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39章 何为心计
    “嗯?天魔遗宝?这么刺激的么?”

    凌霄眸光轻颤,似有些不信,“少主,天魔二字,可不是随便说的。”

    “不瞒公子!我族先祖乃是古神坐骑,当年也是叱咤天地的存在!虽然现在没了音讯,但当初他赐下重宝,可是专门交代过的,若有一日,我族有人能炼化此宝,可踏临天巅。”

    鳄战神色凝重,如今看来,想要凌霄帮他打开祖地,就必须要拿出些足够吸引他的造化。

    如此,算是报答了他的恩情,于道心亦没有半分瑕疵。

    人凌霄公子,为了归还族令,都不惜深入海域,与海皇为敌了。

    什么天地造化,传承之宝,有什么好吝啬的。

    更何况,那件圣宝,他之前是见过的,其上缭绕的魔意,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抵御。

    造化我可以给,拿不走,不怪我吧?

    “这么说来,当初天鳄一族,其实是为了守护此宝被灭族的?”

    凌霄恍然一笑,怪不得那鳄逆要分出一缕仙源放于祖地,原来还有这么一份心思。

    镇压魔宝?

    果然,这些千年前的人物,一个都不能相信。

    莫名的,凌霄突然想起了叶族先祖,叶洛云。

    说来奇怪,如今凌霄越来越觉得,这位叶族之主,曾经追随仙族征伐过天魔部族的古强者,死的…太容易了。

    区区一个天鳄族主,都有手段苟活至今,令紫嫣束手无策,只能将其以阵法封印。

    那叶族先祖镇守此界千年,怎会如此轻易地死在自己手中?

    可,祖符之威,凌霄倒也亲眼见过。

    对于神魂之体,堪称天劫。

    是我顾虑太多?

    哎,这反派当的时间长了,总他…觉得有刁民要害我。

    “不错!虽然我也不知晓此宝究竟是何,但我曾远远见识过它的威势,一眼,就险些令我心神崩溃!那时候我的修为已经踏入神帝。”

    鳄战眸光深邃,似是看到了什么大恐怖,脸色都有些苍白下来。

    两人身旁,敖旬看着那凑在一起,只张嘴不出声的两人,心底轻叹了口气。

    终究,少主还是对他生出了戒备吧。

    “好吧!既是重宝,那倒值得冒险一试。”

    凌霄点了点头,最终似是下定了决心。

    风险与造化并存,这是修真界至理。

    同样的,想叫人冒险,你不拿出点像样的诱惑,合适么?

    “呵呵,公子,不知你方才说的计谋,到底是何?我们该如何避开海皇眼线?”

    “先派人去看看,你族祖地外都有什么手段,如果真有强者镇守,就只能是派蛟人族前去强攻!如果…没有人,那就更麻烦了。”

    凌霄话音刚落,鳄战脸色便疑惑了下来,“这是为何?”

    “你不会不知道,紫嫣擅长的是什么吧?”

    “阵法?”

    鳄战恍然,脸色当即有些凝重。

    凌霄说的没错,如果有强者镇守在祖地之外,只要不是紫嫣亲自在那,以敖旬的实力,基本都能诛杀。

    可,如果无人镇守,只能说…紫嫣有着足够的信心,别人破不开她的手段。

    阵法!

    从鳄战与她相处的那段时间里他便知晓,这个女人真正恐怖的,是对阵法的领悟。

    可偏偏,无论是鳄战还是蛟人一族,甚至放眼海族,也无人精通此道。

    “不错!我曾听闻,紫皇修为逆天,可真正恐怖的却是阵道。”

    凌霄神色凝重,眉头紧促,“算了,现在想这些都没有意义,还是先派人前去打探一番,再做定夺吧。”

    “嗯,凌霄公子,这枚族令,你暂且收着,我有一缕神魂安置其中,我们可以此联络。”

    “这…好吧,在我手中倒也安全一些,那鳄战少主,这几日我们就暂且不要见了,到时族令联系。”

    凌霄收起族令,深深看了敖旬一眼,转身朝着远处行去。

    直到他身影消失,敖旬方才沉声道,“少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人信不得啊。”

    “老祖无需多言,我心里自有打算!不过眼下倒是有一件事需要老祖亲自走一趟。”

    鳄战脸色平静,倒也没有再表现出一丝不耐。

    毕竟,想要顺利进入祖地,还需要仰仗蛟人族。

    “少主请说!”

    敖旬眸光轻颤,躬身拜道。

    “我族祖地,在无尽海尽头,我给老祖一个位置,您走一趟,看看那里…有没有海皇殿强者镇守。”

    “是!”

    这边,凌霄离开荒岛,立于虚空之上,手中捏着一枚灵符。

    “将此符送至海皇殿。”

    “是!主上。”

    一名黑衣暗卫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海域尽头。

    “如歌,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逃。”

    凌霄玩味一笑,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三日时间,眨眼而过。

    海皇殿,位于无尽海域极深处。

    此地本是一道海底裂渊,无边无尽,透露魔意。

    自从紫嫣统一了无尽海,便以此渊为障,建立了海皇殿。

    此时在那渊顶一座金殿之中,紫嫣一手负于身后,另外一只玉手之中,捏着一枚灵符。

    “不日蛟人族强者将走出化龙海,围困海皇殿,紫皇可借此机会,布置手段,等叛族登门,一网打尽,算是我为紫皇准备的一份薄礼。”

    神识是凌霄的神识,可叫紫嫣有些疑惑的是…蛟人族方才与她对立,又是哪来的勇气敢围攻她海皇殿?

    这一族的强大毋庸置疑,可至强的也不过两名八品神帝。

    当日若非她顾虑蛟人族古阵,也不会败兴而归,直接就动手将鳄战给诛了。

    他们敢来诛她?

    紫嫣不信,更何况如今鳄战刚刚现世,蛟人族最稳妥的办法是,等待鳄战成长,以天鳄族威,招揽附庸。

    他们又何必冒此风险,离开祖地,跑来她面前送死?

    “这凌霄,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当然,无论凌霄打的什么主意,紫嫣都未曾真正在意。

    毕竟,在她眼里,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就算心计万千,风华绝代,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我于海域,已是无敌。

    任风雨摇曳,自岿然不动。

    天地…

    算了,小姐说过,做妖要低调。

    就做些准备,也省的被这凌霄一语成谶。

    蛟人族,你们若敢来,那日后海域,将再无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