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25章 引皇入局
    “狂妄小儿!你真当自己是圣教神主么?灭我骨族?凭你也配??”

    骨月衅此时虽然很想立马前往海皇殿,将鳄战的行踪禀告海皇。

    但很明显,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将这个同样知道了鳄战行踪的外人诛掉。

    以免…这个关系着骨族飞黄腾达的消息泄露出去。

    “嗯?你是如何看出我身份的?”

    凌霄眉头轻挑,随手将那一枚神令从乾坤袋中取出,然后朝着头顶一举。

    “见到本主,凭何不跪!!”

    “嗡。”

    一缕仙意,轰然垂落。

    只见那神令之上,突然绽放万丈金辉。

    恐怖大势,如天地倾覆,搅动万里海潮。

    骨月衅脸上的讥讽还未散去,就彻底呆滞了下来。

    我…淦?

    这就是所谓的…一语成谶么!

    “扑通!”

    “扑通!”

    骨族之中,突然传来阵阵跪拜的声音。

    只见那原本神色倨傲的众人,纷纷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唯独骨月衅眼中充斥一抹疑惑,不应该啊。

    这金令中的神威,的确是极其恐怖,可看这少年的模样,有二十出头么?

    难不成,是那位传说中的圣教圣子?!

    “来人可是圣教圣子?圣子,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哪怕是圣教圣子,也绝非骨月衅所能招惹。

    此时他的眼中,似闪烁一抹决绝,然后一把握住骨傲头颅,将他提到了凌霄面前,“圣子,若是小儿招惹了你,我愿将他交由你处置。”

    “哦?”

    凌霄眉头轻挑,嘴角却扬起一抹玩味。

    这位,可是我专门邀请的重要演员,所以,骨族今日必灭,唯独他不能死。

    否则待会儿,谁去蛟人族指证鳄战?!

    至于为何要暴露圣子身份?

    呵呵,有时候适当地露出一些纰漏,也未必是坏事。

    总归,如今他就是圣教圣子,称不上破绽。

    凡事做绝,反而会叫人生疑。

    汐儿,你说对么?

    我是圣教圣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神秘的事物,确实容易叫人心生畏惧,却难以被完全信任啊。

    况且,紫嫣过会儿定会前来骨族查探究竟。

    凌霄需要一个身份,来解释屠戮此族的实力所在。

    否则,凭那个女人的心计,未必会真正给他交易的机会啊。

    “骨族主怕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今日骨族鸡犬不留,就绝对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凌霄摇了摇头,而骨月衅的脸色终于彻底阴沉了下来,“圣子未免太霸道了,凭你想灭我骨族,怕是有些不能够。”

    “都给我站起来!!”

    “轰!!”

    如海妖气自骨月衅周身荡漾,一瞬间便将那神令威势尽数抵挡。

    在其身后,四大骨族神帝缓步踏出,眼眸中已有战意。

    开玩笑。

    区区一个圣教圣子,只身一人来我万里深海,居然扬言要灭我整族?

    用什么灭?用嘴吗?

    淦!

    “凭我是不能够,可…加上他们呢?”

    凌霄眸光清冽,嘴角扬起一丝阴森。

    紧接着,所有人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在那少年身后的地方,突然有一道道气息恐怖的身影浮现。

    在往后…竟是一片王阳血海!!

    “咕噜。”

    饶是以骨月衅的心性,此时看到那站在凌霄身旁的熊寰等人,眼眸中都是闪烁一抹震撼。

    更何况,那一万整齐而立的血卫,更是莫名叫人心生压抑。

    “圣…圣子,你看…要不…”

    “杀。”

    凌霄根本不曾理会骨月衅脸上的慌乱,手掌轻轻挥下。

    只见熊寰、刑深、火恒等人身化残影,瞬间拦下了骨族诸帝。

    而萧北伐更是率领一万血卫,朝着那骨族众人径直扑去。

    鲜血瞬间染红了万里海域,恐怖的灵威,将海水碾压成漩。

    只是面对熊寰等人,骨族神帝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短短片刻时间,便有两人身陨,形神俱灭。

