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6章 大魔抚琴
    “嗡。”

    直到,天地间有金光刺破黑暗,倾洒大地。

    那原本被雷劫洗礼的山林河川,突然有灵气蔓延,生机衍化。

    十道龙脉,化为一阵。

    这域界中的灵韵,远比仙山圣地恐怖万倍。

    而在那域界虚空,突然有一道身影飘然落下,周身虽没有半分气息散出,却与这方天地浑然一体。

    神王三品,距离四品也只差一步之遥。

    以凌霄如今的实力手段,就算不动用天魔之力,神王之人,杀之如屠狗。

    “主上。”

    在其身前,熊寰一手伶着一道身影,躬身朝着凌霄拜下。

    “熊寰,你去山下,找到青游,叫他带你进万鬼山,把古鸩给我擒回来。”

    凌霄神色漠然地看着那昏迷的陈青山以及凉透了的古慈儿,眸光森然。

    以古鸩的实力,硬扛了仙玄宗主两个大招,如今就算未死也必是重伤。

    而以这位魔门之主的谨慎,这会儿未必会返回万鬼山,更有可能隐藏在其他不为人知的地方,小心疗伤。

    当然,这是正常人的想法。

    可凌霄猜测,这位魔宗之主,现在多半就在万鬼山中。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

    就是因为古鸩太过谨慎,所以才不会有人想到,他竟如此胆大地隐藏在山门之中。

    如今凌霄初入南疆,并非只是为了找寻天命之子收割韭菜。

    尤其是如今,他诛杀青禹,得那一缕仙源,对于反派值提升修为的需求,也不像之前那般强烈了。

    南疆之地,两大要务。

    找寻魔骨消息,诛杀第一神使。

    身为四使之首,或许这位独孤神使对于神主以及三百年前的那段过往,会有更直观的了解。

    古鸩,如今南疆魔门明面上的掌舵人。

    尤其是如今,血月楼主、毒宗之主尽数死在了玄巳山上,恐怕魔门之中,再无人对他产生威胁。

    淦!

    古鸩大魔,手段残忍,为祸世间。

    我,凌霄,正道之光,当然是要将他牢牢地掌控在手中喽。

    “是!主上!”

    熊寰随手,将陈青山与古慈儿丢在地上,身影瞬间消失而去。

    以这位魔将如今的实力,若是古鸩全盛,倒也未必会轻易被擒。

    可偏偏,他败了。

    又偏偏,他身旁,有凌霄早就洒在南疆的暗卫。

    至于陈青山…

    凌霄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等他醒了,会看到古慈儿的尸体,那时候才将是他最绝望的时候。

    背叛师门,挚爱被师尊所诛,背负魔门奸细之名…

    昏,只是一种逃避。

    可迟早,梦是会醒的。

    人,只有绝望,最绝望,才会…受人摆布。

    丧家野犬,天下无敌。

    万鬼山下,鬼雾缭绕。

    隐隐有一股阵法波动悄然荡漾而开。

    山非山,林非林。

    有万千鬼影,重重叠叠,给人一种…入得此山,无命而归的感觉。

    “主上果然神机妙算。”

    熊寰眸光冰冷,抬头看向那山顶方向。

    在其身旁,青游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微微点头,“大人,古鸩就在这万鬼山幽冥涧中,我带大人下涧。”

    “嗯。”

    熊寰声音低沉,脚步迈出,瞬间破开迷雾,与青游一起消失了踪影。

    “嗡。”

    仙玄宗,后殿之前。

    凌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秦楚三人身前。

    “你大师尊,在山下?”

    “圣子,我大师尊…”

    秦楚神色一愣,心底莫名生出一抹惊悸。

    此时他似乎感觉到,凌霄身上的气息…变了。

    他自小追随六魔修炼,其中书魔最擅长的,便是推衍之道。

    就很莫名的,他觉得凌霄…似乎更可怕了。

    怎么可能?

    短短片刻,圣子的实力就更进了一步?

    而且,这种压抑,不像同辈之人的气势所致,更像是…境界压迫?

    神王?

    一瞬间,秦楚浑身轻颤,眼眸中竟带了一抹浓浓的崇拜。

    凌霄圣子,你是高山,是星海!

    是楚儿此生,努力攀登的天穹彼岸。

    “我知道了!你且留在山上,我去见一见你这位,大师尊!”

    凌霄神色淡然,转身就欲离开。

    “霄…圣子!!”

    见此一幕,秦楚脸色却莫名有些苍白。

    “嗯?秦公子,还有事?”

    凌霄眉头轻挑,总感觉这秦楚今日,有些…不对劲啊。

    “圣子!我大师尊…虽名字温婉,可性情,实在冷漠!而且他对圣教之人,向来有所偏见,不如就让我与你一同下山吧?”

    秦楚目光殷切,显然是担心大师尊一言不合,再将这凌霄圣子给诛了。

    “不必。”

    凌霄摇了摇头,脚步迈出,瞬间消失而去。

    开玩笑。

    你跟我下山?

    你在这,大魔尚有几分顾虑,才不敢轻易对我出手。

    哪怕凌霄什么也不做,以温如玉的性情,也会猜到秦楚被他留在山上的目的。

    直到凌霄身影出现在山脚古林,眼眸方才悄然一凝。

    此时他能听到,一缕悠扬琴音自林中传荡。

    可偏偏,这林中鸟兽却不受其扰,仿佛并未耳闻。

    “专门为我弹奏的么?呵呵,温前辈还真是…客气。”

    凌霄冷笑一声,抬脚走入古林。

    却见在那林深之处,一道青衣身影盘坐地上,轻拂身前一张青木古琴。

    琴声婉转,显化异象。

    隐隐间,凌霄眼前似有仙鹤腾飞,老木逢春,绽放耀眼芎花。

    甚至!

    以凌霄的神魂境界,此时明知眼前一切皆是幻象,却忍不住流连其中,怡然陶醉。

    可!!

    就在此时,琴声突变,有一声铮响震慑心神。

    而那原本祥和的仙景,竟在此时突然变幻了模样。

    只见一尊雪山,矗立苍穹。

    山林石道惹了骤雪,乱世佳人惹了相思。

    皑皑白雪随风洒落,将大地古山染做银白。

    在那山间古道之上,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踏雪而行,飘然似仙。

    天地萧索,雪境尽散。

    唯有一抹哀伤之意,沁人心神,叫人心底忍不住生出一缕寒肃。

    凌霄皱眉,看着那山道上的女子,心底莫名觉得有几分熟悉。

    就在此时,那女子似有所感,莲步停滞,慢慢地转过头来。

    “轰!”

    这一刻,凌霄眼眸微凝,竟带着几分震惊之色。

    因为,他看到,那风雪中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叶青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