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31章 鳄战现身
    “另一位天鳄族强者?”

    紫嫣眸中,金光璀璨,如洪流浪潮翻涌异象。

    整片无尽海域,只有两位天鳄族人。

    鳄战、鳄逆。

    如今鳄战既在蛟人族中,那这少年口中的另一位天鳄族人,便是鳄逆!

    怪不得,她之前前往仙玄宗,并未找到鳄逆踪迹。

    原来,他竟被骨蚌族寻到了!

    该死!卑微的海族,竟敢背叛我!!

    当然,无论此时凌霄所言是真是假,都已无从查证。

    毕竟,骨蚌族最后一个活口,已经死在了蛟人族手中。

    而此时,敖乙眼中同样闪烁一抹凝重。

    就很莫名的,他似乎相信了,骨傲当真是鳄战手下吧?

    之前他曾听鳄战提起,想要从外打开天鳄一族的祖地,必须要寻到他天鳄一族的族令。

    十年之前,鳄战曾主动以秘法联系鳄逆,并未得到他丝毫回应,却隐隐察觉到这位天鳄族主的气息并不在祖地之中,而是在无尽海域。

    按照鳄战猜测,父亲多半是为了寻他离开了祖地,然后…被困在了某处。

    而能困他之人,除了紫皇,怕是也没别人了。

    听方才凌霄所言,敖乙心中却有了几分猜测。

    说不定,骨傲就是鳄战偷偷招揽的手下,为他打探天鳄族主下落的?

    如今海域,多有传言,说这鳄战是假冒天鳄一族诓骗世人。

    别人或许不知,可敖乙却已知晓了这位天鳄传人的经历。

    妖丹被挖,仙源被夺。

    就算他如今站出来挑明身份,怕是很多人也不会信他。

    所以,找到族令,打开天鳄祖地,才是鳄战证明身份的唯一方式。

    同时,也是他融合仙源,成就无上的最快途径。

    三百年时间,鳄战花费两百五十余年方才重塑了妖丹,踏上仙途。

    可失去了仙源,他又怎能追赶上紫嫣的步伐?

    仙源,鳄战志在必得!

    当然,此时凌霄主动说出此事,倒也不是闲的蛋疼。

    天鳄祖地究竟在何处,他并不知晓,可鳄战知晓啊。

    由他打开祖地,充当一条寻宝鼠再合适不过了。

    鳄战少主,我来给你…送枕头啦。

    反派嘛,职责不就是如此?

    “敖乙,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紫嫣转头,神色平静地看向一众蛟人族强者。

    在其周身,隐隐有一股紫色雷芒游走,震慑天地。

    “紫皇宁愿相信一个人族,也不相信我?”

    敖乙摇了摇头,神色似有些落寞。

    闻言,凌霄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样吧,敖族主,你以道心起誓,如果鳄战在蛟人族,就叫你道心破碎,血脉尽断,轮回不入,我便信你,如何?”

    道心誓言,这东西虽然对凌霄没有半分用处。

    但对于寻常生灵修者而言,却是极其隆重威严的。

    果然,听到凌霄所言,敖乙的脸色瞬间就绿了。

    “哼!我说不在便是不在,本王尊严,岂容你一个人族践踏。”

    “如果今日,本皇非要闯一闯呢?”

    紫嫣脚步迈出,身外紫雷冲霄而起,几乎将海水映作墨色,无比邪异。

    浩瀚威压从天而降,九品神帝的可怕气息,几乎令所有人感觉头皮发麻,心底本能地生出畏惧。

    紫嫣之名,对于整个无尽海域而言,即是残忍、霸道的代名词。

    没有人怀疑,她敢不敢动手屠戮蛟人族。

    因为,在她眼里,这海域万族,无人不可屠。

    “紫皇若是不信我,那这海皇殿,我蛟人族不待也罢。”

    敖乙狠狠咬牙,身后一尊血蛟虚影渐渐显化,矗立天巅,俯瞰众生。

    显然,面对紫嫣,这位蛟人族主已做好殊死一搏的准备。

    “咯咯咯,好,既然你找死,我便成全你。”

    紫嫣掩嘴轻笑,下一刹,脚步陡然迈出,化灭世劫雷,径直朝敖乙掠去。

    无尽雷音轰然响彻,落至耳畔如黄钟古吕,震慑人心。

    整片海域瞬间阴暗,只有一道道紫色诡异的雷霆如龙游走,收割生命。

    凌霄与汐儿并肩站在远处,看着那一道风华绝代又莫名凶残的倩影,眸光尤为平静。

    从一开始,他就感觉这紫嫣,必是有所图谋。

    以她的心计,不可能如此轻易地相信凌霄所言。

    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出手了,证明…她对这海域霸主之位,极为重视。

    她不允许任何威胁到自己统治的人出现,鳄战,是她心中顾虑。

    如此一来,凌霄便有了拿捏她的手段。

    “轰!!”

    三千紫雷天降,瞬间将数位蛟人族强者轰成一地灰烬。

    可就在紫嫣纵身掠至敖乙头顶之时,远处水晶大殿中,却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嗯?”

    听到声音,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来了。

    但凡天命,皆是有情有义、勇于担当的人设。

    一旦做出眼睁睁看着身旁忠仆为己而死却无动于衷,那必然是要被骂的狗血淋头。

    所以,凌霄方才布置此局,引海皇来此,屠戮蛟人,最终引出这位海域天命。

    这一刻,他的命运,将再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天,它属于我。

    “嗯?”

    紫嫣黛眉轻挑,玉手轻挥,化百丈雷印,生生将那敖乙身后血蛟砸成粉碎。

    “扑哧。”

    敖乙身影落下,脚步一阵踉跄,嘴角顿时有血渍滑落。

    此时他的眼神,充斥恐惧无奈,还有一丝淡淡的苦涩。

    少族主,您他…怎么就出来了?

    您这不是自寻死路还连累我蛟人族与您陪葬么?

    只是!!

    待看到鳄战身旁站着的那一道苍老身影时,敖乙眸中陡然绽放一缕激动。

    老祖!!!

    可…老祖啊,您不是说不到灭族关键,不可打扰您清修么?

    怎么今日有空出来,装杯了?

    “紫嫣,你还是如此残忍霸道。”

    大殿之前,一道挺拔身影负手而立,身外金衣绽放玄辉,出尘绝世。

    在其身旁,一位头发雪白的老者淡然而笑,苍老的脸庞上,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淡然。

    五千气运,神王九品,洪荒血脉,天鳄战体。

    倒是一颗,不错的韭菜。

    凌霄眸光微凝,转而看向他身旁的老者。

    从敖乙的反应中,凌霄能够感觉到,这蛟人族老祖的修为,必然已经达到了极可怕的境地。

    只是,论身上的威势,显然还是紫嫣更盛一筹。

    “鳄战,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紫嫣身外雷光尽散,一双灿金眼眸中闪烁漠然。

    “有何不敢?是你负我,又非我…薄情寡义。”

    鳄战轻叹了口气,只是语气里的哀怨,倒是令在场不少蛟族之人的脸色悄然一凝。

    很痴情的人太多,盲目爱的太深刻,比如说,曾经的你和我。

    可,我…淦。

    鳄战少主,我们臣服于你,是冲着你身上的霸主血脉。

    怎么好端端的,还舔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