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11章 扰我雅兴
    “这是…傀儡么?”

    章乌站在人群之前,一双眼眸陡然圆瞪。

    能以肉身之力,硬抗一位六品神帝全力一掌,放眼整个圣州,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这少年…到底是何来历?

    就很莫名的,章乌感觉到一缕寒意自脚底升腾,直接从天灵盖喷涌而出。

    “我饮酒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

    凌霄仰头,将杯中最后一滴酒水倒入口中,然后起身朝着城中方向而去。

    衣袂绝尘,洒脱肆意。

    就连一道背影,此时都如刻刀,刀刀入骨。

    绝世公子,天外谪仙,说的就是这般人儿吧?

    “都杀了吧。”

    直到凌霄的身影即将消失在众人眼中,方才头也不回地轻声道。

    “轰!”

    熊寰缓缓伸手,掌心似有山河衍化,星辰万亿。

    只见那海族神帝面色大变,想要挣脱,又仿佛无从逃脱。

    那只手掌明明只有数尺,却又如苍天浩瀚。

    最终,熊寰一手握住他的头颅,在所有人惊恐无措的目光中,生生捏碎。

    “扑哧。”

    鲜血混着脑浆迸射而开,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了整座屿城。

    章乌脚步一颤,只感觉双腿发软,此时竟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随手捏死一位六品神帝?!

    这傀儡,不对,他的眼中有杀意!!

    可为何,没有生机?

    只是终究没等章乌想明白其中缘由,一抬头,那如山身影已到了他的面前。

    章乌抬头,看着那一双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眼眸,狠狠咽了口口水,“我是魔乌族少主章…”

    “扑哧。”

    甚至没等章乌把话说完,熊寰一拳落下,直接将其砸成了一地烂泥。

    “咕噜。”

    此时无论是海族还是人族,眼眸中除了震撼,再无其他。

    这海域,何时来了如此狠人?

    那少年,究竟是何身份?

    杀一位王族少主,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原因,竟仅仅是因为…打扰了他饮酒?

    惹不起惹不起!

    而此时,汐儿俏脸上却扬起一抹疑惑。

    原本她还以为,那少年是为她出手。

    可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想多了呢。

    就很莫名的,汐儿心底突然生出几分好奇。

    好奇他的身份,亦好奇…他为何与这世间的少年,都不同。

    以往只要汐儿出现的地方,总会有舔狗追随。

    而但凡有些身份的,要么像章乌那般直接用强,要么就是自恃身份,傲慢无礼。

    可,那白衣少年似乎与世皆异。

    冷傲,神秘,霸道,无视世间一切规矩。

    在他身上,汐儿仿佛看到了师尊的影子。

    会是谁?

    他真的,不是为我出手的么?

    只是无论如何,还是…告诉师尊一声吧,也省的魔乌族再有强者前来。

    我可不是为了他考虑,他又不是为我出手的。

    我只是担心,会错过明日那一场…星光盛典!

    屿城中央,一座恢弘金殿之前,凌霄负手而立,一身白衣咧咧如仙。

    此时他的脸上并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熊寰杀的,根本不是王族少主,而只是一个龙套蝼蚁。

    他既猜到了汐儿师尊的身份,想来那魔乌族也不敢轻易踏临此地。

    况且,就算来了,多半也只会成为凌霄的养料。

    至于方才,他为何不趁机博一波汐儿的好感…

    呵呵,幼稚!

    对症下药懂不懂?

    这汐儿毕竟是青禹的青梅竹马,哪怕她如今再失望,青禹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凌霄无垢道体假扮的青禹,一直表现的是贪婪懦弱的性格。

    而他,就要做出一副淡然霸道的姿态。

    两相对比之下,汐儿迟早会对他产生兴趣。

    到时候,凌霄只需随意布置个棋局,叫汐儿将救命恩情还给“青禹”,恐怕她心底的那丝亏欠,就会彻底消失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

    我说过多少次,地域,有十八层。

    汐儿的模版,重情重义,哪怕“青禹”如此不堪,她依旧未曾舍他离去。

    如此,你说如果她满族被灭,我再帮她报仇雪恨,你猜她会不会感动哭了?

    当然,灭族这事儿,不单单只是为了驯服汐儿。

    这,将是另一盘棋局的开始。

    众人为子,我为执棋。

    步步为营,谨慎周全,如此方才有踏临九天,战神伐仙的一日。

    “站住,这里是云来商盟,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金殿之前,两名黑衣中年伸手,将凌霄身影阻拦下来。

    只是就在他们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少年突然伸手,拿出一枚金色古令。

    两人神色一愣,下一刹,眼眸陡然圆瞪。

    “拜见盟主。”

    凌霄并未理会两人的震惊,抬脚朝着殿中行去。

    很快,魔乌族少主被人诛杀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座屿城。

    所有人心底畏惧的同时,又对那位神秘的白衣公子有着浓烈的兴趣。

    尤其是那一句,扰他饮酒的雅兴,就动手诛杀一位王族少主?

    这是何等的嚣张霸道?

    顿时间,屿城之中,暗流涌动。

    无数海族派遣强者打探凌霄行踪,最终却只得到一个消息…

    那位白衣公子,好像进了云来商盟的拍卖场,再未出来。

    难不成,这位是云盟少主?

    可据说云盟少主不是个女子吗?

    “汐儿!你在里面吗?”

    屿城中央,毗邻拍卖场的一座酒楼之中。

    凌霄站在一间客房之外,轻声问道。

    “吱呀。”

    房门打开,汐儿神色淡然地站在“青禹”面前,“青禹哥哥。”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青禹”走进房中,随意地坐在汐儿床榻之上,“汐儿,我听人说,今日有位神秘公子,动手杀了章乌?他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那位公子身份。”

    汐儿摇了摇头,却见“青禹”脸上突然浮现一抹冷笑,“我又不在乎,他能救你,我该谢谢他的,你干嘛要说谎呢?”

    “说慌?”

    汐儿黛眉轻皱,只是转瞬便明白了“青禹”的意思。

    “你是觉得,我认识那位公子,却不想告诉你?”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认识他,他为何要帮你杀人?杀的还是一位王族少主?你们…什么关系啊?”

    “青禹”眼中闪烁一抹妒意,就连语气都透露一抹轻浮。

    “我说了我不认识他,还有,他杀人也并非是为了我,只是因为章乌打扰了他饮酒的雅兴。”

    汐儿还欲解释,而“青禹”已经笑着摇了摇头,“这话,你自己信么?这海域有谁,敢用这种理由杀一位王族少主?汐儿,你不是说,你闭关六年刚刚出关么?刚刚出关就与一位人族公子勾搭上了?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的!!”

    “青禹!!!你!!!”

    汐儿俏脸冰寒,眼眸中再无一丝温度。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脑海中往日的温馨一幕幕浮现。

    那时候,他们都还年幼,说着彼此的誓言。

    为什么,一转眼,就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