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30章 好戏开场
    “这…”

    敖乙神色一凝,心底本能地感觉到一丝恐惧。

    挥刀斩帝,少年仙姿。

    这少年究竟是何来历,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

    以敖乙的身份,这南疆大地若有妖孽现世,他不可能不知晓。

    可今日突然出现的这少男少女,却皆给了他莫名的震撼。

    这样的妖孽,要么不要招惹,一旦招惹,就一定要…斩草除根。

    “嗡。”

    敖乙一步踏出,根本不给凌霄丝毫反应的时间,手掌之上突然有血光翻涌,凭空化作一条狰狞血蛟,瞬间撕裂了万里海幕。

    澎湃的妖威,浩瀚惊人,一位八品神帝的攻势,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抗衡。

    此时他有意镇杀凌霄与汐儿两人,因此那血蛟虚影足有百丈大小,竟直接将那一整片空间尽数笼罩。

    天地忽然化作血色,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悄然弥散而开。

    血蛟狰狞,从天而坠。

    短短一息的时间,竟衍化为一尊百丈血印。

    其上道纹流转,神辉闪烁,磅礴厚重,欲要将天地镇压。

    凌霄眼眸微凝,嘴角却扬起一抹森冷弧度,只是此时,他却未有一丝退后的打算,一手握刀,挡在汐儿身前。

    “公子!!”

    汐儿眼眸泛红,玉手紧紧握笼。

    莫名的,此时她心底同样未有一丝的恐惧。

    能与公子同死,对汐儿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荣幸?

    “蛟人族主,欺人太甚,就算今日我死,你也迟早会受到惩罚报应!!”

    凌霄怒喝出声,手中古刀斩出,有大道规则在刀锋显化,凭空化百丈刀意,绽放璀璨玄辉。

    只是以凌霄如今的实力,本就无法抗衡八品神帝。

    更何况,此时他早已感觉到了那一道躲在虚空中的气息。

    很明显,海皇紫嫣,应是到了。

    能够如此轻易地避开敖乙神识,整个海域,除了紫皇怕是也没有别人了。

    若非凌霄神魂恐怖,身携祖符,怕是也很难察觉到她的存在。

    不过…既然人到了,这场戏也该开演了。

    “扑哧。”

    刀意开天,如星河万丈,与那血印轰然碰撞。

    就在此时,凌霄口中陡然喷出一道鲜血,整个人如遭重创,横飞出了数丈距离。

    可如此一来,汐儿的身影便彻底暴露在了那血印之下。

    “公子!!!”

    “汐儿…咳咳,小心!!”

    凌霄狠狠咬牙,鲜血染红白齿,滴落在星袍上显得尤为刺目。

    只是!!

    在敖乙面前,无论是凌霄还是汐儿,都显得渺小不堪。

    因此,还不等那血印落下,汐儿的身影已被神威碾压,七窍渗血,狼狈不堪。

    “鳄战!!有种就出来与我一战,躲在蛟人族算什么本事!!”

    凌霄仰天怒喝,神色狰狞。

    以紫嫣的心性,听到鳄战之名,多半也是要…忍不住的。

    就算,她心中有所顾虑,可想要对付鳄战,就必须要有个由头。

    所以,她绝对不会叫凌霄与汐儿死在敖乙手中。

    当然了,就算这紫嫣行事不按常理,凌霄想走,凭一个蛟人族主,怕也拦他不住。

    “还敢叫嚣。”

    敖乙眼眸阴森,最终一掌落下,将汐儿与凌霄的身影彻底镇压。

    一瞬间,万丈浪潮翻涌,灵辉冲霄,遮掩千里海域。

    可,就在蛟人族众人面露不屑之时,却见敖乙神色凝重,突然停下了手中攻势,眼眸中竟隐隐闪烁一抹怨意。

    “族主…”

    在其身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脸色一凝,又见敖乙朝他使了个眼色,转身朝着殿中行去。

    “呵呵呵,海皇今日,怎会有兴致驾临我化龙海?”

    然后,在众蛟人族惊恐的目光中,敖乙突然踏前一步,朝着那海浪翻涌之处躬身拜了下去。

    “海皇?!”

