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51章 布局精髓
    “说吧!独孤云鸩都跟你说了什么?你是何时来南疆的?”

    凌霄神色淡然,尤其是这黑衣神帝眉宇间的迷茫,更是令他心底疑惑渐散。

    恐怕,独孤云鸩只是怀疑他的身份,并没有完全确定圣子已被人取代。

    否则,他大可亲自出手,将自己镇压。

    只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知道他名字的人,都已被诛杀在了仙玄宗中。

    难不成,这第一神使,当真是个熟人?

    “圣…圣子大人,我乃圣教长老于禁,一直在南疆行事,今奉第一神使之命,在海域找寻…找寻凌霄踪迹,属下不知…凌霄就是您的名讳,实在该死。”

    于禁咽了口口水,眼眸始终迷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两位大佬,在玩什么游戏?

    圣教铁律,见神令如见神主。

    第一神使是很牛逼,很神秘,可圣教是神主的教。

    不论这两人之间有什么隐情,都与他这位喽啰没有太多关系。

    “哦,除了你,南疆还有其他圣教的强者么?”

    凌霄淡然点头,已经很明了了,这于禁非是独孤云鸩的人,而是,圣教中人。

    这里面的区别,就像是…第三第四神使,忠于神主,却不是忠于现在的神主。

    换句话说,无论是谁坐在那个位子上,他们都会拼死效忠。

    “还有一位水帝,修为在神帝五品,前日她好像被独孤大人派去了东疆,具体行事,我并不知晓。”

    于禁语气卑躬,模样拘谨。

    此时他心中虽然有诸多疑惑,但很明显,圣子与神使,有矛盾!

    否则无缘无故,他调查圣子干锤子?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呢!

    “哦?”

    凌霄点头轻笑,这独孤云鸩,不可谓不谨慎。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想要暗中查探清楚他的来历。

    只是他或许也想不到,一个十八少年,能轻易擒下一位四品神帝吧。

    这于禁擅长追踪隐匿之法,若非凌霄早有察觉,又有萧贫在旁,怕是寻常七八品的神帝,也未必能将其活捉。

    可,独孤大人,你想不到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的。

    “第一神使背叛圣教,我来此,正是为了调查证据,好向神主禀明。”

    凌霄脸色早已恢复平静,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令于禁神情大变。

    背叛,圣教?

    这独孤云鸩…飘了啊。

    “四大神使入四疆,本是为了追寻领悟了极冰道则之人,此人已现身海域,可独孤云鸩却假装不知,近日南疆魔踪隐现,我猜…多半是与第一神使有关。”

    凌霄语气凝重,负手而立,一身仙韵澎湃,着实有几分心系苍生,出尘洒脱之意。

    “这不可能吧?”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已暗中查明那寒冰妖孽的行踪,如今既然你知晓了其中隐情,不如与我联手,试探一番这位独孤大人。”

    凌霄突然转头,看向于禁,见他神色似有犹豫,又张口轻叹道,“但愿一切,都是我的猜测吧。”

    “圣…圣子打算如何试探?”

    “你只需这样做。”

    凌霄温和一笑,沉声对于禁说了几句,而后者最终轻轻颔首,深吸了口气。

    圣子此举,只是为了试探独孤大人。

    如果大人是无辜的,自然没有半分凶险。

    我能怎么办?

    我就是个龙套,当然是在谁手里,听谁摆布了。

    只是!

    于禁做梦也没想到,此时凌霄握在手里的传音符,根本不是他之前的那张。

    “独孤大人。”

    “嗯。”

    传音符另一头,传来一声简单低沉的声音。

    于禁抬头看了凌霄一眼,轻轻咽了口口水,方才沉声道,“您交代的事情,我已探查清楚,凌霄如今…正在海域追查一位叫秦楚的邪魔。”

    “哦。”

    远处虚空,叠影的身影陡然浮现,朝着凌霄点了点头,两人身影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没错,于禁手里的传音符,传的并非神使,而是叠影。

    凌霄之所以布置如此手段,实则是为了叫叠影了解于禁的语气以及…说话习惯。

    一个连魂印都不曾种下的圣教长老,凌霄自然是信不过的。

    哪怕他表现的多么卑微智障,可一旦有丝毫异心,就将彻底打乱整盘棋局。

    更何况,人心这东西,实在复杂。

    谁又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装成这副模样,叫凌霄放松警惕的?

