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01章 两个天魔
    域界之中,灵韵盎然。

    十二道龙脉尽汇一界,这般手段,堪称通天彻地。

    九龙囚天阵,本就是系统出品,贯绝诸天。

    更何况,如今还有鳄逆这位上古海域霸主,好心地身化灵石发挥着余热。

    所以,这方天地蕴含的灵气,早已非寻常仙地古宗可比。

    甚至放眼圣州,哪怕上界,也绝无一地可与此处相比。

    凌天三人并肩站在寒清秋、花花身旁,立于天殿之上。

    之前他们已见过萧北伐,丹帝等人,而对于凌天的身份,众人自然是极为畏惧,恭敬有加。

    只是莫名的,凌天眼中非但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有些愁绪。

    尤其是萧北伐等人的实力,更是令他心底多出一丝挫败。

    原本!!

    他于剑路闭关,苦修半载,一朝悟道,是为了守护哥哥,守护…兄弟情谊。

    可,好像是…想多了呢。

    以哥哥手中掌控的力量,莫说寻常宗门,就算是他凌族,怕也能轻易覆灭了吧?

    更何况,当日一刀,凌霄斩的随意,可刀意中蕴含的天威,却凛冽浩瀚,远非凌天所能抗衡。

    满腔壮志,转眼化作云烟。

    原来,这半年中不只有自己在拼命努力啊。

    哥,我会…继续追赶你的脚步,直到有一日,我终会将你败于手中。

    “这方域界,有尽头么?”

    凌天眸光冰冷,目视远空。

    而花花与寒清秋却神色一愣,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我们倒是不知。”

    “哦,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走走。”

    话落,凌天脚步迈出,身若惊鸿,化剑光腾空。

    隐隐间,他似乎感觉这域界某处,似有东西在召唤他。

    虚无缥缈,却扰他道心。

    直到凌天来到界北一处古林之前,清冷的眼眸中方才闪烁一丝疑惑。

    此时他能感觉到,在那林深之处,似有一道气息稍显紊乱。

    其中似有妖气、魔威交替浮现。

    最终,凌天身影从天而降,落至林中。

    下一刹,他的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道绝美曼妙的身影。

    衣衫不整,青丝凌乱,身外有魔芒笼罩,似是将她禁锢在了此地。

    她正闭着眼,眉宇间簇着一抹哀伤。

    仙颜疲惫,长长的睫毛上,沾染泪痕。

    饶是以凌天的心性,此时看到眼前的女子,心底亦生出一丝…淡淡的心疼。

    是谁,将她如妖兽般困在了此处?

    为何又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折辱她?

    而似是感觉到了凌天的气息,梦鸢睫毛颤动,俏脸上陡然闪过一抹恐惧。

    然后,在凌天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她整个人竟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蜷缩一团,瑟瑟发抖。

    这一幕,叫凌天心神震颤。

    她该是受了多大的惊吓,方才会露出这般绝望无助的神采?

    这里是哥的域界,可我不信,哥是如此残忍的人。

    世人皆知凌霄冷酷暴虐,动辄杀人。

    可唯独凌天知晓,在哥哥冷漠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温暖干净的心。

    “你是谁,为何被人囚在此处?”

    凌天的声音里,难得带了一丝温和。

    “你…你是谁?”

    梦鸢茫然看来,却见来人不是凌霄,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中,陡然闪烁一抹希冀,“快!!快救我!!我乃圣教圣女,被魔困于此地!!如今那魔多半正冒充我的身份,为祸世间!!再晚,怕是圣州将乱!!”

    虽然!!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晓这里究竟是何处。

    可,不像灵宝空间。

    因为此处的灵气,实在是太过浓郁了。

    而看眼前的少年,白发黑衣,一身剑意,显然并非魔门之人。

    只要自己逃离此地,就一定要…举全教之力,叫凌霄死无葬身之地!!!

    “圣教圣女?”

    凌天眉头轻皱,似有沉吟。

    被魔所困?

    难不成她真的是被哥哥囚在此地的?

    如今圣州,圣教执掌天地,而哥哥假冒天魔,本是为他抵挡灾祸。

    如果这圣教圣女既知晓了哥哥身份,被困此地倒是…哥哥仁慈了。

    这样的人,该杀了啊。

    “不错!!!天魔现世,乃圣州大劫,公子救我,圣教必会感激!公子,快些动手,否则等那天魔归来,你我怕是都难逃一死。”

    梦鸢银牙紧咬,语气慌张。

    只是!!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眼前少年突然摇了摇头,“我虽不知道哥哥为何没有杀你,但…他已对你仁慈。”

    “哥哥?”

    梦鸢俏脸上的激动还未散去,就彻底凝固了下来,然后,她的眼眸陡然睁大,“你…你是天魔的弟弟?”

    “不是。”

    凌天摇了摇头,而梦鸢的眼中顿时透露一丝疑惑,重燃一缕希望。

    “凌霄是我哥,可他不是天魔。”

    “你…你被他骗了!!我亲眼看到,他是天魔!!残忍无道!!不会有错的!!公子,天魔圣州共忌,一旦成长起来,必是祸患无穷!!你切莫因为私情,做那助魔为虐的千古罪人!!”

    梦鸢眸光焦急,心底却沉沉一叹。

    果然,这天魔心计万千,连身边之人都不知晓其身份。

    恐怕日后圣州,当真要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嗯?

    玩弄?股掌之间?

    就很突然的,梦鸢两颊生出一抹红晕,可眼中的杀意,却愈发凛冽了。

    “残忍无道?圣州共忌?”

    凌天突然笑了,只是周身之上,却有冷意流转。

    天地间,亦有剑吟声骤然响彻,动彻九霄,骇人心神。

    “公…公子…”

    梦鸢俏脸一慌,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公子啊,你就算想救我,也不必搞出这么大的声势吧?

    这万一再把那魔引来了,你我二人,怕是都要殒命于此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温暖的哥哥啊?你根本不知道他身上背负着什么,就辱骂他残忍无道?就算他残忍无道,也全是为了…我啊。”

    凌天抬头,看向梦鸢,一双原本充斥清光的眼眸中,陡然有魔意汹涌。

    甚至!!

    就连周身缭绕的剑意,都隐隐化作黑色,层层叠叠,浩浩荡荡,转而化做通天魔辉,直破苍冥。

    “这…这是…”

    这一刻,梦鸢心神尽颤,眼眸中除了绝望,还有一丝…深深的疑惑。

    怎么会?!

    这股魔意…怎么会?!

    难道圣州,出现了两个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