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24章 我帮你杀
    骨蚌一族,本就是无尽海王族。

    传言这一族,乃是最早投靠海皇紫嫣的海族。

    就算如今,海域有十方王族,可骨族却依旧深得海皇器重,究其原因,还不是这一族,长得像舌头!

    所以,动手之前,凌霄故意挑明汐儿与海皇的身份,以确保他的猜测没错。

    对于一方枭雄,什么忠心、情谊,都没有意义。

    她看重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汝之妻…

    哦,跑题了。

    总之,如果汐儿死在骨傲手里,想来海皇也不会为她一人覆灭骨族。

    可同样的,如果汐儿灭了骨族,这位海皇也不会太多怪责。

    毕竟,死人是没有任何利益可图的。

    直到两人身前的海域突然散发出刺目的森白,凌霄身影方才落下,看向了视线尽头的一座森白大殿。

    大殿之上,灵光明灭,镶嵌万颗骨珠,绽放幽辉。

    远远望去,那殿就如同一只倒扣的蚌壳,美丽中透露诡异。

    与金鳞族地相比,眼前这座大殿,无疑要雄伟数倍。

    其中有诸多强横的气息波荡,正是骨族所在。

    “站住!来者何人?”

    而就在凌霄两人朝着骨殿行去时,前方突然走来六位骨族之人,拦住了两人步伐。

    “嗡。”

    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凌霄两指伸出,凭空斩落。

    只见六颗头颅整齐地跌落地上,散出数丈血痕。

    汐儿眼眸微凝,小心翼翼地瞥了凌霄一眼。

    不知为何,有时她觉得这位公子温暖正直,有时候又觉得他…过于残酷冷漠了。

    就很矛盾,又很…着迷。

    “怎么了?”

    似是感觉到了汐儿眼中的迷茫,凌霄转头,露出一抹温和笑意。

    “哥…哥哥,你好勇。”

    “没什么,唯手熟尔。”

    凌霄神色漠然,转而看向骨殿方向,手指伸出,快速挥下,“骨傲,出来受死!”

    “嗡。”

    一缕清光,如鸿蒙绽放,携三千灭世。

    汐儿只看到眼前海域荡漾起万千涟漪,然后…那远处的骨殿竟整齐地从中破裂而开。

    浓郁的血气自殿中弥漫而出,显然凌霄这一指,诛杀了诸多不曾反应过来的骨族龙套。

    “谁!!”

    “谁敢来我骨族放肆!!”

    整座骨族族地,突然陷入一片混乱。

    只见一道道身影鱼贯走出,站在那骨殿之前。

    为首的,乃是一位身穿金袍,模样威严的中年男子。

    他的气息,已达七品帝境,正是如今骨族之主,骨月衅。

    在其身后,亦有数位神帝并肩而立,而骨傲的身影则是有些畏惧地躲在众人之后,眼神是一种…复杂疑惑的惊慌。

    我…!!

    公子,是你吗?

    不是。

    公子是你爹!

    这到底,是他…怎么回事?

    怎么我前脚刚帮你灭了金鳞族,你就单枪匹马打入我骨族内部了。

    不是,你来装逼就来吧,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你这万一再被我亲爹给诛了,我魂海里有你种下的魂印,我会不会…陪你一块儿陨了?

    “方才是你,劈开了我族圣殿?”

    骨族之主神色疑惑地看向凌霄,方才那一道无匹剑意落下,他还以为是人族哪位剑道神帝打过来了。

    可,怎么就成了一个少年?

    “骨傲,金鳞一族,可是你灭的?”

    凌霄并未理会骨月衅,而是冷眼看着他身后的骨傲。

    闻言,后者面皮轻颤,冷哼一声,“不错!!”

    “你既然承认,那便好说。”

    凌霄漠然点头,目光扫过殿前的诸多骨族强者。

    除却骨月衅,这海域王族尚有五位神帝,修为多在三、五品的境界。

    当然,原本骨族还有一位六品神帝的,只不过死在了忘屿之畔。

    “覆灭金鳞族?”

    骨月衅有些疑惑地看了骨傲一眼,“是你干的?”

    “父王!我也是受人所托!”

    骨傲讪讪一笑,“我之前游历海域,遇到了一位好大哥,他与这金鳞一族有些嫌隙,叫我帮他教训教训这一族。”

    “什么?!”

    闻言,汐儿眸中顿时闪烁一抹诧异怨怒。

    原来,这骨傲并非是因为记恨自己灭了金鳞一族。

    他竟也是受人指使!

    可,堂堂王族少主,放眼整个海域又有几人能够指使得了他?

    “好大哥?什么好大哥?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

    就很莫名的,骨月衅心底竟有些淡淡的不安。

    金鳞一族虽是小族,可如今海域一统,海皇严禁屠族灭门行径。

    骨族身为海皇麾下的忠犬,怎能做出如此忤逆海皇之事?

    还想不想要今年的最佳忠犬奖了!!

    “父王!他叫鳄战,说能带我走上海域巅峰,不用努力就叫我出人头地,如今就在蛟人族中。”

    骨傲话音刚落,骨月衅的一张脸庞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鳄…鳄战?!”

    “不错!父王,你也认识我这位好大哥么?”

    “我认识你…个der!”

    “啪!”

    骨月衅狠狠一巴掌将骨傲抽翻在地上,这几日,紫皇亲自下令,严查一位名叫鳄战的青年行踪。

    说是此人冒充天鳄一族,与人族大魔联手,屠戮苍生,惹怒了圣教,见之,杀无赦!

    当然,这般说辞,整个海域怕是也没有几人相信。

    冒充天鳄一族?

    这若是没有天鳄血脉,如何冒充?

    用嘴冒充吗?

    只是!!

    骨月衅做梦也没想到啊!!

    他追查了数日的天鳄余孽,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而且,还与他骨族少主成了至交好友?

    我…!!

    狗崽子,我看你是想叫我骨族鸡犬不留啊。

    等等!!

    方才傲儿说什么?那天鳄族人,如今在蛟人一族做客?

    这…嘶嘶嘶!

    大功一件,这是大功一件啊!!

    不行,先稳住,绝不能叫别人知晓这个秘闻。

    只要我能奏禀海皇,诛了那天鳄族人,顺便灭了蛟人族,日后海域,我骨族就是一人之下,万族之上!!

    “鳄战?”

    凌霄眉头轻挑,“难道是那位之前联手魔门的天鳄族传人?”

    “蛟人族?怎么…又扯到了蛟人族?”

    汐儿俏脸煞白,明显有些紧张。

    与骨族不同,那方王族,才是海域真正的霸主。

    甚至若非海皇实力强横,碾压万敌,如今的海域,当以蛟人为首!!

    “无妨!总归都是要死的。”

    凌霄淡然一笑,眸光陡然森冷,突然转头看向海域深处。

    那里,突然传来一缕细微波动,转而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