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29章 斩杀神帝
    “我…我没有啊。”

    骨傲神色一愣,尤其是此时凌霄眼中的冷意,更是令他感觉一股凉意自脚底升腾。

    族我帮你灭了,我族也让你灭了,锅我也发给蛟人族了,怎么就还是有种…要被诛了的感觉?

    “公…公子!!我真没说谎,你可以搜魂,快,搜我,我骨傲平生最恨被人诬陷!!!”

    我淦。

    这话,它不是我想说的啊。

    可我能怎么办,我被凌霄种了印啊。

    “哦?既然如此,那我便满足你的心愿。”

    凌霄冷哼一声,眼眸中魂光陡然大盛。

    所有人只看到骨傲脸色一凝,转而化作一抹呆滞空洞。

    这他…

    这骨族少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血性了?

    为证清白,居然主动叫人搜魂?

    “哼!敖族主,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堂堂蛟人族主,竟是如此卑鄙胆小,怎么,敢做,还不敢承认?”

    凌霄随手将那变成傻波一的骨傲丢到一旁。

    正主马上就要到了,他当然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等着被别人拆穿。

    既然这骨傲的光热彻底耗尽了,那他也就没什么活着的必要了。

    “啊!!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

    骨傲突然站起身来,神色疯癫地朝着一位蛟人族强者径直扑去。

    在其手中,两尊骨矛绽放凛冽寒辉,蕴含无匹杀意。

    “找死!!”

    只是,面对这骨族少主的奋力一击,那蛟人族强者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不屑,随手一印落下,竟生生将那骨矛震碎,连同骨傲一齐砸落在了地上。

    “扑哧。”

    后者张口喷出一道鲜血,两眼一翻,竟直接…陨了。

    我…淦?

    那蛟人族强者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自己手掌,又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骨傲的尸体。

    我…我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

    “哼!敖族主觉得…将骨傲杀了就死无对证了?”

    凌霄摇了摇头,周身突然有刺目的雷辉绽放。

    “既然敖族主不愿交出鳄战,那我便杀到他出来为止,一个懦夫,如何值得你蛟人族庇护!”

    “狂妄!!”

    敖乙眉宇阴沉,虽然眼前这少年仙风道韵,但鳄战一事,事关重大。

    一旦不慎,怕就会为蛟人族招致灭顶之灾。

    当然,身为奴族,敖乙自然是希望鳄战能尽快成长,拥有与紫嫣抗衡的实力。

    到时,蛟人族便是从龙之族,有护主之功。

    哪怕如今天鳄一族没落,但只要那位天鳄先祖还活着,这一族就还会重现鼎盛。

    更何况,按照鳄战所言,天鳄族地尚有九位神帝,数百族人待命。

    他只需回到祖地,率领众人出境,紫嫣,挥手可灭。

    如今的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天鳄族老族主,哪怕是尸体也行。

    因为那开启天鳄祖地的钥匙,就在他的身上。

    原本敖乙还在担心,以紫嫣的手段,怕是早已将那密钥拿到手了。

    可鳄战却只摇头一笑,说绝无可能。

    “来人!给我将这两个强闯我化龙海之人,就地正法!!”

    事到如今,敖乙自然不会再放凌霄两人离去。

    哪怕他本能地对这少年有些忌惮,可…鳄战之事,绝不能走漏风声。

    “是!!”

    数位蛟人族神帝脚步踏出,双手印下,凭空化印,成幕,凝练,镇向凌霄。

    万里海域,光华璀璨,成片成片的神辉绽放,犹如天外星海,倒坠人间。

    漫天攻势,皆由神帝全力施展,那般威势,可想而知。

    虽然这出手的几人,修为皆在二三品的境界。

    可即便如此,整片海域依旧是掀起万丈波涛,碾碎成空。

    “公子…是我连累你的。”

    汐儿玉手紧紧握住凌霄的手掌,嘴角扬起一抹苦楚。

    只是此时,她的眸中又不见丝毫惊慌,仿佛这毁天的攻势,并未被她看在眼里。

    又仿佛,是最后的温柔。

    汐儿的天赋,已在融合玄天水华的那一刻,初现端倪。

    凌霄并不知晓她知不知道自己的本体天赋,但看她此时的模样,似乎是有能逆转乾坤的底牌。

    “说什么傻话呢。”

    凌霄温和一笑,而汐儿眼中却闪烁一抹幽蓝光彩。

    在其眉心之处,一股浩瀚无匹的神阳绽放玄辉。

    天地间,突然有一尊百丈妖影破空而来。

    “这是…”

    此时这道妖影虽然模糊,可周身散出的妖威,却有一种震慑万古,破灭洪荒之意。

    只是!!

    还不等那妖影完全显现,凌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然后一把将汐儿拉到了身后。

    “你不相信我么?”

    “嗯?什么?”

    汐儿脸色一凝,连同眉心的蓝色光华都在此时悄然暗淡了一瞬。

    “公子…你…”

    “我说过,有我在,这海域无人能伤你。”

    凌霄并未回头,只是声音里的坚决,却令汐儿芳心震颤,险些泪洒当场。

    金鳞族已灭,如今她举目无亲。

    虽说师尊对她极好,可汐儿自始至终都知道,师尊的感情,是建立在利益前提下的。

    唯独凌霄公子,自始至终都未有所图,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救她性命,为她出生入死。

    如果说灭骨族已令汐儿心生感动,那此时看着眼前那一道直面五帝的坚毅身影,汐儿终究…是有了奢望。

    如果,今日两人不死,日后,是否就算是…经历了生死?

    “滴,天命之女心生臣服,恭喜宿主获得气运值1000点,反派值10000点。”

    “嗡。”

    凌霄目视前方,看着那从天而落的妖印灵宝,手掌猛然一握。

    只见一缕乌光自其手中绽放,然后…在无数蛟人族强者目瞪口呆地注视下,朝着虚空轻轻斩落。

    恐怖的刀意,如同洞穿苍宇而来,横扫诸天,斩尽万灵。

    其中似蕴含三千道意,可斩九天十地。

    万里海域,在这一刻整齐碎裂,波纹荡漾,世间万物不挡。

    仅仅一刹,那五帝攻势竟瞬息消散成无。

    甚至,为首的一位二品神帝根本未曾反应,或者说,所有人都不曾反应过来,就见他的身影从中裂开,形神俱灭。

    整片天地,突然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脸上皆带着一抹浓郁的震撼、惊悸。

    怎么,可能?

    一位十八岁的少年,一刀,破五帝攻势,斩一帝于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