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70章 一朵奇葩
    “这是…”

    凌霄眼眸微凝,心底却多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魔,是在计算时间?

    这铺天盖地的小白线,怎么也得十万条了吧?

    我淦?

    我在神塔签到三百年?

    而且,看这五层妖魔所为,似乎并未被古塔镇压,只是囚禁了?!

    自始至终,凌霄虽见过了妖族天命、鬼族传人,却始终未见过魔族天命。

    难不成,今天要见到了?

    “主上…不对劲。”

    叠影神色凝重,挡在凌霄身前,眉头轻簇。

    而凌霄亦感觉到,这古塔五层,似乎并没有魔气波动,只有一丝淡淡的生机,自那中央处弥漫而开。

    只是!!

    那缕生机,微弱至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一般。

    可,并非是魔族,更像是人族。

    难道,又是一位入魔的人族修者?

    直到凌霄三人走到那道匍匐在地上的人影之前,才发现他的容貌看上去极其年轻。

    只是身躯形同枯槁,仿佛一具骷髅,散发着阵阵恶臭。

    神王八品,时间道则。

    五千气运!!

    我…淦?

    凌霄眼眸微凝,心底颇有些骇然。

    时间道则,乃是三千大道中,颇为玄妙的一类。

    而且,被镇压于此,还能有五千气运,这个青年…不简单啊。

    只是稍稍令凌霄有些诧异的是,神王之人,又领悟了时间道则,就算被囚禁塔中,也不该落的如此凄惨的下场啊。

    看这青年的模样,就好像是被人生生抽干了精血…

    等等!!

    这股腥臭气息…

    突然之间,凌霄似乎想到了什么!!

    堂堂神王,气血鼎盛,又未被封印,怎会沦落到骨瘦如柴的境地。

    除非他…

    奇葩!!

    这琉璃古塔中,竟然封印着一个奇葩?

    而且,以往每次凌霄出现在琉璃古塔之中,风铃都会在第一时间现身看戏。

    可这一次,她并未出现,显然也是极为厌烦这个…青年?

    “喂!”

    凌霄抬脚,狠狠踹在那少年身上。

    时间道则很香,他甚至已经在暗暗盘算,该如何将这青年掠夺干净。

    可在此之前,还是要先弄清楚此人来历。

    如此,方才能对症下药,发挥他所有的光热。

    “嗯?”

    青年发出一声轻吟,有些迷茫地睁开了双眼。

    下一刹,他的眼中陡然闪烁一抹激动!!

    “叶青婵!!!你终于想起我了!!四百年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痛快的!!!”

    只是!!

    就在他挣扎着站起身来,看来眼前三道陌生的人影时,脸上的激动瞬间就凝固了下来。

    “呃?不是叶青婵?”

    此时他的眼中,明显闪烁一抹沉吟,然后竟在凌霄略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变做一副凶戾模样,“哈哈哈哈!真是天不绝我萧贫!!叶青婵,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待我出塔,必将你挫骨扬灰,杀之后快!!”

    在萧贫想来,既然来的不是叶青婵,这尊琉璃古塔八成是落到了旁人手中。

    可!!

    此塔乃是叶青婵本命之宝,绝无可能轻易交给他人。

    如此一来,只有一种可能,叶青婵被人诛了!!

    能够诛杀叶青婵者,当然也能轻易诛他。

    大哥们,别诛我!

    你们想要的样子,我都能伪装!

    自己人!!!

    “嗯?”

    看到眼前那神色悲愤的青年,凌霄眉头轻皱,心底却生出诸多疑惑。

    萧贫?

    这个名字,倒是符合天命之人的尿性。

    只是,这位天命之子,变脸也太快了?

    方才提到叶青婵还一副激动落泪的模样,一转头看到自己,竟又开始了咒骂?

    墙头草可还行?

    当然,从这萧贫话里,凌霄倒也听出来了。

    他是被叶青婵镇压在了古塔之中。

    只是!!!

