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3、考试
    稀落的灯火在院子里分割出明暗,江添就站在那片影子里,身量很高,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利落轮廓,又不过分单薄。他单肩背着书包,拇指勾在黑色的包带上,一直偏头看着别处。

    直到盛明阳把儿子拉过去,他才转过脸来,接着便是一副吃了馊饭的模样。

    看到对方这么不开心,盛望爽了一点。

    “怪我,作为长辈真的太失职了。我居然才知道小添也在附中念高二,你俩一个班啊!”盛明阳搂着儿子的肩膀,把试图钉在原地的盛望往前拔了一步:“这么说,你们今天白天就已经见过了?”

    他跟亲儿子互动还不够,还要抬头去看江添,好像江添会回答他似的。

    江添当然不会理他。

    片刻的功夫,江添已经收了表情恢复冷脸,看盛望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小添。”有人轻轻叫了一声。

    听到女人温和的声音,盛望这才想起来,除了江添,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在场呢——

    江鸥就站在儿子身边,打扮得简单清淡,跟想象中的风格天差地别。她在女人当中算得上高挑,却依然比江添矮一大截。这样的对比显得她毫无攻击性,甚至透着一股柔弱的亲切感。

    她拉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轻声说:“小添?盛叔叔问你话呢,你跟小望是同学,已经见过了吧?”

    江添转开头,眉心飞快地蹙了一下,那一瞬间的表情中透着本能的不耐烦和抗拒。但他最终还是没能扛住亲妈的目光,僵持片刻又转回头来,不冷不热地扔了一句:“睡了一天,没注意。”

    盛望心说放屁,你这个骗子。

    这话再续下去只会更僵,盛明阳及时出来打圆场。

    他笑了一声说:“第一天做同学,没记住脸的太多了,正常,以后相处久了慢慢就熟悉了,来日方长嘛。”

    江添面无表情地看向他,拇指在书包带上滑了一下,将包往上提了提。那架势,似乎下一秒就要抬步离开了。

    果不其然,他张了口低声说:“我先——”

    “先陪妈妈吃完饭好吗。”江鸥声音温和中透着一丝小心翼翼,听起来几乎像恳求。

    江添:“……”

    盛望仿佛看到这人皮囊下的灵魂猛烈挣扎两下,又憋屈地躺了回去。

    他看热闹看得有点幸灾乐祸,但下一秒又乐不出来了,因为江鸥搞定了儿子,转过头来冲他笑一下。

    这是盛望第一次看清这个女人的正脸,在她笑起来的瞬间,他忽然发现对方的长相和他妈妈有五分相似。

    也许是灯光模糊了线条轮廓,也许是嘴角都有一枚浅浅的梨涡。

    又或者是时间太久了,不论他怎么巩固,记忆里的人都无可逆转地褪了色,已经没那么清晰了,甚至开始和某个陌生人渐渐重合……

    “小望?”江鸥不太确定地叫了他一声。

    盛望怔愣一下回过神,他突然连敷衍都没了心情,咕哝了一句:“爸我胃疼,先上楼了。”

    “诶别跑,晚饭呢?”盛明阳想拽他没拽住,“不是说好了么,这点面子都不赏给你爸?”

    盛望拎着书包往门里钻,头也不回地说:“你儿子明天考试,五门课一门都没学过,有个屁的时间吃饭。”

    家里阿姨递来拖鞋,他趿拉着上了楼,走到拐角时忍不住朝窗外看了一眼。他们还在楼下院子里,盛明阳正跟江鸥说着什么。

    无非是解释他这个儿子如何如何少爷脾气,开开玩笑就过去了,别往心里去。

    江添还被他妈妈抓着手臂,走不掉。他漠然站在暗处,空余的那只手握着手机,低头滑着屏幕。

    没滑几下,他似乎发觉了什么,蓦地抬头朝楼上看过来。

    盛望惊了一下,扭头就走。

    他往握把上挂了个“不准敲门”的牌子,便反锁了房间,又塞上耳机把音乐声音调大,大到外面打雷都听不见,这才坐下。

    新教材在桌上排成一排,他窝在椅子里转笔。

    旁边搁着的手机屏幕一会儿亮一下,一会儿亮一下。他攒了好几个,才伸手去解锁。

    给他发微信的是上一个学校的同桌,考试不太在行但人很仗义,天生有股好汉气质。盛望常常觉得他不是来上学的,是来上梁山的。上到高三下到高一,只要是活人都跟他有交情。

    八角螃蟹:

    高二的期末考试数理化卷子?你要这个干嘛?大佬不是吧……刚放暑假就开始预习啊?

    八角螃蟹:

    也不对啊,预习你要期末卷子干嘛?

    八角螃蟹:

    大佬?你回我一句。

    八角螃蟹:

    盛哥?