    众人神色微凝,神色慌乱地低头躬身。

    却听一道冰冷空灵的声音忽然从前传来,“敖族主好大的威风,竟连我的徒弟都敢镇杀。”

    “什么?海皇徒弟?”

    敖乙眼眸悄凝,心底却愈发感觉今日种种,实在太过…诡异巧合了。

    以紫嫣这女人的心思,想要布下圈套找出鳄战,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敖乙实在想不通,她是如何笃定鳄战就在他蛟人族中的?

    “果然来了。”

    海浪尽头,凌霄眸光清冽,看着那站在汐儿身前的一道紫袍倩影,嘴角扬起一抹玩味。

    九品神帝,身上有一缕熟悉的气息。

    仙源么?

    果然,鳄逆说的紫嫣,正是如今的海域新皇,亦是汐儿师尊,紫皇。

    可,稍稍令凌霄感觉诧异的是,这紫皇领悟的道则,竟非是水道,而是…雷道?

    怪不得,这紫皇能在短短百年,将混乱的无尽海域镇压一统。

    这雷霆一道,遇水更凶,海域生灵,本就以水为生。

    而紫皇的存在,更像是他们的天敌。

    “师尊!”

    汐儿俏脸一愣,转而化作一抹欣喜。

    而那紫袍倩影终于在此时转过头来,却非是看向汐儿,而是冷漠地看了凌霄一眼。

    那一双赤金色的眼眸,充斥一股不容挑衅的威严。

    开阖间似王阳倾泻,大星坠世,令人一眼便觉心颤畏惧。

    紫裙飘飘,出尘脱俗。

    仙颜妖媚,又…遗世独立。

    凌霄倒也见过诸多美人,可唯独这紫皇,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如此完美地融合于一己之身。

    当然,若是寻常人初见这张仙颜,怕是早就沦陷了。

    可此时,凌霄眸光却尤为清冽,未有一丝波澜。

    一个,将鳄战两父子玩弄于鼓掌中的女人,容不得凌霄有半分大意。

    “原来是一场误会。”

    敖乙苦笑一声,“紫皇何时收徒,怎么也不告知我等一声?今日误会,我也未准备什么贺礼,这柄寒天神匕,乃是我蛟人族至宝,就当…”

    “鳄战。”

    紫嫣摇了摇头,眸光平静地看着敖乙,“在你族中?”

    她方才先去骨族,却只看到一海血腥。

    虽然她此时她也怀疑凌霄的身份动机,但当务之急是…借此机会,找出鳄战。

    当然,对于紫嫣所想,凌霄早已猜到。

    他之所以提前震慑蛇肆,就是为了叫紫嫣晚来片刻,好给他充足的时间来圆满此局。

    尽在掌控,而非运气。

    “呵呵呵,紫皇信不过我?自从您下旨找寻这位假冒天鳄族的少年,我蛟人族可是从未怠慢,只是这海域茫茫,想要找到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紫皇,我以性命担保,鳄战,就在蛟人族中。”

    还不等敖乙话音落下,凌霄突然张口打断道。

    “哦?你是何人?”

    紫嫣黛眉轻挑,眸中隐有一缕疑惑流转。

    这少年的声音,为何有些耳熟?

    哦,无妨,总归他活不过明日。

    “师尊!这位是凌霄公子!若非凌霄公子,我怕是早就死在骨族手中了。”

    汐儿俏脸苍白,伸手抹去嘴角鼻间的血渍。

    “哦,你是如何知道,鳄战在蛟人族中?”

    紫嫣脸上并未有一丝神情,她早就猜到,鳄战不死,必作乱海域。

    她只是没想到,这一等,竟等了三百年。

    她根本不在意这名叫凌霄的少年究竟是巧合出现还是别有用心。

    一只蝼蚁,如何弑龙?

    “骨族少主的魂海,是我搜的,在他记忆里,那鳄战如今就在蛟人族中,而且,他好像还帮鳄战寻到了另一位天鳄族强者的踪迹。”

    凌霄淡然一笑,而紫嫣与敖乙的脸色却同时凝固了下来。

    另一位天鳄族强者?

    难道是…鳄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