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6章 海皇紫嫣
    “什么?老祖,青苍一界有谁的修为在你之上?”

    “是啊!老祖…”

    叶族祖殿,三位老者神色微凝,心底突然生出一抹寒意。

    “你们可千万不要小看了这青苍界中的隐世古族仙朝,更不要小看了…人的欲望。”

    白袍老者沉沉一叹,“界主已失踪两百余年,青苍界,眼看就要乱了,如此关头,我等更该小心行事,保住叶族万年基业。”

    “老祖!难不成是轩辕族?!”

    “轩辕族如果想下界,用的着通过我族的空间隧道吗?!动动你聪明的大脑袋!!!罢了,多派些人,守好通道出口,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无视天道镇压,无论他有何目的,总归会归来!到时候…哼!”

    “是!老祖!”

    三人躬身,眸中皆闪烁凝重。

    青苍一界,幅员亿万万万里,古宗林立,氏族繁多。

    仙朝,大府比比皆是。

    可若说此界最强,却是一人,乃仙族钦定,掌管此界的界主。

    只是!!

    令人奇怪的是,这位界主,两百年前,突然失踪了。

    百年之前,众势力倒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渐渐的,开始有人按耐不住心底欲望,开始贪图界主殿里那一尊镇压万族的至宝。

    据说,得此至宝,可得天地同尊,有望踏出凡俗,成就…仙灵!!

    最近百年,青苍界乱局已现,妖孽层出。

    似乎印证了那一句,乱世即临!

    …

    “轰!!”

    与此同时,青苍一界,另一处宏伟神宫之中。

    一位身穿帝袍,头戴金冠,模样威严的中年男子一掌砸落,竟生生将那金殿一角砸成粉碎。

    “顾朝辞!!你真要气死本帝么?”

    中年男子冷喝一声,一双眼眸中似有神阙凝现,蕴含无上霸势。

    “我说了,不嫁。”

    在其身前,一位出尘绝世的帝袍女子神色淡漠,只一言,就令那中年帝皇的脸色彻底铁青。

    “我仙凰古朝如今危机四伏,唯有与圣灵古朝联手,方才能安然度过此劫,你说给你五百年时间,你便能扭转乾坤,现在五百年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你拿什么扭转乾坤!!顾朝辞,我顾族兴衰,你当真不放在眼里?!”

    中年男子目露沧桑,俨然已是怒极。

    “仙朝存亡若是依靠外人,迟早也是会败的,早一日败与晚一日败有何区别。”

    顾朝辞不为所动,眸光清冽,只是其中却透露一缕执念。

    “你!!!顾朝辞,我顾族将仙朝交由你掌管,却不是说就能任你胡作非为,这姻,你结也罢,不结也罢,都由不得你!!哼。”

    话落,那中年男子抬脚,朝着仙殿之外行去,“给我看好帝君,不许她踏出此殿半步。”

    “是!!”

    金殿之外,传来数声应喝,而顾朝辞的脸上却突然流露一抹温柔。

    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眼眸中却渐渐倒映出一张…温和清俊的面孔。

    …

    无尽海域,万里之遥。

    一道金袍身影负手而立,白发披散,脸上却遮挡一张诡异金面。

    在其身前的方向,一道紫衣倩影同样负手,绝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的眼瞳,是一种诡异的金色,眉心之间,点缀一抹紫色的妆。

    此时她就站在那,却给人一种雍容尊贵,高踞九天之威。

    就像一位高高在上的皇,俯瞰万物生灵,淡然而出尘,遗世而独立。

    “第一神使来我海域做客,怎么不直接来我海皇殿?何必鬼鬼祟祟的?”

    紫袍女子妩媚一笑,眉间仿佛有一万种风情流转,叫人心生荡漾,又…惊恐畏惧。

    “紫皇日机万里,本使怎敢轻易打扰。”

    独孤神使神色漠然,丝毫没有因为这女子的美貌有半分的松懈。

    眼前之人,正是无尽海域如今的霸主,海皇紫嫣。

    当然,海域十族,更喜欢尊称她为紫皇。

    莫看她容颜绝美,性格温婉,可唯有真正了解之人,方才明白,这女人的心狠手辣,残忍无情。

    当初海域混乱,各族林立,虽皆与人族不睦,却也未有一统之心。

    毕竟,谁也不想从一个掌控他人的海王,沦为成一条附庸臭鱼。

    可,他们不愿,那就杀到愿意好了。

    紫嫣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生生屠灭数十海族,招揽强者,自立海皇,征伐海域百年之久,最终成就了海域一统。

    虽然,对于这位海族帝皇,不见得所有人都是真心臣服。

    可慑于她的铁血手腕,如今的海域王族,也不敢有一丝的怨言。

    “日机万里?神使倒是瞧得起我,不过,神使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紫嫣温和轻笑,一双金色的眸子透露一缕寒意。

    如今以海域的实力,倒不敢与圣教争锋。

    可,这第一神使,却未被她放在眼里。

    这里是无尽海,不是圣教。

    假若这神使放肆,她自然也不会弱了海域声威。

    “我听闻,海域有强者与大魔联手,屠戮了西疆苍生,覆灭了我圣教执掌西疆的寒月仙宫,不知此事…紫皇可否知晓?”

    独孤云鸩淡然一语,却令紫嫣脸上笑意愈浓。

    “第一神使修为无上,我听闻神使通晓天机,不如你掐指算算,此事是真是假?”

    “一卦不可算尽,恐天道无常,紫皇说笑了,我若能算尽天下之事,如今又何必来此多此一问?”

    独孤云鸩眼眸微凝,他善卜算之事,就连圣教之人都不曾知晓。

    这紫嫣,又是从何得知?

    “第一神使觉得,我海族中出了叛徒,欲要覆灭圣教?”

    “叛徒?紫皇心底怕是也对这圣州大地颇多垂涎吧?三百年前横空出世,紫皇能否告知,你究竟…来自何族?”

    独孤云鸩冷笑一声,眼眸中突然有魂光璀璨。

    这紫嫣出世,实在太过突兀,仿佛凭空而来。

    只因她屠的,是海族,所以圣教并未干涉。

    毕竟,镇压一人,可远比镇压整个无尽海域要简单许多。

    传言里,紫皇纵横海域百年,却从未显露真身。

    关于她的身世,海族众说纷纭。

    只是这紫嫣掌控雷道,于海中战力无匹,方才逐渐打消了众人心中疑虑。

    可,无论如何,越神秘的事物,往往隐藏着越惊人的秘密啊。

    “我来自何族,就要看神使有没有实力逼迫我展露本体了。”

    紫皇淡然一笑,莲步陡然迈出,万丈浪潮汹涌,衍化遮天神威,朝着独孤云鸩当头落下。

    “哼!早就想领教领教你这位海族霸主的实力了!”

    独孤云鸩神色不变,一印出,万道显,瞬间与那紫皇战至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