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10章 唯有一剑
    “有意思。”

    酒楼角落,一道白衣身影端着一只瓷杯,轻抿着其中酒水,脸庞上悄然绽放一缕笑意。

    天命之人,确实喜欢装逼。

    但是,他们很少吹牛逼。

    换句话说,汐儿此时所言,多半是真的。

    她或者她身后之人,定是有覆灭一方海域王族的实力。

    金鳞族不过是一方小族,连王族都算不上,自然不可能是汐儿的倚仗。

    而放眼整个无尽海,能够有这般实力,只有两人。

    第一神使,以及海皇紫嫣。

    看来,汐儿口中的那位师尊,多半就是…紫嫣。

    如此一来,这荒天古碑的由来,也就极为清晰了。

    至于紫皇收徒为何无尽海无人得知,在凌霄看来,是紫嫣对她的一种保护。

    毕竟,这位海族新皇征伐海域百年,死在她手中的生灵没有百万,也得有十万众。

    如今海域虽然看似太平,却皆是震慑于紫嫣的铁血手腕。

    而一旦有仇人知晓了汐儿的身份,难免不会暗中做些手脚。

    只是直到此时,凌霄也未想明白,这紫嫣既有谋略算计那鳄逆两父子,又怎会不通晓收拢人心的手段。

    可她为何一味杀伐,急功近利?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固然是最快统一海域的手段。

    可,若想巩固地位,这样的方式,未免…欠妥。

    除非,她在意的,根本不是这海皇之位。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以为你是谁,敢与我族少主如此说话!!”

    章乌身后,那六品神帝怒喝一声,脚步陡然迈出,周身帝威汹涌天地,险些将整座酒楼掀翻过来。

    “该死。”

    汐儿美眸微凝,只是此时却多少有些犹豫。

    师尊曾言,未修至神帝之前,切不可随意暴露了身份,否则金鳞一族必受牵连。

    可六品神帝,以她如今的实力,确实无法抗衡。

    “禹哥哥,走!”

    汐儿轻喝一声,一把握住凌霄手掌,就欲离开。

    “呵呵呵,这位姑娘,我家少主既然看上你了,你还是…留下吧!!”

    “嗡。”

    一缕帝威化作灵幕,瞬间将整座酒楼笼罩。

    只见那神帝强者一手握出,虚空中似有无数触手凝现,朝着汐儿怒抓而去。

    “禹哥哥,你先走!!”

    汐儿神色冰冷,眉心神洋奔涌,瞬间将那灵幕掀翻一角,然后将青禹狠狠推出。

    “好!那汐儿,你多保重!!”

    凌霄头也不回,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而汐儿眼底终究是闪烁一抹失望以及…决绝。

    “轰!!”

    万丈神光自其眉心闪烁,只见一尊水蓝色灵影突然显化天地,矗立在汐儿身后。

    整座酒楼坍塌破碎,扬起漫天烟尘。

    “嗡!”

    而在烟尘之中,无数诡异触手蜿蜒而来,洞穿虚空,砸落在汐儿身外灵影之上。

    “扑哧。”

    哪怕汐儿天赋异禀,手段惊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位六品神帝的对手?

    仅仅一击,她身外灵影瞬间破碎,整个人顿时倒飞而出,朱口中亦有鲜血滑落。

    只是!!

    还不等汐儿身影落地,那无数触手已将她身影包裹缠绕,朝着章乌身前拽去。

    “章乌,你会后悔的!!”

    汐儿美眸中充斥惊慌,此次她借口归族,根本未曾告知师尊行踪。

    而师尊也不知晓,她赠与汐儿保命的那尊灵螺,也被这个败家丫头送给了青禹。

    所以,大概师尊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落入如此困境吧。

    青禹,我抛弃一切,苦等六年,拼尽努力完成与师尊约定,方才走出海皇殿,见你一面,可为何…你却变了。

    这就是师尊口中的…有缘无份么?

    罢了,一切,终是错付了。

    “嗡!!”

    就在汐儿目露孤苦,哀声轻叹之际,废墟中,突然传来一声嘹亮剑吟。

    一缕清光,如鸿蒙深处的那一抹创世光,悠然闪过,转瞬消散。

    “谁?”

    周围无数强者眼眸震撼,转头看向那剑光斩来的方向,只见一道少年身影安然盘坐。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古剑,另一只手端着酒杯,看都未看众人一眼,轻轻抿着杯中酒水。

    他的身上,并无一丝灵威散出,一身白袍绝世潋滟,出尘脱俗。

    甚至!!

    那一张如仙容颜,更是令在场无数骄女身躯紧绷,双手不自觉地握笼,眼眸中再无其他。

    “扑通!”

    汐儿的身影从天坠落,而那原本束缚她的灵力触手,竟在此时整齐断裂。

    “嘶嘶。”

    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瞬间响彻,此时整座屿城的视线,皆被此处动静所吸引。

    就算那魔乌神帝,眼底深处亦闪过一抹骇然。

    方才那道剑光,他看到了。

    其中蕴含的恐怖道韵,竟令他心底有种本能地恐惧。

    怎么可能?

    他堂堂六品神帝,放眼海域也是顶尖强者,竟然会畏惧一个少年?

    “你是何人?”

    章乌眉头轻皱,一双狭长眼眸中闪烁阴森。

    一个人族,也敢在他海域猖狂?

    虽然此处,并非是魔乌领地,但如今海域一统,虽然各大王族私下里还有纷争,但…在对于人族的态度上,却出奇的一致。

    只是这少年方才斩出的剑意,确实有几分牛逼。

    而他的样貌气质,也的确一副仙韵。

    所以此时,章乌也未敢轻举妄动。

    不过转念,他就有些释然了。

    仙玄宗已灭,人族在南疆最大的宗门,已成过往云烟。

    整个南疆,还有谁敢与海族为敌?

    第一神使身在南疆,他是知道的。

    可看这少年的模样,总不会是第一神使吧。

    淦!

    如此,他还有什么好忌惮的。

    “哼!小子,不论你是谁,今日敢插手我海族之事,也难逃一死。”

    章乌朝着那六品神帝使了个眼色,后者顿时心领神会,脚步迈出,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凌霄面前。

    紧接着,他的一双手掌陡然印下,直取凌霄头颅。

    “轰!”

    刺目的灵辉,冲霄而起。

    整座屿城,似是在此时轻颤了一瞬。

    只是!!

    那六品神帝盛怒的一掌终究没能印在白衣少年身上,而是…印在了一具如玄金般坚毅的铠甲之上。

    “这是…”

    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凝固了下来,眼神中充斥一抹难言的震撼。

    只见此时,在那少年身前,一道如山伟岸的身影静静矗立,身上并未有一丝波动散出。

    可他就站在那,却仿佛一道天谴,令任何生灵都不敢…靠近少年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