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23章 迷雾又起
    “咳咳咳咳,公子,我怕是要不行了!汐儿,就拜托给你了。”

    金鳞族主咳出一滩血迹,然后深深看了汐儿一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父王!!!”

    汐儿俏脸苍白,眸中尽是悲意。

    虽说!!

    这金鳞族主临死前说出了她的来历,两人未有血缘关系。

    可毕竟,汐儿还是跟他们朝夕相处了十数年。

    如今金鳞一族满族被屠,她心底的恨可想而知。

    “先将他们…葬了吧。”

    凌霄叹了口气,轻轻拍打着汐儿的香肩,“人死不能复生,汐儿,日后…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呜呜呜呜!公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就该听你所言,杀了那骨傲!!将他碎尸万段!!!”

    汐儿扑到凌霄怀里,崩溃痛哭。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她本不想为金鳞一族牵扯太多因果,招致太多灾祸,可没想到,最后竟因为自己的仁慈,葬送了整族。

    整整一日,汐儿一人将金鳞一族数百族人尽数安置到了祖地墓葬之中。

    凌霄并未插手,只是神色平静地看着少女如此往复。

    海域世界,不分昼夜。

    因此,当大殿之中再未有一道尸影,汐儿方才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

    此时她似乎有些迷茫,迷茫于自己的身世,亦迷茫于前路何去。

    若她将此事告知师尊,不知她会不会帮出手,负灭骨蚌一族?

    不会吧。

    如今这一族,可是师尊手中颇为忠心的一族。

    况且骨族之主,修为七品,当初又是主动臣服师尊,乃是如今后者手中的一大战将。

    这些年,师尊一统海域,这骨族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她又怎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金鳞族,去覆灭这方王族?

    除非…自己死了。

    突然间,汐儿眸底闪烁一抹决绝。

    以她的实力,莫说覆灭骨族,就连骨傲也不一定打得过。

    复仇,遥遥无期。

    可汐儿一刻都不想等,她想赌一赌,就赌她的价值,值不值得师尊盛怒。

    “凌霄公子!道器,汐儿手中只有一件,另外一件…怕是很难还上了!多谢公子这一路上对汐儿的照顾,我们…就此分别吧。”

    汐儿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朝着凌霄躬身一拜。

    此时她的眼中,明显蕴含一抹死意。

    只是这一幕落到凌霄眼中,却多少是显的有些幼稚。

    汐儿的想法,他如何猜不到。

    可一个死人对于一个枭雄而言,有价值么?

    反派,有谁真的在乎感情?

    “走吧。”

    凌霄摇了摇头,棋子已落,这盘棋局正式开始。

    “公子!保重!”

    汐儿神色凄楚地点了点头。

    可就在她脚步迈出,欲要离去之时,却见凌霄突然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玉手。

    “公…公子。”

    “我陪你去骨族。”

    凌霄淡然一笑,一双星眸透露深邃,如仙韵璀璨,瞬间照映进了少女心底。

    “公…公子,我…”

    “你师尊,应该是如今的海皇紫嫣吧。”

    凌霄莞尔,又见少女眼眸微凝,当即摇了摇头,“你无需顾虑,我对你海族之事并不敢兴趣,只是我既答应了金鳞族主照顾你,自然也不会看你去送死。”

    “骨族乃是无尽海王族,我若屠之,必会为你招来大祸,不过你师尊既是海皇紫嫣,一切自当别论。”

    “什…什么?公子…你…”

    说实话,此时的汐儿已经完全懵掉了。

    听公子的意思,他是想一个人…屠戮一方海域王族?

    这是…何等的霸道?

    当然,这事儿要是换成旁人来做,多少是有些不自量力,自取其辱,受人嘲讽。

    可,就是很莫名的,汐儿眼中渐渐生出一丝希冀。

    她见识了这位公子绝世的姿态,知道他身后亦有强者追随。

    尤其是那一道高达数丈的可怕战傀,更是连魔乌族长老都能随手捏死。

    此事,或许可行!!

    “公子!!你若能为汐儿报此大仇,汐儿此生愿为奴为婢报答你!!”

    一瞬间,汐儿红了眼眶,湿了…脸颊。

    “滴,天命之女欲向灭族反派臣服,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嗯?汐儿,你说什么呢,我做一切,只因我当着老族主的面儿,答应照顾你一生,你无需如此。”

    凌霄神色肃然,只是心底却冷笑一声,这才对了么。

    什么道器灵宝,哪有你…来的香啊。

    龙女,本就是天地之宠,万世难见。

    虽说这汐儿父母或许早已陨落,但她的天赋血脉,就注定会扶摇九天,成为凌霄日后踏临仙域的臂助。

    只是!!

    越来越迷惑了。

    这区区圣州贫瘠之地,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天命妖孽?

    这些人,虽然修为不高,可各个模版强横,天赋无一。

    众所周知,越古老的天地,方才能蕴含越纯粹的天地本源。

    也只有那等古地仙迹,才有可能孕育出绝世的妖孽。

    难不成这圣州,除却是一方囚牢,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凌霄眼眸微凝,若是叶青婵记忆未泯,他或许还能从这位叶族身上探查一二。

    可如今,这个秘密,怕是只能从神主身上找寻了。

    可,还是不对劲。

    当初凌霄诛杀的那位叶族先祖,自碎肉身,以残魂镇压魔骨,妄图夺舍天魔,成就亘古。

    若是这方天地,有比天魔骨更大的秘密,以她的眼界阅历,又怎会不知?

    如此,她又何需多此一举,图谋天魔?

    扑朔迷离,迷雾…又起。

    “公子!!!”

    而就在凌霄暗暗沉吟之时,在其怀中,汐儿忽然用力抱紧了他,似要将自己融入凌霄怀中。

    人生第一次,她在一个外人身上感觉到了温暖,安宁。

    待我我妹?

    可,公子,我并不想做你的妹妹。

    “好了!走吧,骨族残暴,当举族屠灭。”

    凌霄淡淡一语,收起地上一根骨矛,牵着汐儿玉手,朝着海域深处行去。

    区区骨族,他倒未曾看在眼里,只是骨傲只算一块砖头,他要用这个废物,引出此局真正的主角。

    鳄战少主,你在蛟人族待的可否安逸?

    什么,你蛟人族根本没有什么鳄战少主?

    那你们可敢叫我搜索一番?

    噗嗤。

    我猜你们不敢,可…无妨,海皇会借口帮我搜寻的!

    天地为局,尔等…皆为棋子。

    有些局,可不是你不想入,就不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