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79章 辱我当死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凌霄别有深意地看了秦楚一眼,这棵韭菜,基本上算是废了。

    如今他还活着,倒不是凌霄仁慈,只是…

    六魔弟子,却心怀正义。

    这么好的背锅侠,如此轻易地死了实在可惜。

    更何况,凌霄始终觉得第一神使过于神秘了,他的声音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所以,凌霄打算,叫他暂时不要出现在人族领域。

    九品神帝,以凌霄现在的实力,很难正面诛杀。

    指望海族,又有些不太靠谱。

    凌霄决定,送一个真魔过去,暂时拖住第一神使的脚步。

    秦楚,就很不错嘛。

    直到凌霄几人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上方,凤如歌竟然还未从殿前走到战台之上。

    此时这位天命之女的脸色有些苍白,头顶青丝上竟然见了汗渍。

    显然,此时凤如歌内心里定是十分的焦灼。

    “哼!磨磨唧唧的,人族,你是不敢与我银啸一战么?”

    战台上方,银啸神色鄙夷,手中长戟绽放猩光。

    “如歌!速速上台!!”

    虚云子轻喝一声,眸光苦楚。

    就这几日,他的老脸算是被这两个弟子丢尽了!!

    “哦。”

    凤如歌银牙紧咬,神色悲愤。

    眼前局势,已是凶险万分,她若不暴露毒体,今日怕是要死在台上了。

    可若是暴露了,下场会不会比死还要凄惨?

    淦!

    这是…死局啊!!!

    “嘿嘿嘿!女人,你若不想战,跪下给我啸爷磕两个,待会儿天池造化结束,再随我回海域玩两日,我便饶你一命如何?”

    银啸眼眸上下打量着凤如歌,虽然此时这位天毒之女带着面纱,可依旧难掩她身上芳华。

    哧溜。

    只是!!

    就在凤如歌一只脚刚刚落至战台的刹那,虚空之上,突然有剑吟声骤然响彻。

    紧接着,众人只看到一缕清光悠然闪过,而那银啸嘴角的银笑还未散去,就彻底凝固了下来。

    然后,他的身体突然整齐裂开,鲜血内腑洒落一地,竟显化了本体。

    一条,数丈长的梭状银鱼!!

    “咕噜。”

    整座广场,陡然陷入死寂。

    所有人抬头,朝着半空看去,却见此时,在那战台上方,一轮金日绽放万丈玄辉,刺人眼眸,蕴含神圣。

    隐隐间,在那金日之前,似有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

    万千异象自那少年周身闪烁,而随着他脚步迈出,只见一尊尊大道青莲在其脚下浮现。

    天地无光,道韵尽汇一人。

    凌霄徐步踏出,白衣如仙,那一张俊逸无双的脸庞上,似噙着一抹森冷的寒。

    在其身后,萧贫手持一轮金色法镜,拼命催动着全身灵力,令那法镜金光大盛,将凌霄的身形映衬的愈发伟岸挺拔。

    甚至!!

    此时在那海族方向,几名少女天骄都是美眸微凝,透露一抹迷恋之色。

    好一个…绝世的公子!!

    虽然是个人族,怕是体力稍弱,但…多吃点丹药应该也能撑住!!

    “凌霄公子…”

    凤如歌眸中,亦闪烁一抹惊艳,激动的眼泪,险些从嘴角流落下来。

    好他…帅啊!!

    不是,好感动呀!!

    第二次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凌霄自危难关头出现,替她挡下必死的凶险。

    如果不是她天生毒体这事儿无可更改,此时凤如歌都感觉,自己是不是有气运傍身了?

    “嗯?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搅乱我人海两族的比武!!”

    鲨云怒然起身,周身妖气翻涌。

    在其身后,那银啸一族的长老亦是满脸的愤怒,若非是在仙玄古宗,还有那少年看上去着实有些…牛逼,此时他定已经对凌霄出手了。

    “哦?又如何?”

    凌霄神色淡然,只平静地看了鲨云一眼,眸中魂芒闪烁,似有一股无形大势奔涌而出。

    而鲨云只感觉魂海一颤,心底竟莫名生出一丝恐惧。

    可…怎么可能?!

    一个人族少年,一眼竟叫自己心生惶恐?

    这种惶恐,并非来自修为压制,更像是一种…势!

    一种久居天巅,与天地同源的道势!

    “区区臭鱼烂虾,也敢在我人族放肆!怎么,是我圣教太久不出手了?”

    凌霄身影从天而落,站在凤如歌面前,原本冷若冰霜的俊逸脸庞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温和。

    “如歌,让你受惊了。”

    “让我受…惊?嗯?”

    凤如歌神色一愣,俏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红晕。

    我不对劲!!

    我又不对劲了!!

    可,我能怎么办?

    谁让凌霄公子,长的如此俊逸!

    这种绝世冷漠高傲脸,突然冲你笑,谁能受得了!!

    我就是喜欢帅比,大帅比,怎么啦?

    我说实话,如果我不是个反派,从第一日遇到他,我就将他逆推了!!

    不行,要克制!!

    少年戒淫,狗命重要!!

    “圣教?!”

    鲨云脸色一凝,眸中闪烁一抹沉吟。

    圣教圣子,驾临南疆,此事他是知道的。

    而看这少年的模样,仙风神韵,道骨天成,多半就是那位…圣教圣子了。

    “赫连宗主,你人族随意诛杀我族少主,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银啸一族的长老手掌紧握,哪怕已经猜到了凌霄身份,可心底依旧感觉不甘心。

    是,我不敢冲那少年毕毕,我冲仙玄宗主那老东西毕毕行不行?

    我族少主,天资无上,本该率领族人纵横海域,怎么就…被诛了?

    “花花,把这银鱼尸体收一下,弄几块冰,冰好,晚上可以切个片。”

    凌霄冷眼看了那银鳞族长老一眼,“挑衅我圣教威严,当死!”

    话落,凌霄刚欲动手,却见在其身后,突然有一道身影掠出,手中一柄古刀悍然出鞘,绽放玄芒万缕。

    刺目的神辉遮掩苍冥,洞穿亘古。

    其中似蕴含一缕无上霸势,似超脱了道器范畴。

    “嗯?人族,狂妄!!”

    银鳞族长老神帝三品境界,虽诧异来人年纪轻轻,竟已是帝境,可眸中却是一抹嗜血的杀意。

    只是!!

    就在他周身灵辉绽放,妖气弥漫之时,却见眼前景象竟无端…停滞了一瞬。

    而正是这一瞬之间,萧贫手中古刀已斩破云穹,出现在了他眉心半尺之地。

    这一刻,天地俱寂,万籁无声。

    就连鲨云以及赫连山这等神帝七、八品的强者,眼眸中都带了一抹浓郁的骇然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