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99章 还不跪下
    “道主有心了。”

    凌霄伸手,将那古鼎收入戒中,“清秋,花花,你带他们在这域界中转一转,见一见萧北伐、丹帝等人,我去去就回。”

    “是!公子!”

    寒清秋与花花躬身一拜,而凌霄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哦,你们去看看那几个海族神帝,看看想吃哪头,今晚我们吃海鲜。”

    “吃…海鲜?”

    众人面面相觑,而凌霄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琉璃古塔,五层空间。

    凌霄盯着手中的道鼎,眼眸中闪烁一抹森冷。

    从方才凌天拿出此鼎的一刹,他便感觉到了一股极熟悉的波动。

    与当初第四神使鹧鸪离被道主镇压,封印鼎中时一般无二。

    很明显,那远在东疆的第三神使,多半已被困于此鼎。

    凌霄身后,熊寰的身影浮现而出,周身并无一丝气息散出,宛如一尊…雕塑。

    虽说,如今凌霄的神魂层次已在八品之境,可对付一道神使神魂,自然还是要谨慎一些。

    “嗡。”

    伴随着他手中灵辉闪烁,只见那道鼎中的封印,陡然散去。

    紧接着,一道璀璨魂影破鼎而出,仰天厉喝,“太玄道主!!你竟敢…”

    只是!!

    还不等他话音落下,那一张略有些虚幻的脸庞,突然呆滞了下来。

    尤其是眼前那一道白衣潋滟的身影,更是令他眼中渐渐充斥一抹激动。

    我…。

    好一个,浊世仙公子!

    这少年身上的仙韵,都他…快写到脸上了。

    难不成是他,将我从太玄道主手中救出来的?

    可,不应该啊。

    这少年虽道韵仙骨,但年纪顶多在十七八岁的样子。

    凭他,怎么可能是太玄老贼的对手?

    是他后面那尊傀儡?

    以第三神使的神魂,自然轻易就察觉到了熊寰身上并无生机,只留一缕神魂不灭。

    说他是傀儡,也不为过。

    只是!

    又很莫名的,第三神使隐有种感觉,以他八品帝境,就算全盛时期,也未必是这战傀的对手啊。

    “小道友,你是何人?这里又是何处?”

    第三神使名叫雉丑,乃是神帝八品之境,距离九品仅差一步之遥。

    圣教四大神使,第一神使独孤云鸩与第二神使鸾珏,修为皆在九品。

    第三神使、第四神使修为八品,放眼圣州五疆,亦是绝顶之人。

    原本这第三神使前往东疆,本是奉神主令,追查领悟了极冰道则之人的下落。

    别说,在经过一月打探之后,还真被他寻到了一丝蛛丝马迹。

    可,就在他沿着叶青婵足迹,行至道山之下时,却见一道掌印从天而降,竟丝毫没有给他张口的机会,就将他肉身砸成了粉碎。

    淦!

    雉丑非是不知晓这太玄道主对于圣教的敌意。

    可这些年,太玄道宗隐居世外,从未表露一丝争霸雄心。

    而这种隐忍在雉丑看来,是一种对圣教的忌惮。

    当然,太玄道主是诛杀过一位圣教长老,也因此成名圣州。

    可雉丑实在没想到,这太玄道主实力竟如此恐怖。

    那遮天的一印,充斥万千道韵,恍如天罚,任他拼尽全力,最终竟也未能抵挡片刻!!

    这还不算!!

    那太玄道主崩他肉身,竟不曾将其神魂抹杀,反而囚在了鼎中。

    原本,雉丑以为,这老东西势必在图谋什么。

    可最终,他竟再未见太玄道主一面!!

    直到今日,他感觉封印松懈,方才趁机逃出,见到了眼前这位白衣公子。

    “大胆!”

    只是!!

    就在雉丑心中沉吟,暗暗猜测之际,身前少年却陡然厉喝出声,险些将他神魂吓飞,原地魄散。

    我…!!

    这里就我们两人,你至于如此厉喝么?

    害的我还以为,太玄道主那老东西来了呢。

    “瞎了你的狗眼,见本圣子为何不跪!!”

    凌霄一手握令,举在身前。

    而雉丑神色一颤,又见眼前神令绽放金辉,身影本能地匍匐在了地上。

    “拜见…”

    哎?

    不对啊!!

    我圣教什么时候有此规矩,见圣子要跪?

    !

    这几日,雉丑实在是受了太多惊吓,以至于方才凌霄一喝,竟令他堂堂八品神帝,险些心神失守!!

    “你是我教圣子?”

    雉丑缓缓起身,神色似有戒备。

    关于圣子之名,他自然知晓,只是对于圣子相貌,整个圣教除了神主,无人得知。

    可看这少年仙韵,他又觉多此一问,整个圣州除了他圣教圣子,有谁配这一声,仙姿潋滟?

    “第三神使,人可寻到了?”

    凌霄眸光清冽,语气低沉平静,似乎根本不曾将这位神使大人放在眼里。

    圣教圣子,身份尊崇,来历神秘,乃神主亲传,下一任圣教执掌者。

    他表现的越是冷漠,这雉丑越不会怀疑他的身份。

    当然,凌霄此时倒也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在这与雉丑玩角色扮演。

    实在是这神主狗的很,但凡是圣教强者,魂海皆被布置了禁制,就是那种…一碰就陨的禁制。

    他想要打探神主身份以及三百年前圣教发生的变故,还是得从这些神使口中询问。

    当初他诛鹧鸪离时,后者神魂自碎,他虽看到了一些记忆,却支离破碎,极其有限。

    所以这一次,他打算换个思路。

    否则,这第三神使的价值,顶多就是一颗补药而已。

    而且!!

    自从凌霄猜到了叶青婵身份,他推断,神主突然将圣教教务交予梦鸢,或许多半是与叶青婵入中疆有关。

    可,若是如此,神主为何不将四大神使召回,反而任由他们继续留在了四疆之地?

    凌霄思索良久,只想到了两种可能。

    一种是,神主并未见到叶青婵。

    还有一种便是,神主,并不想叫他们此时回归圣教。

    或者说,如今他正在做的事,要么凶险,要么…见不得光。

    “圣子!!我已寻到一丝蛛丝马迹!只是…还不等我找到那人,就…就被太玄道主给诛了!圣子,我怀疑…神主口中的那人,如今就躲在太玄道宫!”

    雉丑神色肃穆,眉宇间透露一抹森冷。

    而凌霄却漠然点头,轻声问道,“你可知,神主口中的祸患,究竟是谁?”

    叶青婵之名,既然大魔知晓,这圣教神使不可能不知晓。

    只是如今凌霄尚不清楚,这些圣教强者,究竟是…臣服于神主这个身份,还是臣服于如今的神主!

    “是谁?”

    雉丑脸色一愣,心底却生出一丝疑惑。

    我。

    如果我知道这祸患是谁,我还寻个锤子?

    直接将此人找出,诛了不就得了?

    圣子此言,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