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97章 为魔正名
    低沉的轻喝声,仿佛洞穿万古而来,自虚空传彻。

    所有人只看到那一道浑身缭绕魔气的身影,突然举起了手中魔刃,朝着仙玄宗五帝轻轻挥下。

    天地,仿佛在此时陷入永暗。

    青天不再,朗日无光。

    就连那神阵中闪烁的金辉,亦转瞬暗淡了下来。

    隐隐间,众人只感觉那魔气中,似乎有浩瀚惊人的力量正在苏醒。

    洗尽铅华,亘古无一。

    渐渐的,一尊威压寰宇的魔影凭空矗立,俯瞰苍生,盖压寰宇。

    然后,在无数震撼的目光中,随刀落下,崩裂了万里苍穹!

    整座仙玄山,仿佛不承这一刀之威,轰然破碎。

    望着那如神坠落的恐怖刀芒,赫连山等人的脸上,终于在此时扬起一抹恐惧。

    怎么可能?

    这是…何等魔威?

    一刀化魔,镇压五帝?

    此时不论是仙宗之人还是魔门强者,眼眸中皆闪烁一抹发自深心的惊恐。

    就连古鸩,鲨云七品神帝,亦神色震撼,有种说不出的忌惮。

    赫连山等人或许不知凌霄身份,他们却是知道的。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竟能挥出如此恐怖的刀芒。

    甚至!!

    莫说此时赫连山等人已是重伤之身,又被熊寰等人牵制。

    就算是古鸩全盛,竟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这一刀之下…保全性命。

    太古九式,本就是诛天之式,名为太古…诛天。

    四神尚且不承其威,更何况是区区下界凡俗?

    邪神刀式洞穿天地,荡清神光,终于在山巅众人或震撼或恐惧的目光中,斩落在了赫连山等人身上。

    一息之间,五大神帝,血肉枯萎,从天而落。

    就连神魂,亦在那刀意之中化做万千神光,消散无形。

    与此同时,凌霄魂宫陡然拔高数百丈,有劫云天降,遮掩天幕。

    整座仙玄山,一瞬入夜,阴森可怖。

    凌霄仰头看向那坠落的神雷,脸色始终平静。

    神帝八品,神魂境界。

    以他现在的实力,全力施展,怕是寻常神帝已难是他对手。

    “轰轰!”

    无尽的雷瀑如同银河倒悬,将山间缭绕的血气尽数冲刷。

    所有人仰头,看着那一尊矗立在雷海之中,宛如仙神一般的身影,脸上除了敬畏,再无其他。

    一刀,斩杀五帝。

    这般消息若是传扬出去,怕是整个圣州都将大乱。

    “鸡犬不留。”

    最终,雷瀑散去,少年一袭白衣,仙韵盎然,从天而落。

    在其周身,魔意不在,神辉冲霄,好像一位少年仙人。

    只是此时,他说出来的话,却又叫人感觉心底遍生寒意。

    “哥哥。”

    宁儿的身影从天掠来,站在凌霄身旁,手中那一柄金戟之上,沾染鲜血,散发出别样的金辉。

    “走吧。”

    凌霄淡然一笑,将宁儿收归域界,这才抬脚朝着后殿方向行去。

    那里,凌天、秦楚早已目露焦灼,若非被萧贫与寒清秋拦下,怕是早就跑到山巅杀敌去了。

    “若再拦我,别怪我不客气了。”

    凌天眉头轻皱,一身剑意流转,周身三尺之地,灵威凛冽。

    有极致的杀伐道则衍化无尽异象,似要将天地诛罚。

    该死!

    若非花花与寒清秋是哥哥的女人,此时他早已出剑,将她们诛于手中。

    殿外的波动,他感觉的极为真切。

    那里定是有惊天的大战爆发。

    哥哥会不会有危险?

    什么人敢在这仙玄宗中放肆?

    不行!!

    我要去找哥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哥哥分毫!!

    “哦?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没有主上的命令,谁也不许出此大殿,不然…我不介意叫他尝些苦头。”

    萧贫冷哼一声,一双小眼眯成一条缝隙,周身同样有道意蔓延,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下来。

    他本就不喜这凌天的孤傲,或者说是担心他抢走自己在主上身边的地位。

    主上之前,他隐忍低调,主上不在还不能叫我装个逼啦?

    一个神侯蝼蚁,呵~推。

    “哼。”

    凌天冷哼一声,手中诛仙陡然出鞘。

    有嘹亮的剑吟声骤然响彻,整座大殿瞬间被剑意所充斥。

    只是!!

    就在萧贫目露不屑,身影即将消失在原地时,虚空中突然有一道白衣身影飘然而落,阻拦在了两人身前。

    “哥?!”

    “主上!!”

    萧贫与凌天脸上同时闪烁一抹惊喜,身外灵辉尽散,又恢复一副和睦模样。

    “先离开此地再说。”

    凌霄淡然一语,身化惊鸿,朝着远山掠去。

    在其身后,众人心底虽有疑惑,却不敢多问,紧紧跟了上去。

    直到众人离开仙玄宗范围,凌霄身影方才从天而降,站在了一处古林之前。

    “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凌天眉头轻皱,只是脸上的担忧倒是消散了许多。

    无论发生何事,只要哥哥无事,仙玄宗就算灭了,又与他又何关系。

    “海族联手魔门,覆灭了仙玄宗。”

    凌霄轻叹了口气,转而看向秦楚。

    一行人中,只有他一个外人,是时候放这颗韭菜,去发挥最后的光热了。

    “秦公子。”

    “圣子!”

    秦楚神色一震,抬头看向凌霄,脸庞上有些惊喜。

    “如今仙宗覆灭,怕是南疆将会彻底动荡,我将深入海域,调查海族与魔联手之事,你…”

    “我愿追随圣子,荡清妖邪!为魔证名。”

    秦楚神色一震,身影笔直,就连气势都为之一凛。

    只是!!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却分明是感觉…萧贫、凌天以及寒清秋等人看他的目光,多少是带了几分敌意。

    我…淦?

    难道我…说错了?

    “秦兄抱负,实在令人敬重!只是我身份特殊,秦兄若是跟着我,定无法发挥最大的光热,这样吧,我们就此分开,于海域深处聚首。”

    凌霄眼中闪烁一抹邪异,“秦兄,你既想为魔证名,得先叫天下人知晓…你是魔啊。”

    “嗯?”

    秦楚眼眸微凝,转而心中似有些恍然。

    不错!!

    如今南疆大魔联手海族,屠戮苍生。

    我若想为魔证名,首先得让世人知晓,我亦是魔,却非邪魔!!

    可,世人愚昧。

    在我未证名之前,我若与圣子同行,岂不是玷污了圣子威名?

    “圣子的意思是…”

    “海族猖獗,灭我仙宗,若能报此大仇,或许…”

    “圣子!!我明白了!!”

    还不等凌霄话音落下,秦楚眼中迷茫尽散,转而化做一抹凛冽。

    这韭菜,现在悟性都这么高了,都学会抢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