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38章 天魔遗宝
    “少主!!此人心思极深,又与海皇牵扯…你…”

    敖旬毕竟是活了数百年的人物,心性复杂,向来不轻信他人。

    更何况,不知为何,此时看到凌霄那一双深邃浩瀚的黑眸,他总感觉这少年温润的外表下,似乎隐藏着极大的秘密。

    算计海皇?

    这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勇气,还有…通天的计谋和手段。

    玩心计的,哪有一个单纯之人?

    “哦?听敖旬老祖的意思是…我该拿出族令,满海域地找寻鳄战少主?这样是不是就显的我心性单纯了?”

    凌霄冷笑,眉宇间已见愤懑,“如果我这样做了,怕是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鳄战少主吧?”

    “况且,你蛟人族向来与海皇不睦,你就确定化龙海中没有紫皇眼线?老祖…是何居心?难不成,你根本不想鳄战少主拿回族令,重现天鳄辉煌?还是说…你只是想叫鳄战少主留在蛟人一族,成为你族号令海域的一枚令符?”

    “让我猜猜,这次鳄战少主想要出来找寻族令,蛟人族一定也是极力阻拦的吧?方才若非我身上有一道空间秘宝,怕是已经被老祖…诛杀了啊。”

    “你!!!放肆!!我怎么会…”

    敖旬脸色一凛,此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鳄战的身份,对于海域而言,当真算得上一种信仰,一枚图腾。

    有他坐镇蛟人族,海域众族就会心生归属。

    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他根本不是这么想的啊。

    “闭嘴!”

    鳄战眉头轻皱,冷喝一声,伸手指向凌霄,“敖旬老祖,你也知道,紫皇手段残忍,向来是宁杀错,不放过,凌霄公子为了完成对我父的承诺,不惜以人族之身,深入海域,打入敌人内部,只为将这枚族令交到我的手中,这是何等大义之举?”

    原本,他心底多少还有些顾虑,可此时听到凌霄的质问,他反而想通了许多事情。

    是啊!

    以紫嫣的心计,若这位人族公子表露出一丝找寻自己之心,怕都难逃一死。

    两人只有在对立之面,方才有一线机会相遇!

    “据说凌霄公子屠了骨族,骨族是谁?紫嫣忠仆!!怎么,他杀几个蛟人族试探一下你族忠心,你就记恨他了?”

    “少主,我…”

    “老祖!你可是亲口说过的,愿为我天鳄一族付出所有!!”

    鳄战的脸色莫名有些阴沉。

    原本这敖旬所做一切,在他看来都是为了天鳄一族。

    可经由凌霄这么一分析,鳄战突然觉得,他实在是太单纯了。

    蛟人一族虽是天鳄奴族,可摆脱奴身已有千年时间。

    如今他突然现世,这一族相当于从自由身份重新回归到了奴仆。

    若是天鳄族鼎盛,这倒也是一份荣光。

    可如今他修为不过神王,又被紫嫣夺了妖丹、仙源,怎么看都是个废物啊。

    那,蛟人族还图谋什么?

    鳄战又不蠢,甚至相比于如今的天命之人,眼界阅历还要更深远一些。

    当初仙魔大战,两族争的,无非就是天地共主。

    既在仙途,谁人又不看重造化修为?

    所以,这敖旬…不对劲啊。

    “滴,天命之子开始脑补,天马行空,极为壮阔,彻底对奴族生出戒备,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少主!!我族忠心,日月可鉴!你切莫…”

    “好了!我知道老祖忠心,只是天鳄祖地,对我而言乃是能否重登天巅的关键所在,凌霄公子如今将我族族令还回,可见其义,老祖也放下心底芥蒂吧!那几位死去的蛟人族强者,日后我会亲自为他们立碑的。”

    鳄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就凭凌霄能够毫无所图地将族令还到他手中,鳄战就不信他有什么坏心思。

    仙源、族令都在其手,凌霄只要耐心找寻天鳄祖地,大可亲手打开。

    甚至执此令踏入其中,他就可号令遗族,得天鳄一族千年底蕴。

    就算!!

    他不知祖地何在,与紫嫣联手岂不是更方便一些?

    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来到了海域,不惜以身犯险,将此令亲自交到了自己手中!!

    一切,只为一份承诺!

    有什么好说的!!

    凌霄公子,你大义!!

    当然,饶是鳄战活了千年,大概也想不到,何为寻宝鼠,何为掠夺气运。

    温水煮蛙,才会不知不觉。

    “若是无事,我就先走了,鳄战少主,祝你早日登天。”

    凌霄淡然一语,转身离开。

    “三,二,一…”

    “公子请留步!!”

    鳄战神色一愣,赶忙拦住凌霄去路。

    没错,族令是开启祖地的钥匙,但打开其中屏障,还需仙源之力。

    或许,父亲也没想到,我体内的仙源,已被紫嫣那个女人夺去了吧。

    否则,他可能也不会将自己那一道赠给凌霄公子,来换取他的承诺了。

    亦或者,父亲此举另有深意,他临死方见凌霄,对他并非完全信任,可又要将仙源送到自己面前,方才借口以仙源为报,只交代了归还族令之事,好叫两者同时出现?

    “鳄战少主还有事?”

    凌霄语气疑惑,而鳄战脸上却浮现一抹尴尬之色。

    “公子,实不相瞒,要想打开我族祖地,还需要你手中的仙源…公子别误会,我并非想要回仙源,只是…能否请公子随我一同前往祖地一趟?”

    鳄战轻叹了口气,又见凌霄似乎有些犹豫,赶忙说道,“公子放心,我族祖地,本就是一处上古秘境,其中造化颇多,只要公子答应与我同去,我愿将我天鳄一族的传承之物赠与公子。”

    “哦?传承之物?”

    凌霄眼眸微凝,末了却摇了摇头,“造化虽好,可我却不想再因此冒险,这海域之地,如今还是紫皇天下,我与你同行,若是被她知道…”

    “这…”

    闻言,鳄战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凌霄说的不错,造化再好,也得有命去拿啊。

    当初他被紫嫣算计,已告诉了她天鳄祖地所在。

    想来这些年她就算进不去,也必然是施展手段,将其封印镇压了。

    若想避开她的眼眸,难于登天。

    “我倒是有一计,或许可行。”

    凌霄沉吟片刻,突然看向鳄战,“不过此计凶险…不知少主所说的那件传承之宝,是何物?”

    既是布局,当然要适当地露出一丝破绽,否则太过完美,反而令人起疑。

    鳄战少主,机会我给你了,就看你…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了。

    “其实我也不知晓,只是当初我天鳄一族被灭,却是因为此物,据说乃是九天重宝,由我族先祖封印镇压。”

    鳄战神秘兮兮地走到凌霄身旁,以神魂传音道,“公子,说了你可能不信,我天鳄一族,乃是被天魔旧部覆灭的,而我族守护的那件宝物,据说就是天魔遗宝!当初父亲为了不叫此宝落入魔手,以仙源之力将其封印!不过公子大可放心,如今九天仙族共主,应该无人敢再惦记此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