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5章 亘古无一
    “你大师尊?”

    凌霄神色微愣,心底却冷笑一声。

    果然,这六位大魔对于秦楚,还是相当上心的。

    这才一日时间,竟迫不及待地找来了。

    只是!

    按照凌霄所想,这六魔隐居南疆数百年,心性谨慎,本不该如此轻易地见他。

    可如今看来,他倒是有些高估六魔了?

    “公子,这秦楚的师尊,好像…好像认识叶青婵。”

    花花欲言又止,一想到方才温如玉的失态,她总感觉这老东西似乎与叶青婵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淦!

    不要脸!

    虽然温如玉外表看上去是个中年,但花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的沧桑暮气。

    老牛,想吃嫩草呗?

    还吃到我家主上头上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哪怕温如玉修为强横,可在花花眼里,但凡主上想杀的人,这世间无人能活。

    不过,又很莫名的。

    她想叫主上将叶青婵一并给诛了。

    谁叫那女子曾经生切她肉,给主上炒菜了!!

    “认识叶青婵?”

    凌霄眉头轻皱,有些不解地看向花花,“你是如何知道的?”

    不应该啊。

    叶青婵是凌霄从下界四荒之地带上圣州的,期间一直在剑宗修行。

    这南疆距离东疆足有万万里之遥,大魔又怎么可能认识她?

    等等!!

    难道是…叶青婵体内的那道宿慧?

    或者说,大魔认识的,是叶青婵的前世?

    “他自己说的!而且口口声声叶姑娘叶姑娘的,恶心死了。”

    花花有些夸张地打了个冷颤。

    一旁,秦楚神色难堪,一脸尴尬地解释道,“圣子,事情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公子你是没看到,方才这秦楚师尊听到叶青婵三个字,险些都要直接动手对我搜魂了!”

    花花瞪了秦楚一眼,而凌霄眼中却闪过一抹冷意,“是么?”

    “圣子!不是这样的,其实…我猜师尊一定是搞错了!他心中的女子,乃是三百年前的人物,又怎么可能是圣子侍女?”

    秦楚心底一颤,尤其是凌霄眼中的那抹冷意,更是令他有种如坠冰窖的恐惧。

    “三百年前的人物?”

    凌霄眼眸深邃,心底似有些明悟。

    从那仙族之人叶洛云的口中,凌霄已经知晓,圣州之地,应该是叶族替仙族看护的囚牢。

    如此说来,历任神主,本该是叶族之人。

    叶青婵来历神秘,魂海中存着一道宿慧,她的身份,必然与叶族脱不开关系。

    可唯一令凌霄有些不确定的是,从第四神使残缺的记忆中,凌霄得知,上任神主与魔勾结,才被如今的神主降临诛杀。

    原本,他只当这是个说辞。

    可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魔,会不会不是他想象的上一个天魔传人,也有可能是秦楚的六位大魔师尊?

    而叶青婵的身份…

    “圣子?圣子?”

    秦楚神色有些紧张,如今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即是大师尊与这位圣子闹出矛盾。

    他夹在中间,实在不知该如何决断。

    “哦,看来是要去见见你这位师尊的。”

    凌霄淡然一笑,眸中闪烁一抹阴森。

    如果这琴魔当真与叶青婵那道宿慧有所牵扯,那么他的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我的女人,哪怕是个侍妾,也不该被人惦记。

    “嗡!”

    只是!!

    就在此时,凌霄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诧异,而他的身影竟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轰!”

    域界之中,凌霄立于虚空,看着头顶聚拢而来的阴云,眼眸中闪烁一抹诧异。

    这几日,他并未刻意修炼。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如今他的身份,是圣教圣子。

    梦鸢的修为,在神侯三品之境,已是旷世妖孽。

    而他若是踏入神王,难免有些惊世骇俗。

    第一神使修为九品,哪怕凌霄身上有着遮掩气息的灵宝,可谁知道一位神秘至极的九品神帝,能否看破这层虚掩。

    反派做事,当然是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系统中的反派值又不会清空,只要一直积攒,凌霄随时都可踏入神王。

    如今他初入南疆,万众瞩目,又身在敌营,不得慎重一些。

    只是!!

    他似乎还是低估了丹海里的那一缕仙源以及…紫气无垢神体的玄妙。

    这才短短几日时间,他的境界竟自行破开了神王一境。

    神王境界,本就是修行一途中的第二个分水岭。

    王境,顾名思义,踏入此境便可统御一方,拥有开宗立派之实力。

    当然了,以凌霄的眼界,神王如今自然没什么威势可言。

    可对于圣州势力而言,一个十七岁的神王强者,绝对称得上一句震古烁今。

    甚至纵观圣州历史,能够在这个年纪踏入神王者,也无一人。

    仙族不好说,反正人族中,凌霄已是亘古第一!

    “既然如此,那就一并突破了吧。”

    凌霄身外,星辉冲霄,点亮苍穹。

    “系统,玄天古经,加点!”

    “轰!!”

    原本笼罩在凌霄头顶的雷云,陡然蔓延出万里方圆。

    整座域界,仿佛在此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天殿上方,宁儿小脸诧异地看着那覆盖了整片苍穹的劫云,“哇,要下大雨了耶!我还是第一次在哥哥的域界中看到大雨呢。”

    在其身旁,封灵并未说话。

    以这雷云的程度,怕是凌霄这一次突破的,可不仅仅是神王境界啊。

    越来越厉害了呢。

    从初识时的玄清蝼蚁,到现在的神王少年。

    仅仅一年时间,这少年就已站在了同辈顶尖。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能不能踏出此界束缚,去往更辽阔的天地?

    世界大雨滂沱,万物苟且而活。

    等有一日,他终会发现,这小小的圣州,实在贫瘠可怜。

    “轰轰!”

    万顷劫雷从天而降,将那凌霄身影尽数笼罩。

    整片域界,切割成痕,宛如仙魔两界交汇。

    苍穹黑暗,如魔域死海,幻魔影三千,征伐诸天。

    大地昼亮,恍仙罚天降,化灵宫神林,震慑妖邪。

    在那黑与昼的交界之处,一道挺拔身影散去一身灵威,安静盘坐,任由万千劫雷罚身,再未轻动分毫。

    时间缓缓流逝,如白驹过隙,不留踪迹。

    天地间,古林焚烧,山岳崩陨。

    唯凌霄,亘古不灭,身化磐石,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