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50章 有来无回
    “杀人诛心,这是杀人诛心的手段啊。”

    鳄战神情激动,此时在他心底,凌霄俨然成了他的指路明灯,人生贵人。

    你看,公子先是不远万里,不辞辛劳,不畏艰险的将仙源送到了他的手中。

    算计紫嫣,无异于九死一生!

    如今又劳心费力地为他归族出谋划策。

    这还不算,现在竟连他日后踏临海域霸主的道路都铺好了!!

    无尽海域,强族众多。

    如今虽有些海族投靠了海皇,也不过是被她手段震慑。

    对于海域众族的顾虑,鳄战这三百年已经了解的极为透彻。

    他们哪是真心臣服,还不是怕被紫嫣给诛了。

    可如果,这些海域天骄能够亲眼见识到他天鳄一族的底蕴辉煌,明白谁才是真正的王,就必然会…依附于他,共图大业!!

    一举三得,一步登天,开启一个祖地,就相当于踏上了人生巅峰。

    好嗨吆!!

    此时鳄战早已对凌霄佩服的五体投地,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大义无私,一心为他。

    这样的公子,当是人生良师、仙途益友啊!

    “滴,天命之子过度脑补,对反派真心感激,作死大道上原地起飞,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三日后,命蛟人族围攻海皇殿,一定要出其不意,要拼尽全力,而我…将与少主一同前往天鳄祖地。”

    话落,凌霄将天鳄族令收起,抬头看向远处苍穹。

    既然这鳄战有拿捏蛟人族的手段,恐怕这一次,这方海域王族不想死都难了。

    “主上!我们现在去哪?”

    萧贫站在凌霄身旁,脸色莫名有些凝重。

    幸亏啊。

    幸亏他一登场就投了。

    不然,要是被这位主上在别处遇见,怕是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如今看来,那道种在他魂海里的魂印,根本不是束缚,是一道保命底牌啊。

    我是主上的仆,能有什么坏心思?

    “阴冥海,去见见那位…海域第一骄。”

    凌霄淡然一笑,脚步迈出,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只是!!

    就在他身影刚刚消失的刹那,在那古岛边缘,又有一道黑衣身影悄然浮现,一身气息极为微弱,若是不仔细查探,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然后,只见他拿出一枚金符,就欲传信。

    “是谁派你来的?”

    可!!

    就在此时,那黑衣人影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笑声。

    听到声音,他竟没有丝毫犹豫,周身灵辉绽放,疯狂地朝着远处窜去。

    “这么着急,你心里有鬼么?”

    凌霄冷笑一声,身影却未轻动分毫。

    整片虚空,仿佛无端静止了一瞬。

    而在那远处天际,一尊高大身影凭空出现,一把将那仓皇逃窜的黑衣人影握在了手中。

    此人的修为,仅在神帝四品层次。

    只是!

    他修炼的功法,却是一种隐匿之术。

    从凌霄方才与鳄战交谈之时,他便隐隐感觉到了此人的存在。

    而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凌霄故意装作若无其事,又假意离去,实则是进入了域界之中。

    目的,便是为了叫他放松戒备。

    一个人族,倒不是说他不够谨慎,实在是…此人做梦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仅有十八九岁的少年,神魂层次竟已达到了八品帝境。

    而有祖符存在,但凡是一缕神识探查,都难逃凌霄感知。

    更何况,是个人他就想不到,一个少年魂海中,竟存着一方域界,可随时消失身影。

    不过…眼下看来,这人应该是刚刚找到他的行踪。

    至于他是何人眼线,凌霄猜测,八成是第一神使。

    人族,神帝。

    不是说紫嫣没有能力掌控于他,只是他出现的时机不对。

    若是紫嫣,应该会在蛟人族分别之后,就该派人监视。

    可偏偏这人,今日方才出现。

    有意思。

    看来我们的第一神使,已经有所布置呢。

    当然,如果此人方才隐匿身形时就着急传信,以凌霄的手段,在其分神之际,亦有把握将其擒下。

    总归,他既敢来,就绝无可能回去。

    “你是自己说,还是我…帮你说?”

    凌霄冷笑一声,而那黑衣男子却冷哼一声,刚欲捏碎手中的传音符,却被熊寰一把握住手臂,生生撕扯了下来。

    “啊!!”

    “带他回域界。”

    域界深处,凌霄捏着手中一枚传音符,笑容玩味。

    在其身后,熊寰握着那黑衣神帝的头颅,将他牢牢掌控。

    “你是第一神使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明明什么都没说!!”

    黑衣神帝冷哼一声,脸色忽然一窒。

    我…。

    好像是…说秃噜嘴了?

    突然有种,成为了叛徒的感觉?

    “那你可知,我是谁?”

    “呸!邪魔凌霄,你做乱海域,迟早会被诛灭。”

    “嗯?”

    闻言,凌霄眉头轻皱,似是陷入了沉思。

    凌霄?

    这毕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这么说来,独孤云鸩应该也知道了?

    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还是…独孤云鸩原本就知晓我的身份?

    那丝莫名熟悉的感觉,再度在凌霄心头浮现。

    不对劲。

    “你可认得此物?”

    凌霄突然伸手,从乾坤戒中拿出神令。

    此时他尚不知晓独孤云鸩的身份,可…试试这枚暗子,一切自然明了。

    既是圣教之人,凌霄甚至都没有浪费力气探寻他的魂海。

    以这方势力的谨慎,教中强者多半是被封印了神魂的。

    “这是…”

    黑衣神帝使劲伸了伸脖子,试图看的更仔细一些。

    下一刹,他的眼眸陡然一凝。

    神主令!!这是神主令啊!!

    怪不得独孤大人命我暗中追踪这凌霄踪迹。

    这邪魔,既然诛杀了我圣教圣子?

    “邪魔!!你居然敢杀我圣教圣子!!”

    “…”

    凌霄神色无奈地看了那黑衣神帝一眼,“你觉得,我如果杀了圣教圣子,神主会察觉不到?独孤云鸩会派你这个智障来追踪我?”

    “嘶…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这一刻,这位圣教神帝突然陷入了迷茫。

    如果凌霄当真杀了他圣教圣子,独孤大人这会儿怕是已经亲自提刀赶来了。

    他既然知晓这少年的名讳,想要找到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可,神令是如何落到他手中的?

    这令上的波动,绝对做不了假,是神主尊威。

    这不科学啊!

    难不成,他跟圣子是好朋友?

    也不对啊,那独孤大人叫我追踪他干锤子呢。

    就很迷茫。

    “罢了,我摊牌了,我就是你口中的圣教圣子!”

    凌霄叹了口气,神色间有些沧桑。

    而那黑衣神帝的脸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我…?

    拜…拜见圣子大人?!

    可,好像还是不对啊。

    独孤大人派我追踪圣子又是干锤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