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27章 尽归我手
    “哦?可我怎么听说,你血鲨一族派去仙玄宗比武的长老,皆投奔了那天鳄族之人,并与南疆魔门联手,屠戮了仙玄宗?”

    紫袍女子缓缓转身,露出一张娇艳妖娆的绝美仙颜。

    此时她的嘴角虽噙着笑意,语气也颇为温婉,可这一幕落在血鲨族主眼中,却险些吓得他心神失守,殒命当场。

    “紫皇!!我血鲨一族忠心,日月可鉴!!污蔑,这纯粹是污蔑啊!!前几日有长老从仙玄宗逃回,亲口向我诉说了仙宗变故,是这方人族势力撕毁约定,对我海族出手,甚至还包庇了一位天毒邪体!!”

    “哦?是么?”

    紫皇淡然点头,一双金色的眸子充斥一丝淡淡的凝重。

    仙玄宗,她去了,鳄逆已逃。

    而方才,她亦在那死在殿前的血鲨族长老记忆中,看到了当日被凌霄派遣回来的海族神帝惨死的情景。

    确实是天毒无疑。

    可,到底是谁在撒谎?

    当初她与第一神使大战之际,曾听到仙玄宗主的呼救。

    说是天鳄一族率领鲨云等人,联手南疆魔门,屠戮了这方人族势力。

    可如今这血鲨族主又口口声声说,是仙玄宗杀了他族长老十人。

    如今,仙宗覆灭,而海族十帝同样消失无踪。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隐隐间,紫嫣感觉有一张大网从天落下,将整个南疆囊括其中。

    会是…鳄战么?

    “皇!!我血鲨一族,开疆扩土,从无二心,这次仙宗之行,就连我儿无赦亦陨落其中,您若还不信,今日便将我命拿去吧!!”

    血鲨族主缓缓闭目,一副甘心赴死的模样。

    而紫皇脸上的冷意却悄然散出,玉手轻挥,只见一缕灵光化风,将血鲨族主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鲨族主哪里话,你的忠心,本皇怎会不知,只是这鳄战假冒天鳄一族,祸乱我海域民心,实在可恶,如今又与魔门联手,覆灭了仙玄宗,我想圣教也不会放过他的。”

    紫嫣淡然一笑,只是其中深意却已极其明显。

    鳄战,已是人妖共愤,谁若包庇,就将承受海皇殿与圣教的共同制裁。

    “紫皇放心,我这就下令,派遣所有族人找寻那鳄战踪迹,一旦发现,定斩不饶!!”

    “嗡。”

    就在血鲨族主话音落下的瞬间,大殿上方,虚空陡然波荡了一瞬。

    紧接着,一道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从天而降,落在了血鲨族主身旁。

    “皇。”

    来人一身黑袍,长脸鹰鼻,一双眸子狭长阴森,呈现一种诡异的褐色,叫人一看便觉阴森邪异。

    他名蛇肆,乃是紫皇近卫,修为早已踏入神帝六品巅峰,颇受海皇器重。

    “但说无妨。”

    见蛇肆眼中噙着一丝戒备,紫嫣顿时摇头笑道。

    “汐儿公主的行踪,找到了,金鳞一族被人所灭,如今她正与一位人族青年质问骨蚌族,据那骨族少主所说,他是受鳄战指使,如今那人就隐藏在蛟人族!”

    “什么?!”

    紫嫣美眸微凝,周身一股大势横压天地,瞬间令在场所有海族强者匍匐在地,瑟瑟不安。

    “蛟人族?!”

    海域万族,蛟人族无疑最为强横,底蕴悠久,族中强者无数。

    也正因如此,这一族向来不将紫嫣放在眼里,甚至暗中…多有手脚。

    难不成,他们知晓了汐儿身份,故意给我难堪?

    紫嫣黛眉轻簇,金眸之中霞光万道,衍化无尽异象。

    “皇…要不要…”

    蛇肆褐眸中闪过一缕森冷,而紫皇周身,瞬间掀起万丈妖气。

    “此事当真?!”

    “属下也不敢确定,我当时感觉与公主同行的那位人族,察觉到了我的气息。”

    “蛟人族,你们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紫嫣一步踏出,身化惊鸿,瞬间消失而去。

    而血鲨族主等人则是对视一眼,眼底深处皆闪烁一抹复杂之意。

    海域,怕是要…乱了啊。

    而此时,在那海域极深处,凌霄与汐儿并肩而行,朝着蛟人族所在的化龙海一路行去。

    这蛟人一族,本就是天鳄奴族,传承千年,底蕴深厚。

    鳄战三百年前被紫嫣挖了妖丹,夺了仙源,如今怕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而凌霄只需稍稍帮他暴露一下身份,恐怕这位远古霸主,必将揭竿而起,顺势反了。

    蛇肆已离去多时,恐怕这会儿,海皇应该也在朝蛟人族赶来了。

    到时候,只需表演一番,就必然能令海皇落入此局,完成一波…三杀。

    第一神使、鳄战、海皇,三人为棋,海域大势,尽归我手。

    “公子…前面就是蛟人族所在的化龙海,寻常时候,这片海域外人不可踏足。”

    汐儿声音里依旧有些紧张,毕竟蛟人一族,就连师尊都极其忌惮。

    以公子的实力,若是惹怒这一族,怕也是凶多吉少。

    “外人不可踏足?这蛟人族实在霸道,不过…汐儿,我的身份暂且不要暴露。”

    凌霄淡然一笑,一手握住汐儿玉手,朝着眼前那一片灵光璀璨的海域掠去。

    “嗯。”

    直到眼前突然有神柱通天,仙辉跌宕,两人身影方才落至海底。

    “嗯,大胆,竟敢私闯我蛟人族地!!”

    在那海底深处,一座水晶宫殿绽放宝气。

    从远处望去,可见层层仙气浮腾,阵道之意流转,幻化万千神象,颇有几分仙迹之意。

    之前,凌霄曾从鳄逆口中得知,这鳄战十年前以族令试图与他沟通。

    只是彼时的鳄逆已被困在阵法之中,根本无法回应。

    而以天命之人的谨慎,凌霄猜测,这鳄战多半是猜到了一些事情。

    三百年前被害,十年前方才第一次现世,我是该说你稳健呢,还是苟呢。

    不过,如今这鳄战既现身蛟人族,凌霄猜测,他多半是有所图谋。

    借助蛟人族诛杀紫嫣,说实话,难度太大,还有暴露的风险。

    可借助蛟人族的力量,找寻鳄逆,进入天鳄祖地,倒是可以图谋一番。

    有意思,只是不知如今这鳄战的修为,又在何等境界?

    “嗡。”

    凌霄手指伸出,凭空斩下,只见一缕清光撕裂海幕,直接将那守在宫外的两名蛟人侍卫斩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