    布局的精髓,是将一切不可控的因素,变成可控。

    反派,死于托大。

    南疆,北部。

    此地青山叠嶂,古木成林,隐隐有几分世外之意。

    只见在那林深之处,一道身穿黑衣的少年缓步走出,神色冷戾,周身似有血气缭绕。

    在其头顶上方,嗜魂鬼珠绽放凛冽血辉,细看之下,其中似有万千亡魂咆哮,显得诡异非常。

    再往后看去,只见一方古部矗立山间。

    可出奇的,其中并没有一丝动静传出,更没有一丝生机波动。

    甚至!!

    都没有一缕血腥气息弥漫。

    “公子传信,第一神使已经盯上你了,叫你小心一些。”

    虚空波荡,古鸩身影从天而落,站在陈青山身旁。

    说实话,对于这位前仙玄宗小弟子,古鸩心底极为复杂。

    当初若不是他,古鸩也不会率领四大魔门攻仙玄宗。

    若不是他,慈儿也不会命丧仙宗之手。

    可,终究,他是女儿心中唯一记挂之人。

    如今陈青山已然入魔,屠戮苍生,说…是为了复活慈儿。

    况且,陈青山已得神像赐福,选定为魔道新的领袖。

    就算是古鸩,现在看到他都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这种感觉无关修为,就仿佛,这少年已将灵魂出卖给了…冥主。

    “哦。”

    陈青山漠然点头,忽然抬头看向远空。

    阳光从枝叶缝隙洒落,照耀在他的脸上,将那一张苍白的有些病态的脸庞映衬的愈发瘆人恐怖。

    “走吧,下一部。”

    “哎。”

    古鸩轻叹了口气,眉宇间有些忧虑。

    他虽是魔,可看着陈青山如此行径,依旧是感觉心惊胆战。

    屠杀万灵,只为…心中执念。

    每当那枚血珠升腾,世间即是炼狱,万鬼丛生,天地不存。

    古鸩也不知晓这邪珠从何而来,总之他有种错觉,陈青山想要杀他,也未必…做不到。

    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半晌后,虚空中又有一丝涟漪震荡。

    紧接着,一道身穿金袍,脸遮金面的身影踏空而出。

    正是第一神使,独孤云鸩。

    他低头看着下方尸山堆积的部族,眼眸中竟没有一丝的波澜。

    “独孤大人。”

    就在独孤云鸩转头,看向陈青山等人消失的方向时,在其乾坤戒中,突然传来一道魂音。

    “何事?”

    “大人,您交代的事情,我已查探清楚,凌霄如今…正在海域追查一位叫秦楚的邪魔。”

    “秦楚?”

    独孤云鸩眉头轻皱,这几日海域中发生的大事,他倒也有所耳闻。

    据说这秦楚,乃是一位魔门妖孽,到处诛杀海域天骄,手段极其血腥。

    当然,倒也不是独孤云鸩手眼通天,一眼就看出了秦楚的魔道身份。

    实在是这魔狂妄无比,每杀一人,都要留下活口,告诉世人…他是魔!!

    若非南疆这魔手段更为血腥,屠杀的又是人族,他早已前往海域,将其镇杀了。

    “哦,继续跟着他,任何情况立马与我禀报。”

    “是!大人…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

    独孤云鸩眼眸微凝,抬头看向陈青山两人消失的方向。

    “海域中还出现了一头魔,屠杀生灵,极其残暴,据说…所有被他杀死的人,都被冻成了沙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