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96章 刀斩神帝
    “谁是好人?”

    宁儿沉吟片刻,一双明眸看向那厮杀一处的正魔两方,小脸上忽然绽放出一缕灿烂,“哥哥说谁是好人,谁便是好人。”

    这句话,宁儿倒是并不违心。

    原本她的经历,就堪称凄惨。

    在她眼里,这世间本无正魔,所谓的正,亦未在她绝望之时予她希望。

    唯独凌霄哥哥,给了她新生和温暖。

    更何况,有封灵这位好“祖宗”,如今宁儿内心早已充斥各种歪理邪念。

    “哦?”

    凌霄眼眸微凝,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身前的丫头。

    可以啊,小可爱。

    你这觉悟,可比凤如歌谁的可强太多了。

    “那宁儿,你可敢杀人?”

    以宁儿的天赋,将来成就或许会比寒清秋、林梦等人要高出许多。

    杀伐这事儿,当然是要从小培养。

    否则你天赋再高,若是心性优柔,难免不是个累赘。

    咱是个反派,身边跟着的,都该是反派才对。

    哪怕他们现在不反,没关系,迟早会反。

    什么?

    迟早也不反?

    那就杀了,再换一批培养。

    强如天魔,身后亦有九将,七王,四尊追随。

    这条仙途既然浩渺无尽,处处凶险,哪怕凌霄天魔之体,可终究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他要的,并非仅是追随者,而是能与他一同成长的绝对死忠。

    如此,当有一日,他踏临九天,才不至于…一人伐仙!

    “敢!”

    宁儿小脸有些苍白,只是眸光却透露坚决。

    封灵小祖宗的话犹在耳边,如果不想被哥哥抛弃,那就一定要做一个对他有用的人。

    哥哥说要我杀人,那我就去杀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好!那我们比比,看谁杀的多。”

    凌霄莞尔一笑,手中魔刃魔意缭绕,遮掩其形。

    “好!”

    而宁儿亦是轻轻颔首,紧咬着银牙,挥舞着金戟朝着人群中冲杀而去。

    此时凌霄能明显感觉到她的紧张,可人啊,总得经历第一次不是?

    “嗡。”

    刺耳的刀吟声骤然响彻,凌霄眼中再无一丝温度。

    此时他并未担心宁儿安危,如今仙玄神帝,皆已被熊寰等人拖住。

    剩下那些神王神侯也已疲于奔命。

    以宁儿的实力,在这乱局中并无危险。

    而随着两人身影掠出,原本便处于劣势的仙玄弟子,更是再难有抵挡之力。

    只见凌霄魔刀挥舞的瞬间,顿时便有无数仙门弟子死于刀下,就连血肉神魂,皆被魔刃所摄。

    而宁儿就更直接了,她领悟的本就是力之道则,再加之手中重戟神威,每次砸落,不论眼前之人在何境界,手中握着神器还是道器,都会瞬间崩碎,化一地血肉。

    仙玄宗中,灵威震荡,无数灵宝悍然碰撞,荡漾起万千血气。

    只是!!

    如今的仙宗弟子,皆被凌霄圣子的大义折服,纵使身死,竟无一人逃脱。

    最终,天地渐渐安静。

    只剩下赫连山以及数位仙宗神帝立于虚空,神色绝望地看着脚下血海,眉宇间皆带了一丝落寞。

    如今看来,今日仙玄宗,九成是要覆灭了。

    可赫连山想不通,为何这沉寂了数百年的魔门,竟选在此时动手。

    第一神使就在南疆,难道他们不怕事后圣教的报复么?

    “邪魔!!既然你们找死,今日我便是拼着陨落,也要将你们统统镇杀!!!”

    赫连山绝望嘶吼,苍老的脸庞上是一抹狰狞之色。

    然后,在其头顶上方,一尊金阵渐渐显化真形。

    其上道文勾勒,仙意流转,化一尊金鼎矗立天际。

    只是此时,赫连山的脸色已经极尽苍白,显然是有些力不从心之感。

    漫天金光垂落,如同九天银河倾泻而下。

    熊寰、古鸩两人一步踏出,傲立人前,身后皆有魔影矗立,撑起天地。

    “诸位长老,助我一臂之力!!”

    赫连山怒喝出声,而剩下的三峰之主以及风远扬更是再不犹豫,汇全身灵力,灌入那阵法之中。

    “轰轰!”

    大吕之声,从天传彻。

    此时所有人只感觉一顷汪洋,在头顶呼啸,转而化做海浪巨潮,倾泻而下。

    璀璨的金光,如洪涛骇浪,将整片虚空尽数遮掩。

    金涛所过,虚空成片成片的碎裂而开。

    有海族神帝神色不甘,一掌印出。

    天地间,陡然有百丈手印凝现,以举天之势,朝着那金涛拦去。

    下一刹,那海族神帝脸色陡然剧变,只觉一股恐怖无比的神力自骨骼筋脉中镇压。

    而他的身躯,竟在此时崩碎而开,瞬间消失无形。

    “不自量力!”

    赫连山眸光森冷,目视下方万千魔影。

    若他全盛,这场正魔大战仙玄宗也未必会输。

    可,莫名的,他仿佛感觉到虚空中有一双魔瞳,始终注视着自己,将他与整个仙玄宗,一步一步地推向了覆灭的边缘。

    这种感觉虚无缥缈,却又真实清晰。

    “哼!赫连山,你真当自己是无敌的么?”

    古鸩眼眸微凝,冷笑一声,身外血影忽然浮空,化万里血海,迎着那金涛怒撞而去。

    在其身旁,熊寰亦一拳轰出,虚空尽碎,镇压山海。

    方圆万里,有无尽异象腾空,众人耳畔亦传来万魔齐啸,骇人心神!

    剩下花有枝、刑深以及那海族六帝更是纷纷祭出灵宝,施展至强一击,迎向头顶金辉。

    无数毁天灭地的攻势,于半空悍然碰撞。

    顿时间,整座仙玄山瞬间崩碎出无数裂痕,古林神殿化做飞灰。

    饶是赫连山八品神帝,此间最强,又有神阵庇护,依旧是在那攻势碰撞的瞬间,口吐鲜血,险些震飞而出。

    而其余几位神帝峰主,更是身躯颤抖,气息萎靡,有两人的手臂,竟生生被震碎而开,露出森森白骨。

    就连那山中的诸多魔门弟子,竟也在这等余威之下七窍流血,倒地身亡。

    凌霄眼眸微凝,脚步陡然迈出,屹立于天巅之上。

    此时他的眸光尤为清冽,似有仙韵,只是手中魔刀上,却有极致的魔意悄然散开,震慑天地。

    “嗯?”

    赫连山抬头,神色惊恐地看向眼前那道魔影。

    此时凌霄身外,虽有魔芒遮掩,可莫名的,赫连山感觉这道身影,似是有些熟悉。

    “太古九式,第二式,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