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48章 如歌送礼
    “如歌,日后你就安心待在此处,这里是我的世界,非我意志,不可进入。”

    凌霄神色肃穆,抬头看向眼前的几女,“前些日子,我偶得一门天地奇术,你们好好钻研,过几日我可是要考教你们的。”

    话落,凌霄眸中突然有魂芒绽放,化作四道流光落入了寒清秋四女魂海之中。

    “嗯?阴阳玄天诀?”

    四女脸色同时一愣,转而浮现一抹羞红。

    “这只乾坤袋里,有诸多天地灵材,清秋,域界诸事,由你与如歌共同打理。”

    凌霄随手丢给凤如歌一只乾坤袋,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林梦的性格,实在太过温婉,并不适合掌管域界事务。

    而花花…又太过疯癫,杀人、吃她在行,管理?

    她能管好自己,凌霄就心满意足了。

    而直到凌霄身影消失,封灵与宁儿的身影方才从天殿中走出,冷眼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女。

    五女站成一线,与凤如歌对峙而立。

    气氛渐渐有些压抑,直到凤如歌从怀里拿出一只乾坤袋,神秘兮兮地笑道,“各位姐姐妹妹,如歌给你们准备了礼物哦。”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叫我们接受你?”

    花花冷哼一声,眸光透露讥讽。

    礼物?

    跟在公子身边,什么灵丹灵宝她们没见过。

    就算道器、七品丹药,如今在众女心中那也是寻常之物,算不上稀奇。

    一个小小的仙宗弟子,手中能有什么像样的珍宝?

    “你是花花姐吧?这是给你的。”

    凤如歌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件黑色皮铠,连体的那种,“花花姐身材完美,又高挑白皙,这件皮衣由你来穿,必然是性感绝顶。”

    “衣服?噗嗤,凤如歌,你以为一件衣服…”

    花花冷笑一声,又听凤如歌淡笑道,“这件皮铠中,被我绣刻了七十七道阵法,防御之强,堪比绝品道器,当然,道器什么的,花花姐肯定是不稀罕的,但这皮铠的弧度,只有花花姐这样的身材才能驾驭。”

    “嗯?”

    花花冷眼看了凤如歌一眼,在其身旁,宁儿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如歌姐姐,那我的呢。”

    “宁儿这么可爱,当然是要穿小公主裙啦。”

    凤如歌温和一笑,拿出一件雪白短裙,蓬松的裙摆,两条白丝以及一双黑色精致的小皮鞋。

    萝莉嘛,当然是要有萝莉的打扮。

    再配上双马尾,完美。

    “哇!!好漂亮的裙子!”

    宁儿小眼中顿时闪烁一抹惊喜,伸手接过白裙,直接当着众人面换在了身上。

    “我呢?”

    封灵黛眉轻簇,饶有兴趣地看了凤如歌一眼。

    说实话,什么灵铠道铠,她根本不在乎,只是宁儿身上的装扮,实在惊奇可爱,叫人眼前一亮。

    “封灵小祖宗,天生冷傲高贵,黑暗萝莉风,最适合不过了。”

    凤如歌拿出手中一件“小祖宗试试?”

    很快,寒清秋一身白色旗袍,优雅淡然,又妩媚妖娆,惊艳不可方物。

    而林梦则是一件大红礼服,将一双伟岸映衬的愈发澎湃。

    众女彼此对视,看着对方身上看似古怪却又异常惊艳的奇服,脸上的冷意早已散去,转而化作一抹兴奋。

    女人嘛,灵宝造化或许不能打动她们,但好看的衣服,一定可以。

    “哼!算你有心。”

    “各位姐姐妹妹,我还有一件奇物,乃是九天神铁打造,可改变头发弧度,来林梦姐,我给你烫个大波浪!”

    …

    天涯城中,凌霄身影从天而降,朝着城主府方向行去。

    在其身后,萧贫神色肃穆,一手握刀,一手掐在腰间,俨然一副侍卫模样。

    甚至!!

    沿途但凡是多看凌霄一眼者,都被他狠狠瞪去,帝威横压,吓得众人屎尿横流。

    “主上…您将如歌主母留在域界,就不怕…她们打起来么?”

    “嗯?”

    凌霄眉头轻挑,神色玩味地看了萧贫一眼。

    一个穿越流苟圣,最擅长的是什么?

    是天毒么?

    当然不是,是活着啊。

    昨夜他亲眼看到凤如歌忙活了整夜,甚至在他的乾坤袋中翻找了诸多道铠灵材。

    如果她没有办法团结好诸位姐妹,那就辜负了凌霄对她的期望。

    你以为我费尽心机令她臣服是馋她的白丝?

    幼稚!

    我当然是为了叫她纺出各种颜色的丝…不对,我当然是欣赏她出色的动手能力以及穿越者的头脑和心思!!

    智者不入爱河,愚者为情所困。

    “啪!”

    萧贫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抽在自己脸上,瞬间见了血印,“都怪主上性格实在温婉,一时竟让贫忘了身份,是属下僭越了。”

    “来者何人?”

    城主府外,两名模样陌生的弟子伸手拦住凌霄两人。

    只是就在他们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萧贫直接一步迈出,一身帝威轰然散开,将那两名弟子生生砸落在了地上。

    然后,握住那张口之人的头颅,狠狠一巴掌拍了下去。

    “我叫你瞎!连我们家主上都不认识!你说你是不是诚心想死!”

    “主上!”

    听到殿外动静,段无涯的身影顿时从殿中掠出,恭恭敬敬朝着凌霄拜了下去。

    同时双手奉上一只乾坤袋,模样极其的卑躬。

    “嗯,我要你去做一件事。”

    凌霄收起乾坤袋,以神魂传音道。

    “蛟人族?是…主上。”

    段无涯眼眸微凝,脸色莫名有些苍白。

    我。

    屠杀蛟人族?

    主上,你如果想叫我死,你可以直接一点的。

    我段无涯虽说是有点牛逼,但跟蛟人族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小丝儿的。

    再说了,我天涯城强者都他…咳咳,都被你屠尽了,你叫我拿什么去灭蛟人族?

    狗头吗?

    “等我消息。”

    话落,凌霄再未犹豫,转身朝着天涯城外行去。

    “主上!”

    天涯岛畔,荒山古林之前。

    凌霄负手而立,白衣冽冽,自有一股仙韵流转。

    在其身后,虚空突然波荡一瞬,叠影一步踏出,深深拜下。

    “怎么样?”

    “凌天公子与叶寻儿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秦楚身旁有强者追随,并无大碍,南疆那边…陈青山已经在动手了,不过…他似乎被第一神使盯上了。”

    以叠影的实力,如今虽未踏入神帝层次,但隐匿幻形之道却远非寻常神帝可比。

    如今海域暗潮涌动,她的职责便是…率领暗卫,将所有情报汇集到凌霄手中。

    “哦?第一神使盯上了陈青山?”

    凌霄眉头轻挑,轻轻颔首。

    很明显,如今独孤云鸩多半是在调查仙玄宗灭门之事。

    只是他始终不曾以神令传音,恐怕是已经对自己的身份起了疑。

    “主上!要不要提醒陈青山,叫他暂时收敛一些?”

    “嗯!你再派人,将蛇肆以寒冰道则杀戮海族之人的消息散播出去,同时将秦楚的行踪透露一些。”

    凌霄温和一笑,如此一来,他就不怕独孤云鸩不来海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