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98章 道主礼物
    “秦兄,如今我等齐入海域,关于我的身份…”

    凌霄欲言又止,而秦楚已经颔首轻笑,“圣子放心!楚儿知道该如何做。”

    按照秦楚所想,凌霄本是圣子,与魔死敌。

    若是叫世人知晓,他与圣子有所瓜葛,难免不会令人猜忌。

    而只要他诛杀海族,为仙玄宗报了血仇,到时候就算他是魔,也应得世人尊崇。

    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与圣子并肩,也无人再多非议。

    只是现在,他还不配。

    “海域辽阔,此行定多风险,秦兄…多多保重。”

    凌霄语气中难得带了一丝忧虑,而秦楚眼中竟险些见了泪意。

    秦兄?

    这个称呼,算是很亲昵了吧?

    圣子,这算是关心我么?

    就,很突然呢。

    只是!!!

    我辈修士,自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如今海族残忍,屠戮世人,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如此,方才不负苍生,不负初衷,不负…公子所愿!

    为魔证名!!

    我以魔功,诛杀海族,这样一来,世人就该知晓,魔,未必为祸,亦能…庇护天下!!

    一是那年,三拜九叩,奉茶认师。

    二是今日,青天朗日,与公子别。

    眼中有泪,心中有执,嘴角有笑。

    不悔亦…无畏!

    “圣子!楚儿…去了!!”

    秦楚深深躬身,久久不起,最终转身,朝着远空掠去。

    还未分别,此时他竟已开始…憧憬相遇。

    直到秦楚身影消失,凌霄脸上的神色方才渐渐冷漠。

    这一子落下,南疆的局势,必然会再生变故。

    魔门攻伐仙宗,大败而归,仙宗于天池之争中屠戮海族,最终魔与海族联手,覆灭仙宗。

    可这时,又有邪魔出现海域,诛杀海族天骄。

    扑朔不扑朔,迷离不迷离?

    若非这场棋局乃是凌霄一手布下,恐怕就算是他,也觉错综复杂。

    这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人怎么突然就乱杀了?

    况且,海皇与第一神使皆是心计万千之辈。

    越是复杂的局势,越容易引来他们的猜忌。

    尤其是天鳄古族现世,更会令人浮想联翩。

    只是!!

    无论他们如何猜测揣度,都不会想到,这层层迷雾,竟是由凌霄一人布下。

    毕竟,如今知晓他名字的人,都已死在了玄巳山中。

    就算有几条漏网之鱼,比如凤如歌,秦楚,可你觉得,他们敢出现在第一神使面前么?

    接下来,凌霄只需安心地看着秦楚为魔证名,为祸海族,吸引第一神使与海皇的目光。

    然后!!

    趁乱深入海域,找到鳄战踪迹,搜寻造化即可。

    至于秦楚安危…

    以他的身份,凌霄不信身后没有强者护道。

    六位大魔,虽说实力不如第一神使,但六人既能从神主手中逃脱性命,又怎么可能庇护不了唯一的弟子?

    况且,如今秦楚身上还有气运未尽,轻易不会陨落。

    六位前辈,你们是不是还在犹豫,要不要冒险与第一神使刚一波?

    你说,如果秦楚死在第一神使手中,你们…还会犹豫么?

    “嗖。”

    远处虚空,突然有魔影浮现。

    紧接着,熊寰、古鸩等人的身影从天而落,站在了凌霄身前。

    “主上!仙玄宗底蕴以及山中龙脉。”

    熊寰双手奉上一只乾坤袋,而凌霄只是漠然点头,语气冰冷地道,“古鸩,最近一段时间,你率领魔门蛰伏一阵,等到海域有魔踪现世,再按计划行事。”

    “是!主上!”

    古鸩躬身一拜,转而消失在了原地。

    如今陈青山已修炼他万鬼山禁忌功法,血魔吞天诀。

    而令古鸩意外的是,这个看似天赋平平的少年,竟在魔功一途天赋极佳。

    短短几日时间,便突破到了神将层次。

    而且,更令古鸩意想不到的是,他赣天魔教的传承神像,竟在陈青山突破的一日,苏醒了意识。

    虽然古鸩也不知晓,陈青山自那神像意识中得到了怎样的造化。

    可,就是很莫名的,古鸩隐隐感觉,这个少年,将会成为赣天一脉新的希望。

    传言中,赣天神教第一任教主,乃是南疆第一强者,曾与海域万族争锋。

    此人修炼的功法,据说来自上界,阴邪至极。

    只是,千年之前,仙魔乱诛,最终这位赣天教主无端失踪,而赣天神教方才逐渐没落。

    可当日,那向来被魔门弟子视为神像的教主雕塑,竟有魂识降临。

    这无端不叫人猜测,赣天教主…真的陨落了,还是,飞升了上界?

    可无论如何,陈青山,这位仙门小弟子,这次怕是要一飞冲天了。

    模版越弱,成就越高,千古定理。

    “走吧。”

    凌霄转头,看了一眼那早已坍塌破碎的南疆圣山,手掌轻挥,将众人连同那海族六位神帝一齐收入了域界之中。

    “这是…”

    直到众人出现在天殿之前,凌天、叶寻儿、林梦三人的脸色悄然一怔,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神殿,显然是不曾想到,短短半年未见,凌霄竟有了如此底蕴。

    尤其是此时这界中的灵气,更比寻常仙地古宗还要浓郁数十倍。

    就连此界的时间秩序,都隐隐透露玄妙。

    “哥,这是何地?”

    “这里是我的域界,也算是我的势力所在。”

    凌霄淡然一笑,朝着刑深等人挥了挥手。

    “将海族的几位,安置到湖中。”

    “是!主上。”

    众神帝顿时俯首,转身离去。

    而凌霄亦打开乾坤袋,放出其中被熊寰镇压的龙脉。

    “嗡。”

    天地间,陡然有灵威浩荡,只是还不等那龙脉逃窜,只见一尊金阵突然显化虚空。

    无尽神力镇压而下,竟生生将其摄入其中。

    “哥哥的势力?”

    凌天眼中闪烁一抹震撼,旋即脸庞上突然绽放一丝灿烂。

    “哥哥,好棒。”

    “你们是从太玄道主那来的吧?”

    凌霄温和一笑,看向林梦,后者俏脸一红,轻轻颔首。

    在凌霄众多的女人之中,林梦的性格最为温婉安静。

    不争不抢,永远是一副乖巧模样。

    “哦,对了哥,道主还让我给你带了礼物。”

    凌天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手掌一握,只见一尊神鼎顿时浮现而出,静静地矗立在了凌霄面前。

    而待感觉到那鼎中的波动,凌霄眼眸微凝,嘴角却扬起一抹阴森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