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4章 到此结束
    “青山!这一次,我们怕是没法携手走出困境了。”

    古慈儿眸中闪烁一抹悲伤,旋即从怀中掏出一尊青铜古钟,将陈青山整个笼罩。

    “想走?”

    虚云子冷喝一声,手中仙剑猛然斩下。

    只见一道无匹剑光从天划落,瞬间将虚空斩成粉碎。

    六品神帝的盛怒一剑,威势可想而知。

    “嗡。”

    就在此时,那青色古钟之上似有灵光闪烁,然后陈青山与那钟影竟渐渐消失而去。

    而古慈儿却毅然决然地转身,朝着那剑光落下之处迎了上去。

    这尊古钟,乃是当初她与陈青山一同在幽冥涧中所得,有挪移空间之用。

    可那剑光凛冽迅疾,她若不将其阻拦下来,怕是今日陈青山必遭诛杀。

    “父亲…”

    古慈儿转头,看向山巅方向。

    那里,古鸩身化血魔,正与赫连山拼死抗衡。

    而听到古慈儿的呼唤,饶是这位魔门领袖,心神皆是猛然一颤。

    从五岁到现在,古慈儿再未喊他一声父亲。

    只因当初古慈儿生母被正道诛杀之时,古鸩竟头也不回地带着她离开了。

    大概古慈儿心底是恨极了他。

    可当日古鸩不走,便是一家三口皆命丧敌手。

    这一声父亲,叫的他身心疲惫。

    只是!!

    就在他回头朝着古慈儿看来之时,眼眸中瞬间涌出一抹惊恐震怒。

    “慈儿!!!”

    只见此时,古慈儿一身魂光,笑容凄楚,竟…自碎了神魂!!

    “找到他!照顾好他!这是女儿唯一的心愿。”

    “不!!”

    BGM,起!

    怕什么天道轮回,什么魄散魂飞,若没有你,那才叫可悲!!

    情撼九天,为爱身死!

    这一刻,仙玄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就连诸多正道弟子,看着那一道义无反顾的少女身影,眼眸中也充斥了一抹感动。

    “轰!!”

    只是!!

    就在那青色古钟即将消失的一刹,虚空中突然有一道魔影踏出,生生将那钟影砸落。

    与此同时,陈青山的身影亦跌落而出,被熊寰握在了手中。

    开玩笑!!

    这么凄美的剧情,你甜蜜的要不亲眼见证,我如何将你拿捏?

    凌霄立于虚空,眸中闪烁一抹森然。

    痛,才会让人…无怨无悔啊。

    “啪。”

    熊寰挥手,生生将陈青山从昏迷中抽醒过来。

    然后!!

    这位第七峰小弟子便是眼眸震惊地看到,古慈儿一身魂光,冲霄而起,与那滔天剑意狠狠碰撞。

    生命的最后关头,少女回眸,欲要看陈青山最后一眼。

    可,她看到的,是那站在熊寰身前,睚眦俱裂的少年。

    “怎么…回事?”

    终究,古慈儿也没想明白,那本该随青钟消失的少年怎会清醒了过来。

    可,看到那矗立在他身后的魔影,她的嘴角还是渐渐扬起一抹笑意,“活下去。”

    总归,她神魂已碎,无力回天。

    只要他活着,一切就都值得!

    “扑哧。”

    漫天剑光洒落,将少女神魂肉身顷刻洞穿。

    陈青山站在原地,一双眼眸陡然化作血红。

    “不!!!!!”

    此时,他已不在想古慈儿为何会突然出现,攻打仙玄宗。

    也顾不上那些死在邪魔手中的同门师兄。

    他只想抱住少女,告诉她,他愿意!!

    愿意与她离开南疆,离开纷争,从此浪迹天涯。

    可,一切,都晚了。

    “慈儿!!!!!”

    陈青山仰天厉喝,声音中充斥绝望死意。

    哪怕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古慈儿的真正身份,只知她是魔门弟子,听她提过两句悲伤的过往。

    经历生死,方见人心。

    哪怕从小到大,他一直听到的教诲,是魔门残忍。

    可在古慈儿身上,他并未感觉半分邪恶,反而是少女的单纯率直,令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魔门妖女。

    往日种种,如画卷一般在陈青山眼前浮现。

    不知不觉间,泪已打湿了身上白衫。

    什么正魔之分,师门威严,这一刻仿佛都不重要了。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陈青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仙玄宗,守她终老。

    “不!!!”

    天地阴暗,少年如啼血的杜鹃,嘴角洒落一缕血丝,陷入无尽黑暗。

    熊寰眼中闪烁一缕魔芒,伸手接住那坠落的少女,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仙玄宗!!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

    古鸩身外,血影冲霄,将那金鼎狠狠撞开,转身朝着山下掠去。

    而剩下的魔门弟子,亦是施展全力,纷纷逃窜而出。

    众仙宗弟子在各大峰主的率领下,沿途追杀,欲要将四大魔门一举歼灭。

    而凌霄则是手持巳邪古剑,与一位魔门神侯斗的不可开交。

    唯独凤如歌,自始至终都未出手,俏脸上闪烁一抹悲意。

    她看惯了书里的生死别离,可还是在陈青山仰天痛哭的一刹感觉到了一丝动摇。

    难道,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结果么?

    “滴,天命之子信念崩碎,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1000点,反派值10000点。”

    “滴,天命之女自我怀疑,心志动摇,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听到系统中连续传来的提示音,凌霄嘴角笑意玩味。

    这场棋局,终是他得到了想要的一切。

    接下来,他只需略施手段,就能令那痛不欲生的天命之子,彻底沦为工具。

    至于凤如歌…

    呵呵,这仅仅是个开始。

    很快你就会明白,举世皆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正魔大战,至此落下帷幕。

    虽然最终,四大魔门覆灭其二,但仙玄宗的损失同样惨痛无比。

    两位峰主,三位长老命丧魔手,数百弟子惨遭屠戮。

    更重要的是,仙玄宗主身负重伤,短时间里怕是很难恢复。

    还有三日便是海族强者降临,争夺天池造化的日子。

    所以,此时赫连山根本不敢闭关疗伤,生怕再生变故。

    山顶大殿前,凌霄身影从天而落,看着眼前的秦楚三人,眼眸微微一凝。

    他似乎是看到,这位六魔传人的脸上,竟带着一抹明显的忧虑紧张。

    可待看到凌霄时,这种忧虑竟化作一种由衷的欢喜。

    我…淦?

    秦公子?

    就很莫名的,凌霄突然想起了那远在东疆的另一位…秦公子。

    “公子!!”

    “圣子!!”

    花花与寒清秋奔掠而来,站在凌霄身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嗯?出什么事情了?”

    凌霄眉头轻皱,却见秦楚缓步行来,朝着他躬身一拜,“圣子!我大师尊…想要见你一面,如今就在山下古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