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5章 上界叶族
    仙玄山下,古林参天,遮蔽云穹。

    此时在那距离仙宗不足百里之地,鲨云等八位海族神帝眸光冷漠,脸上似有些诧异。

    “诸位,这里可是仙玄宗,你们这是何意?”

    “既然来了,就不用走了。”

    熊寰傲立林前,在其身后,刑深、火恒分列两旁,看向鲨云的眼神里充斥戏谑。

    以熊寰的实力,单杀一个鲨云根本不是问题。

    至于剩下的几名海族神帝,至强者不过五品,又怎么可能是刑深两人的对手。

    “什么?狂妄!!!就凭你们三人,也敢口出狂言?”

    鲨云神色狰狞,眸中早已充斥怒火。

    想他堂堂海王血鲨一族的大长老,今日竟接连在这仙玄山受人羞辱。

    而且!!

    眼前这三人,怎么看都不太像是正道之人,一身魔气滔天。

    只是,他们是哪来的勇气,敢在这仙玄宗作乱?

    “我家主上,请你作客,你是打算走着去,还是躺着去?”

    熊寰一步踏出,周身魔气冲霄而起,一股滂沱大势骤然天降,竟直接将鲨云的身躯,生生砸落在了地上。

    “扑哧。”

    区区一头血鲨,自然未被熊寰放在眼里。

    更何况,这鲨云修为刚过七品,连重伤的赫连山都无法撼动分毫,又怎么可能是熊寰的对手。

    甚至,就算古鸩,如今杀他,也必然不会费劲。

    “不知死活。”

    熊寰抬脚,狠狠将那刚欲起身的鲨云踩在脚下,眸光森冷地看向剩下几位海族神帝。

    却见此时,众人脸色一白,刚欲转身逃窜,又见一尊血魔虚影矗立虚空,将他们后路尽数阻拦。

    古鸩!!

    短短数日,这位万鬼山主的伤势竟已完全恢复。

    而且,在毒宗之主以及血月楼主尽数死在仙玄宗后,这两大魔门的弟子,也是尽皆被古鸩收服。

    至于媚谷之主花有枝,更是早就对古鸩心生意动。

    只是之前,碍于古慈儿这个累赘,她也没敢直接表露,可如今…花有枝早就率众搬到万鬼山去了。

    “嗖嗖。”

    古林之中,无数魔影纷纷踏出,将那海族七帝围困一处。

    当然,以古鸩的实力,无需旁人出手,他与熊寰联手,就足够将这八帝镇杀。

    可主上说了,抓活的。

    “古…古鸩!!你…要做什么?你…”

    众海族强者脸上皆闪烁一抹疑惑。

    我淦!

    这大魔,是疯了么?

    他们不该上山去诛正道之人么?

    怎么把他们给堵住了?

    这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前几日万鬼山主率领四大魔门攻仙玄宗,此事南疆无人不知。

    可据说当日,四大魔门,两大领袖死于山巅,古鸩更是重伤而逃,连女儿都死在了虚云子手中。

    只是!!

    这才短短几日,古鸩怎么就生龙活虎了?

    而且,你他…是不长记性吗?

    居然还敢率领魔门强者,来此仙山之下?

    等等!!

    这比不会是想诛了他们,嫁祸给仙玄宗,引来血鲨族与这方正道宗门的大战吧?

    古鸩,你歹毒!!

    可…

    “山主别动手,我投了我投了。”

    很快,七位海族神帝就被熊寰几人封住修为,丢入了古林之中。

    然后,众魔仰头,看向山顶方向。

    今日一早,凌霄便已安排他们守在了仙山之下。

    擒拿海族神帝是其一,其二嘛…

    呵呵,恐怕就算是赫连山,也绝对想不到,古鸩等人竟敢再攻一遍仙门吧?

    如今赫连山已然重伤,当然是趁他病,要他命,夺了这仙山传承,才不枉费那死去的…众魔门弟子啊。

    凤如歌,就算你九天不容,我亦愿为你…屠尽苍生。

    啊!!

    我受不了了,都给我看好了,我要为情入魔啦。

    叮。

    仙门底蕴与天命之女尽在我手,一举两得,此为智谋。

    当然,凌霄之所以想要覆灭仙玄宗,贪图其底蕴是一回事,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如今他以真容真名出现南疆,本不算纰漏。

    两疆之地,相隔万万里之遥,再说这南疆向来不被人族重视,又颇多妖魔鬼道,谁人无事,也不会来此游历。

    可偏偏,那第一神使的声音,莫名有些熟悉,叫凌霄心底多出一些不安。

    天池之争,今日刚刚结束,换句话说,山中众弟子并无一人离开。

    如此,杀光,方才万无一失。

    人间忽晚,山河已秋。

    如歌,西屁,滴滴。

    青苍一界。

    一处高山伟岳矗立天巅,其中神宫林列,古木成森,竟占据了数万里之地。

    远处望去,林中瑞气化祥,衍化成云,漂浮山中,钟灵神秀。

    而此时,在那山顶最高处的一座宏伟古殿中,四位虚发皆白的老者盘坐殿前,紧盯眼前一方棋局。

    其中一位白发白袍,红面长须的老者轻捻着一子,看似悠闲,可眉宇间却簇着一抹愁绪。

    此时这四人身上,皆没有半分气息散出,可无形之间,吐纳呼韵,竟与天地同源。

    显然,这四人的修为,皆已超脱了圣州桎梏。

    “圣界还是没有消息传回么?”

    “没有啊!”

    “已经三百年了,叶青婵到底想要做什么?”

    “哼!当初你们几个老不死的不辨是非,瞧不起青婵那丫头,将她贬去下界,以这丫头的性子,断了与族中往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是,老祖啊,当初实在是青婵她…”

    “好了!此事不必再提,下界之事,暂时不必慌张,你们不要忘了,那一位当初自封于此界中,如今此界封印,对我叶族而言,也未必…是坏事。”

    最终,那对弈的白袍老者一子落下,朗声笑道,“哈哈哈哈,我赢了。”

    “老祖,您的意思是…”

    只是此时,众人的心思哪还在棋局之上,皆皱眉看向那白袍老者。

    “当年我叶族被分封此地,看似是仙族无情,其实又何尝不是对我叶族的信任,只是先祖心中执念已成,若再压抑,怕会形神俱泯,所以…”

    老者抬头,一双苍老深邃的眼眸中闪烁一抹苦涩,“哎,罢了!这件事,绝不可叫任何人知晓,否则我叶族…将轮回难入。”

    “是!老祖。”

    “哦,对了,查出来了么?十七年前出现在圣州通道里的那道波动?”

    突然间,那白发老发老者眼中闪烁一抹杀意。

    “还没有…”

    剩余三人微微摇头,暗然叹息。

    “能避开我等神识,此人的修为,必然还在…我之上啊。”

    白发老者轻叹了口气,相比于圣州一界被封,其实他更担心的,是那道突然出现在圣州通道里的诡异波动。

    那道波动,并非来自他叶族。

    换句话说,要么是他感觉错了,要么就是有人不知以何等手段,瞒过了叶族耳目,并破开了他叶族域界,前往了圣州之地。

    青苍一域,下界万千。

    可每一方下界,皆有归属,旁族不可随意踏足。

    可…究竟是谁?

    又是如何办到?

    然后,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