每组第一位同学把卷子往后传,自己扶着讲台总结这次的周考情况:“语文160分的总分,我们班这次平均分是109,什么概念知道吗?就是只比你们120分的物理高5分。你们跟我开玩笑呢?”

    全班安静如鸡。

    这群在数理化上张牙舞爪的学霸一旦碰上招财和杨菁,就只有灰溜溜的份。

    其实a班作为尖子班,偏科并不严重,否则总分说不过去。但相较而言,他们语文和英语的成绩没其他三门那么惊艳,时不时还能把老师气出青烟。

    “是,这次卷子确实难一点,作文容易偏题,第二篇阅读整个年级的得分率都很低,诗词鉴赏……算了,诗词鉴赏我对你们也没什么指望。但你们也不能瞎掰吧?”

    “这里重点表扬一下新同学。人家虽然刚转过来,进度不一致,但基本功非常扎实。诗词鉴赏和阅读我记得他一分没扣,作文也写得很漂亮——”

    帅哥谁都喜欢,成绩好的帅哥更是如此。招财夸起人来毫不吝啬,一说就是一大段。

    盛望灵魂在舞动,但脸上保证了基本的矜持和淡定。他靠在椅背上,夹在中指和无名指间的水笔一翘一翘的,轻轻点着卷面。

    他正被夸得通体舒畅呢,招财忽然转向他补了一句:“就是你那个字啊,最好还是练一练,也不用练得多漂亮,就是尽量让它们站着,别爬。”

    盛望:“……”

    班上男生鹅鹅鹅地笑起来,女生略微含蓄一些,好几个低头笑得脸红,然后借着喧闹偷偷回头看他。

    招财拍了拍桌子:“笑什么呢?有脸笑?就这次这个作文,我敢说全班只有他和课代表两个人的拿出来能算高分,其他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还有个别同学注意一下,题目要求你写抒情文,能不能稍微感性一点?不要写得像公式推导一样干巴巴的,您加点水行吗?我就不点名批评了,是吧江添?”

    盛望忽然想起早上江添拿回来的那本“抒情文写作指导”,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班上又是一阵鹅鹅鹅。

    他偏头看了一眼,被批评的江同学本人情绪稳定,也不知道是真高冷还是抹不开面子装高冷。

    招财精准打击了十分钟,终于开始讲试卷,哪怕讲的过程中,也不忘把某些同学拎出来再怼一遍。

    讲到阅读题的时候,她抬眸扫了一圈,点到:“江添。”

    盛望听见椅子嘎啦一声响,身后的人站了起来。

    “你看看第一题,应该选什么?”招财问。

    一堂课下来盛望已经知道这老师的风格了,谁错点谁,

    也许是出于对那张便签条的回应,也许只是单纯的孔雀开屏,盛望鬼使神差把自己的卷子往左挪了一些。

    他这篇阅读全对,江添垂眼就能看见答案,只要他不瞎,就知道第一题应该选c。

    盛望朝江添瞥了一眼,刚巧碰到对方的视线。他倏然坐直,心里却放心了点——这说明江添看见了卷子。

    结果下一秒,他就听见江添说:“a。”

    盛望:“???”

    招财果然瞪起眼睛:“选a?你再看看究竟选哪个?”

    盛望把卷子又往左边挪了一点,结果就听江添冷静地更改道:“d。”

    他忍不住勾头看了一眼,这货卷子上打叉的是个“b”。

    盛望:“……”

    您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