    八角螃蟹:

    班长!行吧,不发试卷图你都看不到消息。

    盛望转着笔单手戳字——

    罐装:

    我刚看到。

    八角螃蟹:

    装,你再装。你就是懒,多打一句话都嫌费劲,每次几条消息攒一块儿回。

    八角螃蟹:

    看,又开始攒了。

    八角螃蟹:

    行吧,你帅你说了算。试卷我帮你要到了,数理化三门各一份是吧?语文英语你怎么不要呢?怎么还搞学科歧视。

    罐装:

    你才歧视,一晚上哪搞得了那么多,得会取舍。

    八角螃蟹:

    什么玩意儿?一晚上?您干嘛呢这是?还有你平时不是懒到能发语音就绝不打字么,今天怎么了?居然手打了两句话。

    盛望悬着手指“啧”了一声,终于放弃打字,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因为我今天刚来这倒霉学校,明天就要周考,考高二上学期全部内容,我不临时抱个佛脚明天就要五门零蛋了。语文英语来不及了靠缘分,数理化三门还能垂死挣扎一下。”

    八角螃蟹回了他八个黑人问号表情包,然后二话不说把三张卷子传过来了,还附带一条语音。

    “不是,我没弄明白。你一门做一张卷子挣扎不了几分吧?人家也不可能考这几张卷子上的原题啊。”

    盛望:“谁跟你说我要做卷子了。”

    八角螃蟹:“那你要干嘛?”

    盛望:“照着卷子按照分值比例划重点。题目各省千差万别,但重难点还是有点相似的。我看看哪几个模块分最高,今天晚上集中抱一下,性价比高一点。”

    八角螃蟹:“还能这样?”

    盛望:“都说了,垂死挣扎。”

    八角螃蟹:“那其他怎么办?”

    盛望:“看命。”

    回完这句话,小少爷突然生出一股子心酸感来。他混迹江湖十六年半,居然还有考试看命的一天。

    他想了想,又问螃蟹:“那个蒙题口诀是什么来着?”

    八角螃蟹:“哎你等等,我记在笔记第一页了,我拍给你。我天,还有看到你用蒙题口诀的时候,普天同庆。”

    夜里12点多,盛望捋完了化学和物理,眼睛涩涩的有点酸,不过更酸的是胃——他快要饿死了。

    他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摸了三个储备零食的地方,都没摸到余粮,不得已只得打开门。

    意料之中,门上贴了一张便签条,上面写着冰箱里有洗好的红提,松茸鸡丝粥在厨房温着,其他夜里不要吃,烧胃。

    这是家里阿姨留的,盛明阳经常不在家住,没家长盯着,盛望三餐总是不太规律。每次敲不开门,阿姨就会留点适合半夜吃的东西,方便他下楼觅食。慢慢的就成了某种约定俗成。

    以盛明阳的作息,这时候肯定已经睡了。

    盛望拖鞋都没拖,穿着袜子悄无声息下了楼。他刚打开冰箱把脑袋伸进去扒拉吃的,就听见玻璃外的露台传来盛明阳低沉的说话声。

    他愣了一下,抱着红提摸过去。盛明阳正在跟人打电话,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捏着眉心,看上去也是困倦极了,但语气却非常温和。

    盛明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学校宿舍我问过,正式开学之后才可以申请。小添他想住过去恐怕暂时也不行。”

    “对,还是先住过来吧。”

    “其实长久住在这边我更高兴,后天早上我带小陈去给你搬东西。你可以跟小添说,这间院子两边是对称的,各有卧室客厅卫生间,他可以当我们两家合租,厨房共用一下而已。”

    盛望一口提子噎在喉咙里,耳朵尖都噎红了。

    他有预料到这顿饭后,那两人很快就会正式搬进来,但没想到这么快,快到他这一晚上连做了三个噩梦。

    梦见被空白的考试卷追,被狗追,被江添追。

    附中的周考安排相当变态,一天考五门,从早上7点开始,一直考到晚上9点。第一门就考数学,可能是想帮他们醒醒脑子。

    监考老师站在前面数卷子,按组分成了几份,让第一桌的同学往后传。前排的高天扬抽了一张卷子,把剩下的递给他,顺便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办啊?”

    盛望干笑一声说:“凉拌,实在不行选择全填c,好歹能赚几分保底。”

    “你——”高天扬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在监考老师的盯视下默默闭嘴坐正了。

    我什么?

    盛望有一瞬间的纳闷,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高天扬为什么那副表情了。因为他匆匆扫了一眼卷子发现……

    数学!根本!没有!选择题!

    就在他麻木静坐的时候,肩膀突然人戳了两下,江添低低的嗓音从背后传来:“你也可以试试14道填空全填c。”

    “……”

    你神经病啊?

    盛望扭头逼视他:“我想怎么填就怎么填,关你什么事?还要戳我说。”

    江添看着他,忽然摊开手掌:“我戳你是想问,你打算把我的卷子扣到什么时候?”

    盛望一呆:“……噢,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