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28章 出来受死
    “蛟族之主,出来回话。”

    凌霄一脚,将那水晶殿门踹碎,牵着汐儿玉手大步朝着殿中行去。

    此时汐儿的俏脸上明显带着一丝畏惧。

    就是有种羊入虎口,自寻死路的感觉呢。

    “放肆!哪里来的…”

    水晶宫中,顿时有道道恐怖的气息奔掠而出。

    这蛟人族,顾名思义,就是海蛟与其他种族结合,诞生的妖族。

    这一族,天赋驳杂,体内流淌着万族之血,堪称奇妙。

    当然,龙性本淫,蛟亦如是。

    所以很快,这一族的数量,就成为了海域第一。

    而且,蛟族本身就蕴含一丝龙血,虽然与真龙差距万里,可对于寻常海族妖族而言,却多少存着一份震慑。

    妖族繁衍,本就不如人族。

    而蛟人族最开始正是依靠数量在海域站稳了脚跟,渐渐成就了海域强族的地位。

    “你是何人?”

    水晶蛟宫,有妖气化海,波荡起伏。

    只见无数蛟人族强者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将凌霄与汐儿的身影困于殿中。

    “少年,你是何人?”

    与骨月衅相比,这蛟族之主倒是沉稳谨慎许多。

    尤其是凌霄身上流转的仙韵,更是令他感觉有些…莫名的忌惮。

    一个人族少年,来他蛟人族随手杀人,如果这人不是个傻子,就必然是有所倚杖。

    而看这少年的模样,应该不是个傻子。

    那他就应该是…大有来历!

    “你是蛟人族主?”

    凌霄神色冷漠,看向那为首的金袍中年。

    八品神帝,水之道则。

    身俱龙威,血气鼎盛。

    “本王敖乙,少年,你是何人,为何要来我蛟人族杀人,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说法,那便留下吧。”

    敖乙眉头紧锁,随意看了一眼汐儿,眼眸悄然一凝。

    此时他似乎是在这丫头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来自血脉的压制。

    怎么可能?

    整个无尽海,不,放眼整个圣州,能在血脉上压制他的,也仅有妖族那尊妖皇。

    可就算是他,也未必能给他如此恐怖的压迫。

    因为,他的体内同样流淌着一缕龙血。

    “今日敖族主若不给我一个说法,蛟人族,将会在海域除名。”

    凌霄淡然一笑,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却明显感觉汐儿握他的玉手悄俏用力了一些。

    “别怕,有我在,海域无人能伤害你。”

    凌霄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女,脸上的温和,瞬间驱散了汐儿心底的恐慌。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他这一张清俊冷漠的脸庞,汐儿总感觉…他说的话,就一定能做到。

    “放肆!!人族少年,你这是在找死!!”

    有海族神帝神色狰狞,脚步迈出,就欲朝凌霄掠去。

    可就在此时,那蛟人族主却突然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少年,说出你的来意。”

    “你蛟人族中有人,指使骨族灭了金鳞族,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而敖乙等蛟人族强者的脸色却陡然阴沉了下来。

    “血口喷人!!我蛟人族与金鳞族根本没有丝毫仇怨,更何况,我族与骨族的关系整个海域皆知…”

    敖乙冷哼一声,身外似有血影浮腾,一缕浓郁的血腥气息,悄然弥漫而开。

    骨蚌一族,乃是紫嫣忠仆,向来被蛟人族看不起。

    这件事,倒也不是什么秘密。

    蛟人族表面虽臣服了紫嫣,可这百年以来,却从未有人走出化龙海。

    换句话说,他们只活动于自己的领地,并不准任何人踏足此地,算是与整个海族划清了界限。

    “血口喷人?”

    凌霄摇了摇头,随手将骨傲从琉璃古塔中放出。

    “这位,想必大家都认识吧。”

    自始至终,凌霄都未想今日能将蛟人族连根拔起。

    汐儿说的不错,这方王族,与其他王族不同,底蕴实在深厚。

    他还需以此族底蕴,成为制约紫嫣的筹码。

    否则,那位海皇大人,又怎会乖乖成为自己手中的屠刀?

    “骨傲?”

    敖乙眼中闪烁一抹诧异,心底竟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看这骨族少主的神色,好像是…极其颓然?

    “你来说吧。”

    凌霄拍了拍骨傲的肩膀,后者当即神色怨怒地冲着众蛟人族强者嘶吼道,“都怪你们蛟人族的鳄战,若不是他,我又何必去屠金鳞族,为我骨族招致如此大祸!!”

    “鳄战??哈哈哈哈,骨傲,你他…诬陷我族也不认真一些,我蛟人族何时有姓…”

    “嘶嘶嘶嘶!!”

    那开口的蛟人族长老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瞬间凝固了下来。

    而听到骨傲所言,敖乙的脸色同样阴沉至极。

    来者,不善啊。

    可,鳄战在他蛟人族之事,整个海域根本无人知晓。

    就算是蛟人族,也只有几位长老知道鳄战身份,寻常族人根本不曾注意到族中突然出现的那位青年。

    对于妖族,尤其是血脉古老的妖族而言,百年时间,堪称须臾。

    难不成,这事儿真的是鳄战少主做的?

    否则,凭他一个骨傲,又怎会如此笃定地说,鳄战在他蛟人族中?

    “呵呵,骨傲少主,人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族中,何时有叫鳄战之人?”

    敖乙眼眸冰冷地看向凌霄,以骨傲的脾性,就算当真知晓鳄战的存在,也绝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上门挑衅。

    倒是这个白衣少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毫无身份之人。

    可,一个人族,为何要掺合海族之事?

    “他告诉我,做好这件事会带我起飞,他说他如今就在蛟人族,叫我有事可以来此处找他!不会错的!公子,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所说的句句属实!”

    骨傲神情激动,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他与鳄战相遇的情景。

    “敖族主,今日我来,并非是针对蛟人族,我答应过我妹妹,一定会帮她手刃仇人。”

    凌霄抬头,看向那神色阴沉的蛟人族主,语气平静地道。

    “我说了,我族没有叫鳄战之人,如果你再胡搅蛮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敖乙挥手,顿时有两名蛟人神帝踏前一步,朝着凌霄走了过来。

    “看样子,蛟人族确实没有叫鳄战之人啊!”

    凌霄点头一笑,魂海之中突然传来叠影的传讯,“主上,有强者从东边过来了。”

    “终于来了么?”

    听到声音,凌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森冷,“骨傲,你敢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