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18章 红莲女僧
    “那个,几位大哥,你们能给我聊聊那天毒邪体的事情吗?”

    这笼罩在黑袍之下的人影,自然就是一路南逃,逃到这海域深处的凤如歌。

    原本她是打算逃至这海域混乱之地,以躲避世人追杀。

    毕竟,这天涯城里尽是邪魔外道,谁还会在乎她这位毒体传人?!

    可!!

    没想到啊!!

    这天毒圣体不愧是禁忌体质,举世不容!!

    这他…连邪魔都不容我!!!

    “呵呵呵!你也知道天毒邪体?哎,近日南疆还真是…动荡不堪啊!”

    几个青年修士凑在一起,连城门都不进了,开始谈论起近日南疆发生的大事。

    “据说那天毒女,其实是仙玄宗弟子,南疆魔门与海族强者联手,灭了仙玄宗,那天毒女一气之下,挥手毒杀了海域八大神帝!!”

    “我…这么刁?不愧是禁忌体质啊!!”

    “这还不算完,据说那天毒女如今已掌控了魔门,誓要一统南疆呢!”

    “真的假的!!她什么修为啊?海皇征伐百年方才统一了海族,她能打得过海皇?”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没听说么?近日海域来了一个少年大魔,专杀海域天骄,已有数位王族妖孽死于其手!”

    “我知道我知道,那少年大魔极其嚣张,走到哪都要跟人说,我是魔!我是魔!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魔…还杀魔,据说天涯城有几位传人也死在了他手中!而他…正是天毒女的手下!”

    “这么嚣张?这是妖魔皆诛啊。”

    “兄弟!!南疆变天啦,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现在这些邪魔各个天赋异禀,天毒一出,谁与争锋!”

    “你说的不全面,我还听说…海域远古霸族天鳄一族其实并未覆灭,如今就有天鳄传人现世,与魔联手,欲要征服海域!!”

    “什么!天鳄一族?不愧是乱世啊,这些妖魔鬼怪都现世了!”

    众人神情振奋,添油加醋,诉说着海域秘闻。

    这谣言为什么更具有煽动性,当然是因为…刺激啊。

    反正你又不知道我是谁,老子还不是想怎么造就怎么造。

    “咕噜。”

    凤如歌站于人群之中,眼眸震颤。

    挥手毒杀海域八大神帝?

    这他…是谁造的谣?

    我有这么牛逼,我还至于躲在这里苟延残喘吗?

    这是阴谋,这是阴谋啊!!

    有人想弄死我!!

    “各位,那天毒女好像修为不高吧?你们这些传言,真实么?”

    凤如歌深吸了口气,小声询问道。

    “真!!我以狗命保证,我方才所言皆是真的!天毒之体,圣州共忌,跟修为有什么关系!那般剧毒,据说看一眼,都会全身溃烂,神帝不敢与其争锋!!”

    其中一位麻脸青年信誓旦旦地道。

    “越来越邪乎了!”

    凤如歌咽了口口水,想要辩驳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诸位,你们知道那天毒邪体张什么样儿么?”

    “当然知道,她叫凤如歌,长相绝美,据说连圣教圣子都被她蒙蔽,拜倒在她美貌之下,喏,画像都贴城门上了。”

    麻脸青年指了指远处城门,神色颇有些骄傲。

    “不过大家伙儿不必担忧,据说圣教第一神使已赶回仙玄宗,调查此事,而海皇也秘密颁布法令,严查那天鳄传人的动向,如今两大九品神帝联手,怕是想要将这些邪魔扼杀在摇篮之中啊。”

    “兄弟,你好像也是魔吧?”

    “我算什么魔,不过是屠了两个山村,跟天毒女比起来,我算个屁啊…”

    “你们几个!进不进城?!”

    就在几人牛逼吹的正嗨之时,城门之下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进进!大人!我们这就进城。”

    众人脸色一颤,转身朝着城中行去。

    唯独凤如歌,悄悄退出人群,朝着相反方向而去。

    “咦?方才那个女子,怎么有些眼熟?”

    麻脸青年突然驻足,神色间有些迷茫。

    只是待他看到城门上的画像时,一双眼眸陡然圆瞪,“天天天毒女!!”

    “轰!”

    整座天涯古城,瞬间有无数灵辉冲霄。

    而凤如歌也终于不敢犹豫,周身亮起三十九道玄辉,拼命朝着岛外逃窜而去。

    在其身后,破风声轰然响彻,同时间,天毒女出现在海域深处的消息,一日便传遍了海域万族。

    青苍界,梵天圣地。

    此地神木韬韬,佛光绽放。

    有无数诵吟经声传彻四野,透露宝像威严。

    青山耸立,香火图腾。

    山中一尊卧佛,闪烁灿金佛光,令人心生安详。

    作为青苍一界最为著名的佛门圣地,梵天圣地向来受万灵敬仰,千族朝拜。

    甚至!!

    就算是此界最顶尖的势力,亦要在佛前俯首,祈求夙愿。

    世人常言,灵珠山中跪一日,自有佛陀护余生。

    只见在那山间石道上,随处可见一些虔诚身影,或跪或伏,双手合十,其中不乏一些气息悠扬,灵威恐怖之辈。

    而此时,在那山巅一座古刹之中,突然有佛辉冲霄,化佛影百丈,矗立苍穹,吸引了诸多目光。

    一位眉须皆白,身披金纱的老僧走出禅院,朝着古刹行去。

    在其脚下,有金莲绽放,衍化祥瑞,身外亦有龙象成形,一身佛法已臻至境。

    只是此时,他的脸上并不见一丝喜色,反而带了一抹凝重。

    直到他推开古刹布满尘埃的木门,看到其中一位安然盘坐的身影,眸中的凝重方才消散了一些。

    那道身影,身着月白袈裟,脖间是一挂金玉佛珠,闪烁古老清辉。

    光滑的头颅上,未有戒疤,只是眉心处,却点缀一朵红莲,不显妖异,透露无上佛性,竟是一位女僧。

    此时她正闭着眼眸,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那一张如玉清丽的脸庞似有些苍白,空灵绝尘,又淡如轻烟。

    在其周身,有佛韵流转,金龙盘踞,瑞麟跪蹄,上映九天,下照万界,说不出的神异玄妙。

    “扑哧。”

    突然间,女僧嘴角落下一缕血丝,玉手轻紧握在心口位置,一双眼眸陡然睁开。

    无尽佛光乍现,天地间似有诵经声传彻万里。

    “怎么会,他怎么会是魔?!”

    她的眸光有些慌乱,与她空灵的气质截然相反。

    甚至!!

    就连她身上的佛性,都在这一瞬间泯灭成无。

    “千世劫,万世难,没想到,这最后一劫…我竟破了佛心,动了情欲?”

    “哎!痴儿。”

    在其身后,那白须老僧微微摇头,转身离去,“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瑶光,我佛降旨,此世大乱,有妖魔为祸九天,这既是你的劫,自该由你渡,斩断孽根,方能成佛,你…好自为之!”

    “是!师尊。”

    月裟女僧起身,双手合十,朝着那远去的老僧躬身拜下。

    她的脸色早已平静,只是嘴角的血痕流落在袈裟上,有些触目惊心。

    在其眸底,似有一张温暖俊逸的脸庞,渐渐清晰。

    施主,你碎我佛心,泯我佛性,我便…诛你证佛。

    莫名的,女僧眼中闪烁一抹诧异。

    为何,为何自己会有这般杀性?

    又为何,想到他,就觉…仁慈是罪,红尘太累?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这一悲,究竟是我成佛的契还是…坠魔的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