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3章 见好就收
    “那是什么?”

    玄巳山顶,有猩红一抹,刺破金阳。

    隐隐间,一股极其恐怖的阴邪之气荡漾苍穹。

    仙玄宗主以及一众仙宗长老皆神色凝重,目光死死地盯着那魔门强者所在的广场一角。

    下一刹,天空陡然阴沉,一尊全身血红的魔影,突然撕裂虚空,震碎金辉,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在其身后,无数魔门弟子神色惶恐,面露苍白,仿佛经历了莫大的恐惧。

    只见在那魔影身下,数千尸骨堆积如山,其中就有毒宗之主百毒子,以及血月楼主章晋等数位魔门神帝。

    “还是…差了一些啊。”

    万鬼山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苍穹。

    就在方才,魔门危难之际,正是他施展血魔吞天功,将那王阳金辉尽数阻挡。

    可,趁此机会,他亦施展邪功,强行吞噬了血月楼以及毒宗的所有弟子、强者,独留了那一脸恐惧的花有枝一命。

    这个女人,趋炎附势,只要稍施手段,就能为己所用。

    因此,她活了下来。

    毕竟,古鸩想要一统南疆魔道,还是需要一些帮手的。

    至于百毒子以及血月楼主,一个倚老卖老,仗着年纪大辈分高,从不将古鸩放在眼里。

    另一个,心思诡谲,太过阴险,杀之无忧。

    “好歹毒的魔道功法!竟能吞人血魂,为己所用!”

    有仙宗长老怒喝出声,可就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整座仙玄宗,突然诡异地寂静了下来。

    吞人血魂?用作修炼?

    怎么感觉这一幕,好像有些熟悉?

    莫名的,不少人的目光开始在一众魔门弟子身上扫过,最终停滞在了那一道消瘦的少年身上之上。

    我…!!

    陈青山!!

    这毕,果然是魔门奸细!!

    嗯?他身边那位少女是…长得好像有些不错?

    “是古慈儿!!是万鬼山主的女儿古慈儿!!原来她没死!!”

    仙宗弟子中,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突然失声惊呼。

    当日他曾与陈青山一同下山除魔,亲眼看到这两人坠落幽冥涧。

    虽然,他也不知晓,陈青山是怎么从那魔涧中活下来的。

    可对于这小魔女,他却只字不提。

    众人皆以为,这位魔门少主死在了涧下,又见陈青山身上密布伤痕,也未曾多想。

    可如今看来…

    这俩人八成是那时候搞上了!!

    而陈青山修炼的魔功,多半是…传承自他的老岳父!!

    对上了,一切都对上了!

    可,就很莫名的,不少仙宗弟子眼中又带了一丝迷惑。

    这古慈儿长相极美,又是魔门少主,她看上陈青山什么了?

    一个毫无背景的废物,就怎么得了魔女芳心?

    就是,很不甘!!

    “原来,真的是你!!”

    赫连山狠狠咬牙,瞪向虚云子,“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宗主…”

    虚云子轻叹了口气,只是眸中已一片绝冷。

    今日之事,但凡是长着眼睛的,都能看出,魔门攻山多半是陈青山与其勾结。

    况且,这仙玄宗中,布满禁制,若无人引领,恐怕古鸩等人绝无法直登山顶。

    大意了啊!!

    没想到我虚云子正直一生,最后声誉竟毁在弟子身上!

    “哼!待会儿再惩治你!!先诛魔!!”

    赫连山冷哼一声,周身再度有灵芒泛起。

    而此时,广场之上,古鸩眼眸微凝,当即冷喝道,“撤!!”

    方才一击,他已受重伤,如今保持魔影不碎,只为震慑仙宗。

    可,一旦赫连山再施展一次古阵之力,他怕就要原形毕露了。

    总归这场攻山之行,他已有收获,不仅修为有所提升,还顺便解决了两个统一魔门路途上的绊脚石。

    见好就收,福寿延绵!

    这般想着,古鸩当即不再犹豫,携着古慈儿等人朝着山下方向掠去。

    “邪魔!!休走!!”

    见此一幕,赫连山冷喝一声,手中金鼎轰然砸落,直困古鸩。

    他如何看不出,这位万鬼山主,才是魔门真正的领袖。

    只要将其诛杀,剩下一些魔门余孽必然不战自溃。

    “老东西!你找死!”

    古鸩眸光阴沉,狠狠将古慈儿与陈青山朝着山下方向掷去,转身一掌印出。

    “嗡。”

    万里虚空,道纹横生,魔韵翻天。

    只见一缕血光洞穿苍冥,凭空化作一方百丈手印,与那金鼎悍然碰撞。

    无穷神光激荡成风,化万缕灵威,当场震杀数十弟子。

    天地间,血腥弥漫,宛如人间炼狱。

    “扑哧。”

    只是此时,古鸩本就是强弩之末,一击之下,竟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另一边,古慈儿握住陈青山手掌,朝着远山疯狂掠去。

    可!!

    还不等两人走远,一道身影突然踏出虚空,将他们的脚步阻拦了下来。

    “陈青山。”

    虚云子凌空而立,一手握剑,一手负于身后,眸光冷冽。

    “师尊…”

    此时这位第七峰小弟子,脸色已尽呆滞。

    他做梦也没想到,今日比武,竟会生出如此变故。

    尤其是那死在魔门手中的仙宗弟子,更是令他心底绝望悲痛。

    终究,他已无力辩驳或者说…无从解释。

    这条仙途,到此已是尽头。

    要么死,要么…从魔开始。

    “你十岁上山,为徒五年,如今竟联合魔门,屠杀我仙宗弟子,你我皆有罪孽!今日,我便以师尊身份,诛你于剑下,再自废修为,封剑闭关,以此给仙玄宗一个交代。”

    虚云子声音冷漠,脸上已看不出神色。

    “师尊…都是徒儿的错,徒儿愿以死谢罪。”

    陈青山手掌紧握,眼中泪光闪烁。

    “你有什么错!陈青山,今日若非我魔门攻山,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么?”

    古慈儿黛眉轻簇,冷眼看向虚云子,“老前辈,此事与青山无关,你我正魔本是死敌,当初仙玄宗诛我赣天魔教十万弟子,这份罪孽,难道就不用偿还吗?”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若不是你,青山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今日我便将你两人一同诛杀,好祭我仙宗亡魂!!”

    虚云子冷哼一声,手中长剑出鞘,有骤然的剑吟声响彻四野。

    面对一名六品神帝,古慈儿眸中顿时闪过一抹决绝。

    “慈儿!!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离开的。”

    陈青山挣开少女玉手,神色坦然地看向虚云子,“师尊!我并未做任何对不起宗门之事…”

    “扑通!”

    只是!!

    还不等陈青山话音落下,却觉后颈陡然一痛,眼前一黑竟昏死了过去。

    见此一幕,虚空之上,凌霄眉头轻挑,然后微微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