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700章 神主身份
    “她叫,叶青婵。”

    凌霄平静一语,而雉仇的脸色却陡然呆滞了下来。

    “什…什么?!”

    此时雉仇眼中的惊慌根本不曾遮掩,而凌霄心底的疑虑也在此时消散而去。

    很明显,这几位神使是当真不知晓此行目的。

    而且,叶青婵这三字对他们而言,必有深意。

    虽然之前,他已有猜测,但猜测总归是猜测。

    如今,他要印证心中所想,方才能决断日后部署。

    “叶青婵…叶青婵…怎会如此巧合?怪不得…怪不得神主派遣我等下四疆,诛杀所有领悟了极冰之力的妖孽,如果她当真未死…”

    “雉大人知晓这叶青婵来历?”

    凌霄眸光玩味,语气中隐隐有些疑惑。

    而雉丑却苦笑摇头,目露沧桑,“圣子有所不知,叶青婵这个名字就连圣教之人也多有陌生,唯独圣教长老、神使知道一些辛秘,这个名字…乃是我圣教上一任神主叶主的名讳。”

    “哦?上任神主?雉大人,那她是如何陨落的?”

    果然!!

    凌霄眼眸微凝,如今看来,叶青婵确是上任神主无疑。

    可,她究竟是死于谁手?!

    如今的神主,又是何人?!

    “三百年前的事,圣子不知倒也正常,叶青婵此人神秘非凡,就算我等,也仅见过她一次…还是一道背影!三百年前,天魔现世之时,她仅在山巅现出一面,便消失无踪,说会亲自追查天魔踪迹,叫我等守护圣山。”

    雉仇眼中似有追忆,尤其是提到天魔两字,眸光中竟有些莫名的惊慌。

    “等到后来,神主从天而降,我等方才知晓,叶青婵居然与魔勾结,被神主所诛。”

    “与魔勾结,被神主所诛。”

    凌霄点了点头,这个传言,他早就听过了。

    只是这与魔勾结,究竟是与大魔温如玉勾结,还是…与天魔勾结?

    不过,此时凌霄倒也想明白了,温如玉堂堂琴魔,究竟是如何与叶青婵有了牵扯。

    恐怕当初叶青婵行走四疆,本是找寻天魔踪迹,无意中遇到了温如玉等人,想要诛魔。

    只是最终她为何没有对七魔出手,就不是凌霄所能猜测的了。

    当然了,天命之女,哪怕外表再为冰冷,也绝非是滥杀之人。

    设定嘛,不能崩。

    而且…

    怪不得,鹧鸪离见到叶青婵,却没有感觉太多震惊。

    原来就算是这四大神使,也不曾见过叶主真容。

    “所以,你们皆信,叶青婵与魔勾结?”

    凌霄眸中闪烁一丝疑虑,而雉丑却微微皱了皱眉头。

    圣子这是在质疑神主么?

    还是…仅仅是好奇?

    “圣子不知,我圣教职责,乃是守护苍生,可圣教历任神主,却非是本界之人,皆是来自上界!所以…他们方才能踏出天地桎梏,天地独尊。”

    雉丑虽然心中疑惑,却也并未多想。

    毕竟,圣子手中神令做不了假,这一身仙意同样做不了假。

    而圣子的身份,更是神秘尊贵,多半也是自上界而来。

    如今他的年龄,应该是在十八上下。

    嗯,应该是到叛逆期了。

    “上界?”

    凌霄摇了摇头,如果当今神主来自上界,又何必遮遮掩掩,故意抹黑叶青婵。

    当初后者魂海里那道残魂对天魔的恨意,凌霄是感觉到的。

    所以,她绝非与魔联手被叶族诛杀。

    至于琴魔温如玉,又怎值得叶族动此大怒。

    所以,这位神主大人,或许隐瞒了整个圣教,甚至圣州一个天大的秘密啊。

    “不错!我圣州之地,不过天地弹丸,只是如今这方世界灵力匮乏,无人再能凭本身实力踏出桎梏,飞升上界,所以…”

    雉丑轻叹了口气,看向凌霄的目光里充斥一抹敬畏,“不过,我见圣子仙韵道骨,又得神主真传,说不定圣子日后,能打破束缚,成就亘古。”

    “哦,原来如此,那雉神使可知,第一神使是何身份?”

    “独孤大人?大人亦是人中神龙,见首不见尾,常年在四疆游历,只受命神主,关于他的身份…我等不知。”

    雉丑如实回答,可眸中疑惑却愈发浓郁。

    这圣子问的问题,怎么都如此…奇怪?

    好像敌方,在打探我方消息?

    “受命于神主一人?你们之间,难道没有联系?”

    “四大神使,皆单独行事。”

    “原来如此。”

    凌霄笑容玩味,缓缓点了点头。

    如此看来,不仅神主不对劲,这位第一神使,也非常不对劲啊。

    圣教找寻道则妖孽已不是什么秘密,什么磨炼挑选,接引上界,只是神主故意散出的幌子。

    九幽一族的惨剧,就能充分证明这位神主大人,在修邪术。

    天魔真经么?

    有意思。

    只是,这位神主若非上界之人,那他又是如何踏出桎梏,成就…尊境的?

    最终,凌霄再未多言,一双眼眸中,陡然有黑月浮沉,还不等雉丑反应过来,竟直接将其摄入了魂海之中。

    不论,神主身上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如今看来,这第三神使也不过是颗被蒙在鼓里的棋子。

    若想找到真相,印证猜测,得在第一神使身上下手。

    至于如今神主去了何处,恐怕整个圣州,也只有梦鸢这位圣教圣女知晓。

    毕竟,当初鹧鸪离的神令,可一直在凌霄手中。

    他可从未收到一道神主传来的消息。

    “嗯?圣子…这是何处?”

    雉丑人在魂海,四肢冰凉。

    尤其是眼前那一尊通体漆黑的恐怖魂宫以及…魂宫上悬浮的一轮黑色魔日,这他…怎么看,都有点邪异呢?

    哎?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难不成,这位来历神秘的圣子,其实是…魔?!

    “雉神使,其实你们都被神主给骗了。”

    凌霄身影自虚空浮现,如今这雉丑已在他魂海,如瓮中之鳖,再无一丝威胁。

    “被神主给骗了?你…大胆!!”

    雉丑神色一愣,语气莫名有些惊慌。

    圣教神主,乃苍生信仰,高踞天巅,掌控万灵生陨。

    仙者,又怎会骗人?

    他想杀谁,天地不挡,又何需用此卑鄙伎俩?

    “叶青婵,并未与魔勾结。”

    凌霄淡然一笑,而雉丑眼中却见凛冽,“你胡说!!区区竖子,又怎会知晓三百年前的事情?!”

    “三百年前的事情,我确实不知,但是…我便是神使口中的,魔啊。”

    凌霄森冷一笑,身后一尊魔影陡然显化虚空。

    而那一轮悬浮在魂殿上方的魔日,亦绽放出万丈魔意。

    雉丑神色呆滞,眼眸中亦见恐惧。

    我他…居然是预言家?

    该死,是要被刀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