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93章 路走窄了
    “凌…凌霄圣子,切莫为一己私情,葬送大好仙途啊!!”

    赫连山神色阴郁,目露疑惑。

    这圣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意儿女私情之人。

    怎么今日就偏偏中了邪,要庇护这天毒之女?

    “公子,宗主说的对,为了我,不值得。”

    凤如歌叹了口气,抬脚走到凌霄身旁,俏脸上绽放出一缕笑意。

    只是此时,她倒并非是真的想叫凌霄弃她不管。

    以凌霄的身份,此时出头,谁知道是不是一时头热。

    待会儿这赫连山给他分析完利弊,他万一反悔了怎么办?

    欲迎还拒,才最难割舍。

    不过,从眼下的形势来看,就算凌霄一心庇护,今日她怕是也难逃一死。

    凌霄是很强,甚至足以比肩老一辈强者。

    可,这山中,神帝实在太多。

    他们不敢动凌霄,但势必要杀个人为今日这场惨剧收尾。

    杀谁?

    杀反派呗杀谁!

    虽然此时,凤如歌亦感觉这天池乱象,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但,天毒之体,终究是暴露了。

    “你还是不信我。”

    凌霄眸光清冽,却难掩失望。

    然后,在凤如歌略有些震惊的眼神里,脚步迈出,一人挡在了那仙宗六大神帝身前。

    “你走吧,日后你我,再无瓜葛。”

    小样儿,跟我玩欲擒故纵呢?

    论演技,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凌霄在这圣州是什么地位!

    淦!

    “公…公子?”

    凤如歌嘴唇轻颤,一时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终只轻叹一声,手中灵符闪烁玄光,身影渐渐模糊下来。

    “圣子!!!你知道放她离去,会有什么恶果吗!圣教威名,将毁于你手啊!!”

    赫连山神色绝望,见凌霄根本不为所动,只能咬牙朝他挥出一掌,“圣子!得罪了,你能不顾圣教声名,我赫连山却不能眼睁睁看你犯此大错!”

    “我说了,今日谁,也不能伤她分毫。”

    凌霄转头,深深看了凤如歌一眼,手中古剑陡然斩出,迎着赫连山轰然落去。

    开玩笑呢。

    圣教名声,关我天魔何事?

    甚至就算整个仙玄宗,在我眼中也没有凤如歌一人重要。

    我不是渣,我只是想给她孤独的灵魂,一个停泊的港湾啊!

    “公子…”

    看着那奋力挥剑的少年,仅仅一道背影,此时却如镂刻,深深印在了凤如歌心底。

    难道我,真的错了么?

    这人生,真的不该有太多的套路?

    上一世,我流连深夜,喜欢的是纸醉金迷。

    所以,我受到了惩罚。

    这一世,荒唐二十载,人生孤苦,寂寥无趣。

    若,有一人许我深情,纵使一刹,亦该满心欢心吧?

    突然间,凤如歌道心轻颤,眸中犹豫尽散。

    如果,天道制裁迟早会来,我为何…不能洒脱一些?

    尤其是凌霄本是天命,又对她天毒免疫。

    如此算不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再无瓜葛么?公子…今日之恩,如歌来日…必报。”

    最终,凤如歌的身影还是缓缓消失在了虚空之上。

    我是有点感动啦,可我又没说不怕死!

    凌霄是天命之人,断然是死不了的。

    可她总得先避过今日灾祸,方才能向公子报恩吧?

    到时…公子啊,小女子无以为报,怕是只能以身相许了?

    一段感情,始于套路,深于…被套路。

    “滴!天命之女道心动摇,欲要献身,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滴,鉴于天命之女毒体恐怖,欲望强烈,本系统现免费提供丹药如下:六味大补丸,翻云覆雨丹,定海神针永不倒灵液…”

    “滚。”

    凌霄眼眸微凝,冷喝一声。

    老子天魔之躯,九天最强,用得着丹药?

    只是,终于动摇了啊。

    从初见时的惊艳,到如今的相互算计。

    终究,这凤如歌苟了十几年,还是栽到了凌霄手中。

    感动只是一个开始,很快我就叫你沉沦。

    如歌啊,你的孤独,九天十地,只有我能感同身受啊。

    “扑哧。”

    最后一眼,凤如歌看到,那一身白衣,本该潋滟苍生的少年,被赫连山一掌镇压,从天而降。

    鲜血洒落,天空忽降大雨。

    有雷声阵阵,阴云聚拢,将凌霄一身白衣,映衬的愈发灿烂、夺目。

    只是!!

    大雨滂沱,淋湿的,又何止少年的白衣、发丝,还有…凤如歌那一颗,久久不曾安宁的心。

    公子,等我!

    “嗡。”

    虚空荡起最后一丝涟漪,赫连山绝望仰头,眸光悲苦。

    还是,被她逃掉了。

    自今日起,他仙玄宗怕是再难逃一个庇护天毒女的罪孽。

    而凌霄两字,也再不是满目荣光。

    他,有了污点。

    情之一字,当真难懂。

    谁能想到,连仙姿绝世的圣教圣子,竟也毁于这一字之上?

    当然,若是叫凌霄知晓此时赫连山所想,怕是裤子都要尿湿了。

    如今他已在凤如歌身上留下印记,不论她跑到哪,都难逃凌霄感知。

    更何况,以这位天命之女的谨慎,人族疆土怕是万万不敢待的。

    所以,她很大概率会藏身海族之中。

    只是…

    等到她出现海族,方才会发现,她的天毒之体,早已传彻整个海域!

    淦!

    南疆万里,却未有你一寸净土。

    如歌啊,唯我怀里,安稳静谧!

    “呼。”

    赫连山身外有灵辉闪烁,将那骤雨阻拦在头顶三尺之地。

    只是此时,这位仙宗之主的脸上已无慈蔼,反而带了一丝浓郁的落寞。

    “圣子!你可知,因你一意孤行,南疆将面临何等灾祸?”

    “所以,宗主意欲如何?”

    凌霄嘴角扬起一缕温和,抬头看着眼前的诸位仙宗长老。

    “你虽为圣子,但今日你诸般行径,已是违背道义,所以…我需将你擒下,交由第一神使发落。”

    赫连山深吸了口气,眼眸渐渐冰冷。

    今日惨剧,终究是要有人承担后果。

    否则,他仙玄宗,怕是就要成为众矢之的。

    凌霄圣子,你的道,终究是走窄了啊。

    无敌仙姿,少年帝王又如何?

    如此离经叛道,迟早会误入歧途,为苍生不容!!

    “哦?是么?”

    凌霄淡然一笑,心底却默念道,“三、二、一…”

    “轰!!”

    远处山道,突然有灵威浩瀚,撕裂雨幕,化万里魔意遮掩虚空。

    而赫连山脸上的决绝还未散去,便在此时彻底凝固了下来。

    我…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