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37章 天命人设
    “凌霄公子好大的口气。”

    敖旬冷哼一声,周身妖气翻涌,一手伸出,化蛟为影,将青天崩碎。

    层层妖辉绽放天际,其中仿佛有一头百丈蛟龙搅碎虚空,探爪印下。

    “我劝老祖还是不要冲动,否则此处波动散开,再吸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岂不是得不偿失。”

    凌霄负手而立,神色极为平静。

    这蛟人老祖,倒是谨慎。

    一次次的试探,怕还是对紫皇忌惮颇深啊。

    “老祖。”

    就在此时,敖旬身后,突然有一道青年身影徐徐浮现,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主…”

    “交给我吧,我想这位凌霄公子专程等在此处,定是有话要说。”

    鳄战居高临下,俯视凌霄,一双眼眸中闪烁古老神辉。

    虽然这位天鳄族少主的样貌,看上去像是青年。

    可凌霄却知道,这是一位千年前的人物。

    而且,能够重塑妖丹,重踏仙路,且不说这鳄战气运如何,这份心性就足够可怕。

    神王九品,洪荒血脉。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绝世妖孽,能扛住自己…几刀?

    “我天鳄族令,可在你手中?”

    就在刚刚,鳄战与敖旬悄悄走出蛟人族古阵的一刹,他便感觉到了一缕来自魂识的波动。

    而这股波动,只可能是他当初留在族令中的那一道魂识所化。

    虽然直到此时,鳄战也不知晓,天鳄族令为何没有落到紫嫣手里,而是出现在了一个人族少年手中。

    但,不会错了。

    “不错。”

    凌霄眸光清冽,将那一枚金色鳞片从乾坤戒中取出。

    “族令!!”

    鳄战身躯一颤,神情尤为激动。

    如今,他想要一雪前耻,重现天鳄辉煌,就只能是回归祖地,传承那一道仙源。

    只有如此,他才有机会追赶紫嫣的步伐,直到有一日能站在她面前,问一问…她可否后悔。

    说到底,鳄战并不在意这海域谁是主人。

    他只是放不下心底的恨,或者说,无法释怀紫嫣的背叛。

    “你到底是谁,我族圣令又怎么会在你手中?”

    鳄战深吸了口气,神情渐渐平静下来。

    以他对父亲的了解,绝无可能轻易将此令交出。

    更何况,父亲魂海有他天鳄先祖亲自传承的神印。

    此印乃是天鳄族主身份的象征,威势滔天。

    换句话说,无人能轻易撬开父亲的魂海搜魂。

    “你再看看,这是什么?”

    凌霄莞尔轻笑,丹海之中,仙源绽放清辉。

    整座荒岛,灵韵轰然聚拢,尽汇凌霄一人。

    而鳄战却在感觉到那仙源的一刹,瞬间瞪大了眼眸。

    “你…你到底是谁!!为何你会有仙源和族令?!”

    鳄战眼眸圆瞪,心绪百转。

    如果,他将这少年诛掉,是不是不仅能回归祖地,还…多出了一道仙源造化?

    “到了此时,你竟还看不出我是谁!!”

    凌霄冷笑一声,语气里蕴含一抹不容置疑的威严。

    一缕神魂威势瞬间汹涌天地,将万里风云搅碎成无。

    敖旬、鳄战的脸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尤其是感觉到那魂威的可怕,眼眸中更是闪过一抹发自深心的忌惮。

    “你…你是爸爸?!”

    这一刻,鳄战突然想到了什么。

    族令、仙源、几乎媲美神帝九品的魂威!!

    众所周知,这强者陨落重生亦或者夺舍,本身境界必然会有所跌落。

    但神魂层次,却有可能完整保留。

    这就是常说的先天满魂力,也是一种常见的套路金手指。

    而这三者如此巧合的出现在一人身上,这就不得不令鳄战联想到许多事情。

    难不成,这人族少年,是父亲夺舍?!

    “你管谁叫爸爸?我可没有你这样的便宜儿子。”

    凌霄随手将那一枚金鳞族令丢到鳄战手中,“我来海域,只为完成一个承诺,族令我给你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什么?承诺?难不成…你遇到了父亲?公子留步,你可知我父现在何处?”

    鳄战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凌霄身前,眼眸中蕴含激动。

    难道他,猜错了?

    父亲并非是被紫嫣所困?

    “鳄逆已经形神俱碎,当初我遇到他的时候,他也只剩下一缕残魂,他将这道仙源送给我,叫我答应他一件事情。”

    凌霄神色淡漠,似乎对什么天鳄祖地没有丝毫兴趣。

    以他手中掌握的力量,这蛟人族主倒也不是杀不了。

    可想要诛杀一位八品巅峰的神帝,必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更何况,鳄战乃天鳄正统,由他带着自己进入祖地,必然能省却不少麻烦。

    毕竟,这祖地中尚有天鳄残部,谁知道其中有没有九品的强者。

    “什么?父亲究竟是被谁所杀?”

    “我怎么知道!族令我交给你了,承诺我已兑现,告辞。”

    凌霄转身欲要离开,却见敖旬从天而降,拦住了他的去路。

    “少年,你既是受老族主所托,为何又要引紫皇降临,屠戮我蛟人一族?”

    此时他的眼中有一丝浓浓的戒备,以他的阅历心性,很轻易地就能感觉到这其中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可,若是阴谋,这少年又怎会如此轻易地将族令归还给鳄战?

    以此为饵,岂不是更妥当一些?

    “我又如何知晓你蛟人族是臣服于鳄战少主,还是…想要掌控于他?”

    凌霄眸光平静,丝毫没有因为敖旬的怀疑感觉半分紧张。

    “所以,你以一个反派的形象出现,不仅可以试探蛟人族,还能放松紫皇的戒备?”

    鳄战恍然大悟,轻轻颔首,最终朝着凌霄躬身一拜,“公子…睿智!敖长老,还不让开!”

    “滴,天命之子对反派生出敬仰,对奴仆心生不满,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这就开始了?”

    凌霄心底冷笑,可眼中却浮现一抹玩味。

    这就是天命之子与反派的不同。

    天命之子,品性纯良,知恩图报。

    就算他明明需要仙源打开祖地,也绝不会滥杀无辜,恩将仇报,否则岂不是人设崩了?

    哪怕他心有贪念,表面上亦不会过多张扬,只会以情感化,以理图之。

    这要换做凌霄,我管你是来干锤子的,抢夺仙源,一了百了,何必牵扯太多因果?

    这仙途浩渺,步步惊心。

    凡人皆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修者。

    若说无辜,但凡行此路者,又有几人是真正无辜?

    与天地相争,与万灵相争。

    最终成就千古霸名者,哪一个脚下不是尸骨万千,血海浮沉?

    你敢说,他们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