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77章 第二刀式
    “扑哧!”

    天地间,突然有一缕血气弥漫。

    整座仙玄峰顶,陡然陷入一片压抑。

    所有人望着那一只从上官岳后背穿出的拳头,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恐惧。

    “咕噜。”

    尤其是那方才还热血沸腾,期待在今日大放光彩的人族天骄,更是狠狠咽了口口水,脸色早已彻底苍白。

    就,死了?

    一拳?

    上官岳,本就是仙玄宗翘楚,甚至在南疆大地,亦是声名显赫之辈,乃是这次天池之争中,被寄予大希望的一人。

    可如今,他竟如此轻易地被一个海族天骄一拳轰杀!

    淦!!

    就很突然的,剩下的八名弟子只感觉脚底一股凉气升腾,转瞬就到了天灵盖的位置。

    糟糕!!

    好像是,要凉的感觉!

    “蝼蚁。”

    象跋缓缓收拳,一脚将上官岳的尸体踹下战台,挑衅地看了众人族天骄一眼。

    “呵呵,年轻人,就是火气旺!不是说了,不许滥杀吗!”

    鲨云阴森一笑,朝着身旁一人摆了摆手,“你去吧。”

    “是!长老!”

    又一位海族天骄登台,一身鳞甲闪烁耀目光泽。

    就连脸上,亦覆满白鳞,看上去颇为诡异。

    在其手中,一柄三岔黑戟闪烁寒辉,震慑众人。

    “银鳞族,银啸,请赐教。”

    神侯四品,又是块硬骨头。

    此时剩下的八名弟子皆是低头垂目,抑或转头看向远空,似在沉思,似有心事,竟无一人敢上台应战。

    见此一幕,赫连山神色愈发阴沉,一口闷血险些溢出嘴边。

    而那原本着急上台表演的凤如歌,此时竟也有些犹豫了。

    原本,她是打算佯装不敌,败下阵来。

    可看这群海族之人的意思,怕是败了就得死啊。

    这种牵扯两族尊严的比武,上去投降好像不太合适吧?

    陈青山跑路了,老娘现在本来就是勾结魔教的头号嫌疑人,这再上去投个敌,怕是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也得被老宗主给诛了吧?

    所以,凤如歌决定了,她…要战那个海族之中,最瘦弱的天骄。

    毕竟,妖族这玩意儿,越大越强啊!

    “哦?仙玄宗…无人敢应战?哈哈哈哈!我说赫连宗主,我都说了,取消比武,直接将这十人名额给我海族,也省了大家时间。”

    鲨云冷笑一声,神色间尽是鄙夷。

    “哼!鲨云长老未免太自负了。”

    说实话,此时赫连山心底,着实有些难堪。

    圣子干啥去了,咱又不敢问,咱也不敢管。

    可眼前这群南疆天骄,竟然一个个如此从心?

    这他…岂不是当着众人的面儿,在抽打他的脸面?

    “咳咳。”

    赫连山轻咳两声,在其身旁,虚云子眼眸微凝,转头看向一旁的凤如歌。

    “如歌,此战,你去吧。”

    “我…去!!”

    凤如歌俏脸一愣,美眸中透露一抹不可思议。

    老东西!!

    你怕是不想当这个师尊了吧?

    这么急着想叫我去送死?

    您是觉得我行还是你行,叫我去战一个神侯四品的海族天骄?

    法克!

    其实,此时虚云子心里也苦啊。

    当日魔门攻山,仙玄宗弟子死了数百。

    更重要的是,那原本比武胜出的十人中,有四名仙玄弟子。

    可偏偏,跑了一个,死了一个。

    剩下凤如歌和上官岳,如今后者也被诛了。

    除却凌霄,眼下这八名弟子中,仅有凤如歌一个仙宗之人。

    如此尴尬的局面,你一个南疆正道翘楚宗门的弟子不上,谁上?

    什么叫正道之首?

    当然是要起到带头表率作用,不然我圣教叫你当什么正道之首!

    “师…师尊?”

    凤如歌显的有些犹豫,而虚云子则是狠狠瞪她一眼,瞬间将她到了嘴边的话堵了下去。

    “我去还不行么。”

    最终,凤如歌银牙紧咬,抬脚朝着战台走去。

    只是这一步一步走的,好像是有些…颠簸?

    域界,天殿。

    凌霄盘膝而坐,周身有魔意纵横,遮掩苍穹。

    此时他的身上,有一股玄之又玄的神威波动。

    这种波动,似乎不是他本身散出,更像是一种邪宝威势。

    “嗡!”

    与此同时,凌霄魂海之中,一声嗡鸣轰然响彻。

    只见那被魔意笼罩的太古玄金,终于在魔刃凶威下,炼化成光,摄入了刀中。

    一缕极致的凛冽气息瞬间弥漫了整座魂海,太初祖符、上古盘古石两大天地至宝同时散发出灼眼的仙辉,方才将那股凶威彻底镇压了下来。

    而此时,只见太古魔刃上,一丝诡异的金色纹路蜿蜒而开,化做一线,贯穿刀身。

    磅礴魔意冲霄而起,其中竟掺杂一股莫名的…情绪?

    凌霄眼眸微凝,心神沉入那魔意之中,下一刹,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此时,他的身影仿佛出现在一处陌生的空间。

    眼前,是一座恢弘雄伟的黑色大殿。

    大殿四方,并无太多雕琢。

    而在那殿前的方向,一道伟岸身影负手而立。

    在其手中,太古魔刃垂落地面,竟有一缕血丝,顺着刀锋流淌地上。

    “嗡。”

    四道神影从天而降,身上是一种凌霄根本无法理解的浩瀚波动。

    刺目的神辉照耀苍穹,无尽道纹衍化成阵,勾连万界,蕴含一股破灭诸世之意。

    可…

    面对四人围攻,那魔影眼中并无一丝慌乱,只是眼底深处,却仿佛蕴含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然后!!

    就在那四道神影降临的瞬间,魔影却突然回头,看向凌霄,“看好了。”

    “诛天九式,第二式,邪神。”

    “轰!”

    一缕黑芒,恍如洞穿亘古而来。

    只见那四神手中,同样有四尊神宝落下。

    天地衍化万象,有金龙腾空,仙凤啼鸣,神阙浮沉,仙岳崩陨。

    虚空开始崩碎,日月沉世,世间再无光明。

    隐隐有一尊邪影,随那一刀掠出,破灭万古,镇压诸世。

    “轰!!”

    天地仿佛不承这一刀之威,顷刻碎裂。

    而那四大神影,竟在此时齐齐后退,出现在万里之地。

    “铛。”

    最终,五道神宝轰然碰撞,如天外洪钟响彻耳畔,亦…震碎了眼前一切虚幻。

    凌霄茫然地睁开眼眸,看着手中的太古魔刃,眸光震颤,心底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