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06章 大风起兮
    “什么?上界之人?”

    陈青山神色一凛,盯着珠中那一道阴森鬼面,“那你是如何被人封入珠中的。”

    “哼!凌霄乃是一尊大魔,他的话,你怎么能信!我鬼族修炼的本就是神魂,就连我都不曾听说,有什么手段能令死者重生,他叫你杀人,多半是…为了掩饰他的身份,替他背锅!!”

    以鬼无魄的心性,很快就猜到了凌霄的目的。

    当然,就算这位幕后流天命心计万千,倒也没想到,凌霄摄魂,还有大用。

    而他之所以敢将鬼珠交予陈青山,并非大意,而是…这鬼无魄并不知晓凌霄的天魔身份,只知他乃大魔化身,手段恐怖。

    陈青山如今一心只想复活古慈儿,就算鬼无魄从中作梗,他也断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

    至于他会不会将凌霄是魔的消息传扬出去…

    我…淦。

    你一个正道叛徒,魔门余孽,竟然侮辱我们的圣教圣子是魔?

    我信你个鬼,你个狗币坏的很!

    古慈儿在手,这陈青山就逃不出凌霄的掌心。

    况且,这珠本就是凌霄灵宝,饶是鬼无魄千算万算,亦没算到凌霄神魂早已在八品帝境。

    因此,他所做一切,自然难逃凌霄感知。

    陈青山毕竟还未完全臣服,凌霄此举也有试探之意。

    若他有丝毫异心,在凌霄进入海域之前,也会将其就地诛杀,解决隐患。

    反派嘛,做事自然是谨慎再谨慎。

    一个身怀气运的棋子,用好了,是柄利剑,用不好…反而会伤到自己。

    可笑,这鬼无魄自认为心思深沉,却不曾想到,他所做一切,皆难逃凌霄掌控。

    当然了,哪怕鬼无魄并未引诱陈青山,这鬼珠也相当于一枚印记,能够令凌霄时刻感觉到陈青山的动向,甚至关键之时,可乱其心神。

    两手准备,尽在掌控。

    “哦。”

    只是!!

    令鬼无魄有些诧异的是,此时陈青山竟只漠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朝着殿外行去。

    “不是,少年!!他是故意找你背锅的,你就…不表示表示愤怒?”

    “你没有办法复活慈儿,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况且当初诛杀慈儿的,乃是我仙玄宗长老,并非凌霄主上,慈儿因我而死,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会拼尽全力。”

    陈青山淡然一语,将那鬼珠收入囊中,“还有,主上从未说过,一定能救活慈儿。”

    “你…你冥顽不灵!!你迟早会后悔的!!只要你能帮我回到上界,我一定会帮你踏入天地巅峰…少年…你…”

    “等等!!少年!!我跟你开玩笑的啦,其实我…只是替主上试探你的!恭喜你,你成功通过考验了!!”

    “少年!你倒是说句话啊!!少年!!”

    此时鬼无魄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慌乱。

    淦!

    我能怎么办?

    这少年他…的又不听我毕毕。

    这万一过后再向凌霄说了此事,我怕不是要求死不得了?

    无魄,又躺下了!!

    最终,陈青山再未张口,脚步迈出,消失在了原地。

    要,从哪一部开始屠戮呢?

    海域深处,一座血色大殿之中。

    此地,乃是血鲨王族所在,而身为海域如今的十大王族之一,血鲨一族统御八万里疆域,数百海族。

    只是今日,这方海域王族中的气氛,却着实显得有些压抑。

    “你说什么!!!无赦和鲨云长老皆死在了仙玄宗?!”

    大殿之上,一道身穿血袍,模样威严的中年男子厉喝出声,一双血眸中闪烁如海波纹。

    “鲨王,仙玄宗主残忍无道,借口海族与魔联手,就要将我们擒拿搜魂!!鲨云长老等人奋力反抗,最终…身死当场!”

    大殿之下,一位海族神帝痛哭流涕,悲愤欲绝。

    “仙玄宗,欺人太甚!!”

    鲨王一掌砸落,瞬间将身下金椅拍成粉碎。

    “王,还有一件事…仙玄宗有天毒之体现世,名叫凤如歌,是仙宗弟子…”

    “什么?!”

    鲨王脸上的愤怒还未散去,就彻底凝固了下来。

    淦!!

    我还在想怎么找个借口,攻打仙玄宗,这下子…赫连老儿,看我如何灭你宗门。

    “你确定是天毒之体?”

    “噗!”

    就在鲨云眼中杀意闪烁,心底暗暗沉吟之际,却见大殿之中,那海族神帝突然神色一颤,紧接着…整个人竟突然化作了一地血水。

    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而开,鲨王神色一凛,心底却已有猜测!

    确定了!!

    天毒,触之化血,天地无解!!

    没想到啊,时隔数百年,这等恐怖毒体,竟然又现世了。

    “来人,派人前往仙玄宗,打探清楚最近仙宗的动向!再派人告知海皇天毒之事!这一次,本王要率海族,将这方人族圣地彻底覆灭!!”

    “是!”

    …

    南疆边域,一座荒山峰顶。

    此地海风徐徐,浪声阵阵,啪啪啪的,很是干脆动听。

    站在此处,能够远远眺望到海域无尽的辽阔。

    朗日照耀,海面一片波光,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哥,就此分别吧。”

    凌天、叶寻儿站在凌霄身前,坚毅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笑意。

    “嗯,海域凶险,远非南疆可比,万事小心。”

    凌霄淡然点头,深深看了少年一眼,在其身旁,林梦与寒清秋安静而立。

    只是,与昨日相比,林梦原本羞怯稚嫩的脸庞上,似是多出了一抹成熟韵味。

    就连气质,也显得沉稳内敛了许多。

    可唯一不变的,是她脸上的那抹恬静淡然。

    她就站在那,不言不语,乖巧安逸,与天地融为一体。

    “放心吧哥,我会照顾好寻儿的。”

    凌天深深躬身,又冲林梦与寒清秋行了一礼,“各位嫂嫂保重。”

    最终,凌天未再多言,与叶寻儿身化流光,消失而去。

    “公子,我们现在去哪?”

    寒清秋俏脸上闪烁一抹红润,昨日大战,她似乎并未感觉疲惫,反而神采奕奕的模样。

    “你与梦儿回域界修炼!我去海族逛逛。”

    凌霄淡然一笑,将两女收入域界,抬脚朝着远处海域行去。

    算算时间,眼看就要到与汐儿重逢的日子了。

    对于这位海域小公主,凌霄倒也有几分好奇。

    无论是荒天古碑还是那道灵螺,都已超脱道器范畴。

    尤其是荒天古碑,威势更是恐怖。

    能够随随便便将其赠予旁人,不得不说,这名叫汐儿的少女,多半是…大有来头。

    而凌霄初入海域,当然是要找一个熟悉海域地形之人引路。

    如此,也能省却诸多麻烦。

    至于第一神使以及海皇…凌霄早已将神令丢入乾坤戒中,也未再理会这位圣教神使的传音,给他多留点悬念,叫他自由脑补。

    如此一来,怕是这位神主忠仆短时间里定不会离开南疆。

    圣子丢了,够他找寻一段时间了。

    等到有一日,凌霄找到天鳄祖地,收完造化,也就能…顺手将其收割了。

    棋子尽落,是时候享受一下,万里海域的风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