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2章 有情有义
    “你…放开我!!”

    花花神色一惊,就欲现化本体,而秦楚的脸色,也早已彻底呆滞。

    这还是他印象里的,大师尊么?

    还有,叶青婵是谁?

    难道是…

    突然间,秦楚眼前似有画卷展开,雪山古道,青衣绝影。

    原来,这就是大师尊心底记挂之人的名字么?

    “抱歉,是温某失礼了,不过…姑娘,你真的知道叶青婵这个名字?”

    温如玉眸光轻颤,赶忙松开花花,退后三步,只是脸上的迫切却没有丝毫削减。

    “叶青婵啊,不就是我们家公子的侍女么?”

    花花拂了拂衣袖,有些嫌弃地瞪了温如玉一眼。

    这个人,还真是奇怪!

    怎么一听到叶青婵这三个字,就好像疯了一样?

    公子的侍女中,叶青婵追随的时间最长,可身份最卑微,有什么好惊讶的。

    “什么?圣子的侍女?”

    温如玉眼神一怔,旋即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

    只是眼底深处,却闪烁一抹无从遮掩的失落。

    果然,是空欢喜吧。

    圣子的侍女,年纪应该不会太大。

    而以叶姑娘的脾性,又怎么可能做谁的侍女?

    “对啊!叶青婵嘛不就是,天赋倒是不错,小小年纪就领悟了冰霜还是冰雪道则,可是在公子的侍女中,她还是差了几分背景。”

    花花冷哼一声,虽说眼前这人,修为深不可测。

    可这世间,除了公子,有几人值得她畏惧?

    混沌吞天祖龙,修至大成,可吞天地。

    哪怕如今花花修为尚低,但心底倨傲却是天生而来。

    “冰霜道则?!”

    一瞬间,温如玉愣住了。

    难道这世上,真有如此巧合之事?

    姓名相同,连领悟的道则也相同?

    怎么可能?

    原本,温如玉今日前来,只为带走秦楚,顺便问一问风远扬,还记不记得百年前的那段岁月。

    至于凌霄,他并非不想见,只是还未想好,该以什么身份见他。

    可如今,他倒是对这位圣教圣子有了些兴趣。

    “那位叶青婵叶姑娘,现在何处?”

    “现在?不知道,好像是…”

    “咳咳。”

    寒清秋轻咳两声,而花花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好险,差点说出叶青婵被圣教神使追杀,自己跑了。

    咱现在就是圣教中人啊!!

    要是因为自己无意之言暴露了公子身份,公子会不会…把自己给炖了?

    “我凭什么告诉你?”

    花花冷哼一声,而温如玉眸中却悄然荡起一层魂芒。

    他虽看似温婉,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大魔。

    魔,随心所欲,杀伐无情。

    可不会因为花花的美貌而有一丝的心慈手软。

    更何况,自从见过了叶青婵,在温如玉心底,这世间女子只分两类。

    叶姑娘,和其他人。

    “大师尊!!”

    只是!

    就在温如玉眸光渐冷,欲要对花花动手之时,秦楚的身影却拦在他身旁,神色有些苦楚。

    “大师尊,这两位姑娘皆是圣子婢女,圣子于我有救命之恩,您绝对不能伤害她们。”

    “让开。”

    温如玉并未多言,只是神色有些冷漠。

    “大师尊!您从小就教导徒儿,魔,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您今日当真对这两位女子动手,那与为祸世间,毫无底线的那些邪魔有何区别?”

    秦楚一步不退,身形笔直。

    此时他的身上,有道意流转,幻象万千,竟仿佛要与温如玉动手一般。

    “大师尊!我想,就算叶姑娘,也一定不希望你变成那副模样吧!!”

    “告诉你家圣子,我在山下古林等他,楚儿,跟我走。”

    温如玉深吸了口气,最终并未出手,转身朝着山下行去。

    仙玄大殿前的纷争,他看到了。

    以仙玄宗主掌控的那道古阵,怕是这一次…万鬼山主等人必然大败而去。

    而凌霄之前既提到刀魔,恐怕多半是另有目的。

    秦楚毕竟涉世未深,看不懂人心复杂。

    可他温如玉纵横天地三百余年,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

    所以,只要他现身,凌霄必然会相见。

    至于这位圣教圣子究竟有何目的,如今的温如玉倒也有些顾不上了。

    心乱了,什么阴谋诡计,都是云烟。

    青潇琴,似乎许久不曾现世了。

    “大师尊!我现在还不能离开…”

    只是!!

    就在温如玉身影行至山道之时,却听身后秦楚突然沉声道。

    “嗯?”

    “大师尊!我现在…是圣子的囚徒,圣子为了我,不惜与整个仙玄宗长老为敌,我若此时走了,岂不是害他受到连累?”

    秦楚摇头轻笑,目露决绝。

    魔,有情有义有担当!

    既要为魔证名,他又怎会做那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之魔?

    “你的道,本该由你去走,只是楚儿,师尊提醒你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好自为之。”

    最终,温如玉并未多言,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他既要秦楚出世,就是叫他磨练道心。

    不论他信对信错,于他而言,都是历练。

    而温如玉所要做的,就是在阴谋浮现,秦楚身陷死境之时,为其护道。

    如此,这位小弟子方才真正明白,何为人心。

    当然了,如果那位圣教圣子当真与世不同,值得结交,对秦楚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没看出来,你对我家公子倒是有情有义。”

    花花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心底却暗暗冷嗤道,可惜啊,你这有情有义,用错了人。

    以公子的脾气,这秦楚没死,八成是还有价值。

    可一旦他耗尽了光热,下场只会是死路一条。

    “凌霄圣子,大义正直,我秦楚又怎会做那龌龊小人。”

    秦楚一身麻衣,仰望苍穹,周身自有一股出尘绝世之意。

    只是这一幕落在花花眼中,却令她嘴角笑意愈发讥讽。

    傻波一。

    仙玄宗,大殿前。

    万丈金光从天垂落,将整片广场映衬的如阳璀璨。

    虚空之上,赫连山嘴角溢出一缕鲜血,身外灵光渐渐萎靡。

    而那原本矗立在古山上空的神异阵法,竟在此时缓缓消融。

    只是!!

    此时仙宗众人的脸色,皆没有丝毫的放松。

    因为,众人能够感觉到,在那金阳绽放之处,一缕血腥之气正悄然弥漫天地。