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19章 众生为棋
    无尽海域,忘屿之畔。

    汐儿神色绝望地看着那两道破天而来的森白骨矛,眼眸中透露一抹黯然。

    方才一矛,已破了她神影,耗尽了她体内灵力。

    如此,两矛同插,她怕是…在劫难逃了。

    没想到,她闭关六载,方才出世,就沦落到这般境地。

    情与命皆失。

    这便是,不尊师尊言的下场吧。

    “嗡。”

    刺耳的嗡鸣声轰然响彻,两柄十丈凶矛划破长空,崩裂苍冥,如天外陨星,朝着汐儿当头落下。

    “少主!我们可以走了。”

    虚空之上,骨权转身看向骨傲,神色淡漠地道。

    而汐儿亦轻叹了口气,嘴角扬起一抹苦涩。

    终究是,无力回天了吧。

    只是!!!

    就在她挣扎着站起,眼眸透露决绝,想要拼死一搏之时,却见眼前的虚空,突然荡漾起万层涟漪。

    然后!

    一道白衣身影恍如仙庭谪落,衣袂飘荡,道韵天成,直直挡在了她的身前。

    这一刻,天地无辉,日月失色。

    唯独那一抹绝世的白,如同执缕,深入眼眸,铭刻于心。

    “是…凌霄公子么?”

    “轰!!”

    万千符纹腾空,将天地映衬成一片银白。

    只是这种白与骨矛的森白截然不同,而是一种灿烂的银色。

    青天崩陨,有极凌厉的劲风刮向四野。

    海域破碎,掀起万丈浪潮,又…从天洒落。

    暴雨初至,却难掩那璀璨芳华。

    骨傲两人脚步一窒,转头看向那光华灿烂之地,眼眸皆是狠狠一凝。

    直到天地间银光尽泯,万籁无声,两人方才眼眸震惊地看到,一道白衣身影立于汐儿身前,两手横握,竟生生将那骨矛握于了手中。

    恐怖!!

    简直荒谬!!

    这骨矛亦是骨蚌一族的天赋神通,如今又被一位神帝强者全力施展,居然被那少年…两手给接住了。

    “汐儿姑娘,又见了。”

    凌霄身影背对汐儿,转头露出一张完美侧颜,嘴角是一抹温和笑意。

    下一刹,只见他手掌猛然一握,那两只骨矛竟顷刻间崩碎而开,化成漫天粉末,随风散去。

    汐儿愣愣地看着凌霄,美眸渐渐圆瞪,直至玉手捂住红唇,再难言语。

    如果,这个世上有谁称得上绝世二字,那定然是眼前这位公子。

    与他相比,青禹什么的,简直就是…垃圾、败类、废物!!

    “滴,天命之女对反派天魔心生好感,开辟作死新天地,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是你!!”

    骨傲眼眸微凝,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畏惧。

    虽然眼前这人族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甚至周身亦没有太多威势散出。

    可,就是很莫名的,骨傲总感觉他那一双星眸,如同牢笼,能困人心神。

    “我送出去的东西,你也敢抢?”

    凌霄神色平静,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充斥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

    “凌霄公子!你还是快些离开吧!这骨傲身旁,还有一位六品巅峰神帝…等他回来…”

    “他回不来了。”

    还不等汐儿话音落下,凌霄已经笑着摇了摇头,手中一柄古刀横握,遥指骨傲。

    “什…什么?”

    这一刻,骨傲只感觉一缕寒意自心底升腾,竟没有丝毫犹豫,转身朝着海域尽头逃窜而去,“骨权!!拦下他!!”

    “是!少主!”

