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1章 一剑诛天
    “凌霄圣子,就叫我等见识一下,你的神姿。”

    七人之首,一位身穿黑铠的青年眸光阴森,周身妖气缭绕,竟是一名神侯六品的天骄。

    此时的鲨无赦,内心同样充满愤恨。

    原本,他是打算利用这一场天池之争,扬名海域的。

    可如今看来,他的风采,似乎全被眼前的少年夺去了?

    不过,无妨。

    圣教圣子,人族天骄标杆。

    只要诛了他,日后他鲨云,就将是海族小英雄!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凌霄冷眼看着面前的一众菜鸡,一个神侯六品,两个神侯五品,四个三品四品之人。

    就这七人,凌霄甚至不用出剑,挥指可诛。

    当然,他之所以要独战七人,倒不是单纯为了装逼。

    反派,装什么逼,谨慎啊!!

    他之所以如此做,是为了确保进入天池的,是人族天骄。

    如此,接下来那一场好戏,才会引来人族势力的共愤。

    毕竟,海族本就与人族敌对,就算这些海族天骄尽数死在仙玄古宗,最多也就是引来海族强者的仇视,于人族而言,反而成了大功一件。

    这便违背了他的初衷!

    有一位海族代表进入就可以了,到时候…他会给自己这位穿越老乡一个天大的惊喜。

    “哼!!诸位,随我出手,叫这位圣子大人,见识一下我海族天骄的风采。”

    鲨无赦冷喝一声,身外妖气化玄,隐隐凝成一尊血鲨虚影。

    剩下六人,亦是妖气遮天,卷动万里风云。

    无尽的灵威,欲将天穹碎裂。

    就算是神王强者,面对七人联手,怕也要暂避锋芒。

    见此一幕,仙玄宗中,不少长老弟子脸色齐齐一变。

    只是!!

    就在凌霄眸光清冽,轻轻地抬起手掌之时,在那远空之上,突然有一道嘹亮的剑吟声,骤然响彻!!

    “嗡!”

    一瞬间,万里妖云瞬间碎裂。

    有极致的凌厉化做锋芒,将苍穹斩破。

    只见一柄缭绕清光的古剑,从天垂落,斜插在战台之上。

    下一刹,一道冷漠至极的低沉声音,突然响彻天地。

    “几条臭鱼烂虾,也敢放肆?”

    听到声音,凌霄眼眸微凝,再抬头看去时,一道身穿黑衣的少年身影,已从虚空踏来。

    雪白长发随风飘荡,那一张清俊的面庞上,是一抹令人心悸的寒意。

    清光潋滟,难掩他一身剑骨孤傲。

    神威无匹,不及他眸中凌厉半缕。

    甚至!!

    他每一步落下,天际皆有道音传彻,七彩仙韵幻化成影,如一柄绝世的剑,洞穿云霄。

    整座仙玄宗,有万剑齐吟,剑道无双。

    就连赫连山等神帝强者,此时竟也受制于这惶惶天威,只感觉浑身冰凉,犹如利刃切割。

    “嗡嗡。”

    无数修剑之人,拼命抑制手中仙剑,生怕下一秒,自己的灵宝就会破鞘而出,朝那少年飞去。

    这是何等剑资,何等修为?

    纵观圣州历史,惊才艳艳者不计其数。

    可谁又能在这十六七岁的年纪,将剑道一途修至如此境地?

    少年剑仙,无敌之姿!

    圣州,何时又出现了如此妖孽之人?!

    直到!!

    那白发少年从天而降,落到凌霄身前。

    下一刹,令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他忽然躬身,朝着凌霄深深拜下,那一张冷傲冰彻的脸庞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温和羞怯。

    “哥,我来了。”

    “不错。”

    凌霄淡然一笑,从他看到那一柄古老石剑的一刻,就知道…凌天来了。

    只是!!

    哪怕他亲眼见识过这少年的天赋,此时依旧是为他一身修为所惊讶。

    六千气运,剑道圆满,神侯…七品。

    很明显,在这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凌天的修为,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剑路峰巅,心无旁骛。

    以三千神剑为劫,以古剑夙愿为历,这个原本凌族的废物,终于一朝涅槃,行至大道巅峰。

    圆满道则,本就是此界桎梏,就算是神帝强者,也难触及。

    即便是凌霄,若非倚仗系统,怕是也很难将众道圆满。

    可,凌天做到了。

    “又是凌霄圣子的小弟?”

    “这…也太可怕了吧?”

    “剑仙之姿…我人族当兴啊。”

    无数仙宗长老惊叹连连,就连秦楚,这位传承了剑魔道统的妖孽之人,此时亦被凌天展露的剑道天赋所震慑。

    太强了!!

    那种源自剑意中的压迫,竟比修为压制还要恐怖万分。

    甚至!!

    秦楚隐隐有一种感觉,这少年的剑,世间无人可挡。

    一道极致,即是挥手斩仙。

    “哥,我来了,所以,让我为你…斩下万敌。”

    凌天嘴角,是一抹灿烂的明媚。

    似他这样的剑修,本不该有此心绪。

    可,莫名的。

    看到凌霄,他就觉得温暖,仿佛世间一切,抵不过他方才一句…不错。

    从小到大,凌霄从未夸赞他一句,甚至每当他有所成就,都会被哥哥训斥。

    那时年幼,凌天不明白其中深意,现在看来,这是哥哥对我深沉的爱啊!!

    没有哥哥,我又如何能行至剑道巅峰?

    哥,对不起,哪怕你已经原谅了我,我却原谅不了我自己。

    你为我,背负了太多太多。

    现在,我来了,这世间,无人可以再辱你。

    不,就算天地辱你,我亦要…屠灭苍天,诛杀六道,以你为尊。

    哥,就让我,站在你身前,为你挡下这世间的冰冷。

    “这…赫连宗主,这不符合规定吧?你们人族怎可以如此善变,这比武的规则,怎可以随意更改?”

    鲨云眉头紧锁,突然间,他心底有些后悔。

    这场天池之争,似乎…并非是他血鲨一族的造化,更像是…劫难?

    “天池之争,我不在乎,想战我哥,就先战我。”

    凌天手掌轻握,诛仙古剑瞬间拔地而起,悬浮青天。

    其上,仙韵浩瀚,灵阳璀璨,隐隐有一尊仙影矗立苍穹。

    “狂妄!!!人族狂妄!!你真以为我们怕了你?”

    鲨无赦眼眸血红,脸色早已彻底狰狞。

    羞辱!!这完全就是羞辱!!

    先是凌霄,如今又是这少年!!

    虽然!!

    这白发少年的剑道造诣惊为天人,可此时鲨无赦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修为,仍旧在神侯一境。

    换句话说,一位神侯,战他七位神侯?

    这他…不是狂妄!!

    这简直就是作死!!!

    “随我出手!!今日,我要为海族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