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2章 斩成虚无
    仙玄山巅,大殿之前。

    此时所有的仙玄弟子,八部青年的脸色,皆已呆滞了下来。

    尤其是,那战台之上,一白一黑两道绝世的身影,堪称仙谪。

    凌霄白衣黑发,飘然如仙,凌天黑衣白发,恍若魔尊。

    同样的仙颜谪世,同样的气质绝尘,两人并肩立于一处,竟莫名有几分…般配。

    如生死两极,阴阳彼岸,天地辉映。

    “果然!这个世上,英俊的男人都属于另外一个男人!!”

    不少骄女玉手紧握,脸色通红,眼中已见泪意。

    公子只应天上有,何故谪落浮世间?

    更何况,这一谪落,还谪落了两人?

    淦!

    我能怎么办?

    我就是没有抵抗力啦!

    哪怕两位公子不爱我,我也不想他们属于任何一个女人。

    两位公子,我祝福你们在一起!!

    还有,我也不想哭的,可总要流些东西才能证明我是真情啊!

    "遇到对手了。”

    萧贫站在人群之前,眼眸中闪烁一抹凝重。

    淦!

    倒不是说凌天的修为震惊到了他,实在是…这白发少年竟然比我还会舔?

    这话虽说的不多,但字字刻骨,蕴含深情。

    糟糕!!

    我感觉我在主上面前第一红人的身份,受到了威胁。

    只是转念,萧贫又有些释然。

    这少年跟我的风格,明显不一样嘛。

    或许主上,更喜欢我舔他的方式也说不定呢?

    “公子…”

    在其身旁不远处,秦楚神色凄楚,手掌紧握,眼眸中是一抹深深的无力。

    又一个!!

    凌霄公子身旁,又出现了一位绝世之人。

    而且!!

    看他的模样,明显是对公子用情极深!!

    最主要的是,这白发少年,长得还帅。

    你说气不气?

    天赋强,会用剑,长得帅,又深情。

    我拿什么跟人家比?

    就很突然的,秦楚眼中竟流露一抹沧桑之色。

    终究是,奢望吧。

    “轰!!”

    战台之上,腥风流溢。

    只见那七名海族天骄,周身各有妖影闪烁。

    凌天的实力,他们看在眼里,自然不敢有半分的轻视。

    只是!!

    就在七人脚步迈出,身携凶威,欲要朝着那白发少年扑去时,凌天却先七人一步,举起了手中仙剑。

    “三千剑道,尽汇吾身。”

    “嗡。”

    刺耳的剑吟,陡然响彻了万里。

    只见少年头顶,一道道剑气冲天而起,衍化万道。

    转瞬之间,在那青天朗日之下,似有三千神剑矗立,遥遥指向海族七人。

    一股莫名的寒意,悄然笼罩在众人心头。

    只是此时,他们早已没有退路可言。

    “我就不信!!你区区神侯,能战我们七侯!!”

    鲨无赦嘶声厉喝,语气中隐见惊慌。

    然后!!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七人攻势瞬间落下。

    “轰轰!”

    如海的妖气,幻化成浪,席卷天地。

    有血色掌印落临,遮天蔽日,有诡异的触手探出,铭文闪烁,有道器破空,蕴含不挡大势。

    七大神侯全力一击,虚空仿佛不承其威,瞬间破碎而开。

    只是此时,凌天脸上却不见一丝的慌乱,眼眸中甚至闪烁一抹淡淡的讥讽。

    “轰。”

    妖威垂落,战台顷刻坍塌,烟尘扬起,将众人视线完全阻隔。

    只是!!

    就在那七道恐怖攻势即将落至凌天头顶之时,少年手中的古剑,突然斩下。

    “铮。”

    古锋划落,看似随意,却蕴含斩碎万古之霸势。

    与此同时,在那青天之上,三千剑影同时颤鸣。

    紧接着,如同天外陨星,撕裂苍穹,朝着战台轰然斩落。

    “嗡嗡!”

    虚空尽碎,如镜破裂。

    无匹杀意冲霄而起,崩坏寰宇。

    甚至!!

    每一道剑影,都如洞穿亘古的绝世仙剑,蕴含诛神灭佛之威。

    哪怕是凌霄,此时脸上亦流露一抹惊讶。

    不愧是我的弟弟啊,这般天赋,就算与萧贫相比,也丝毫不让。

    绝世剑修,凌天的模版,与秦楚不同。

    他修的,只有一道。

    剑道极致,便是天下无敌。

    纵使手中无剑,只要心中有剑,亦可斩仙。

    诸天万界,纪元寰宇,每一个时代或许都有一个时代的王。

    可,剑仙之名,从未绝耳。

    隐于世外,无欲无求,却…无一人敢轻视分毫。

    “扑哧!”

    浓郁的血腥气息,突然涌荡而开。

    原本遮掩天地的妖辉,转瞬被那三千剑意斩成虚无。

    只是此时,众人并未听到一声惨叫。

    直至天地俱寂,万籁无声,虚空再无一缕妖气,众人方才眼眸震撼的看到…那战台之上,除却那白发少年以及他身后的凌霄,竟…再无一人!!

    满地的鲜血,将少年脚下的路侵染成河。

    其中并无残肢,亦无灵宝,只有…无尽的血色。

    “嘶嘶。”

    突然间,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轰然传来。

    此时这些仙宗长老、弟子脸上皆带着一抹难言的震撼。

    就连鲨云等人,眼眸中都充斥一抹呆滞之色。

    这就是传说中的,被斩成了虚无?

    那七名海族妖孽,竟在凌天一剑之下,被斩成了虚无?!

    我…淦。

    这他…是人干的事儿么?

    一个神侯少年,只挥一剑,就叫另外七名神侯天骄,形神俱灭?

    “咕噜。”

    饶是鲨云七品神帝,此时竟感觉一股凉意顺着脚底升腾而起。

    再看向那一黑一白两道绝世身影时,竟莫名带了一丝畏惧。

    堂堂海族神帝,今日竟被两位人族少年震慑了心神?

    “哥,他们…要不要杀?”

    凌天转头看向鲨云等人,眸光冷冽,只是说话的语气却温和至极。

    仿佛此刻,那些在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神帝强者,在他心底如蝼蚁般渺小,挥手可杀。

    “哦?”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远来是客,怎可乱造杀孽。”

    当然了,我只说这会儿不杀,可没说…待会儿不杀。

    既然仇已结下,斩草自然是要除根的。

    闻言,鲨云等人脸上顿时涌出一抹怨恨。

    听这两兄弟的意思,好像他们的命运,早已被二人握在了手中?

    狂妄!!!

    只是终究,鲨云并未多言,转身就欲离开。

    “鲨云长老!您海族还有一位天骄获得了资格。”

    赫连山早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轻声笑道。

    “哼,你与他留下,其他人,跟我回族。”

    鲨云冷眼看向身旁的象族长老,再不犹豫,抬脚朝着山下的方向行去。

    “鲨云长老,我…”

    而此时,那象族长老脸色一白,险些就要哭出声音。

    我淦。

    您老这不是叫我,羊入虎口了么?

    人生第一次,这位海族强者觉得,这天池资格,极其烫手。

    望着那离去的八位海族神帝,凌霄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阴邪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