    骨权神色微凛,他虽不知晓少主为何会如此惧怕一个少年,但…

    这少年看上去好像是挺牛逼的哈。

    “嗡。”

    绚烂灵辉,充斥天际。

    只见骨权周身,开始有道纹衍化,在其手中,一尊森白古印显露真形,绽放神芒。

    然后,骨权一手握印,从天而降。

    一身灵力尽汇印中,天地间灵风呼啸,妖威纵横。

    短短一刹,那骨印竟化山岳庞大,遮天蔽日,欲要将凌霄与汐儿一并震杀。

    自始至终,凌霄神色都没有一丝的波澜。

    一个海族神帝,修炼数百年也不过才二品之境,对他根本没有一丝的威胁。

    当然,此时凌霄大可以将刑深等人召出,挥手即可诛杀此人。

    可…博少女欢心这事儿,当然还是要亲力亲为。

    哥哥威武,哥哥神勇。

    妹妹才能芳心与体皆颤啊。

    “不自量力。”

    凌霄淡然一笑,手中古刀陡然斩下。

    只见一缕乌光撕裂云霄,虚空中仿佛有一道魔影自万古踏临,朝着那骨权横掠而去。

    天地昏暗,仿佛不承这一刀之威。

    哪怕凌霄并未施展魔意,单单这邪神刀式,试问世间又有几人可敌?

    无匹刀意贯穿云穹,将青天划分两半。

    而骨权只感觉眉心一凉,眼前的神印竟突然从中裂开。

    紧接着,他便是有些惊恐地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仿佛突然失去了掌控。

    “扑通。”

    鲜血如雨,从半空散落。

    而凌霄却抬头看向远空,那里,一道身影缓步踏来,手中似提着一物。

    细看之下,竟是骨傲。

    “主上。”

    萧贫躬身一拜,随手将那骨族少主丢到凌霄面前。

    以他神帝境界,擒拿一个神侯简直轻而易举。

    “公子!!公子!!求你不要!!都怪那个青禹,是他煽动我对汐儿姑娘下手的!他还说…他还说汐儿是他的女人,却背叛了他…公子!!都怪我,都怪我一时失了智,才信了那个畜生。”

    骨傲跪于虚空,哭的撕心裂肺。

    尤其是此时身下那被凌霄斩成两半的骨权,更是令他心底寒意愈浓,不觉间尿已湿了衣衫。

    “青禹!!”

    闻言,汐儿玉手紧握,美眸中闪烁一抹恨意。

    “你决定吧,杀还是不杀。”

    凌霄平静一语,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女。

    “我…决定?”

    汐儿明显一愣,无论如何,凌霄都已杀了两位骨族神帝。

    如果,她放这骨傲回族,他就不怕后者会举族报复么?

    就很突然呢,是被信任的感觉。

    “公…公子,我…”

    当然,按照汐儿的性子,本就不愿轻易招惹这些海域王族。

    更何况,那魔乌族少主已因她而死,虽是死有余辜,可对于她身后的金鳞族而言,却堪称灾祸。

    师尊确实极其宠爱她,可师尊的性格,汐儿却也清楚。

    霸绝天下,独掌天地。

    众生皆为棋子,万妖只分有用无用。

    相比于魔乌族而言,金鳞一族确实弱小可怜。

    所以,大概在师尊眼里,章乌死了便死了。

    但想要她因此诛灭魔乌一族,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说到底,她在意的只是自己,而非金鳞族。

    或者说,她在意的是自己的霸途。

    否则,她一旨令下,海域谁敢轻易招惹自己?

    可她没有,她担心自己万一落入别人手中,成为制衡她的权柄。

    所以这六年,汐儿一步都不曾离开过海皇殿。

    “无妨!你若不想杀他,我便饶他一命,没什么好顾虑的,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斩草不除根,怕是后患无穷。”

    凌霄语气平静,倒是令汐儿心底感激愈浓。

    当然了,无论汐儿做何选择,都不会影响凌霄接下来的计划。

    骨傲,只是一环,计划当然是分A和B。

    “多谢公子体恤,不过…他也是被人利用,想来不会再做蠢事了。”

    “公子!!汐儿姑娘放心,我再也不敢了!!”

    骨傲脸上充斥一抹恐惧,赶忙磕头求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