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02章 苍生与情
    “其实你该谢谢我哥,你是知晓了他身份后,唯一还活着的…外人!”

    凌天脸上闪烁一抹森冷,手中古剑陡然出鞘。

    天地间,有剑意万千,撕裂苍冥。

    只是其中,并非凛冽,反而带着一缕震慑九天的魔意。

    少年眼中,猩光一闪而逝。

    然后,就这般握着剑,朝着梦鸢走了过去。

    “为祸圣州又何妨?九天不容就如何?哥哥为了不叫我觉醒天魔之身,挖我丹海,受世人唾骂!”

    “又为了掩饰我的身份,自甘成魔,护我周全,十八年来,无怨无悔,从未怨我分毫!”

    “残忍无道?是啊,这天地对他无道,他又何必…心怀苍生!你要诛他?今日我便先诛了你,再诛你圣教,叫这圣州,以他为尊!!!”

    凌天声音里充斥冷冽,而梦鸢的一张俏脸却陡然…呆滞了下来。

    她并不怕死,她只是没想到,那凌霄残忍卑鄙的背后,竟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一切都是为了…弟弟么?

    莫名的,梦鸢心底的一些坚持,似是出现了裂痕。

    原本在她眼中,魔,天魔,乃是九天十地,最冷血残酷的生灵。

    他本该是自私凶戾,屠戮苍生,以求己道的形象。

    可为何,就突然成了为情堕落,无怨无悔的哥哥?

    “滴,天命之女道心崩碎,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1000点,反派值10000点。”

    古林上空,凌霄眸光平静地看着身下一幕。

    方才凌天感觉到的那缕神念,自然是他故意散出去的。

    在这方域界之中,无人能逃脱他的神魂感知。

    而凌霄之所以要这么做,当然是为了…叫梦鸢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他。

    这位圣女,从小闭关于圣教之中,耳濡目染的,尽是正道大义。

    所以,她以诛魔为任,心无旁骛。

    在她眼中,妖魔,即是世间最邪恶的词汇。

    这两字意味的,是邪恶,残忍,宁杀勿放。

    可凌天的到来,却令凌霄想到了更好的办法,来打开圣女心门。

    神主是一定有问题的,甚至这梦鸢的身世,也必有隐情。

    可在揭穿这一切秘密之前,得先消弱她心底对魔的执念,将来她才会真正意识到…其实这世间万灵,皆有两面。

    正所谓,花开两靥,仙魔一念。

    臣服于仙或是魔,有何不同?

    “死!!”

    凌天一剑斩出,空间瞬间荡起万千涟漪。

    凛冽的寒芒闪烁乌光,如地狱冥府前掀起的腥风,朝着梦鸢当头落下。

    此时这位圣教圣女已被凌霄禁锢,根本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

    更何况,以凌天如今的实力,就算梦鸢全盛,也未必是其对手。

    “就…结束了么?终于…结束了啊。”

    梦鸢缓缓闭目,心底有些莫名的疲惫。

    短短半月时间,她从圣州最耀眼显赫的天之骄女,沦为魔囚,受尽屈辱。

    若非身具职责,梦鸢早已一心求死。

    她活着,只是想找机会告诉世人,凌霄,是天魔。

    可今日,看着眼前这白发少年眼中的无悔,听着他话里毫不掩饰的深情,梦鸢动摇了。

    魔,亦有情,且执且深,隐晦晦涩。

    甚至!!

    若非凌天亲口所说,她根本不信,这少年口中的凌霄,与她见到的凌霄是同一人。

    很累。

    从未有过的疲惫。

    想死,想结束这一切。

    可,又有些不甘心,并非是畏惧死亡,只是想知道,凌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魔。

    为何两种极致的形象,会被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完美的融合一身。

    粗暴,卑鄙,玩弄苍生,又甘心为亲人背负罪孽,举世不容。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

    亦或者,这世间非是只有绝对的…黑白?

    “嗡。”

    刺耳的剑吟声,戛然而止。

    就连那凛冽天地的剑意,亦在此时消散而去。

    梦鸢茫然地睁开眼睛,入眼所见,是一道挺拔消瘦的背影。

    白衣翩跹,飘然如仙。

    他就站在那,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万千剑意尽皆散去。

    世间陡然安静了下来,就连林间清风,亦消散无踪。

    翩翩公子,入眼成执。

    若他非魔,实为…良人。

    “哥?!”

    凌天的脸色同样呆滞了下来,手中古剑距离凌霄仅有三尺之遥。

    “胡闹。”

    凌霄冷喝一声,瞬间令凌天眼中闪烁一抹惊慌。

    他虽知晓,哥哥不杀这圣教圣女,定有思虑。

    可,他就是看不惯这些虚伪的正道之人,口口声声诛魔诛魔,九天不容。

    这样的人,都该死!!

    “哥,她如此恨你,你为何不将她诛杀?万一她胡言乱语,暴露了你的身份,到时…你该是何等危险?!”

    凌天咬牙,眸中有担忧,有不解,还有一丝淡淡的委屈。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苍生不负情?她…也是个可怜人。”

    凌霄转头,深深看了一眼那面色呆滞的梦鸢,轻轻叹了口气。

    开玩笑。

    暴露我的身份?

    那她也得先离得开此处啊。

    “可怜人?”

    凌天与梦鸢的脸色同时一愣,尤其是后者,心底更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安。

    这几日,梦鸢感觉到了,她体内似乎有一股陌生的力量,正在缓慢苏醒。

    这股力量,并非灵力,更像是来自血脉神魂,叫人心生惶恐。

    难道,这魔说的是真的,她…当真不是人?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苍生不负情?

    所以,他选了情,而我选了…苍生?

    突然间,梦鸢眼中似有泪意汹涌。

    “走吧。”

    凌霄并未多言,抬脚朝着远空行去。

    而凌天只恨恨地瞪了梦鸢一眼,冷声道,“我不知道哥哥为何不杀你,但是你若再敢辱他,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话落,凌天亦化惊鸿,消失在了原地。

    古林之中,寂静无声。

    唯独梦鸢一人,眸光空洞,怅然若失。

    眼前浮现的,竟是一幕幕凌霄的身影。

    苍生,与情?

    难道,真的是我…误解他了?

    “哥!你为何不让我杀她。”

    凌天站在凌霄身旁,脸上带了几许愤恨。

    “她是圣教圣女,身上有神主亲自布下的封印,现在杀她,万一惊扰了神主,会影响我接下来的计划。”

    凌霄倒未隐瞒,毕竟凌天的臣服是经过系统认证的。

    况且,方才这小子的表现,也堪称完美。

    布局嘛,演员越多,越真实。

    否则你看,那王朝征伐,几百人挥刀互杀,哪怕喊的再大声,也是烂片一个。

    可若是万人挥戈,定被赞叹一句,恢弘巨作。

    演戏,我们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