    这塔怎么又跟叶青婵有了关系?

    这件古宝,不是叶凡母亲所留么?

    叶…凡?

    突然间,凌霄眼前似有了一些画面,却又模糊虚幻。

    之前他曾在白芷溪口中,知晓了一些关于白芷柔的经历。

    这位九尾一族的大公主,是因为得罪了神主,被驱逐出圣教,后被困在了青丘祖地。

    可她…究竟得罪了哪位神主?

    又是如何下界,诞下了叶凡?

    以如今这位神主的性情,如果这白芷柔当真冒犯,她还能活着么?

    当日白芷溪传信,说白芷柔叫她下界诛杀叶凡。

    而凌霄所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白芷柔并不想叫这尊古塔现世。

    或许,这便是她还活着的原因!!

    现在的神主,也在找寻这尊古塔!!

    可!!

    如果这尊塔是叶青婵的本命法宝,那白芷柔定与她有着极密切的关系。

    或死敌或挚友。

    而叶凡与叶青婵此世又同在一族,他的存在,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这一切到底是气运使然还是被人…故意安排?

    叶?!

    有意思,越来越复杂了。

    一张大网,从结下第一根线的一刻,就已经无形展开。

    众生皆为棋子,可这一切的背后,又是谁在博弈?

    怪不得从一开始,风铃就对叶青婵有着莫名的烦感!

    原本凌霄只当是风铃心性使然。

    可如今看来,倒是与这塔的来历有些关系。

    不过,也是。

    出身越低,因果越多,日后成就越高。

    叶青婵本是下界天命,渐渐揭露身份,必然是极为恐怖的。

    而如今看来,那位九尾一族的大公主,似乎也隐藏着一些极为惊人的秘密啊。

    “你要杀叶青婵?”

    凌霄眉头轻挑,神色有些戏谑。

    而那萧贫的脸色又一次凝固了下来。

    “呃,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杀,主要看这位…这位大哥什么意思。”

    “叶青婵是我家主上侍妾,你要杀她,是要与我家主上为敌?”

    叠影冷哼一声,脚步迈出,就欲朝萧贫掠去。

    “等…等一下!!!”

    萧贫怒喝一声,倒是令叠影神色一凛,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我就说!!是我活该!!!我就是痴心妄想狂妄自大!!以我的身份,如何敢多看叶姑娘一眼!!唯有公子…哦,看公子的年纪,应该比我小了几百岁,不如,我唤你一声大哥可行?只有像大哥这样英俊无双,气质雍华之人,方才是叶姑娘的良配啊!我有罪!!我有罪啊!!请大哥…治我的罪!”

    “呃…”

    闻言,叠影似乎也有些迷茫了。

    这人的脸皮,还真是…厚的惊心动魄。

    可,该杀还是不杀呢?

    “你是何人?为何被叶青婵镇压在此?还有叶青婵…又是何人?”

    此时凌霄心底尚有诸多疑惑。

    假若叶青婵当真是神主,何必如此费力地将一个神王蝼蚁镇压在此?

    直接挥手杀了岂不是一了百了?

    更何况,这萧贫虽是天命,可叶青婵同为天命,就算是四百年前,以叶青婵的手段,想杀他应该也不算困难。

    而他之所以活着,在凌霄看来,无外乎两种可能。

    要么,萧贫背景恐怖,杀他会有麻烦。

    要么,叶青婵压根就没想杀他,只想惩治他一下,然后遇到了变故。

    “大…大哥?你…”

    萧贫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抹呆滞。

    不应该啊。

    这都侍妾了,眼前这人竟然不知道叶青婵是谁?

    等等!!

    这人看上去陌生的很,他之前从未见过。

    而且,以叶青婵的脾气,怎么可能会给人当侍妾?!

    糟糕!!

    是懵逼的感觉呢!

    直接打断了我的思路,害的我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舔他了!!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