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7章 青婵身世
    “我叫…叶青婵。”

    山间古道,青衣女子神色漠然,甚至带着几分凛冽。

    这句话,她显然并非冲凌霄所言,更像是一段记忆。

    琴声消散,画面到此彻底定格,化残雪融化。

    只是凌霄眸中,却闪过一抹冷意。

    方才种种,明显是大魔以幻境衍化,可,同样是他心中所想,眼中所见。

    这么说来,他当真是与叶青婵的前世,有所牵连。

    只是!!

    看叶青婵最后眸光中的冷意,以及温如玉琴中的悲意,恐怕这大魔多半是…相思无果,空度半生。

    果然啊。

    低端局菜鸡儿们都在上天入地,逞能装逼,高端局大佬多是为情所困,隐居悲世。

    其实也能理解。

    修为弱小时,世人信奉的是无情大道。

    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可我拔刀都已斩神,修为也踏临一界巅峰,再难有所进展,还不能…找些刺激的快乐?

    老子修了一辈子的仙,就不能尝尝女人的味道?!

    可!!

    如此看来,秦楚的身份,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恐怕,这大魔耐心教导,非是为了推翻圣教,还万灵平等。

    也不过是心中有恨难平,有情未了。

    只是无论如何,他的下场,都注定了。

    “你果然…认识她。”

    古林之中,琴声不再,万灵无声。

    唯那一身青衣的身影,怅然一叹,抬头朝着凌霄看了过来。

    “不错。”

    凌霄淡然点头,并未遮掩。

    以琴声布境,在那幻境之中,凌霄的心神变化,怕是都难逃这大魔神识。

    更何况,他何必遮掩?

    如今的叶青婵,已非三百年前的她,亦非温如玉心底挂念的一人。

    “圣教圣子,你胆子不小,竟敢一人前来,就不怕…我将你诛于此地?”

    温如玉收琴起身,看向林中少年,周身一缕魔威散出,扬起败叶三两。

    只是莫名的,他的眸底似闪烁一抹凝重。

    见帝不畏,见魔不惧。

    气息雄浑稳重,眸光清冽漠然。

    换句话说,眼前这少年,并非假装淡定,而是当真没有将温如玉放在眼里。

    可,怎么可能?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在他面前,怎能没有一丝慌乱?

    难道,他有足够的信心,能在自己手中逃脱?

    秦楚?

    温如玉眸光变幻,最终收起周身气势,负手站于林中。

    “温前辈虽然是魔,却非邪魔,这一点,从秦兄身上就能看出。”

    凌霄神色平静,不卑不亢,虽叫着前辈,却明显是一副同辈口吻。

    “说吧,叶姑娘,现在在何处?”

    从听到叶青婵名字的那一刹,温如玉就在思索一个问题。

    如果,这凌霄的侍女就是叶青婵,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最终,他只想到了一种可能。

    叶青婵陨落轮回,又恰巧拜入圣教,成为了圣子婢女。

    可这,说不通。

    叶青婵若死,必是死在了圣教神主手中。

    那她即便轮回归来,如今又怎可能安然待于圣教?

    偏偏,名字,相貌,甚至道则都是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不知道,前辈信不信?”

    说实话,如今凌霄,当真不知晓叶青婵去了何处。

    当日临行,她只说魂海有一物召唤,便就此失去踪影。

    至此,竟连一道传音都不曾传回。

    凌霄猜测,她多半去了中疆,甚至有可能是圣教所在的神山。

    如此一来,他倒也不敢轻易打扰,以免暴露了叶青婵行踪。

    “不知道?”

    温如玉眉头轻皱,眼中魂光闪烁。

    此时,他在犹豫,要不要将这圣教圣子直接擒下,搜其神魂。

    如此,一切倒也简单了。

    “其实前辈,我来南疆,也是为了找寻青婵踪迹。”

    凌霄眸光平静,只是心底却冷笑一声。

    一个思念了叶青婵三百年之久的魔,如今突然听闻她的消息,心神必然波荡。

    圣教派遣四大神使入疆,其实并非是为了找寻天魔踪迹,而是为了…叶青婵。

    温前辈,青婵失踪,必然与神使有关。

    要不,我们将那第一神使擒了,搜其魂炼其魄,好好问一问他?

    “什么?你…什么意思?”

    早在三百年前,温如玉便有猜测。

    圣教之中,或许并非像他想象的那般安稳平和。

    尤其是叶青婵失踪之时,圣州曾有流言。

    说,神主勾结大魔,被新主诛杀。

    只是对于这个消息,温如玉根本不信!

    他亲眼见识过叶青婵的品行、手段,也曾与如今的神主有过交手。

    以后者的修为,想要杀她…不太可能。

    所以,温如玉一直觉得,叶姑娘必是被困在了何处。

    可无论如何,两大神主相争,证明这圣教并非铁板一块。

    “四大神使入疆,正是为了秘密找寻青婵,我闭关未出,不知此事,等我出关,她已不见踪影。”

    忽悠嘛,凌霄本就擅长,如今又有圣言道则傍身,这说出来的话,更有了几分可信。

    “圣子…究竟何意?!”

    温如玉越听越迷糊,这凌霄的意思是…他对四大神使,甚至神主都有异心?

    这怎么可能?

    神主修为通天彻地,这凌霄虽极其…哦,颇为不凡,可他才多大年纪?

    十七八之龄,就算心性再深,又怎敢算计神主?

    这凌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青婵轮回重生,被我于下界寻到,安置在东疆天剑仙宗,不想却被神主察觉,遂派下神使下疆,等我出关之时,她已不知所踪。”

    凌霄此话,半真半假。

    叶青婵乃轮回之人,此事他早就知晓。

    而大魔思念的,也定是前世的叶青婵。

    她是怎么死的?

    如今看来,断然与神主脱不了关系。

    不!

    就算没有关系,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怎么滴?!

    总归,把所有罪责全部推到神主身上就对了。

    天下独尊,举世皆敌。

    任凭你修为无上,又有何意?

    当然了,要想引大魔入局,不说点真话总归容易被拆穿。

    六魔实力虽然恐怖,但对上一个九品神帝,怕是也难占到上风。

    所以,这杀第一神使的计划,急不得,一招不慎,就是身死道消。

    凌霄需要一些时间,将此局圆满。

    而这段时间,也足够大魔打听出许多事情。

    “什么?!轮回重生?!”

    温如玉脸色一变,半晌后方才点头,“叶姑娘…是怎么死的?”

    “当初天魔降世,青婵为了诛魔,受了极重的伤势,方才被奸人所害。”

    凌霄深吸了口气,眼中杀意流转。

    “原来如此么?”

    对于三百年前的那段过往,温如玉自然是知晓的。

    怪不得!!

    怪不得这三百年,他各方打探,终究未能寻到叶青婵一丝消息。

    可…

    “温某心底有个疑惑,圣子如今看来也就二十不到,这三百年前的辛秘,你是如何知晓的?”

    话落,温如玉眸中突然有魂光璀璨,凭空化界,将凌霄身影瞬间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