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8章 天鳄族主
    “按照一般的剧情来说,像这种天池神湖的,一定隐藏着其他造化,而且此处灵气如此浓郁,绝无可能毫无源头。”

    凌霄眉头轻簇,低头看向湖底方向,忽而身影下沉,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只是!!

    如此半晌之后,哪怕以凌霄如今的实力,最终竟也不曾察觉那灵韵源头,只能盘坐在了天池之底,陷入了沉思。

    这天池池水,乃是由无尽道意所化,凌霄的神识根本难以全力施展。

    如此,若是将这池中灵韵尽数吞噬,或者说,当它散出灵韵的速度,比不上流逝的速度,是不是就能寻到它的源头?

    “紫气无垢道体。”

    凌霄眸中清光闪烁,紧接着,在其身前,那一尊无垢道体瞬间浮现而出,原地盘坐。

    然后!!

    两人身上,同样有玄辉绽放,两道同样恐怖的吞噬之力,轰然在池底弥漫而开。

    无垢道体,本就拥有吞噬天地灵韵的能力,而如今,凌霄体内的那一缕仙源,亦具备此等威势。

    当然了,这种吞噬,与花花的吞噬天赋相比,还是有极大的差距。

    可无论如何,相比于其他那些南疆天骄,这等速度已经堪称可怕。

    天池百年开启一次,每次却仅能有十人进入,且只能待一日时间。

    这个设定本就说明,这池中灵韵虽然恐怖,但至多只能供十人修行。

    否则,这池子这么大,大家都进来洗洗呗,干嘛还要争个鱼死网破?

    所以按照凌霄的推断,以他与无垢道体的吞噬速度,这池中灵韵怕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轰轰。”

    灵力奔腾的声音,自凌霄体内轰然响彻。

    此时他的每一根经脉里,都充斥着无比恐怖的力量。

    一缕魔意散发而开,将他的身影尽数笼罩,仿佛磐石,亘古不动。

    恐怖的声势自湖底传彻而开,若非此时那剩下九人早已陷入了叠影幻境,恐怕单单这般动静,就足够他们恐惧彷徨。

    两道身影,化做两尊灵漩,疯狂地吞噬着池中灵气。

    而凌霄的境界,亦在此时缓慢攀升。

    时间缓缓流逝,直到那池中少年陡然睁开眼眸,一缕浩瀚灵威散发而开,荡漾起万千涟漪。

    只见原本充斥灵韵的天池,早已变成一汪清水。

    只是池中的天骄们,脸上依旧洋溢着一抹沉醉之色,显然并未察觉到丝毫的异常。

    “神王四品。”

    凌霄眸光清冽,收起紫气无垢道体,神识轰然散开。

    下一刹,他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只见此时,在那天池之底,一座清光阵法渐渐展露真形。

    只是其中阵纹遮掩,荡漾万千水波,若非此时池中灵韵尽散,即便以凌霄神帝七品的神魂境界,竟也不曾察觉到。

    “果然有东西。”

    凌霄眼眸微凝,伸手触碰在那阵法之上。

    只见一缕涟漪波荡而开,其中似有仙韵流转,道辉弥漫,说不出的玄妙神异。

    可,这世间阵法,对于凌霄而言实在没什么意义。

    破界符,既可洞穿域界,什么阵法能阻其威势?

    甚至!!

    随着如今凌霄见识越多,他隐隐感觉到,这枚古符,似乎有些过于变态了。

    当初他前往四荒找寻魔刃,正是凭借破界符方才能够打开下界屏障。

    按照轩辕月所说,此符乃是丹元圣地传承至宝,可,圣地皇朝凌霄如今也灭了不少。

    其中寒月仙宫更是传承千年,其先祖更是曾跟随仙族覆灭天魔殿的叶族之主。

    可即便如此,凌霄也未曾在其底蕴中见到类似破界符的东西。

    所以,凌霄此时倒也有些大胆的猜测,或许自己那位母亲,也有些他如今所不知晓的来历。

    “嗡。”

    伴随一声嗡鸣响彻,凌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池底。

    只是,就在他身影出现在那古阵之中时,眼眸中却悄然流露一抹惊诧。

    只见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竟是一座狭小阴暗的地下行宫。

    说是行宫,倒不如说是一方囚牢。

    在那中央之处,一座青石古台赫然耸立,其上似有一道狰狞妖影被锁链禁锢,散发淡淡的灵韵?

    “嗯?紫嫣!!你这个贱人!!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似是察觉到了凌霄的气息,那妖影气息明显一窒,紧接着,发出一声低沉愤怒的咆哮。

    “紫嫣!!你别让我挣脱此阵,否则我叫你生不如死!!”

    紫嫣?

    凌霄眉头轻挑,有故事啊。

    而且,此时他能明显感觉到,这妖影看上去虽狰狞恐怖,但周身并无一丝妖气散出,反而与这天池灵韵如出一辙。

    “啪。”

    凌霄打个响指,头顶一尊雷日瞬间绽放银辉。

    然后,他便是看到,在那青石战台之上,竟然束缚着一头金色妖鳄。

    “远古天鳄?!”

    凌霄眼眸微凝,而那妖鳄原本脸上的狰狞也陡然凝固了下来。

    “不是紫嫣?你…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

    说实话,此时凌霄心底着实是有些懵逼。

    按照虚云子所说,这天鳄一族,本是海域霸族,却早已覆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可怎么,这里竟然有一头活的?!

    而且!!

    这海域霸族,本是洪荒妖种,虽称不上什么神种、异种,但好歹也沾了洪荒二字。

    所以,当初青禹符中虽仅有一缕天鳄残魂,却携洪荒妖威,震慑天地。

    可怎么…这一头活生生的天鳄,身上竟没有一缕妖气?

    而且,他的境界是怎么回事?

    神帝六品?

    天鳄一族,这么弱的么?

    好歹也是远古霸族,能活到这个年代的,怕皆是些老祖先祖级别的强者吧?

    “人族少年!!吾乃天鳄一族族主,鳄逆!!少年,快,快告诉我,紫嫣那个女人,现在如何了?”

    天鳄族主怒吼出声,而凌霄眸中却闪烁一抹诧异。

    之前他曾在青禹身上的那尊天鳄残魂记忆中,看到过这一族当年的鼎盛。

    只是当初那天鳄本就是残魂之体,记忆并不完整。

    凌霄倒没想到,这少族主都死了,老族主居然还活着?

    这他…合适么?

    还有,这比,到底是怎么苟活下来的?

    紫嫣,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