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73章 化身为魔
    “主…主上,您怎么了?”

    萧贫站在凌霄身前,看着后者脸上扬起的冷笑,心底无端感觉一阵寒意。

    这大哥也认了,魂印也种了,怎么还是感觉有点要凉了的感觉?

    “唔,没事!萧贫啊,你日后就跟随在刑深身旁,好好修炼,有事我会唤你的。”

    凌霄温和一笑,哪还有半分方才的魔威。

    “是!不过主上,我觉得,我还是跟在您身旁比较好!这样一来,您就可以随时使唤我了。”

    萧贫脸上扬起一抹真挚笑意。

    开玩笑!!

    叶青婵这女人心狠手辣,又是主上的侍妾,当年他办的那件事,称不上光彩。

    原本,他路过一方仙池,看到池中有一人影,想溜过去偷偷看一眼的,结果这刚到地方,就被叶青婵抓个正着。

    以这位叶族妖孽的脾性,没当场诛了他,恐怕还是看在了萧族的面子上。

    不过,镇压四百年,这女人的心,够狠!!

    萧贫怕啊。

    他实在是怕,再被叶青婵撞见,会不会直接动手把他给诛了。

    毕竟,四百年过去了,以她的天赋,这会儿怕是得踏入尊境巅峰了吧?

    “也好!那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凌霄眉头轻挑,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

    早一日令这棵韭菜彻底臣服,也就意味着能早一日分享他身上的气运。

    到时,就算去了上界,这萧贫再无用处,大不了杀了结交萧族便是。

    如此,还能将他体内的道则掠夺过来。

    时间道则,还是很香的!

    “你领悟了时间道则吧?”

    凌霄抬头看向虚空,虽然这萧贫的道则仅是领悟,但聊胜于无。

    他若能改变这方域界的时间规则,对于众人的修行也是有利无害。

    主上连这都能看得出来?您是神明么?”

    萧贫心神一颤,心底对凌霄的敬畏愈发浓郁了一些。

    “你能否施展道则之力,改变此处规则?”

    “倒…也不是不能!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顶多只能改变一丝。”

    萧贫点了点头,眸光显得有些深邃。

    直到此时,凌霄方才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个天命之人该有的模样。

    “那你就试试吧。”

    “是!”

    萧贫深吸了口气,身影陡然腾空。

    在其周身之上,有神妙的力量缓缓流淌,化做丝线万缕,勾连纵横,衍化玄妙。

    隐隐间,有一尊时光法阵浮现轮廓,矗立在苍穹之上。

    整座域界,突然安静了一瞬。

    凌霄只感觉经脉中流淌的灵力波动,都在此时悄然慢了一分。

    “主上。”

    萧贫身影从天而降,站在凌霄身前,脸色隐有些苍白。

    “这道时间法阵,能将这方灵宝空间里的时间,拖延一个时辰。”

    以萧贫的实力,每日拖延一个时辰已是极限。

    毕竟,时间这东西,可是寰宇诸天,最不可逆转的力量。

    “不错。”

    凌霄淡然点头,脸上并不见半分波澜,然后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宇间竟簇了一抹沧桑,“萧贫,你萧族屹立青苍界顶尖,那你可曾听闻…顾朝辞之名?”

    “顾朝辞?”

    萧贫皱了皱眉,微微摇了摇头,“顾朝辞我没听说过,不过顾族,整个青苍界倒是无人不知。”

    “哦?这一族比萧叶两族还要厉害?”

    凌霄顿时来了兴趣,看来大老婆的来历,当真是很恐怖呢。

    以分魂下界历练,还能身携一万气运,领悟飘渺道则。

    这尊混沌神体的修为,又该强大到了何等境地?

    “倒也不能这么说,萧叶两族为长生古族,而顾族却执掌仙朝,论底蕴倒是难分上下,但…顾族占据的疆域以及手中掌控的战力,绝非古族可比。”

    萧贫眼中闪烁一抹疑惑,怎么这位主上明明对青苍界一无所知,可提到的人,都是这一界赫赫有名之辈?

    顾朝辞,这一听就是个绝世的女子。

    难道主上…是个海王?色匹?

    “哦。”

    凌霄漠然点头,萧贫不知顾朝辞,怕是因为他被镇压的时间太过久远。

    夏辰三百年前飞升,紧接着就被池洛圣女给捅了腰子。

    按照这个时间段推算,顾朝辞扬名,应该是在三百年前。

    只是不知,如今这位仙朝女帝,是叫顾朝辞,还是…念清筠啊。

    “嗡。”

    就在凌霄暗暗沉吟之时,熊寰的身影突然从虚空掠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淦!”

    看着那一尊身材魁梧,如小山般庞大的魔影,萧贫身心一颤,险些尿洒当场。

    我这是…掉入魔窟了?

    这魔的修为,看上去倒不是很牛逼。

    可这一身魔意是怎么回事?

    怎么叫人有种…心神崩溃的恐惧?

    “主上,陈青山醒了。”

    熊寰躬身一拜,而凌霄的眼中却陡然闪烁一抹阴森。

    萧贫的作用,在于青苍一界。

    而眼下在这南疆之地,陈青山无疑才是那枚更重要的棋子。

    “走吧!去看望一下这位仙玄宗小弟子。”

    凌霄脚步迈出,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萧贫仅仅犹豫了一瞬,便紧紧跟了上去。

    “不!!!!慈儿!!!”

    凄厉的惨叫声,传彻四野。

    只见在那域界深处的一片古林前,陈青山眼眸血红,紧紧地抱着少女的尸体,失声痛哭。

    这般场景,当真是闻着落泪,见者心伤。

    为了烘托气氛,凌霄专门为他布了雨。

    绵绵细雨,昏暗的天空。

    少年绝望的脸庞上,是一抹刻骨的恨。

    寒风刺骨,却不及心伤半两。

    尤其是那一双血瞳,闪烁的再不是澄澈,而是滔天的魔意。

    很明显,此时的陈青山,已在化魔边缘。

    “哒哒。”

    远处突然传来的脚步声,令陈青山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金棍。

    然后,他抬头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下一刹,眼眸陡然一凝。

    圣教圣子!!

    只是此时,他并感觉一丝惊慌。

    如今对他而言,死是一种解脱。

    “青山师弟。”

    凌霄一身玄辉,将细雨阻隔在三尺之外。

    氤氲的雾气缭绕在其周身,显得颇有些出尘仙意。

    “圣子!”

    陈青山一手抱着古慈儿的尸体,嘴唇轻颤,最终却未发一言。

    罢了,世人皆看我为魔,再多辩解有何意义?

    我是魔,慈儿就能活过来么?

    若是如此,成魔何妨?

    “动手吧。”

    陈青山放下手中金棍,轻轻将古慈儿脸上的乱发抚顺,眼眸中是一种令人动容的温柔死意。

    “我可以帮你救她。”

    凌霄眸光清冽,只一言,便令陈青山心神尽颤。

    在其周身,无尽的魔辉闪烁异芒,就连他手中的金棍,都隐隐散发出一抹嗜血的光彩。

    天地变色,星月失辉。

    如九天大魔,突然谪落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