    “可惜了。”

    凌霄摇头轻叹,如今当着汐儿之面,他倒也不敢轻易吞人神魂。

    更何况,海皇…终究是要来的。

    从她囚困鳄逆的手段来看,这个女人,手段通天,尤其擅长阵法之道。

    这万一再被她看出端倪,对凌霄的大局势必会有所影响。

    方才那隐匿于远处的身影,凌霄早有感觉,从忘屿之畔,此人便一路跟踪。

    只是他既未现身,也不曾有一丝杀意,偏偏一身妖气极其阴邪,领悟了寒冰道则。

    这种道则,本就稀少,而凌霄命叠影稍加打探,便知晓了此人身份。

    海皇亲仆,蛇肆统领。

    方才凌霄有意震慑,正是为了叫他…去给海皇传信。

    鳄战现世,这个消息,足够引那位海域新主入局了。

    否则你以为,他凭什么能活着离开?

    “公…公子,他们都是何人?”

    汐儿诧异地看着那惨被屠戮的骨族众人。

    虽说这般屠戮,的确叫她心神舒畅。

    可那染红的海域,却着实有几分…触目惊心。

    “都是我的仆人。”

    凌霄抬头,看向那蜷缩在大殿一侧的骨傲,轻轻挥了挥手。

    “公…公子!!”

    骨傲连滚带爬地跪在凌霄面前,此时心底早已对这个恶魔一般的少年感到恐惧。

    金鳞一族,本就是被他授意所灭,可如今,他竟以此为借口,灭了他骨族。

    而且,从他方才教自己说的话里,明显是对蛟人族有着想法。

    难不成,他还打算连蛟人族也灭了?

    “你刚才说,鳄战藏身在蛟人族?是他指使你灭了金鳞一族?”

    凌霄神色平静,根本不曾理会远处纷乱的战场。

    “是是!就是鳄战!!他…他叫我做的。”

    骨傲哆哆嗦嗦,浑身颤抖。

    我能怎么办?

    我被种了印,还不是你想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哦,那待会儿你随我去蛟人族,我们去见见你这位…好大哥。”

    凌霄冷哼一声,而骨傲神色却有些疑惑。

    鳄战之名,他不是没听过。

    可,他在不在蛟人族,我根本不知道啊。

    难不成…凌霄主人是打算强行把这口锅扣在蛟人族头上么?

    只是…

    骨傲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乎被屠戮殆尽的骨族强者,狠狠咽了口口水。

    主人啊,你手下这些人虽然骁勇,但是想要覆灭蛟人族,怕是有些不能够啊。

    毕竟,那一族,可是真正的海域霸族,紫皇之前,曾震慑了无尽海千年时间。

    这一族中的强者,随随便便出来一位都能碾压骨族。

    而骨族之所以位列十大王族,不过是因为…我族看着坚硬,其实就是壳硬,实则软的很!

    海皇第一忠族,你以为这个名头是白叫的么?

    淦!

    要不要提醒提醒主人,切不可将我族与蛟人族混为一谈啊。

    “圣教圣子!!你欺人太甚!!!”

    远处大殿,突然传来一声怨怒惊喝。

    只见骨月衅生生挨了熊寰一掌,胸口瞬间塌陷,露出森白骨骼!

    可他却趁此机会,朝着凌霄怒掠而来。

    “嗯?”

    汐儿与骨傲的脸色同时一变,只是以两人的修为,此时反应已有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骨月衅手掌印出,洞穿海幕,出现在凌霄头顶丈许之地。

    “公子小心!!!”

    “主…咳咳,父王,不要冲动啊!!”

    “嗡。”

    可!!

    就在骨月衅眼中狰狞凛冽,阴森大笑之时,凌霄的眼中却突然闪烁一抹淡淡的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