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4章 进入天池
    仙玄峰巅,突然有刺目的神辉照耀。

    只见凌霄身外,万千异象浮沉。

    其中似有金光裂日,古木参天,神洋浩瀚,天宫坠世。

    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凌霄手中古刃轰然斩落,迎向那百丈剑锋。

    这一刻,刀芒所过,光明尽泯,隐隐有万千幻象,自那锋芒中流转。

    仙佛俯首,妖鬼垂头。

    刀锋到处,即是青苍震颤,九天同灭。

    万千道韵,汇于一刃之上。

    开天辟地,不及诸世皆陨。

    最终,在所有人惊恐震撼的目光中,两道堪称寂灭的攻势,终于在虚空悍然碰撞。

    无尽杀意冲霄而起!!

    漫天剑辉转瞬破碎!!

    唯独那一刀,如破灭鸿蒙亘古,洞穿宇宙星河,直直朝着凌天斩下。

    “扑哧。”

    没有丝毫的防备,或者说,饶是凌天也从未想过,他的剑,竟连凌霄一息都阻挡不住。

    滂沱天威,蕴含无上大势,狠狠压下。

    刀未至,人已吐血而飞。

    “凌天!!!”

    远处虚空,突然传来一声轻喝。

    紧接着,一道黄衣倩影从天而落,神色焦急地将凌天从地上搀扶而起,然后转头神色幽怨地看向凌霄,“哥,他不远万里而来,你怎么一上来就把他打伤了!你是不知道,这半年时间,他为了追寻你的脚步,自封于剑路之巅,受万剑割体之苦,如今刚一出关…就来寻你了,寻儿求求你了,不要再对他如此苛刻了。”

    叶寻儿眼中含泪,还有一丝淡淡的怨意,玉手之上,碧芒亮起,朝着凌天胸口印下。

    “呃…”

    凌霄收刀,无奈摇头。

    半年不见,这叶寻儿的修为倒也有了极大的突破。

    神侯二品,虽没有凌天那般惊世骇俗,但放眼四疆,也堪称妖孽了。

    “寻儿,你怎么跟我哥说话呢!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主动与哥切磋,不敌受伤的!”

    凌天眉头轻皱,语气略有些冰冷。

    只是此时,他的眸中,多少是有些挫败。

    苦修半年,一朝悟道。

    原本,他以为自己与凌霄的差距,必然会缩小一些。

    可,今日一战,算是彻底打破了他心底期望。

    甚至!!

    隐隐中,凌天感觉,哥哥方才的一刀,根本…未出全力!

    “哎,看来想要追上哥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公子!!”

    就在凌霄神色玩味地看着眼前的两人时,在其身后的方向,又传来一声温柔轻语。

    凌霄眉头轻挑,转身看去,却见林梦一身红衣,俏脸红晕,眸光羞怯地站在他的面前。

    那一张白晰温婉的脸庞上,竟是一抹说不出的紧张期待。

    “梦儿?”

    凌霄神色一愣,旋即摇头苦笑。

    很明显,这三人应该是一齐从东疆赶来的。

    而如今,整个东疆唯一知晓自己行踪的,只有梁翊。

    之前凌霄曾以传音符传信,叫梁翊找寻机会,擒下那位驻守东疆的第三神使,而他会想办法除掉第一神使。

    没想到这才几日时间,凌天三人就闻讯赶来了。

    神侯一品,三千五百气运。

    林梦的性格,算是他所有的女人中,最小心温柔的。

    毕竟,她的出身实在卑微,当初若非凌霄,如今她怕是已嫁给那位小宗门弟子,孤苦一生了。

    所以,大概在林梦心底,凌霄是改变她命运的贵人,亦是给予她一切的恩人。

    “公子…你说过…只要能踏入神侯,就能跟在你身边…我…我现在是神侯境界了。”

    林梦小声嚅嗫,低头轻轻揉搓着衣角。

    她很怕,很怕公子会生气她的自作主张。

    可,就是很想念公子,每日都会想念。

    “嗯!不错!”

    凌霄温和一笑,伸手揉了揉林梦头顶青丝。

    而这一幕落到凤如歌眼中,却瞬间令她心底生出一抹莫名的醋意。

    一个一品神侯?

    她如何配站在你面前?

    为何她们都能站在你面前,我不行!!

    为什么我偏偏穿越到了一个反派身上!!

    凌霄!!

    这就是我的宿命吗?

    “好了,先办正事。”

    凌霄转头,看向赫连山,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笑意。

    “宗主,是否可以打开天池秘境,放我等进入了?”

    “当然!!圣子,请!”

    赫连山神色一颤,太可怕了!!

    原本,他认为那白发少年已是世间绝顶。

    一人一剑,诛杀七侯。

    而且,还是海族神侯。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那少年竟连圣子一刀都抵挡不住。

    换句话说,如今的凌霄,怕是已有了斩帝的实力。

    这是何等骇人听闻的天姿?

    纵观历史,少年斩帝,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圣教,当真是恐怖如斯。

    “你们,先去后山大殿等我,记住,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许出来。”

    凌霄转头看了凌天等人一眼,这才抬脚跟在赫连山身后,朝着远处山巅行去。

    在其身旁,一众南疆天骄神色兴奋,唯独凤如歌黛眉轻簇,眼中似有沉吟。

    如今她的天毒圣体,本就是以灵力压制,方才没有暴露。

    可,每次她修为突破,哪怕只是一个小境,天毒都会自行散出,难以掌控。

    这他…万一待会儿进入天池,她不小心突破了,岂不是要将这些南疆天骄连同那一位海族青年一并给毒杀了?

    “如歌似乎有心事?”

    就在凤如歌暗暗沉吟之时,凌霄的声音却从耳畔传来。

    “呵呵,没有,只是震惊于公子的实力。”

    凤如歌摇了摇头,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笑意,“公子,我觉得,我不配进入天池,你那位弟弟,方才有资格享受这等造化。”

    “哦,不必了,我倒是挺期待,与如歌一起沐浴的。”

    凌霄莞尔一笑,语气中蕴含一抹不容置疑的威严。

    “公子…”

    “如歌不必说了,这天池你若不去,那他们,也不必去了。”

    闻言,周围一众天骄瞬间驻足,神色诧异地看向凤如歌。

    卧槽。

    这少女是个傻子不成,到手的造化居然还在推脱。

    就你迪奥事儿多。

    凌霄圣子给你脸了是不是?

    是不是给你脸了!!

    而感觉到众人眼眸中的那一丝怨意,凤如歌终究没有多说什么,悄悄从乾坤袋里拿出几枚丹药服下。

    但愿,能够压制灵力,平稳度过此劫吧。

    哎!

    反派,真难。

    杀人挨骂,不杀人还要挨骂。

    冷血挨骂,稍微有点人性,又是狗血淋头。

    我他…不想杀人也不想心软,就想规避因果,隐世苟活,你看,不仅挨骂,还要挨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